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每天都在焦虑的中国“一姐”

编者按:去年除夕的那顿饺子,中国金花一姐用了一年去消化。

距离2021年的到来还有36天,但王蔷迫不及待了。

“今年真是太难了,没教练,没法正常训练,现在老腰又犯了……2020再见吧,2021要更坚强地回来!同志们加油呀!万望愿安!”

连续三年,她都是中国金花一姐——九岁拿起球拍,她成为过全国冠军,夺得过亚运会冠军,也进过大满贯八强,她即时的世界排名曾来到第12,那是自李娜后,中国金花的最高排名。

但和霸气外露的成绩相比,她又一直是个害羞内向,缺乏自信的人。

她会更喜欢打球而不是面对镜头和聚光灯,她会花好几个月时间去适应接受一个新教练,她的职业生涯进展也并不快,一点点一步步从TOP100开始,去接近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这就是我,我喜欢做事情一步一步慢慢来。我总是试着再多一些自信,每次都提升那么一点。”

疫情破坏了她的计划。

这一年,王蔷无球可打,她有了之前连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休息时间,但没有比赛、没有正常的训练,她每一天都生活在焦虑之中。

她依然相信,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王蔷说:“我会迷茫,但我不会放弃。”

疫情——

“谁过年不吃顿饺子呀。”

今年的除夕夜,在墨尔本首次战胜小威廉姆斯的王蔷,在社交平台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她结束了小威对中国金花的21连胜,成为了第一个在大满贯中击败小威的中国人。

彼时,新冠疫情的阴影正笼罩中华大地,异国他乡创造历史,王蔷突破了自己,也提振了大家的士气。央视春晚主持人海霞点名表扬她,球迷粉丝们称赞她,将她送上热搜。

不过,王蔷却依然冷静——比赛结束后,现场主持人问她:“今晚除夕夜会庆祝吗?”王蔷回答:“NO,我会继续训练。”

(除夕夜,王蔷战胜小威)

王蔷本对这个赛季充满信心,可疫情,却放慢了她的脚步。

联合会杯取消,印第安威尔斯赛取消,欧洲疫情爆发法国训练取消,接着是WTA多个比赛暂停,再然后是退出辛辛那提站,退出美网……有爱心的王蔷捐出了自己在华欣、迪拜和多哈的赛事奖金,希望做些什么。可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快速蔓延,让王蔷开始无球可打。

于是,从九岁练球开始就习惯忙碌奔波的王蔷,第一次有了大把的休息时间。她每周依然保持一定的训练,只不过长时间没有比赛的日子,让她感到陌生。八月的昆明,当来到没有球童和司线的中巡赛赛场时,五个多月来没怎么练球的王蔷在场上甚至手都有些抖,她坦言,“球都不知道往哪里打。”

她还在观望——虽然那时中国赛季已然结束,可欧洲赛季依然在比。王蔷想找个合适的机会,重回赛场。但最终,一个多月后,饱受腰伤折磨又和教练解约的她还是选择了退出。

(王蔷发微博图调侃自己做木工)

老头——

说起王蔷的教练来,不得不提的是“老头”麦克纳马拉。

五年前,运动员时期单打排名曾位列世界第7,又一手带出迪米特洛夫的澳大利亚名宿麦克纳马拉作为教练加入她的团队时,王蔷只不过是个世界排名刚进一百的无名之辈。

可麦克纳马拉却看中了她,“她当时有很多东西还不会,还有很多事情是做错的,但这恰恰是她的巨大潜力——只要她学会了,做对了,她完全有能力跻身顶级球员之列。”

麦克纳马拉叫王蔷“丫头”,王蔷唤他“老头”。这种亲切感,也让从小缺乏安全感并不容易和别人建立亲密关系的王蔷觉得安心。“老头”很严厉,经常在训练里把王蔷骂哭,可在王蔷沮丧的时候,“老头”也会安慰她,“你可以做到最棒。”

(王蔷和“老头”麦克纳马拉)

在麦克纳马拉的带领下,王蔷改变打法,从偏重防守变为主动进攻。而这,也奠定了王蔷之后的进步之路,她的年终排名不断攀升——从2016年的第70,到2017年的第45,终于在2018年来到第18,成为自2014年退役的李娜以来,第一位跻身年终TOP20的中国球员。

王蔷把麦克纳马拉视为领路人,“是他教给我如何打比赛,也是他引领我进入职业网坛,而且他始终相信我可以成为顶尖球员。”

四年后,这样的合作关系被迫终止了。虽然“老头”多次开玩笑把掉发归结为“王蔷气得”,每次都对王蔷说“自己很好”,可疾病的加重还是让他开始无法负担长途旅行,最终他们和平解约了。解约半年后,麦克纳马拉就去世了。

一个多月后的美网,她创造历史首次打进八强。在接受ESPN采访时,谈及恩师离世,王蔷动情落泪,“他总是说他是我第二个父亲,他是的。我想,在我比赛的时候他也一直在我的身边,我真的很想让他看到我在球场上取得的成就。”

难关——

(王蔷期待再回赛场)

接替“老头”麦克纳马拉的,是“老托”托马斯。

托马斯的到来,虽未能让王蔷的世界排名有显著提高,但大满贯赛事却提升明显——美网首次打入八强,澳网更是战胜小威打出生涯最经典一役。这都要归功于托马斯的先进训练理念和方法,连续四周的冬训,他每天带王蔷五六个小时的有球与体能训练,让王蔷获益匪浅。

长于数据分析的托马斯给出了王蔷的数据,她的大量技术数据处于WTA前10行列,比如正手球速和反手球速,而二发得分率位列WTA第5。

“她之前从未真正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在去年的一次专访中,托马斯曾透露出王蔷无法进入世界前十的原因,他坚信,在自己的努力下,会在两年内和弟子一起取得一次大满贯。

在托马斯记录训练安排与数据的记事本封面上,有这样一句话,原文翻译过来就是“奋斗每一天,因为我的终极目标和梦想是赢得一个大满贯。”

(终极目标:大满贯。图片来源体坛张奔斗)

可疫情,让两人不得不提前梦碎。

疫情刚爆发时,有法国媒体透露托马斯由于赛事停摆没有收入不得不送披萨养家。虽然最后此消息被辟谣,可双方在薪资谈判上的确有分歧,托马斯想在疫情期间拿到50%的薪水,而王蔷因为没有比赛拿不出他提出的数额,不得不拒绝了这一提案。不过,双方后面又积极沟通,达成共识选择继续合作。

“困难时期托托要养家,我要养团队,我们彼此都在沟通,也都能互相理解大家的难处,全世界都一样。但只要互相理解,互相支持,我们总能一起渡过难关。”

可三个多月后,当王蔷无法出国比赛,老托也无法入境对她进行训练指导时,两人还是选择了提前结束合作关系。

王蔷,又一次遭到了质疑。

花瓶——

其实,这样的遭遇,对她而言不止一次。

不会有人怀疑,如果不是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王蔷靓丽的颜值,足以成为一名娱乐界的小花。

自出道起,“网球美少女”、“中国莎娃”、“最美金花”这样的标签就一直陪伴着她——她的时尚写真有着数百万的点击量,赞助商会特意把最好看的战袍留给她穿,更有很多人初次了解她并不是因为她的球技而是颜值。

(面容姣好的王蔷被称为“中国莎娃”)

王蔷并不排斥这些。

她挺喜欢别人说她漂亮,可她也不想只以颜值示人,她更想让别人记起她,知道她,以网球运动员的身份。她还记得父亲对她说过的话,“长得好看不是优势,是个附属品。要让更多人看到你的漂亮,就得站在更大的那个舞台上。”

于是,这么多年,她一步步走向更大的舞台。仁川亚运会夺冠,四大满贯均突破首轮,天津全运会金牌……可这似乎还无法擦除外界对她的固有印象,有人还是会喊着她“花瓶球手”,有人说,她的成绩依然不如颜值耀眼。

2017年10月的香港网球公开赛,是王蔷那个赛季的最后一站。

发布会上,有记者甚至直言不讳:“现在网球界分两种球员,一种是实力型,一种是花瓶型。你现在是这种花瓶型,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数日之后,王蔷在香港给出了她的答案——生涯首进WTA女单四强,生涯首进WTA女双决赛。她的女单世界排名也刷新职业生涯新高,来到第46位。

“球好的时候看看球,球不好的时候看看脸。”这是王蔷曾经自嘲的话,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在竞技场上成绩的分量有多重。

“只有球打好了,才有人认识你,但你球打不好,长得好看也没有用,网球场从来不是依靠脸蛋说话的地方。”

爱情——

2018年的南昌,26岁的王蔷收获了自己第一个WTA冠军。

她也成为李娜、郑洁、晏紫、孙甜甜、张帅、段莹莹和彭帅之后又一位在WTA女单比赛问鼎的中国金花。

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她,“赛前在给谁发短信”,心情大好的王蔷大方回应,“男朋友”。那是大多数人第一次知道这个神秘男友的存在。平安夜前一天,王蔷在社交平台上和男友周歆牧同时发声,也正式官宣了恋情。

“我,王蔷。”

“我,周歆牧。”

“我们对这个天,对这个地发誓,我们一定会,一直在一起。”

两人由于网球结缘,又效力于同一个俱乐部,周歆牧之前还充当过王蔷的陪练。不过,这段恋情,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王蔷出生于1992年,男友周歆牧则出生于2001年,两人年龄足足差了9岁,外界也对这对“姐弟恋”持谨慎态度。

但爱情催生的神奇力量,却让王蔷在成绩上更进一步——南昌夺冠后不到一个月,她在雅加达击败张帅,成为亚运会网球女单卫冕第一人;之后在广州又拿下了个人WTA第二冠;再之后的武网和中网,她又背靠背闯入四强,还在年底的珠海超级精英赛上斩获了亚军……

王蔷的世界排名也稳步提升,进入TOP20,成为自李娜之后中国金花排名最高的选手。

2019年,王蔷右股骨头颈应力性损伤将错过2月所有赛事,同时“老头”麦克拉马纳因身体原因无法继续陪伴王蔷出战今后的赛事,这也让王蔷接连遭到打击。而这时候,也是男友周歆牧的陪伴,让她渡过难关。

(王蔷和男友周歆牧)

王蔷曾在社交平台上发了张图,是一张她与男友相拥的照片,王蔷面对镜头,男友则转身背对镜头,就像是她的靠山一样。

对于从小在外奔波的王蔷来说,这种能让她心定的感觉殊为不易。她时不时在微博上和男友互动,网球圈也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陪伴着王蔷。

“总会有个人,在你最困难的时候出现,然后摸摸头。”王蔷说。

未来——

早些年,王蔷父亲经常唠叨一句话。

“打球就跟上学一样,WTA排名600多位,算是念高中;到了200多位就上大学了;进了100就是读研究生,进了50就是博士。”

王蔷早早就成了“博士”。她的最高世界排名甚至曾经来到过第12名,这是中国金花自李娜之后的最高排名。

很多人把她视为“下一个李娜”,可王蔷很清楚,全世界只有一个李娜——“每个人都是不可代替的。我会尽量做好自己,把球打好,争取能够再将排名升高一些,然后朝着王蔷的方向发展。”

这几年,她一次次用成绩证明着自己的付出与努力。

(王蔷未来目标是TOP10)

里约奥运会时,她最后作为替补入选,而如今,由于她收获亚运会女单冠军,直接获得东京奥运会女单的参赛资格;

虽然因为疫情缺席不少比赛,她今年年终的世界排名依然排在第34位,连续三年成为中国金花“一姐”;

还有世界排名从TOP100到TOP70再到TOP50最后进入TOP20的进步……

前不久,谈及她未来的目标,她言简意赅,“TOP10”。但在王蔷的梦想中,这远远不是个终点。王蔷说过,每一位选手都希望成为世界第一,每一个人都想要赢得大满贯,我也一样。

“也许我能做到,也许我不能,谁知道呢?”

南昌夺得WTA首冠那天,王蔷发了一条朋友圈。那似乎是对这些年一直努力,专注做好自己,不断进步的她最好的定义。

“在热爱中,我们见识了对疲惫生活不妥协的自己,在名利熏陶下依然坚持本心的自己,在大大的世界里默默实现梦想的渺小的自己。其实,过程远比结果更令人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