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東北溜冰,我在江南賞秋


江南的秋天克制而細膩,氣溫還很適宜。一年走到這段,葉子有瞭橙黃橘綠的分別,像共同成長的朋友變得精彩紛呈。葉子因為變得疏脆,與在春夏時的合奏就不同,風來臨的時候也能坦然離開。



太陽在有限的時間裡盡力散發迷人的光彩,把大地懷抱進自己,像是要安靜地結出一個琥珀。有時似乎要在這午時的曖昧中昏睡下去,又被清冽的微風喚醒,仿佛是宿鳥驚飛的時刻,空氣中還散播著若有似無的氣味。

 


時而覺得四季更迭、一期一會像是理所應當、井然穩定,可是畢竟彩雲易散。《坂本龍一:終曲》裡提到瞭《遮蔽的天空》的最後一段,“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死去,人們總以為生命是一口不會幹涸的井,但所有事情都是很有限的,多少個迷人的童年下午,回想起來還是讓你感到如此深沉的溫柔,也許隻有四五次,也許還沒有,你能多少次看到滿月之姿,大概20次,但這卻看起來無窮無盡。”

所以啊,還是要真誠對待每一個瞬間與每一個人,即使這種呼籲已是老生常談;依舊可以留下一些美好的紀念,好讓它們成為日後的燃料。


傾註太多感情容易顯得不夠灑脫,這一年已然意外重重,掌握付出的程度雖然有些功利,但還是盡量保持那種仿佛要站上晃晃悠悠的球上的平衡。

慶幸江南的秋天來去得緩慢,不至於因為瞬間的肅殺而感傷,感恩我們有人庇護而能擁有新鮮的空氣,可以在舒適的節奏中懷想回看,擷取珍重的東西安放心底,恰如風浪裡的小船有瞭壓艙之物,就覺得自己能繼續向前瞭。


耦園


從平江路開始漫步,拐過幾道彎,到達隱蔽在倉街小新橋巷深處的耦園。


去之前大抵知道其一宅有東西兩園,故得此名,且三面沿河一面通街,前後設有河埠,正是姑蘇人傢盡枕河的模范。


“耦園住佳耦,城曲築詩城”之說也寓意夫婦偕隱雙棲、嘯吟終老。無論是遺世獨立的自傲還是琴瑟和鳴的幸福,都有文人雅士的寄托和風骨,是他們在這片土地上書寫的詩意棲居。

也曾覺得這些吟詠纏綿悱惻,欠缺蓬勃張揚的生命力量,但是被江南煙雨澆灌長大的人還是難以脫離這個語境,難以摒棄這些審美框架。


江南欣賞“草色遙看近卻無”的隱秘含蓄,和“一葉落而知天下秋”的細膩柔軟,與這裡的緩慢一樣,重於用心經營的精神和用慧眼發現的志趣。


在耦園裡,假山疏石與亭臺回廊皆備,池苑草木及花窗樓閣共存,但其細心組合與和諧搭配之後的玄妙,隻有在涉園攬勝中才能充分覺察出來。總之,還是要“身臨其境”方知,還是接受並自在就好。遊覽時怡然自得的童話般的狀態,簡單得令人羨慕。

我們還在耦園裡遇到瞭畫傢們寫生。可以有幸一窺他們看到的秋天,看見他們心中園林的華彩。


東園

以外城河為界,離開耦園就到瞭東園。東園曾與動物園合並後分開,如今免費對外開放。


這裡林蔭密佈隔絕喧鬧,也是秋日散步的絕佳去處。


 

陽澄西湖


江南的細膩與水也分不開吧。停駐在陽澄西湖服務區內小憩,這裡有浩渺的煙波,有人正在撈去水上的浮萍,但也不是一網打盡;留下星星點點的兩三簇,就如不系的小船兀自漂著,甚至是,把盆栽放在水裡,讓它自由自在隨波逐流。


在水鄉,我們曾依賴水運通往各傢各處,又常與水裡鮮活的生物打交道,對於與水相關的事物都有些感情、自發想要親近。在秋日暖陽下臨水而坐,心情也如湖面一樣清澈、寧靜和開闊,思緒就收放自如,不知還能否聽得漁歌唱晚。


杭州

傳說中的冷冬來的並不急躁,我與秋雨一並到達杭州。

陰雲密佈的日子也是日子,即使有連月不開的可能,也保持希望。也想到曾有人說落在頭頂的雨雪其實是找瞭很久才找到我們的,便受用很多。且不說陰天讓室內的貓冬顯得溫暖愜意,陰天還帶著讓天晴時更光明、讓快樂更快樂的使命前來。


群山沐浴過微雨,空氣清新濕潤,灰色的底子疊加朦朧的霧感,像是敷著塵色的山水畫真品,其上瑰麗的色彩也奪目些。千百年來世人一遍遍描摹此間風景,而我們此刻眼見的確實是那個“真品”啊。


西子湖這偌大的城市園林,或是江南各處大小園子,於今觀之,都不再是最初的樣子,而是經過瞭層層疊疊的歷史鋪陳,時間已在這一空間容器裡重合。

隻是西湖之所以是最特別的西湖,大概不止是因它平易近人,還因它批覆瞭濃墨重彩的渲染後,依舊泰然自若、超然脫俗。



仿佛人人心中都有一個自己的西湖,一個可以放松自己,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西湖。

浴鵠灣

西湖環岸名勝古跡星羅棋佈,此次探訪的浴鵠灣靜謐幽然,平波如鑒,山水照映。



郭莊

郭莊則臨水構榭,借景蘇堤,可乘風邀月,坐看對岸遊人如織。

園內兩個池塘一個是自然形態,湖石堆砌,有吳門之風,另一個是石板砌成的方池,顯然是紹興風格,構思精巧又有特色,被譽為“西湖古典園林之冠”。


中國絲綢博物館


中國絲綢博物館亦坐落於玉皇山腳下西子湖畔,環境富有野趣。館中依序介紹瞭各類織造的歷史,也呈現瞭不少花樣。



衣服是我們的剛需,也是民族群體的習慣和個人風尚的表達,這個專門介紹絲綢的博物館為我們進行瞭一次歷史的抽絲剝繭。



主展館呈圓型,走完一圈又回到瞭最初,像是陷入瞭時間的旋渦,一遍看不夠的我們可以再來一次。

也許我們有時也是新瞭解一段歷史,所以它們何嘗不是新的,新的事物若有重復,又何嘗不是過去的重演。隻是希望我們的生活能如這博物館裡的網紅樓梯,能夠旋轉上升。


江南多雨水,晴天與陰雨天幾乎同樣多,也兩相宜。掌握平衡與適度,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總能怡然自得,是挺不錯的狀態。

文&圖|文可吟

– end –



江南的哪座城市讓你流連忘返?


通過留言和評論分享給我們吧~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那就動動手指

點擊右下【在看】吧~


You May Also Like

【點擊圖片查看更多】

成為旅遊業年末“熱度收割機”的這場頒獎盛典上,都發生瞭什麼? 

榜單揭曉 | 第15屆“中國旅遊金榜”

收下這份2020博鰲文創周“圖鑒”,讓心飛到南國海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