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與科技拉響分離預警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萬敏 金融的歸金融,科技的歸科技。

1月11日,京東集團宣佈將雲與AI業務與京東數科整合後,正式成立京東科技子集團(以下簡稱:京東科技),原京東數科CEO李婭雲女士將出任京東科技子集團CEO。

從京東金融到京東數科,再到京東科技,僅從名稱來看,京東的金融業務自獨立以來,金融色彩不斷淡化,科技逐漸走向更重要的位置。經歷名稱風格變化的還有螞蟻集團,近月來,市場對其將如何分拆金融、科技的觀望情緒日益加重。

巧合的是,同樣在1月11日,央行公佈瞭《征信業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與2013年的征信管理條例相比,對個人征信的管理更加完善細致。

是在頭戴“緊箍咒”的情況下繼續鏖戰C端消費金融紅海,還是轉身投向前景未明的產業科技深耕B端?是金融科技公司亟待給出的答案。

“合規”補課代價高昂

經國務院批準,《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以下簡稱《金控辦法》)於2020年11月1日起施行。

螞蟻集團在招股書中披露,擬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為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並接受監管,並由浙江融信持有相關從事金融活動的牌照子公司的股權,以符合2020年9月 11日《關於實施金融控股公司準入管理的決定》。浙江融信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成立於2003 年7月,2019年凈利潤約為5億元。

對於螞蟻集團如何按照《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進行整改,近期人民銀行回應媒體表示,螞蟻集團已實質控制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多傢多類金融機構,符合金控辦法規定的設立情形,應當依法設立金融控股公司。

市場猜測,螞蟻集團或可能將個人信貸、基金銷售、保險、支付等金融相關業務整合到金融控股公司,接受金控公司的監管。另一類科技相關度更高的業務如雲計算、大數據、智能風控等科技等則組成另一個科技公司。

螞蟻集團至今未回應相關傳聞。1月11日,螞蟻集團一位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金融控股公司暫無更新的相關消息。

有分析師認為,螞蟻的估值可能跌至1500億美元左右,而在螞蟻啟動上市時,市場對其估值高達2000億美元。

在螞蟻的金控方案懸而未決之際,京東集團此次的架構調整方案帶給業界不小的震動。

記者獲得的內部材料顯示,京東科技設置瞭15個主要的業務群或部門,包括數字城市群、金融科技群、京東雲事業部、行業拓展部、平臺生態群、線下生態合作部、京東生態合作部、機器人產品部、智能客服產品部、IOT產品部、數字營銷生態部、基礎技術群、風險管理中心、市場營銷部、宏觀經濟與產業研究院。

京東集團對外表示,新成立的京東科技集團,全面融合瞭京東雲與AI業務和京東數科的技術服務能力,在統一的雲底座上,依托於AI、數據技術、物聯網、區塊鏈等前沿科技能力,打造出瞭面向不同行業的產品和解決方案。

與2020年4月的架構調整相比,本次調整淡化瞭金融業務尤其是消費金融的相關表述,更強調金融科技的“賦能”輸出。

上述內部資料顯示,“金融科技群,由許凌先生擔任負責人,向京東科技CEO李婭雲女士匯報。金融科技群將負責通過科技手段為金融機構提供具備行業競爭力的技術產品解決方案並實現業務拓展目標。”

城市服務、產業、新基建、雲產品、線下、智能客服、機器人,在本次調整中獲得瞭較多的篇幅。

如數字城市群,將負責城市業務的商務拓展、解決方案設計、產品規劃、研發、交付、運營以及生態建設,並協同整個京東集團的力量為城市提供全面的技術產品解決方案服務。行業拓展部,負責以5G、人工智能、物聯網、雲計算、大數據等技術加速產業新基建和企業數智化業務轉型和創新,驅動企業實現全鏈路數智化戰略落地。

“科技剝離、業務下沉、生態整合、資本合作”一位京東科技內部人士對次輪架構調整帶來的影響這樣判斷。

“加強互聯網平臺公司金融活動的審慎監管。”2021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形成的會議指出,“確保金融創新在審慎監管前提下發展,普惠金融服務質量和競爭力穩中有升。”

市場普遍認為,互聯網平臺的金融業務將受到與傳統金融行業同一的嚴格監管標準,而科技領域的創新則仍會繼續受到鼓勵。

個人數據市場迎嚴格整頓

據外媒1月11日報道,中國監管機構正試圖讓螞蟻集團分享消費者信貸數據,將數據輸入由中國央行運營的全國信用報告系統,或者與一傢實際上由中國央行控制的信用評級公司分享。

對上述報道,目前監管機構與螞蟻集團均未給予回應。

2020年末,國內第二張個人征信牌照獲批,樸道征信成立,其股東方包括北京金控、京東數科、小米、曠視科技等。此前持牌的個人征信公司還有百行征信,螞蟻集團也是其股東之一,但兩者之間的數據分享情況據稱並不和諧。螞蟻集團憑借“支付寶APP”佈局廣泛的生活服務、線上消費場景,掌握瞭12億以上個人用戶的廣泛的不限於金融行為的數據,這些數據對螞蟻集團向傳統銀行服務范圍以外的高風險人群開展信貸提供瞭風控支撐。

2020年末,央行在公開信息中首次指出“利用替代數據為金融和經濟活動提供信用管理服務,在本質上屬於征信活動,需要納入征信監管。”

1月11日,央行發佈公告稱,《征信業務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辦法》”)開始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意見反饋截止時間為2021年2月10日。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金天認為,近年來互聯網生態日漸豐富,個人征信數據維度快速延展。與2013年《征信業管理條例》出臺時相比,數字經濟發展達到新高度,傳統的金融機構征信管理已越來越難以滿足全面、準確衡量個人和企業主體信用狀況的相關需求。特別是近幾個月來,有關方面進一步意識到線上消費支付、財富管理、本地生活、社交關系等海量數據集中沉淀在少數幾傢平臺機構,可能會對征信行業的發展、金融系統的穩定等帶來一系列問題挑戰。這一背景下,此次推出《征信業務管理辦法》正當其時。

監管層一手促進個人征信的規范化,一手嚴格管理征信濫用。2021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中,本年度重要工作方向亦包括,“強化支付領域監管,個人征信業務必須持牌經營,嚴禁金融產品過度營銷,誘導過度負債,嚴肅查處侵害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的違法違規行為。”

2020年12月28日,鵬元征信有限公司(簡稱“鵬元征信”)因業務違規而被央行處以巨額罰單,央行沒收其違法所得約1917.55萬元,並處罰款62萬元,合計罰沒約1979.55萬元。央行罰單顯示,鵬元征信存在的違法違規行為包括未經批準擅自從事個人征信業務活動等。

金融科技專傢蘇筱芮認為,此次文件的頒佈,也有助於完善數據規范與數據治理,能夠為後續數據確權乃至推動完善數據流轉和價格形成機制打下堅實基礎。本次《辦法》的第四十四條指出,以“信用信息服務、信用服務、信用評分、信用評級、信用修復”等名義對外提供征信功能服務,適用本辦法。意味著市場上以“大數據征信”“個人征信”等名義的機構需要持牌合規經營,否則將會如鵬元征信一樣,因存在未經批準擅自從事個人征信業務活動而收到央行罰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