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嘉玲穿成這樣去討好男人?開什麼玩笑

加起來92歲的劉嘉玲和蔣欣,被拉在一塊,幹瞭一票大事。

新劇《情深緣起》,她倆在戲裡是姐妹。

看名字,濃鬱的瓊瑤風+瑪麗蘇,還以為是什麼言情劇,其實人傢血統高貴——改編自張愛玲《半生緣》。

劉嘉玲演姐姐顧曼璐,蔣欣演女主顧曼楨。男主沈世鈞-鄭元暢,大反派祝鴻才-郭曉東。

▲郭曉東這一臉正氣的“好人顏”,被網友評為“史上最帥祝鴻才”,隻可惜太跳戲瞭

經典大IP,全員實力派,卻沒能逃脫爛劇的命運。

最近幾天熱搜上的槽點,是劉嘉玲的雙馬尾辮:

原著裡的顧曼璐什麼樣?百樂門舞女,風情萬種的交際花。

父親早逝,她為瞭養活全傢、供弟弟妹妹讀書,犧牲瞭自己,淪落風塵賺錢。後來從良,嫁給商人祝鴻才,圖個安穩日子,卻因為流過產無法再生育,還身染重病。出於自私討好丈夫,她親手把妹妹推下瞭火坑。

一株淒美的毒罌粟花,到瞭這個戲裡,怎麼變成清純無辜紮雙馬尾的“丫頭教”瞭?

關鍵是,1965年生的玲姐,55歲瞭啊喂!

有一說一,旗袍皮草大鉆石的玲姐,還是非常美艷的。

隻是美艷也分許多種,玲姐這一掛,怎麼也跟社會邊緣靠色相討生活的年輕舞女不沾邊。

這,分明是女梟雄,女boss,女老大,女魔頭,女杜月笙。

一耳光,甩得親妹轉圈。

一發狂,驚得全傢宕機。

一板磚,削得渣男癱瘓。

一擁抱,姐妹感天動地。

她把顧曼璐的“一絲”狠勁,放大成瞭“一噸”。

妹妹雖然沒有姐姐那樣睥睨天下的氣場,但勝在身板相當不弱。

畢竟是一言不合就賞人一丈紅的華妃娘娘,又如何貼合原著裡那個單薄、素凈的顧曼楨。

她的衣著也讓人捉摸不透。

張愛玲她老人傢從來不會為瞭塑造美人,而讓她們穿“不是自己”的衣服。

顧曼楨是個清貧人傢的女孩子,要強又樸素,對於人和物品都是戀舊的,一隻毛線手套丟瞭也會去找很久。

她穿淡灰色舊羊皮大衣,戴紅藍格子小圍巾,罩深藍佈袍,“像一種線裝書的暗藍色封面”。

但到瞭新版劇裡,顧曼楨穿什麼?風衣,羊絨大衣,漁夫帽,精致小洋裝。

不是不漂亮,隻是穿錯瞭人設。

她還梳高馬尾(不得不吐槽一句造型師真的喜歡馬尾,不是單就是雙),這一場面還被網友配文“樊勝美大年三十探班網大《三姊妹》劇組”。

所以網友連連吐槽:

“姐妹倆是上海灘雙王!”

“哪裡是姐姐不能生育,分明是姐妹倆把姐夫吊打致殘無法生育……”

心疼郭曉東10秒鐘,明明長著一張老實好男人臉,卻要演這個又狠又壞有點小猥瑣的生意人祝鴻才。

結果,沒演出那份狠戾,倒被強勢姐妹倆逼出瞭油膩和窩囊。

他怎麼可能“強暴”,像這樣?

他要是敢動曼楨一手指頭,還不被華妃娘娘一巴掌打出鼻血??

當初看02年劇版《半生緣》的時候,我就有點出戲。

姐姐蔣勤勤,美艷而尖銳,風情又刻薄,強勢外表底下藏著內心的不安全感,那個感覺是對的。

妹妹林心如,演的也還不錯,可是脫不掉一點瓊瑤劇味,總像隔著一層粉粉的浮霧。

怎麼說呢,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目前來看,跟新的這一版相比,02版還是更像一點的。

更不用說許鞍華導演,梅艷芳、吳倩蓮、黎明的1997電影版瞭。盡管當時,我覺得吳倩蓮和我想象中的顧曼楨還是有差異,但畢竟一千個觀眾心裡有一千個樣貌。

電影版高明在就於三點:外形貼近,情節靠譜,氛圍加分。

前面說的新版電視劇,槽點主要是選角,是“像不像”,在於外形層面。

再說說情節層面。

新版劇的故事推進,不是不狗血不熱鬧,而是太狗血太熱鬧。

第一集就偶像劇附體。

顧曼楨和沈世鈞,一個舉著一張寫有名字的紙接人,一個把被風吹落在地的紙撿起來說我就是你紙上寫的這個人。(但願我這一團亂麻不講武德的表述你看懂瞭)

這樣的事情,別說是在人來人往的上海灘街頭,就是在100平米的辦公室裡,發生幾率也有限吧?

還有諸如走在大街上就碰到最不想見的猥瑣男,姐姐跟競爭對手撕逼一秒不差妹妹就趕到瞭,不一而足。

純粹偶像劇與真正的劇情戲,差別就在於一個詞,刻意。

什麼都中彩票一樣,就是刻意,正常日子裡沒有這麼多巧合。

為瞭讓劇情能夠銜接而設計的刻意,就像不同材質的兩個物件用502膠粘合起來。

真正的好劇情,必須在合理的邏輯下,層層遞進與鋪陳,展現因果。

如果連這個流暢、合理的劇情都沒有設計出來,那麼張愛玲寫人性的幽深復雜,更是完全無法抵達。

就,或許後面劇情能合理一些,爭取翻盤?等著看吧。

最後說氛圍層面。

新版劇裡,氣氛是熱鬧的,八卦的,甚至是嘈雜的。

上世紀30年代的上海,身處戰亂,同時又是商業氣息極濃的十裡洋場,當然有這些嘈雜感。

但那種大時代下小人物的飄零感,身不由己的奔波焦灼,完全沒有。

男主女主,男配女配,不管是青年才俊工程師、貧寒出身女文員,還是黑白兩道通吃的生意人,不想著怎麼糊口養傢,怎麼在槍聲炮火的大環境下謀個活路,更別指望他們關心傢國大事瞭——人傢都,隻想談戀愛!

優柔寡斷溫吞水一樣的草食男沈世鈞,到瞭新版劇裡,荷爾蒙上身,第一集就上頭,第二集就癡漢,纏著好哥們許叔惠幫他趕緊搞定曼楨。

後面還有四十多集,也不知道他急個錘子。

聽說包養的舞女懷孕,掌握著生殺予奪大權、錢多得能砸死人的會長,激動得乒乒乓乓從樓梯滾落,臉對鏡頭,扭曲嘶吼:我有兒子瞭!!!

這麼使勁可以去拔河瞭。

再對比電影版,整個故事就像浸在蘇州河畔冬天的霧氣裡,灰茫茫,有克制感、飄零感。

這樣的質感,才是張愛玲筆下的舊上海。

今年正好是張愛玲誕辰100周年,加上王建國帶火的諧音梗,鐵桿粉絲就把今年叫做“愛玲愛玲年”。

《第一爐香》《半生緣》相繼改編、開播(其實該劇2017年就開拍瞭,今年才播)。

張愛玲第一部完成的長篇小說就是它,當時叫《十八春》,1950年3月起在《亦報》連載,1951年結稿。

但張愛玲對當時寫的結局並不滿意,於是一放十多年。

張愛玲晚年旅居美國,1966年又重新改寫這部小說,主要是結局部分做瞭修改,並改名《半生緣》。

《十八春》完稿時,正是新中國成立不久,處處百廢待興,充滿熱情希望。小說結尾契合時代節奏,很積極明快,是顧曼楨和沈世鈞懷著一致的理想重逢。

這是大傢都喜歡的結局,是明亮的。但仔細想,被傷害深重的人是否真能如此,是值得推敲的。

《半生緣》的結局則是頹廢的,加入瞭女配——世鈞妻子翠芝的很多筆墨。

結局變成瞭兩個滄桑的故人,機緣巧合下帶著遺憾再次見面。以及曼楨著名的那句話:“世鈞,我們回不去瞭。”

我想,這與張愛玲中年困頓、飄零在外的心境有巨大關系。

雖然結尾存在爭議,但整個作品的優秀毫無置疑。

它講述瞭女性在當時社會和時代下的掙紮與沉浮,寫的是人性和命運。

聯想到不久前被質疑的《第一爐香》。翻拍作品,拍出骨髓太難,但至少拍個皮毛吧。

如果完全做不到,熱熱鬧鬧做個肥皂劇也挺好,畢竟網友想看的東西各不一樣,輕松減壓也還行。

隻是,就別打著張愛玲作品改編的旗號。從這個角度講,改名的確是必須。

張愛玲這塊金字招牌,扛起來太重。

順便問一句:你對張愛玲筆下哪個人物印象最深?

靜雲嬋開通視頻號啦!

每天日更發佈精彩內容

掃碼關註我的視頻號


掃碼關註視頻號

【葉老師微信二維碼,長按識別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