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身师 Coco 带我们 “逛逛” 疫情后国内的首个纹身展


在疫情的打击范围里,文身行业首当其冲。今年全球的文身展都停办了,中国也不例外。
往年,中国最大的文身艺术展每年 5 月都会准时在廊坊举办,到去年已经是第十四届。然而今年虽然展会官方在 3 月份就公布了参展艺术家的名单,却等到 10 月才终于传出改在青岛举办的消息。好巧不巧,青岛在 10 月又查出了 3 例无症状感染者,历经了一波三折的国内首次文身展最终于 11 月 14-16 号在厦门顺利举办。文身师 Coco 也去参加了这次好不容易办起来的文身展,我们找她聊了聊她眼中的厦门文身展。中国(厦门)文身展,photos by Coco,20201、每年都会去文身展吗?评价一下这次的体验,跟以往有什么不同?
我去国外的文身展比较多。在我去过的国外展会里,宇宙最牛的还是伦敦文身展。首先它是全世界最大的文身盛会,邀请的是最顶尖和知名的文身师。而且它进入门槛比较高,所以基本没有什么滥竽充数的摊位。能看到风格各异的东西。

第14届伦敦国际文身大会,photos by Coco,2018
今年因为疫情,出不去,而国内居然这么难地办了这个展会,感觉文身师们都卯足了一年的劲出动了。国内的文身展我其实就去过成都赤诚文身展,然后今年是厦门的。和国内的文身展相比,我感觉国外的文身师风格更多样化、更百花齐放一点。2、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为什么照片里的人都穿着兜裆布?为什么不穿丁字裤?这才能最大限度地展现出文身啊!兜裆布跟日式传统文身更合适吧。穿丁字裤也可以,但感觉怪怪的。 中国(厦门)文身展,photos by Coco,20203、你怎么看待这些模特们所展示的身体文身?文身模特是一个文身作品的“承载者”,大多是欣赏一个文身师的风格,自愿当模特。相应地,文身师会给出比较优惠的价格,也会要求模特来文身展展示自己的作品。有点像你喜欢一个画家,就会花钱买他的画 —— 文身模特就是把画承载在自己身上的人。在微博上寻找“承载者”的文身师这种全身面积文身的是通体的日式传统文身,这种风格的文身也是目前国内文身展上的主流的风格,我现在最欣赏的就是日式新传统风格的文身。不过因为我很小就开始 “被文身” ,现在身上已经没有地方承载大面积的日式传统文身了,还蛮遗憾的。小时候会东一块西一块地文自己喜欢的图案,现在觉得日式传统最耐看和经典。4、为什么这种风格会成为国内文身展的主流呢?似乎照片中都很少看到其他文身风格的作品?一个是因为今年疫情原因导致国外其他风格的文身师今年进不来,另一个也是因为日式传统的风格更适合展示。日式传统通常都是构图特别大、特别完整,看起来也非常有气势,很适合用来展示文身师的功底,不管是用来参加展会还是文身比赛,效果都会很好。当然现场肯定不只这一种风格,但我拍的文身展肯定还是会拍我最喜欢的风格和作品。我其实也有拍些写实、图腾、几何元素的,只是可能你们印象不是特别深刻。

中国(厦门)文身展,photos by Coco,20205、你觉得近年来这些去文身展的文身者和从业者群体有什么变化吗?我发现国内文身师有低龄化的趋势。这次文身展上,我看到一些年纪很小、看上去 20 岁都不到的文身师。可能他们刚刚出来做这行,想要显得自己很酷,连身上都还没有纹满就开始文脸,这是我有点不太能接受的。 在我的观念里,这些年轻的文身师在审美观、人生观和职业观都没有好好建立起来的时候,不应该这么冲动的去文脸。这样做的话就等于是把你 20 岁以后的人生就差不多定死了,也会因此少了很多可能性。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件不太好的现象。 6、那你觉得文脸比那些文满全身更 “边缘” 吗?因为如果文在脸或者手背上这种很明显的地方,会给人第一印象实在是 “太强烈”。你想,大部人在看到文脸的人第一反应可能不是 “这个人好酷、好有性格”,而是会觉得 “我应该和这个人保持一点距离”。当然我也见过一些文身师和狂热文身爱好者会去文脸,这我并不反对,因为那是在他们未来的职业方向已经定了的前提下,不管文哪里只是他们的个人喜好。但如果你现在才 20 出头,以后万一文身师做不好,还要被家人逼着去做公务员、送外卖什么的,那时你脸上带着个文身,就会变成你未来人生的阻碍。7、如果有很年轻的人来找你纹脸,你会想劝阻他们吗?我不会文的。每个文身师都有自己的规矩,我的规矩就是绝对不纹脸、脖子和手背。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文身师同行或者手背已经有图案想要遮盖的那种。8、你所拍摄的这些照片中,你最喜欢/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件作品?厦门彫辰。他也是做日式传统文身的,我比较喜欢他这种大气的构图,不琐碎,很简单的黑灰中偶尔点缀一点点红。我之前只是在微信和 ins 上看他的作品,这次展会上近距离观察他的作品后发现他不止是构图特别牛,细节功底也特别好。

彫辰作品,图源 ins @diaochen_tattoo

9、今年全球文身展几乎都停掉了,你觉得这对文身行业有什么影响吗?这问题太大了,我喝多了没法说。而且我也不是在主流城市、做主流人群的生意,我是在大理一个人做文身,不算是那种 “大店”,我的客人也大多是在网上关注我,因为喜欢我的风格而特地来找我做的。我平时也不太关注 “国内文身行业的发展” 这种问题。 10、最后再介绍一下你自己吧!我叫 Coco,是在云南边陲小镇的一个平平无奇的文身师。没什么可说的了,还是看作品吧(最后一张图上有我的微信)。(编者补充:Coco 就是我们写过的帮朋友将小指改造成打火机、到贵州苗寨教阿姐直播的人。详情见这篇:遮起纹身,到贵州苗寨教阿姐直播)Coco 的文身作品,喜欢她的风格可以扫图中二维码加她的微信。
文字:Rice、周歪歪设计:冬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