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来可期|治疗研究遇难题,“嗷嗷待治”的患者该如何战胜胃癌?

11月29日是“胃癌关爱日”,旨在呼吁全社会集结爱心之力,帮助胃癌患者拥抱美好明天。

在这一周里我们准备全面的胃癌相关资讯,希望能让觅友们对胃癌有个较全面的了解,知己知“癌”,方能取得抗癌的胜利!当天还有专家直播哟~

今日主题——胃癌的新治疗

难题总会一个一个的解决,“拦路石”也能成为“垫脚石”!

我国是胃癌大国,发病率及死亡率基本上都在逐年上升,因此,胃癌的早期筛查和治疗也就显得尤为重要,其中新药的研发以及治疗方案的提出更是重中之重。在今年的CCO大会上,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沈琳教授与天津市肿瘤医院梁寒教授就这两点进行了讲解。

胃癌精准治疗

起步艰难,但仍充满希望

在胃癌的精准治疗方面,沈琳教授直接点明:“精准治疗在我国虽起步艰难,但仍是在努力进行当中。”怎么用上了“艰难”二字呢,那是因为不同的亚型对化学治疗、免疫治疗敏感性有不同,而胃癌目前的临床分型不满足于临床应用,这就对研究有所限制。

在靶向治疗方面也是有所难点,正如沈琳教授所言:“若是不关注胃癌患者的特殊性,将其他癌种成功的临床试验照搬用于胃癌的临床研究,这将会屡屡碰壁,最终损失的还是研究者和广大的胃癌患者。”

同样靶点的靶向药物放在不同癌症患者身上效果是不尽相同的,例如同一个HER-2的靶向药物用在HER-2阳性的乳腺癌患者身上有良好的疗效,但用到HER-2阳性的胃癌患者身上则没有太大的效果,这是由于不同癌种的人群具有不用的特殊性。这是靶向药物研究的一大难点之一,这意味着,每一个靶向药物都需要进行专属胃癌的临床试验,前人的肩膀不可踩,一切又得重头再来。

 图片来源:摄图网

虽说是起步艰难,但所幸还是有所成就。

拿最近很火的ADC药物来说,不久前日本厚生劳动省(MHLW)已批准Enhertu(fam-trastuzumab deruxtecan,DS-8201),用于治疗HER 2阳性不可切除性晚期或复发性胃癌患者。

但大家可能有所不知的是,我国也有一个ADC药物——注射用纬迪西妥单抗上市申请也被正式受理。这是我国首个自主研发的ADC药物,拥有全新的分子结构,其对HER-2强阳性或弱阳性都有极好的亲和力,有效率比现有上市药物高两倍以上。拿沈琳教授的话来说就是:这是胃癌新药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非常值得骄傲!

Ⅳ期胃转化治疗

研究势如破竹

大部分胃癌患者一经检查就直接是胃癌中晚期,甚至是晚期,简直就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针对Ⅳ期胃转化治疗的研究,自然是有喜有忧,梁寒教授主要对以下几种治疗方法进行了肯定:

腹膜转移是胃癌常见的转移部位,日本研究表明:有中等量腹水的患者,与单单使用静脉化疗相比,进行腹腔-静脉双路径的化疗可以明显的延长患者的远期生存率。

腹腔热灌注化疗是我国治疗的一大特点,这有赖于我国设备的不断精进,使得治疗的精准度不断提高,对于中晚期的病人,进行腹腔热灌注化疗也是可以提高其远期生存率。热疗也可以进一步提高腹膜转移病人的转化成功率。

替吉奥口服+紫杉醇腹腔-静脉双路径给药是腹膜转移病人非常好的治疗模式。

以紫杉醇为基础的三药化疗,可能是Ⅳ期胃癌患者的治疗基石。试验数据表明,经过FLOT方案后,进行手术,术后再进行FLOT方案的一组患者,其OS达30个月,而仅进行内科治疗的对照组,其OS仅16个月,形成鲜明的对比。

国产阿帕替尼联合细胞毒药物在转化治疗中发挥一定的作用的,抗PD-1药物联合靶向药物或联合细胞毒药物可能是未来转化治疗的新模式。

HER-2+++阳性的患者采取奥沙利铂+卡培他滨+曲妥珠单抗+帕博利珠单抗四联疗法,其ORR高达到89%-90%。

最后梁寒教授提出:“进行转化治疗应根据患者的生物学行为,即患者的分子生物学的基因分型,这样才能切实提高病人的转化成功率。”

病理分期是晚期并不代表完全没有治疗的机会,只能听天由命,相反,胃癌晚期的患者仍时有很多好的治疗方案,积极地配合治疗才是正道,才有更大的生存希望。

我国针对胃癌的治疗虽起步缓慢,研究途中有许多“拦路石”,但也正在努力向具有较好治疗技术的国家看齐,学习更多的治疗经验,创新专属我国胃癌的治疗方法,争取从胃癌大国变成胃癌治疗强国。

当然,想要摘掉“胃癌大国”的帽子,仅靠治疗手段的提升是不够的,还需要做好预防工作:

1.避免胃癌的危险因素,例如饮食因素,避免高盐、油炸、含亚硝酸盐的食物,做到规律饮食;

2.做好个人卫生,预防幽门螺杆菌的感染,易感染人群若是有根治的必要,须及早根治;

3.预防胃癌癌前病变并积极治疗,建议年龄超过50岁的高危人群,定期做胃镜检查,及早筛查及早治疗。

责任编辑:觅健科普君

封面图片来源:稿定设计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觅健
点分享点点赞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