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名山“一生一会”在少年

爬山登高是年轻时一定要去做的事,不仅仅为体能的允许,还为一种混沌未明的人生观。

中年以后登高看个景,要在心里反复揣摩是否值得。如果旅游的项目中有登山一项,马上就打算让他们去爬吧,我只在山脚下喝茶。阿尔卑斯山,是用吊车送上去的;去过的有名与无名的山,登上去,似乎大多都是借了机器之力。
绿色的栈道一步步踩着,眼睛向上望着,何处是终点呀?与其说是对自己的体力缺乏信心,不如说,是对自己的意志缺乏信心。总是在前面的人的鼓励下,没有退缩;预期目的,其实也总是比你预料的要早一点到达。曾经两次爬过井冈山。对山里的竹林,岩石,山泉印象深刻。井冈山是平缓与险峻配合得恰到好处的山,平缓处,让你欣赏泉水叮咚;险峻处,可以看到更壮阔的风景。也忽然明白了,山是如此美妙的保护之物,在山里打游击,敌人哪里抓得到你。就是伙食比较差一点,红米饭,南瓜汤,偶尔尝尝还行,但是终日吃这个,还要打仗,可以想象当年红军的艰苦了。那时住在井冈山,晚上还看了一场电影《庐山恋》。《庐山恋》是天天晚上放的,天天有不同的游客看。不知是放映设备的问题还是电力不足,银幕上的镜头很不清晰,然而这也是山上仅有的娱乐了。第二次爬井冈山,脚步已经快不过十多岁的女儿。累得气喘吁吁,但是还是骄傲地登到了山顶。悬崖上的红枫树英姿飒爽,枫叶深深浅浅,自然如画。同一座山,今生爬了两次,也只有井冈山了。
印象最深的爬山,是莫干山。跟大学同宿舍的女同学两个人。才20多岁,那时候的莫干山,原始质朴,没有游客。我们俩慢悠悠,聊着天,爬着山,看景点不是主要的,最兴奋的是,漫山遍野的花草香,还有愈益接近天际的刺激。蓝天白云离自己那样近,天地是如此空旷无垠。整座山,竟然只有我们两个人!“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爬山是这样的好,我们完全能够体会了。爬的过程,是你与山在自然呼应着。爬到山顶,身上的汗让风一吹,那个舒服无以言喻。你见证了自己的能力。因为不懈的努力,所以你看到了在平地上看不到的风景。群山起伏,登高望远,之后,你的胸襟应该不一般。这是山的洗礼。站在山顶,你对空气的感受与站在平地的感受决然不同。你呼吸的是大自然的精华。

有朋友约去黄山看雪拒绝了。曾经的庐山之行也错失了。统统后悔不迭。
人与名山,其实只能是“一生一会”。爬山登高是年轻时一定要去做的事,不仅仅为体能的允许,还为一种混沌未明的人生观。付出、得到、衡量、计算,想得太多,是做不成某些大事的。“一鼓作气”是年轻的福利。恋爱、交友、冒险、旅行,就如登山一样,是适合年轻人去做的。“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一个人的豪气是应该在年轻时就建立的。哪怕这豪气在日久岁月的世俗尘埃中渐渐被消磨。人群熙攘的登山,那份热闹,也有违你在清幽宁静中感受自然之美。只有孤勇是与爬山匹配的。


关于我们: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点亮“在看”,给我们留言,把它分享到朋友圈。

本公众号乃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的官方微信,《夜光杯》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副刊,在微信平台,我们将以全新的面貌继续陪伴您。欢迎免费订阅,我们将每日精选两篇新鲜出炉的佳作推送到您的手机。所有文章皆为《夜光杯》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击下面的篇目链接,可重读夜光杯微信公众号10月高点击率美文:

任桂珍,那位教周总理唱歌的艺术家,走了

梁波罗:能不忆江南

曹可凡:纯真年代

吴祖光与“小格格”

孔明珠:慢慢喜欢你,程乃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