誰是大漲推手!牛市旗手暴拉7%,北上資金瘋狂搶籌,更有轉債直逼3000元…網友驚呼:牛市真的來瞭?

牛市真的來瞭?

周一都在討論抱團是否真的終結,漲勢是否就此止步。周二就馬上來瞭一個大逆轉。今日,上證指數時隔5年首次沖破3600點,創下2016年以來的新高。 

以往被視為“牛市旗手”的券商股也集體暴漲,作為“旗手”中的龍頭,東方財富暴漲超過15%,創出史上最大單日漲幅。 

股市的熱情也傳導至其他市場。 

滬深多個股指期貨合約強勢大漲,新加坡A50期貨多個月份合約也強勢上漲,盤中出現急拉。 

可轉債在股市帶動下做多熱情也有上升,已有可轉債向3000元逼近。 

滬指自2016年首次突破3600點 兩市成交連續7天破萬億

1月12日,滬深兩市再上新臺階。 

滬指收盤大漲76.84點,突破3600點,收報3608.34點,這是滬指自2016年以來首次突破3600點。  

     

表征大市值股走勢的滬深300指數、上證50指數漲勢更猛,收盤漲幅均超過3%,說明權重股表現相對更好。 

深證成指則突破上周五高點,創出最近5年多新高。 

市場熱點全面開花,絕大多數板塊上漲,券商、工程機械、保險、造紙等板塊漲幅居前。 

總市值前20的股票,無一收盤下跌。 

市場的熱度還直接反映到瞭成交量上。 

兩市成交額達到10902.44億元,已連續7個交易日突破1萬億元。

市場的突然大漲再次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昨日,A股市場剛迎來2021開年以來最大調整,本來投資者就此懷疑抱團會否終結,一些股民甚至對市場短期能否上攻打上大大問號。

“牛市旗手”暴漲7% 東財漲幅創歷史紀錄

周二市場躁動,最主要推力來自於券商股的啟動。 

Wind券商指數收盤大漲6.93%,不過其上漲主要是在周二下午交易時段完成,這與當天大盤啟動時間基本一致,體現出券商異動對於大盤的拉動作用。 

券商股因為受益於牛市中成交的放量,常常被稱為“牛市旗手”,其股票的異動常能對大市的走向起到一定預示作用。 

周二券商股的異動由幾大券商龍頭引領。 

最為突出的是有著互聯網和券商雙重概念加持的東方財富。 

當天,東方財富量價齊升,收盤暴漲15.59%,創出該股有史以來最大單日漲幅,全天成交也逼近200億元。 

另一個券商龍頭中信證券也突然啟動,盤中一度沖擊漲停,收盤大漲9.39%,全天成交159.7億元,為最近5個月天量。 

此外,招商證券、中金公司等大型上市券商股價也普遍大漲。 

值得註意的是,由於券商板塊熱情突然被激發,原本死死封住跌停的券商股第一創業突然從跌停板上拉起,收盤僅跌4.76%,成為當天兩市唯一一隻下跌的券商股。 

股指期貨普遍大漲 A50期貨急拉

在A股市場明顯躁動的同時,股指期貨市場也現躁動。 

國內幾大股指期貨合約均普遍大漲,其中上證50股指期貨2021年6月交割的合約暴漲3.89%,接近4%。滬深300指數多個月份的合約漲幅普遍超過2%。 

追蹤中國A股市場表現的新加坡A50期貨午後現急拉。截至發稿,多個合約的漲幅在3%左右。 

可轉債也嗨瞭 3000元可轉債即將出現?

在股票等權益類品種上漲的同時,兼具一定股性的可轉債市場也有一定表現,多隻可轉債大幅上漲。 

這裡面最為突出的仍是英科轉債。 

行情數據顯示,英科轉債盤中一度暴漲約7%,一度高至2813.749元,離3000元已不遠。 

如果英科轉債後續突破3000元,將成為兩市首隻3000元可轉債,創出新的歷史紀錄。

北向資金也來 凈買入超80億

在市場大漲的同時,北上資金也來搶籌,單日凈買入84.45億元。

2021年開年以來,北上資金多數時間呈現凈買入,開年以來累計凈買入額已達到284.66億元。

股民:“牛市真的來瞭”?

在市場大幅上漲後,股民的情緒也被調動起來,有不少股民驚呼“牛市是不是真的來瞭?”“還是小雛牛?”

對於周二市場的大漲,方正證券的點評認為,牛市第三階段進入加速期。

方正證券認為,央行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基金發行火熱,外資保持持續流入的強度,三因素共同推動市場大漲。從流動性角度來看,央行延續瞭每日開展逆回購的操作,表明瞭央行呵護流動性,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態度。映射到股市流動性層面,2021 年第一周,新成立偏股類公募基金發行規模達到780億份,為2020年以來單周規模的次高水平,昨日五隻爆款基金當日累計銷售超1100億元,延續瞭第一周的火爆行情,居民申購基金的熱情高漲。此外,外資也保持瞭一定的流入強度,1月以來流入規模超過200億,今日流入規模超過84億元。整體而言,宏觀流動性和市場流動性共同推升市場行情加速演繹。

開源證券此前的研究觀點認為,近日抱團行情背後的深層邏輯是主流投資者投資框架與評判標準在過去2年逐步形成共識,資產選擇的趨同隻是一個結果,抱團並不是超額收益的根本原因。投資者應該平和看待抱團,更應該理解這個共識下並不應隻有當前的核心資產一種答案,未來宏觀環境正在發生改變,疫情後世界理應進行更多價值發現,尋找未來市場“新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