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神级唱功现场,带你重温香港乐坛神仙打架的20年……

9月的某一天,73岁的林子祥突然出现在热搜榜上,皆因他再次唱起经典作《数字人生》,依然字字铿锵、气吞山河:

这不是林子祥第一次凭唱功吓傻内地网友。2016年,林子祥、叶倩文夫妇助阵李克勤《我是歌手》总决赛,两夫妇的超强声压直接让李克勤黯然失色,抢走了当日所有参赛歌手的风头:

在香港,没人敢跟和林子祥合唱。曾经在某一年的香港乐坛颁奖典礼上,主持人安排林子祥与众获奖歌手们合唱,然而虽然人人手里都拿着麦克风,却无人敢接。正应了陈奕迅的那句歌词:“站着如喽啰”。

难怪张学友曾说:“只要林子祥还在,不要叫我歌神”。
而说这话的张学友,拿起一个夹在衣服上的小麦克风,就能上演行走的CD:

回想起来,香港乐坛的歌王歌后们给我们留下的神级现场实在太多。
当年,又美又飒的甄妮展现铁肺唱功,吓得背后的谭咏麟和吕方瞪眼又O嘴:

当年,林忆莲连升9个KEY,依然笑意盈盈:

即使是当时被认为实力欠缺的四大天王,和现在的小鲜肉比起来,也是业务水平在线:

今天,我们用一篇长文回顾香港乐坛的黄金20年。那个时代的歌王歌后们,有实力,有情怀,提携后辈,处在追名逐利的娱乐圈,却有浓浓人情味……


放学铃一响,英华学院的男孩子们蜂拥冲进卫生间,把学校要求穿的灰色阔斜裤脱下,换成书包里自带的窄裤,然后才放心走出校门。
“一出校门,邻校玛利诺有很多女仔,总不能穿着阔脚裤啊!”许冠杰笑着解释说,他就是那群男孩中的一名,青春期的男生面对异性难免贪靓,要穿上最好看的衣服。
那是1960年代,窄裤的流行是英伦乐队Beatles风靡全港的一个小缩影。
(太平山顶上的Beatles蜡像)
年轻人狂恋西方歌曲,香港的一些高级夜总会,唱的都是猫王、Beatles、滚石等等欧美流行歌,配以菲律宾籍的乐师现场伴奏,是当下最高级的音乐。而香港本地的粤语歌曲,处于歌坛鄙视链的最底端。粤语歌被贴上“老土、低俗、不入流”的标签,没有人愿意关注。
许冠杰是当之无愧的披头士发烧友,他向往披头士的乐队形式,干脆喊来一帮好兄弟,组了一支名叫Bar Six的乐队,后来改名为莲花乐队。

「莲花」这名有两个含义:当时市面上正流行“莲花牌”跑车,代表青春和活力;另外,莲花是中国人的花卉,代表他们是一支来自中国的乐队。
即便如此,莲花乐队初期只唱英文歌,当时孩子的流行歌单里,压根就没有中文歌的影子。
1969年,平日无心向学的许冠杰成绩突飞猛进,最终考进香港大学读心理学。顶尖大学的功课太忙了,他无法再跟唱片公司续约,莲花乐队亦因此解散,之后许冠杰便以个人身份发展。

1972年某天,许冠杰的哥哥许冠文海外旅游归来,有感于移民的华人生存艰难,写下一首名叫《铁塔凌云》的小诗。

铁塔凌云望不见欢欣人面富士耸峙听不见游人欢笑自由神像在远方迷雾山长水远未入其怀抱檀岛滩岸点点磷光岂能及渔灯在彼邦俯首低问何时何方何模样回音轻传此时此处此模样何须多见 复多求且唱一曲归途上

诗里充沛的情感,香港人满怀希冀的奋斗精神,深深打动了许冠杰。他反复地读着诗,打算为这首诗谱一首曲子。
大家都知道,粤语歌是很难先写词作作曲的,但许冠杰第二天就把成稿交给了哥哥许冠文。
许冠杰顺便将它演唱出来发表,那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改写港坛历史的人。

先是亲戚朋友、街坊邻居来告诉许冠杰他们很喜欢这首歌,后来这首歌居然风靡了全港!
原来粤语歌可以这样玩,可以这样悦耳动人。
从此,香港的音乐风向有了变动。许冠杰改变了人们心中的成见,低级的永远不会是语言,怕只怕歌曲里没有好内容。作为日常生活中的口语,粤语难道不比英文更有亲切感?更能表达人们的情感?
不仅是大众开始重新审视粤语歌曲,许多歌手在许冠杰的影响下推出粤语单曲,其中包括温拿乐队、徐小凤、罗文等,粤语歌坛初见雏形。
在唱腔以及唱功方面,许冠杰是典型的民谣唱法,不加任何修饰的原声,简单自然,流畅动听。
许冠杰的强项是创作,在穷人区屋村苏屋邨度过青春期,使得许冠杰养成社会关注的习惯,作词能准确切入社会痛点。

他的歌词值得后人好好钻研,没有华丽的辞藻,用最平实的语言描摹民间生活百态。将人生哲理、社会油滑、爱情豪情融入短短歌词韵律中,唱出了港人挣扎生计、尽力拼搏的草根精神。
也因此,许冠杰在香港被誉为「人民歌王」,《铁塔凌云》也一度被誉为“港歌”。

《急流勇退》中,许冠杰反弹琵琶,不鼓舞人们上进,而是关怀普通人在时代狂潮中的疲惫。名成利就人人想拥有,谁料此刻只向往自由?不奢望天长地久只要是曾经拥有

当年中英谈判成功,香港终于确定回归之后,因为不少居民对日后政局怀有恐慌,香港出现移民浪潮。
许冠杰针对这种现象,写下一首《同舟共济》。他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清醒地呼吁人们不惧将来。

香港是我家怎舍得失去她实在极不愿移民外国做递菜斟茶紧紧抱着吉他倾出这心里话

每当香港人或者香港经历一些大事之后,许冠杰都会写出相应的作品来劝勉港人,像今年鼓励港人面对疫情一样。
他的歌记录了香港腾飞的整个时期,早已经成为香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初代歌神,当之无愧。
香港著名词作家卢国沾这样评价许冠杰:
“如果将来有人要为粤语流行曲写历史,请记得把他写上英雄榜首。”
2020年4月12日下午,香港第一代歌王许冠杰在香港举办了一场特殊的演唱会。
演唱会无人到场,200万网友在线观看直播。

从《世事如棋》、《同舟共济》 到《沧海一声笑》,许冠杰身着皮衣抱着吉他,背对维多利亚港,连唱20首不停歇。

他给这场演唱会起名《2020同舟共济》,疫情席卷全港,许冠杰想以这种方式为香港人民打气。
歌神已经72岁了,这次演出距他退出娱乐圈已经过了27年,一开口还是那朴实真诚的熟悉嗓音,屏幕前无数人红了眼眶。
当许冠杰在香港唱着Beatles的音乐时,大洋彼岸的林子祥也深深迷恋着这支英伦乐队。

林子祥,港坛千年一遇的“铁肺”,被夸张地称为“上古神兽”级别的歌手。他在香港长大、上中学,后到英美求学,受西方文化影响很大。
开始林子祥也只唱英文歌,接触粤语歌的契机是有人请他为一则广告配上广告歌,唱惯了英文的林子祥一时之间难以在两种语言种切换,干脆开创了一种独特的唱法:扭转洋化的唱腔唱广东歌。
本来只是一种尝试,没想到这种半中半西的唱法一推出并受到追捧。
1980年,林子祥凭《在水中央》及《分分钟需要你》两首歌曲在第3届十大中文金曲颁奖音乐会连获两个金曲奖,成为当年的大赢家,奠定他天王巨星的地位,亦从此成为乐坛颁奖礼的常客。

说若许冠杰是创作方面的巨匠,林子祥就是唱功方面的王。他“天生奇喉”,音域超阔,极具冲击力和爆破力。

“林子祥有男中音应有的全部条件,高音区又延伸上去一大截,高音区上到 E5 (如《将心意尽诉》)、F5 (如《海市蜃楼》), 最高音咬字去到A#5 《恶斗恶》[4]和B5(如现场版《街头霸王榜》)。”

一般的歌手总是用假音拉上去,有些即使用真音拉到高音区,嗓音也会变得尖细单薄,很难像林子祥那样即使将高音拉到极限仍是饱满有力。而低音依然达到A2, G2, F#2(如合唱版《千枝针刺在心》、现场合唱版《每一个晚上》、录音室版《清河》),最低音咬字去到A#1《美而廉》。

1991年,徐克拍电影《黄飞鸿》,黄霑以古琵琶曲《将军令》作韵,谱成曲《男儿当自强》。演唱者的嗓音必须有浑厚,气贯长虹的的林子祥无疑是最佳人选。

当时林子祥次日便要赶去美国的飞机,面对黄霑的邀请,林子祥当即赶来录音室,对了几遍词曲便开唱。

 房内只有一台钢琴伴奏,黄霑在一旁手舞足蹈:“阿Lam,请幻想有千军万马,有唢呐、小提琴、鼓、中国鼓、南北所有鼓!”林子祥点点头开唱,一开口就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宛如将军亲临战场的气势,太震撼了!

(黄霑 林子祥)
除此之外,明明是副男子气概十足的嗓子,却善于模仿女声。他和女艺人合唱的时候,会给女歌手和音,和出来基本就是女声,妻子叶倩文曾说他一半男人一半女人。

(徐小凤 林子祥)

迅雷不及掩耳之间,两位大侠横空出世,香港乐坛变了天,歌神许冠杰唱世间百态,铁肺林子祥唱江湖逍遥。
当时的港坛,除了创作派许冠杰和唱功派林子祥之外,还有风格派罗文。
当年的香港娱记笑称:“罗文的妖艳、妩媚、浮夸、前卫、比起后来的Lady gaga有过之而无不及。”

1945年,罗文生于广西百色,因为妈妈是个粤剧迷,所以罗文小的时候常常跟着妈妈去看粤剧,后拜粤剧老倌名伶罗家宝的父亲罗家树为师,为后来的唱功和独特台风奠定了基础。
1962年前后,罗文因被粤剧学校拒绝录取,前途迷茫,于是决定前往香港。
他来港后第一份工作,是在亲戚的裁缝店当帮手—-这份工作包食宿,但是没有薪水。后来他还当过荔园游乐场职员、戏院带位、银行见习生等等的基层工作。他的社会经历非常丰富,不知罗文身上的故事感是不是在那个时期造就。
(一双充满故事的眼睛)

后来,罗文开始在湾仔的一间小酒吧唱歌,1967年正式和几个朋友组织乐队演唱英文歌。
一次偶然的机会,罗文被邵氏电影制作公司看中,作曲家王福龄为他写国语歌曲,罗文自始转唱中文歌。
1983年,“辉黄”二人为《射雕英雄传》做配乐,原声带里的所有歌曲,几乎由罗文和女歌手甄妮二人包揽。
荡气回肠的《铁血丹心》《世间始终你好》《一生有意义》三段主题曲,开辟了武侠音乐的大幕。
▼罗文与甄妮合唱《铁血丹心》
罗文也是因为这首歌,成为了第一位在央视春晚舞台上唱粤语歌的港台艺人。
伴随着那年的“射雕热”,罗文和甄妮也成了香港乐坛一对珠联璧合的搭档,一时间风头无两。

说来很魔幻,当时唱着武侠曲的歌手罗文,浩浩荡荡侠义肝胆。一下台便可以换上夸张妖艳的衣服,唱他那些小众前卫的歌。
有人戏言罗文是分裂的,对他本人而言,不同的曲风尝试只是艺术生活常态。而在观众眼里,罗文极具罗曼提克的魔幻美感。即使他的武侠歌风靡了整个80年代,但一提到这个名字,眼前浮现的还是他的特立独行和呛辣风格。

每次演唱会上,服饰都会运用大量流苏、羽毛、晶片、闪钻元素,妆容也无一不大胆,时常跨越性别的界限,要知道,那可是80年代,他的艺术品位,超前了整个时代。

罗文有个知名的外号叫“罗记”,好友黄霑开玩笑说:“罗文是我见过的香港艺人中,扭屁股扭得最带劲的,因此叫箩记。”(“箩”在广东话里是指屁股)。

然而,罗文叫罗记的真正原因出于对他实力的褒誉。
在香港,凡是被称为什么记的,都是有品质保证的老字号,罗文之所以叫罗记,是因为他的每一个作品,每一次表演,都是品质的保证。

罗文歌路广阔,由豪放的《满江红》、励志的《狮子山下》、温暖的《朋友一个》、沧桑的《尘缘》到妖冶的《波斯猫》,各种题材风格他都涉猎过。

很多人肯定想不到,罗文早在1983年就发布了第一支粤语Rap歌《激光中》,属于国内最早涉猎rap的一批人。

罗文还致力于便在港台发展爵士乐,1981年,推出第一张广东爵士乐大碟《仲夏夜》。当时他为了不打破爵士乐的风格,情愿另出一个附加碟来收录他的四首电视主题曲,这一切的目的是让港人接触爵士乐。

每当罗文去外地表演,都会带上伴舞们和助理去看歌剧,吸取不同文化的独有风格,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他说唯有这样才感受到别的国家的时装潮流和文化差别,成为舞蹈表演的“艺术品”。
可以说,罗文先生的独有风格和前瞻性,造就了舞蹈妖姫的出现。
“他对一切艺术都感兴趣,他喜欢看粤剧,半夜里还常常把一些好的粤语长片录起来,留来反复欣赏。或许很多人都会认同罗记是个艺术家,但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形容自己。”罗文的好友曾说。
许林罗三人,是70年代末港坛当之无愧的歌王,而那时最耀眼的女歌手,非甄妮和徐小凤莫属。
1953年,甄妮出生于澳门, 父亲是澳门奥地利籍的退休土木工程师,由于遗传了外国血统,甄妮早在学生时期就出落得像个洋娃娃,被星探发掘后,投身演艺界。
最开始,甄妮是在台湾发展。她推出第一张个人专辑《心湖》,展开数十载的歌唱生涯。

甄妮在台湾有幸遇见恩师——著名作曲家刘家昌,两人合作了多首国语电影主题曲,其中《誓言》、《梅花》、《秋歌》、《海誓山盟》等歌曲创下骄绩,使得甄妮与同龄的邓丽君、凤飞飞三人瓜分整个台湾唱片市场,影响力一度遍及东南亚。
(甄妮与刘家昌)
1976年,香港乐坛在许冠杰的带头在逐渐起步,甄妮以玩票形式在港推出首张个人粤语专辑《爱情四重彩》,可惜反响平平。
直到后来港坛愈发繁荣,甄妮决定正式转往香港发展。
1978年10月,甄妮推出粤语专辑《奋斗》, 此专辑打破了香港开埠以来唱片销售纪录,首两个月便卖出超过25万张。久坐冠军宝座达12星期之久,其总销量至今仍是香港IFPI认证的最高唱片销量数字。
再后来,就有了与罗文合作的一系列武侠歌。
在台湾,甄妮遇见恩师刘家昌青云直上,在香港,甄妮又得到辉黄二人的赏识大放异彩。
事业上,甄妮无疑是幸运的,她频频遇见伯乐,带她越走越远。但被发掘的前提是拥有过硬的实力,甄妮风格闪耀夺目,作为女歌手,嗓音浑厚、音域广阔,现场功力强悍丝毫不输男歌手,有“金嗓“之美誉。

另一位歌后徐小凤,演唱风格与甄妮截然不同。
徐小凤以女中音的唱腔而著称,声音低沉有磁性,声线朴实不造作。若把甄妮比作涅槃的凤凰,那么徐小凤便是暗夜里的玫瑰,古雅真醇。
徐小凤从未学过唱歌,属于天赋型选手。1965年,与两位友人相约,参加“香港之莺”歌唱比赛,没想到朋友被早早淘汰了,徐小凤却走到了最后,凭一曲白光的《恋之火》击败了二千名参赛者登上了冠军宝座,同时收获“小白光”的称号 。

拿了冠军,并没有使徐小凤走上康庄大道,父母不同意她做这行,小凤为了获得父母的支持,从此开始在各大夜总会唱歌,有时连面包都来不及吃就要赶场。

直到1969年,徐小凤于吉隆坡表演时,被南国实验剧团的负责人赏识,录制多首歌曲,分别发行为《墙》、《恋之火》和《秋夜》三张专辑,正式开启了歌唱生涯。
出道后的徐小凤辗转于不同的唱片公司,作品量在同期歌手里一骑绝尘,国语流行曲、欧美日本流行曲,各种风格她全都游刃有余,唱功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日益精炼,台风也变得大气稳重。
1983年,徐小凤凭《随想曲》获得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奖,并为最高票数获奖,奠定了徐小凤在歌坛的不倒地位。

当年的徐小凤火到什么程度?1989年的春晚,央视曾为她破例录播。本来,徐小凤的档期正巧碰上春晚,只好婉拒出演。没想到春晚节目组竟亲自飞到香港,为徐小凤录制节目。
晚会演出那天,仅播出小凤姐的录像带而已就让观众沸腾。


徐小凤的长曲秀发、华丽的大伞裙,22吋纤腰、独有的走步、神情、手持麦克风时食指指向麦头的样子,都成为了时代的印记,烙在那个时代的人们心中。
歌王歌后们在港坛百花齐放时,有一位初出茅庐的小女孩,正在歌唱比赛上杀出重围,她以徐小凤为偶像,拿着甄妮发出的pass,蓄力成为下一代天后。


1982年,19岁的梅艳芳参加了香港华星唱片举行的第一届歌唱比赛,发挥非常稳定,一路杀到决赛。
决选时,只剩梅艳芳以及另一位男生,评审团为了给谁第一名而伤脑筋。当时,歌后甄妮正是评审团的一员,后台商议时,她力挺梅艳芳。最终在甄妮的说服下,大家达成一致意见,梅艳芳成为了决赛夜的冠军。

随后,梅艳芳签约华星唱片公司,推出了第一张专辑《心债》,正式踏入歌坛。
物以稀为贵,人也亦然。
服装设计师刘培基根据她的性格,把她打造成“男儿汉”的模样,西装加上墨镜和宽垫肩豪迈潇洒,打破了传统女性的温婉形象,在舞台上自信的样子吸引了当年的甄妮,也吸引了广大观众们。

1986的专辑《妖女》中,梅艳芳又转变风格,以前卫叛逆的形象示人。

这样的歌手,仿佛是为舞台而生。
2009年经“世界纪录协会”评定,以全球个人演唱会总计292场当选“全球华人个人演唱会最多女歌手”。
风格前卫的梅姑后来遇见同属华星唱片的张国荣,两人一拍即合,成为至交好友。
张国荣曾经郑重地承诺过,只要是梅艳芳的演唱会,无论怎样,他都会义无反顾地去当嘉宾。爱开玩笑的张国荣没有食言,在梅艳芳入行二十年演唱会期间,他几乎每一场都会去。
1985年,张国荣的第一次演唱会,为了帮助梅艳芳提升人气,邀请了她做嘉宾。梅艳芳在1985年—1986年跨年的时候,在红磡办了首场个人演唱会,邀请的嘉宾当然也是张国荣。

无上的默契,使两人惺惺相惜。
张国荣,梅艳芳《芳华绝代》。“你们走之后,芳华绝代这个词寂寞了好多年。”

80年代末,港坛有三位殿堂级天皇巨星,除梅艳芳和张国荣外,还有一位便是“校长”谭咏麟。
谈到谭咏麟和张国荣,那场旷日持久的“谭张争霸”永远无法回避。

那些年两人都是风华正茂的时代偶像,同时登到山顶上,免不了一战。
谭咏麟早在1973年以温拿乐队主音歌手的身份出道,比张国荣早11年。那时正碰上许冠杰带动粤语歌兴起,温拿乐队跟着潮流,独辟蹊径用英美流行曲的谱子,重新填词成粤语歌发表。

后来乐队因成员的意愿解散,1978年,谭咏麟飞往台湾,开始了演员时期。

1981年归来时,香港乐坛呈现许冠杰、罗文、林子祥几方争霸的局面,他淡出大众视野多年,想要再次融入歌坛,只能从头做起。
可以说谭咏麟回港后的那几年,吃尽了苦头,终于在香港乐坛站稳了脚跟,将许冠杰、罗文创立的粤语歌进一步发扬光大,一举到达高峰。

另一边的张国荣情况不同,他在1977年才出道,无论是唱歌还是演电影,都没激起什么浪花。
直到1983年一首《风继续吹》横空出世,第一次让听众记住张国荣地名字。1984年,张国荣乘胜追击,推出单曲《Monica》,这首歌成为了香港歌坛第一支同获十大中文金曲、十大劲歌金曲的舞曲,张国荣鲜明的个人风格也使他成为歌王的预备军,与重振威风的谭咏麟同台竞技。

就这样,本该是前后辈、照顾与提拔关系的两人,戏剧性地成了竞争对手。

谭张争霸,黄霑说那是一场张国荣追逐谭咏麟的游戏。
80年代中后期的乐坛奖项,几乎被谭张二人垄断,对手变得单一,双方粉丝的攻击目标也变得单一起来。
那时的粉丝比现在疯狂多了,谭咏麟和张国荣的爱车都被对方粉丝刮花过,谭迷给张国荣寄去冥币冥楼,打电话到张国荣家里骂他唱歌难听,还一度扬言说要用硫酸毁掉张国荣的脸。
汪涵曾经说过,他上学的年代,上铺下铺的兄弟会因为你喜欢张国荣,我喜欢谭咏麟,一首一首的飙歌,都最后大打出手,香港的年轻恋人会因为喜欢不同的歌手而分手。

谭张争霸的实质是唱片行业的明争暗斗,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歌坛激烈竞争的缩影。
唱片店老板们看中了“谭站争霸”的热度,直接在店门口放个小黑板,实时更新两人的专辑销量,勾起歌迷的胜负欲这样一来,粉丝就会焦灼地掏钱包给偶像买唱片。
1986年年度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争霸终于达到白热化阶段。
张国荣的《有谁共鸣》打破了谭咏麟的垄断,谭迷气愤地连基本礼仪都不顾了,直接在张国荣演唱时发出巨大的嘘声。
更乱的还在后面,颁奖礼结束后,荣迷和谭迷直接在场外爆发群殴,张国荣在地下停车场困了6个小时才得以脱身。
粉丝疯狂的爱对艺人来说是沉重的,没有艺人愿意看见这种局面,当时首先伸手制止这场战争的,是谭咏麟。
在1987年十大中文金曲压轴“IFPI大奖”的颁发典礼上,他神色凝重地宣布从此不再参加有任何音乐歌曲比赛的节目。

粉丝和黑粉都没想到他会做出这个决定,一时间呆住了,粉丝反应过来后嚎啕大哭。
谭咏麟宣布退出颁奖礼,仿佛伸手推倒了港坛的多米诺骨牌,在他之后,许冠杰、林子祥、徐小凤等老一辈的歌手一个接一个地淡出乐坛。
这时的港坛分外寂寞,重量级巨星只剩张国荣一人。
他拿完了1988年和1989年所有的男歌手奖项,两年后,张国荣在自己的33岁生日会上宣布彻底封麦,从此不再唱歌。


用老套的话说,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即使你是金曲歌王谭咏麟,即使你是风华绝代张国荣。

1990年代初,谭张争霸结束,香港乐坛没有过多时间沉湎往日光景,它急需注入一批新鲜血液,来维系生机与繁荣。
媒体报刊时刻关注着年轻的小生们,默默挑选合适的对象大作文章以获取流量,其中刘德华、张学友、郭富城、黎明四人的名字被频频提到。
直到1992年,香港发行量最大的《东方日报》第一次引用佛教中“四大天王”的说法为香港乐坛这四个新的领军人物册封冠名。

从此,这个古老的词汇被附予了商业概念和炒作噱头,与四个人的照片一起频频出现在各个媒体的页面上,开启了香港娱乐业“四大天王”的统治时代。
四人中,刘德华是出道最早的一位。
1981年,20岁的刘德华进入香港无线艺员训练班学习,毕业后随即签约无线,于1982年出演了许鞍华指导的影片《投奔怒海》,从此走上了演艺之路。
随后,刘德华凭借自己在电影、电视方面急速聚集的人气,借势推出了自己的首张个人音乐专辑《只知道此刻爱你》,标志着向其流行歌坛进军的开始。
刘德华在音乐方面的伯乐,正是第一代歌神林子祥,刘德华亲述在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投奔怒海》拍摄期间,林子祥拿着把吉他手把手地教他唱歌。后来还帮刘德华跟华纳牵线。

1984年,当刘德华在影视圈迅速蹿红的时候,张学友在一家航空公司做职员,因为热爱唱歌,参加了“全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并最终凭一曲《大地恩情》在众多选手中杀出重围,夺得冠军,签约宝丽金唱片公司,推出他的第一张粤语专辑《Smile》,开始了他的星路历程。
张学友无疑是音乐方面势头最猛的一位,他的《吻别》、《一路上有你》、《每天多爱你一些》都是传唱至今的热门金曲。
人们对四大天王的争议主要来自黎明和郭富城。
1990年,凭借新秀大赛出道4年的黎明因为《人在边缘》的成功终于有机会推出个人的首张大碟,主打歌也荣登年度TVB十大劲歌金曲榜。奖虽说拿到位了,但还是有不少人质疑黎明的唱功,黎明曾经在公开场合跑调,是不争的事实。
郭富城的入选更具传奇色彩,1991年前,郭富城因为在香港发展不好,飞去台湾活动。没想到郭富城在香港演那么多戏不火,在宝岛拍下一支广告就火了。

郭富城电车站的一回眸,杀进无数少女的心里,趁着风头,郭富城也十分聪明地杀回了香港,立即推出处女作《对你爱不完》,活力四射的舞技成了郭富城的标签。

就这样,风采各异的四人叱咤港坛,成为现象级人物。
就像一次轮回,四大天王之间同样因为歌迷相互攻击而暗潮汹涌,谭咏麟总会及时出面,和张国荣一起约四个年轻人吃饭。
谭咏麟1987年宣布退出时曾说过:“(奖项)对一些新人会更重要,我希望会有更多新人,更多新歌,更多新的东西。”

老一辈的香港歌手,比起彼此之间的争夺,更注重的是传承。他们心里都知道,一个人无法成为常青树,再强大也没法在乐坛叱咤一百年,与其自己拿奖,不如扶持帮助一些后辈,唯有如此,港坛才能走得更远。
以退为进,换乐坛常青。
正所谓: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林子祥之于刘德华,罗文之于郑伊健,谭张之于四大天王,世代歌王之间的关系是传承。可悲的是,随着港坛歌曲质量的日益降低,歌王竟找不到下一个传承的对象。

当年少女偶像组合陆续推出单曲抢占市场,加之千禧年除韩流的冲击,香港乐坛变得浮躁起来。
甄妮在2004年的采访中说:“现在很多歌曲,不是歌词过于直白,就是长到很难背下来或过于别出心裁,偶尔听到我都感慨‘没感觉’,那我就少唱吧;但是听到那些笨蛋唱歌,又恨不能把麦拿过来自己唱。”
“流行歌手的素质要回到上世纪70、80、90年代那样才正常,但已经回不去了。因为门槛低,随便谁都可以做歌手,个性上也难分辨。以前,我觉得做歌手好光荣,现在却不觉得了,因为满大街的歌手,会唱歌的却不多。”
那一辈人的风骨,永远停留在了那个时代中。我们都知道流水不争先,但当流水枯竭,香港乐坛又该何去何从呢?
(梅艳芳告别演唱会)
听老歌还是黑胶最有味道啊

更多美好制造优选好物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