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说痛

能让一个人面对突发危险时放弃自己,条件反射地去保护他人的,这是一种怎样深沉的爱?

男孩已经比妈妈高了,身形上妈妈已显得弱小。每次跟妈妈出去,男孩俨然像个壮实的小保镖。

小城不大,电动摩托车是最便捷的交通工具。傍晚,妈妈骑车带男孩回家。刚起步,车身就失去了平衡,重重倒向一边。几十斤重的摩托车把母子俩严实地压在街面上。两人从车下爬起来时,妈妈先检查了男孩,还好,只在膝盖上有一丝不起眼的小刮痕。再把目光收回到自己身上,就在刹那间,她哇地像孩子一样放声哭了出来。妈妈几乎是在看到自己伤口的同时,感到钻心的疼痛——右臂肘部和右腿膝盖,各被掀去一大片皮肤,裸露的肌肉被鲜血染成触目惊心的殷红。妈妈肆意的哭声里,是疼痛,更是一种惊吓之后的宽慰。这场景是多么地熟悉,男孩第一时间想起了几年前的一幕:一个冬天的早晨,爸爸骑车带他去兴趣班上课。在十字路口右拐时,前轮胎突然爆瘪,突如其来的阻力让快速行驶中的摩托车瞬间向右翻倒。缓过神后,爸爸顾不得疼痛,扭头就询问小男孩的伤势。小男孩毫发无损。爸爸的右腿膝盖处,厚厚的牛仔裤却擦出了碗口大的破洞;里面,是一个巴掌大的伤口,鲜血直流。小男孩被大伤口吓哭了。爸爸忍痛微笑说,你没事真是谢天谢地,爸爸是男子汉,这点小伤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为什么每次摔倒,我都没事,而妈妈和爸爸都受伤了?两次高度相似的经历让男孩疑惑不解。男孩的疑问也引发了爸爸的思考:爸爸骑车带男孩摔倒,那时爸爸的身形比他大,身体先着地,像个肉垫一样保护了弱小的儿子,所以男孩毫发无损。妈妈骑车带男孩摔倒,此时男孩的身形已然比妈妈大了。按理,车身翻倒时,男孩应该先着地的。为什么男孩依然没事,弱小的妈妈却多处严重擦伤?这仅仅是偶然的现象么?爸爸联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男孩还在襁褓中时,爸爸妈妈上班,奶奶在家里带他。有一次,奶奶抱孙子到楼下晒太阳,走楼梯时一不小心踩空了,祖孙俩重重地摔下台阶,滚了好几步直到转弯角平地才停住。奶奶吓得魂都丢了,滚爬起来坐在地上,才发现怀中的婴儿竟仰着脸冲着自己咯咯地笑——小家伙以为,这只是奶奶像平日一样在逗他玩呢。缓过神来的奶奶第一时间感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双手僵硬得几乎失去了知觉:左手紧搂着孙子的腰身,右手紧护着孙子后脑。这是摔倒的一刹那本能作出的反应。由于紧张过度,之后好几分钟,双手不听使唤几乎无法移开。事后检查发现,六十多岁的奶奶多处粉碎性骨折。但她却一直反复用庆幸的语气说,只要宝贝没事,我就没事。摔倒的时候,我自己什么都不管了,只知道用双手紧紧地把宝贝护在胸前……意外发生时,求生是一种本能。而能让一个人面对突发危险时放弃自己,条件反射地去保护他人的,这是一种怎样深沉的爱?为什么每次摔倒,我都没事?也许,等到某一天男孩也当了爸爸,便自然有了答案。


关于我们: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点亮“在看”,给我们留言,把它分享到朋友圈。

本公众号乃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的官方微信,《夜光杯》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副刊,在微信平台,我们将以全新的面貌继续陪伴您。欢迎免费订阅,我们将每日精选两篇新鲜出炉的佳作推送到您的手机。所有文章皆为《夜光杯》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击下面的篇目链接,可重读夜光杯微信公众号10月高点击率美文:

任桂珍,那位教周总理唱歌的艺术家,走了

梁波罗:能不忆江南

曹可凡:纯真年代

吴祖光与“小格格”

孔明珠:慢慢喜欢你,程乃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