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里泰勒:《CMFT》并非活结或石酸

前后在活结(Slipknot)和石酸乐队(Stone Sour)20年的科里泰勒(Corey Taylor)在2020年10月2日发布了他的第一张个人专辑《CMFT》。

《CMFT》专辑封面

在专辑发行日的当天,泰勒和他的乐队在洛杉矶的的一场流媒体付费节目上一同庆祝。晚些,NME同他进行了电话采访。

文:阿道夫

编:欢乐

哈喽,科里,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发一张个人专辑?

大约十年前我便有这打算,说是被胁迫也不为过——粉丝、记者问起的频率太高了,我索性想也许是时候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歌曲在感官上既不归类活结也不像石酸。

这些歌都是写于什么时候的?

专辑的第一首歌《HWY 666》的半成品在我读高一的一本笔记本里,直到几年前我再次发现它后才决定完成它。《Kansas》和《Samantha》也是很早的歌了。

专辑中也有近期的作品,直到八个月前我还在写歌,《Meine Lux》是上次欧洲巡回演唱会期间写的。

你觉得专辑里有无活结或石酸风格的歌?

《European Tour Bus Bathroom Song》牵强算一首?它有一种《Eeyore》或《Get This》的氛围,但对于活结来说,我觉得它还是太过欢快了。

我觉得在欧洲旅游巴士浴室的标牌上写一首有节奏韵律的歌,真是个有趣的主意。

写歌对你来说偏简单还是困难?

总的来说是偏简单,难的是我试图写一些具体的东西的时候。我并非喜欢不断发掘灵感,而是等灵感主动来找上我。每当感觉来了,旋律,吉他,甚至是钢琴的创意便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了。

写歌对你来说偏简单还是困难?

我们的市长真他妈是个疯子。解封时她录制一段她在城市里四处兜风的视频,嚷嚷道:“我们拿到钥匙了!我们要解封了!”

所有这些蠢货去赌场都不戴口罩,当别的地方开好转时,我们这又出现了大量的疫情复发。我被这些人的无知吓坏了。

哈喽,科里,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发一张个人专辑?

我个人把它看作是一种调整,但对我女儿来说显得有些煎熬。她不理解为什么突然间不能和某些朋友一起玩,为什么不能去上舞蹈课,很难向六岁的她解释事情的严重性。

分享一些你在禁闭期间的生活状态?

我以前是素食主义者,只吃鱼和鸡蛋,除此之外,我不吃任何乳制品。我已经很久没吃真正的肉了,这么做是为了健康。

我的胆固醇太高了,不得不放弃对肉类的摄入。但我太爱鱼了,我实在不想放弃它。我无法想象不吃寿司的生活。

你在Adult Swim上发布的一个短剧,是关于疫情期间戴口罩的重要性?

那真是太刺激了,我一直是Adult Swim的死忠粉。在口罩问题上,说真的,人们需要停止他妈的抱怨。一些人抱怨自己的权利被践踏,我想说他们在开玩笑吗?

交警叫你系安全带的时候他们怎么不抱怨。我能在两个小时的表演中戴上口罩,他们就不能在杂货店里带个五分钟口罩?

你能给举一个你认为极端的“抵制文化(cancel culture)”例子吗?

抵制文化(指的是对网上说错话,做错事的公众人物进行抵制的现象)更像这是部分年轻一代人的标签,他们认为必须采取极端手段来解决问题。但他们做的不过是干掉那些容易被攻击的浅显目标。

他们只是在挑拨边缘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如果他们真的想参与“抵制文化”,那么有很多比正在被“抵制”的公众人物更有价值的选择,首先就是我们那该死的美国总统。

“很难否认有些行为值得被批评,但确实感觉到同理心和对正在工作的人的理解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你对此怎么看待?

太极端了。我们在互联网上的交流是完全极端的,没有真正的对话,我们所做的只是尖叫,互相扔石头,希望这些投掷的石头得到足够的点赞,太疯狂了。

你觉得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每个人都会重新踏上征吗?

我有一种感觉,到明年夏初,一切都会慢慢恢复正常。但现在,我希望在与人沟通的语言上更有创造性,人们需要音乐。”

Refernce:

https://www.nme.com/music-interviews/corey-taylor-slipknot-stone-sour-cmft-275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