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信:用新消費業務來穿越周期


LPR4倍利率上限、行業龍頭IPO暫停…….,對於金融科技公司來說,2020年的冬天比以往更加寒冷,但即便如此,也總有一些頭部優秀的公司具備穿越周期的能力。
2020年11月24日晚間,樂信在美股公佈瞭其三季度財報。財報數據顯示,樂信三季度促成借款額483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增長30.6%;營收32億,毛利潤9.8億,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Non-GAAP)息稅前利潤5.0億。
受疫情和監管雙重影響,今年各傢平臺面臨著比往年更重的壓力。一方面要努力擴展業務,完善市場佈局;另一方面還要滿足監管需求,控制利率水平。
在這樣的情況下,業務的比拼就是方向和能力的比拼。隻有踩準國傢和社會未來發展的大趨勢,公司才能取得可持續的長足進步。在國內構建內外雙循環的背景下,國內消費大市場是未來推動經濟發展的引擎,這個趨勢在短期內是不會變化的。同時,過往的經濟周期也證明瞭一點,帶有消費屬性的公司具有穿越周期的能力。
而樂信的根子正在消費場景。
在戰略上,樂信將持續發力新消費業務,這在資產端為其提供源源不斷的優質資產。在資金端,樂信也在主推金融科技的收入模式的轉變,在與金融機構的合作中,樂信正在逐步擺脫擔保模式,向無風險To B業務模式轉變,而後者將更有利於規模的擴大。
在這個過程中 ,企業的文化和價值觀的作用也至關重要。樂信 “長期主義”的價值觀,為其長期穩健發展提供瞭支持和保證,而國傢鼓勵消費升級的大趨勢,也讓樂信的新消費業務成為未來公司發展的引擎。
這就是樂信發展的核心邏輯。
結構優化下的穩中求進
對於大部分行業來說,2020年都是難熬的,但對於頭部的金融科技企業來說,卻是磨練自身,尋找新的增長驅動力的好機會。
想要在今年取得一定成績,首先要做到的是“穩”。
8月20日,最高法將民間借貸司法保護上限定為4倍LPR,即年化利率15.4%。行業中當時即有人擔憂,是否會對企業造成影響。
從數據來看,大可不必有這種擔憂。樂信對外披露的2020年前三季度平均借貸利率顯示,三季度為15%,二季度為14.5%,一季度為13.6%,皆低於15.4%的4倍LPR紅線。
在利率符合監管的標準下,才有三季度促成借款額483億元,同比增長30.6%的好成績。
做到瞭“穩”隻是第一步,如何“進”則需要樂信花費更多心思。
7月份,銀保監會發佈瞭《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下文簡稱“辦法”),明確肯定瞭金融科技公司的助貸模式。
助貸模式是目前行業頭部企業普遍采取的業務模式,通俗來講,就是金融機構提供資金,金科企業做引流和輔助風控,金科企業不再兜底債權的違約風險。金科企業的收費以科技服務費的形式體現,並沒有為資產做增信。政策對助貸模式的認可,為從業機構們指明瞭發展方向。
從樂信的角度來看,隨著監管態度的明確,樂信助貸方向的收入也在同步上升,不僅享受到瞭監管紅利,也為自身找到瞭新的業務增長點。
三季度,樂信平臺服務及科技收入達11.3億元,占收入比重達36%。其中,無風險To B科技收入6.14億,同比大增159%。新增交易貸款額中,無風險、純科技服務模式的部分,占比擴大至40%,進入10月以來,占比已超過50%,顯示增長質量越來越優。
“無風險、純科技服務模式業務占比的上升,雖然會略微降低樂信的利潤轉換率(take rate),但會優化樂信的收入結構,有效增強其抗周期能力,並釋放其未來的業務增長潛力。”招銀國際指出。
海通國際表示,實際上,樂信無風險、純科技服務模式部分的利潤轉換率(take rate)已經從2季度的10%上升到3季度的12%。利潤轉換率的上升反映瞭合作金融機構對樂信純科技助貸模式的接受度增強,樂信的議價能力提升。
樂信CEO肖文傑表示:“今年以來,樂信發力To B科技服務模式初見成效,10月以來,我們無風險、純科技服務模式下產生的交易額,占新增交易額比例已經超過50%。這種模式下,金融機構承擔風險,我們可以獲得更優質收益,更符合監管方向,長期看也會使得公司業務模式變得更輕,成長空間變得更大。”
為什麼樂信在無風險To B業務上可以做到快速增長?
本質上在於金融機構對於樂信資產質量的信任。
樂信通過多個創新技術平臺,為合作夥伴提供獲客、風控、運營和系統建設等多方面支持。特別是在風控方面,樂信長期服務新消費人群,積累瞭豐富的用戶行為數據,擁有成熟風控經驗,可以幫助金融機構更高效開展風險管理。
其“負熵”風險運營平臺作為To B風險運營服務載體,為金融機構提供反欺詐部署、決策流配置、聯邦學習、風險定價等核心風控能力,服務瞭包括銀行、消金、小貸在內超過100傢持牌金融機構。
海通國際指出,樂信穩定的資產質量贏得瞭金融機構的信任,預計無風險、純科技收入的比例在2022年將進一步上升至80%。

場景為王下的新消費拓展


對於金融機構來說,想要切實地接觸到用戶永遠繞不開的難題就是“場景”。在合適的場景下,金融機構不僅可以獲得更加精確的用戶,也可以為用戶提供更加全面的金融服務。
什麼才是更加適合的“場景”?從政策導向上就能看出一些趨勢。
11月,銀保監會發佈的《關於促進消費金融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提升金融服務質效的通知》再次明確,要正確發揮促進消費作用,避免消費者過度負債。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也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文章中提到,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全面促進消費,提升傳統消費,培育新型消費,發展服務消費。
隨著消費場景的逐步深入細化,市場用戶分層顯著,在消費場景內能提供差異化、精細化服務的機構更容易得到市場的青睞。
這一點在樂信的三季報中也得以體現。三季報數據顯示,樂卡、樂花卡等各項新業務打開全新增長空間,樂卡等付費會員用戶人數超過270萬,樂花卡開通量超1138萬,帶動樂信用戶總規模同比大幅增長69.6%,達到1.06億,活躍交易用戶數達740萬,同比增長21.3%。
用戶消費頻次的提高,同時推動平臺消費筆數增長。三季度訂單量8440萬筆,同比增長49.9%;進入11月,日均消費筆數已超過110萬筆;
快速增長的活躍用戶量直接為商傢帶來瞭受益,同時促進瞭樂信消費生態的完善。截止今年三季度,樂花卡已經為612萬商傢帶去實際消費交易,全年累計促成交易額超496億。
從數據可以看到,疫情之下,樂信消費場景下“逆勢增長”。為什麼樂信依舊能在消費者和商傢兩方面都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
一方面是因為樂信的“新消費平臺”戰略提速,通過分期樂、樂卡、樂花卡三位一體地打造出瞭“線上+線下”“站內+站外”的綜合消費場景。
據樂信CEO肖文傑介紹,樂信旗下會員制消費服務平臺樂卡已經與沃爾瑪、屈臣氏、大地影院等眾多線下商傢達成合作,消費者足不出戶即可掌握最新優惠信息和會員權益,線上購買,線下消費;商傢接入樂卡後,可以在線上觸達用戶,運營用戶,提升消費頻次。
數據顯示,今年雙11期間,分期樂、樂花卡、樂卡三大平臺全天促成線上線下訂單金額,同比去年增長90%。樂卡增長尤其明顯,雙11期間,“樂卡請客”活動通過精選海量線上線下消費權益,為消費者提供全年最低價,日均交易額環比10月提升81%。

另一方面因素則要歸功於樂信堅持的長期主義企業價值觀。
在與樂信同時期起傢的金融科技公司中,有的已經寂寂無聞,有的已經從高樓跌落,在漫長的長跑中,樂信體現出瞭持續的後勁,慢慢成為瞭最後留存下來的,依然具有持續競爭力的頭部公司。肖文傑在今年的一季度財報中就曾指出,公司始終堅持長期主義價值觀,而非註重短期利益得失。
什麼叫堅持長期主義?
對於樂信來說,就是不涸澤而漁、不做一錘子買賣,更好地去回應用戶的期待和承擔起用戶責任。舉例來說,今年8月,分期樂提出瞭“樂在有度,樂見更好”品牌理念。將著眼點放在如何幫助年輕人適度消費,與年輕人共同成長上。通過提倡“有度”的生活方式,來促使用戶得到“更好”的消費體驗,讓平臺和用戶共同成長。隻有用戶健康發展,方能與企業打造和諧共生的關系,企業才能長期持續經營下去。比如,樂信做過測算,在2015年Q1獲取的客戶,至今仍有1/3在平臺上活躍。

風物長宜放眼量,期待估值修復


巴菲特曾經用“滾雪球”來比喻價值投資,如果一條雪坡足夠的長,那麼投資的收益就會越滾越大。同樣的,堅持長期主義的公司,其價值也會隨著時間的流失而逐步顯現。尤其在今年更是如此,包括樂信在內的8傢頭部平臺已經顯現出越發明顯的頭部集群效應。
中信裡昂報告顯示,2019年,金科行業頭部八傢平臺占據瞭互聯網貸款超過92%的市場份額,它們分別是:螞蟻、陸金所、微眾銀行、新網銀行、度小滿、360數科、京東數科、樂信。 
從上圖我們可以看出,金融科技頭部八大傢的格局已經非常明顯。隨著市場格局的逐漸穩定,以樂信為代表的行業公司價值也將得到更加廣泛的認可。
頭部效應顯現後,最明顯的影響就是對於公司股價的修復。彭博數據顯示,新加坡星展銀行(DBS)對樂信給出目標價為16.8美元,較美東時間11月25日該公司收盤價有138%的潛在漲幅。
美國股票分析平臺Seeking Alpha進一步指出,樂信從基本面來看,其優質用戶群體信用意識良好、內在風險低,樂信也因而實現瞭較低風險的業務運營。隨著疫情影響消退,樂信股價至少回升至疫情前水平。目前,樂信已獲得包括瑞信、華興資本、花旗銀行在內的12個投行的買入評級。
與此同時,樂信管理層對公司未來發展充滿信心。9月14日樂信管理層啟動不超過2000萬美元的股票回購計劃(6個月內)。截至目前,樂信CEO肖文傑、總裁吳毅以及其他高層管理者已出資約1290萬美元在公開市場上購買瞭185萬股樂信ADS(美國存托股份)。

看懂小程序上線啦!

看懂小程序APP

文章轉載請加微信號:xialele0802

文章轉載請加微信號:fuxuejun1234

看懂經濟熱文 點擊即可查看

1、為什麼互聯網巨頭都去賣菜?

2、提供個性化服務,最大化吸引客戶:銀行網點應該如何規劃?

3、數字人民幣:一個史無前例的戰略構想

你“在看”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