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斧聲燭影」或許是假,宋太宗迫害兄弟子侄卻是真 | 短史記



作者丨遊   彪編輯丨吳酉仁
開寶九年(976)十月十九日夜,宋朝的締造者宋太祖忽然駕崩,時年僅50歲。十月二十一日,晉王趙光義繼位,就是後來的宋太宗。宋太祖英年早逝,宋太宗繼位又不合情理,於是引出一段千古之謎。
一、“斧聲燭影”的傳言
開寶九年十月十九日夜,大雪飛揚,宋太祖命人召時任開封府尹的晉王趙光義入宮。
趙光義入宮後,太祖屏退左右,與其酌酒對飲,商議國傢大事。室外的宮女和宦官在燭影搖晃中,遠遠地看到趙光義時而離席,擺手後退,似在躲避和謝絕什麼,又見太祖手持玉斧戳地,斧聲清晰可聞。與此同時,這些宮女和宦官還聽到太祖大聲喊:“好為之,好為之!”兩人飲酒至深夜,趙光義便告辭出來,太祖解衣就寢。
然而到瞭凌晨,太祖就已經駕崩瞭。
得知太祖去世,太祖之妻宋皇後立即命宦官王繼恩去召皇子德芳入宮。然而,王繼恩卻去開封府請趙光義,而趙光義也早已安排精於醫術的心腹程德玄在開封府門外等候。程德玄宣稱前夜二鼓時分,有人喚他出來,說是晉王召見,但他出門一看並無人在,他因擔心晉王有病,便前來探視。
二人叩門入府見趙光義,趙光義得知召見,卻滿臉訝異,猶豫不肯前往,還說他應當與傢人商議一下。王繼恩卻催促說:“時間久瞭,恐怕被別人搶先瞭。”於是,三人便冒著風雪趕往宮中。到皇宮殿外時,王繼恩請趙光義在外稍候,自己去通報,程德玄卻主張直接進去,不用等候,便與趙光義闖入殿內。
宋皇後得知王繼恩回來,便問:“德芳來瞭嗎?”王繼恩卻說:“晉王到瞭。”宋皇後一見趙光義,滿臉愕然,但她位主中宮,亦曉政事,心知不妙,便哭喊道:“我們母子性命都托付於官傢瞭。”官傢乃是宋朝對皇帝的稱呼,她這樣喊趙光義,就是承認趙光義做皇帝瞭,趙光義也傷心流淚說:“共保富貴,不用擔心。”
於是,趙光義便登基為帝。
♦  宋太祖像,(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二、詭異的“金匱之盟”
太祖之死,蹊蹺離奇,但太宗搶在德芳之前登基卻是事實。
太宗的繼位也就留下瞭許多令人不解的疑團,因此,歷來便有太宗毒死太祖之說。宋太祖本人身體健康,但在十月十九日夜裡突然死亡,而趙光義似乎知道太祖的死期,不然他不會讓親信程德玄在府外等候。
太祖不明不白地死後,太宗為瞭顯示其繼位的合法性,便傳出瞭其母杜太後遺命的說法,即所謂的“金匱之盟”。杜太後臨終之際,召趙普入宮記錄遺命,據說當時太祖也在場。杜太後問太祖何以能得天下,太祖說是靠祖宗和太後的恩德與福蔭,太後卻說:“你想錯瞭,若非周世宗傳位幼子,使得主少國疑,你怎能取得天下?你當吸取教訓,他日帝位先傳光義,光義再傳光美,光美傳於德昭,如此,則國有長君,乃是社稷之幸。”太祖泣拜接受教訓。杜太後讓趙普將遺命寫為誓書,藏於金匱之中。
然而,由於年代久遠,“金匱之盟”的重重迷霧也未能揭開,後人推測是太宗和趙普杜撰出來掩人耳目的。
那麼,到底宋太祖是否有傳位光義之意呢?
據說太祖每次出征或外出,都讓光義留守都城汴京,太祖時代的軍國大事趙光義都參與預謀和決策。太祖即位後曾一度想建都洛陽,群臣相諫,太祖不聽,趙光義親自陳說其中利害,才使得太祖改變主意。趙光義曾患病,太祖親自去探望,還親手為其燒艾草治病,光義若覺疼痛,太祖便在自己身上試驗以觀藥效,手足情深,頗令人感動。太祖還對人說:“光義龍行虎步,出生時有異象,將來必定是太平天子,福德所至,就連我也比不上。”有人便以此推測太祖是準備將皇位傳給太宗的。
但是,這樣的說法難以經得住推敲,無非是後人的臆測而已。
三、鞏固帝位的種種措施
姑且不論宋太宗是否毒殺太祖,是否編造“金匱之盟”,這種兄終弟及的皇位繼承方式與傳統的父子相傳相比,可謂名不正言不順。因此,宋太宗繼位後要采取系列措施來安撫人心和鞏固帝位。

宋太宗繼位後立即改年號為“太平興國”,表示要成就一番新的事業。而對於“金匱之盟”中的關鍵人物趙廷美,他任命其為開封府尹兼中書令,封齊王德昭為節度使和郡王,德芳也封為節度使。太祖和廷美的子女均稱為皇子皇女,太祖的三個女兒還封為國公主。太祖的舊部薛居正、沈倫、盧多遜、曹彬和楚昭輔等人都加官晉爵,他們的兒孫也因此獲得官位。而一些太祖在世時曾加以處罰或欲將加以處罰的人,太宗都予以赦免。
但是,太宗更註重培養和提拔自己的親信。
事實上,這在太宗繼位前就已經緊鑼密鼓地進行佈局瞭。太宗任開封府尹長達15年之久,正是韜光養晦之時,他在此期間培養瞭一股舉足輕重的政治勢力。據統計,光晉王的幕僚便有60人之多。與此同時,趙光義還結交瞭不少文官武將,即便是太祖的舊部楚昭輔和盧多遜等掌握實權的朝中要員,也都與太宗關系密切,這兩人在太宗繼位後都升瞭官。太宗的幕僚如程羽、賈琰、陳從信、張平等人,也都陸續進入朝廷擔任要職,慢慢替換瞭太祖朝任用的舊臣。
此外,太宗還罷黜瞭一批元老宿將如趙普、向拱、高懷德、馮繼業和張美等,將他們調到京師附近做官,便於控制。
不過,太宗改變太祖朝政局的最重要的措施當是擴大科舉的取士人數。他在位時期,“第一次科舉取士人數比太祖時代最多的一次的兩倍還多”。
科舉考試使不少有才華之人都有機會入仕,而一旦被錄取,士子們便青雲直上,這些“天子門生”出任各種職務,他們無疑會心甘情願為新皇帝效力。這樣,即使當時朝野內外對太宗的繼位有諸多非議,太宗也能把權力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把整個朝廷逐漸變成瞭服從自己命令和指揮的機構,而“斧聲燭影”和“金匱之盟”則成為瞭後人永遠猜不透、解不開的謎團。
四、趙普重新為相的玄機
太宗繼承瞭太祖的皇位,若按照“金匱之盟”的約定,趙廷美是皇位第一繼承人,理當傳位給皇弟廷美。
太宗曾以傳國之事詢問開國功臣趙普的意見。趙普在太祖時代以佐命元臣之身在中樞機構執政,達14年之久,與太祖私交甚好,被視為左右手。太祖時代的系列重大事件如陳橋兵變、杯酒釋兵權、制定統一戰略等,趙普都發揮瞭相當重要的作用,他的權勢一度在晉王趙光義之上。趙普還反對過太祖以晉王趙光義為儲君,因此,他與太宗的關系極為微妙。
太宗繼位後,趙普也做過幾年宰相,但其地位已遠遠不及太祖時代,頗受壓抑和冷漠。太宗要維護自己的權力,對趙普這樣的太祖舊臣自然心存猜忌,何況兩人還曾一度是政敵。
然而,趙普始終是開國元勛,太宗要安撫人心,也需要利用這樣的元老重臣,於是才有趙普為相之事。而趙普沉浮宦海幾十年,深知“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在身傢性命隨時有危險的情況下,政治態度自然會發生一些變化。趙普在太宗定儲一事中扮演瞭極為特殊的角色,當太宗向他詢問傳國之事時,他心知太宗心意,便說:“自古帝王傳位乃是父傳子,當年太祖已誤,官傢今日還能再誤嗎?”
此言一出,不久,趙普便重新為相。
♦  明代畫傢劉俊創作的《雪夜訪普圖》,描寫宋太祖趙匡胤雪夜訪趙普的歷史故事。故宮博物館藏。
五、趙德昭兄弟之死
太祖去世後,還留有兩個兒子德昭和德芳。
太宗繼位之初,封德昭為節度使和郡王。太宗征遼時,德昭從征幽州。高梁河之戰,宋軍慘敗,宋太宗隻身逃脫,不知所蹤。朝中群臣無首,便有人商議立德昭為帝。後來,太宗生還,此事便作罷。班師回京後,按照慣例,應該對作戰將士論功行賞,但此次太宗還京多日也不行平定北漢之賞,軍中將士不免議論紛紛。德昭便為將士們請賞,認為即使與遼作戰敗瞭,還是應該賞賜平北漢有功的將領。太宗聽後很不高興,就說:“待你做瞭皇帝再賞賜也不遲。”此言一出,德昭惶恐萬分,低頭垂淚,默然而出。
德昭所處地位本就微妙,而叔父那番話分明又是懷疑他有奪位之心,日後難全其身,又思及父母早亡,兄弟二人不得保,滿腹心事竟無處訴說,頓生短念,回來後便自刎身亡。太宗得知此事大為驚訝,趕過來見其死狀,抱屍痛哭:“癡兒何至此邪!”下令厚葬,德昭死時年僅29歲。
兩年以後,德芳又不明不白地死去,年僅23歲。於是,威脅太宗皇位的兩大“隱患”被消除瞭。
六、皇弟趙廷美之死
德昭兄弟死後,對皇位能構成威脅的就隻剩下魏王廷美瞭。
太宗雖然不敢明目張膽地對廷美下手,但隻有除掉其弟,才能保證將皇位傳給自己的子孫。為此,太宗絞盡腦汁,於是便想到趙普。趙普在自己政治生涯遭受危機之時因提醒太宗不可“一誤再誤”而復出為相,自然知道日後該怎麼做,況且為瞭打擊一向排擠自己的政敵盧多遜,即使廷美一向與趙普並無過節兒,趙普也無情地對廷美下手瞭。
趙普命人將盧多遜私遣堂吏交通廷美之事上奏皇帝,說盧多遜盼太宗早日晏駕,廷美就能繼位,匡美還送盧多遜弓箭等物。太宗大怒,借題發揮,嚴懲盧多遜及其同黨。後又有大臣王溥等74人聯名狀告盧多遜及廷美怨望詛咒,大逆不道。盧多遜被削奪官爵,其同黨不少被處死,廷美被勒歸私第,其兒女不再稱皇子皇女,女兒被取消公主稱號。
趙普除掉盧多遜,太宗仍然不放心,擔心廷美死灰復燃。恰好此時,開封知府李符落井下石,上言說廷美不思改過,反多怨望。於是,廷美被降為涪陵縣公,“安置”到房州(今湖北省房縣)。太宗還命人嚴加監管,限制廷美自由。廷美氣憤難平,兩年後便死在房州,時年38歲。
廷美死後,太宗便對外稱廷美乃是乳母陳國夫人耿氏的兒子,並非杜太後所生,這樣就徹底將廷美排除在皇位之外。當時,杜太後早已去世,太宗兄弟也隻剩下他一人,太宗所言也無人反駁,因此,到底廷美是誰的兒子,恐怕也隻有太宗自己最清楚瞭。
經過上述各種卑鄙的手段,太宗徹底清除瞭將皇位傳給兒子的障礙。但是,太宗皇位繼承人的挑選卻並非一帆風順。
七、皇子趙元佐被廢
太宗長子趙元佐(又名趙德崇)自幼聰明機警,長得又像太宗,頗為太宗喜歡。元佐有武藝,善騎射,還隨太宗征太原、幽薊。
太宗迫害廷美時,元佐頗為不滿,力加營救,請免其罪,但未能成功。廷美死於房州,元佐得知此事,悲憤成疾,竟然發狂。左右仆從若有小錯,元佐即以刀劍砍殺。後來,太宗命太醫治理,才稍有好轉。
然而,雍熙二年(985)重陽節,太宗召集幾個兒子在宮苑中設宴飲酒作樂,因元佐病未痊愈,就沒有派人請他。散宴後,陳王元佑(又名趙德明、趙元僖)去看望元佐。元佐得知設宴一事,極為生氣,說:“汝等與至尊宴射,而我不預焉,是為君父所棄也。”他怨氣難平,到瞭半夜,索性放瞭一把火焚燒宮院。一時間,殿閣亭臺,濃煙滾滾,火光沖天。
太宗得知後,猜想可能是元佐所為,便命人查問,元佐具實以對。太宗怒不可遏,欲絕父子之情。眾人求情無果,元佐被廢為庶人。有人說元佐是在裝狂,以表示對父親的不滿和對皇位的拒絕。
太宗去世後,其妻明德皇後李氏曾打算立元佐為帝,但元佐並不知情,所以未受牽連。元佐的同母弟弟趙恒(又名趙德昌、趙元休、趙元侃)繼位後對元佐甚好,還努力幫他治病,隻是元佐在趙恒做瞭皇帝後,終生未見他。元佐於仁宗天聖五年(1027)去世,享年63歲。在真宗繼位後,元佐竟能安享富貴達30年之久,實在是幸運。
♦  宋太宗像,(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八、皇子趙元僖暴死
在元佐焚宮這件事中,有一特殊人物不得不說,即陳王元佑。宴會後,元佑去元佐府中,不知說瞭什麼,竟惹得元佐縱火焚宮,而後太宗又知元佐宮中起火並非偶然,此事難以查明。但元佐被廢後,雍熙三年(986)七月,元佑改名為元僖,並封開封府尹兼侍中,成瞭準皇儲。
同年,雍熙北伐失利。趙普上著名的《諫雍熙北伐》奏疏,頗得太宗嘉賞。後來,元僖也上疏論及伐遼之事,為太宗采納。太宗、元僖和趙普在處理對遼事宜方面有瞭很多的共識。而元僖見太宗優待趙普,便與趙普交好,更是上疏建議太宗重新任用趙普為相。端拱元年(988),趙普第三次為相,威權一時又振。竭力支持和拉攏趙普的陳王元僖也進封許王,更加鞏固瞭皇儲地位。趙普罷相後,元僖又與宰相呂蒙正關系密切起來。
然而,事不如人願。淳化三年(992)十一月,元僖早朝回府,便覺得身體不適,不久便去世瞭。太宗極為悲傷,還寫下瞭《思亡子詩》。元僖之死,是其侍妾張氏下毒所致。元僖不喜正妻李氏,寵愛張氏。張氏欲下毒毒殺李氏,卻不慎毒死瞭元僖。後來,太宗發現受元僖寵愛的張氏曾做出過很多僭越禮制之事,而元僖卻一無所知,於是對元僖大為不滿,遂降低瞭其葬禮的規格,還懲罰瞭很多官員。
元僖本得太宗喜愛,又與宰相交好,朝中還有不少大臣建議立他為太子,本是春風得意之時,卻死於非命,實是可嘆。
九、太子趙恒終日提心吊膽
元佐被廢,元僖暴死,太宗因在高梁河之戰中受傷,晚年被箭疾所擾,也知該立儲君,便就此事詢問寇準。在寇準建議下,襄王趙元侃被立為太子,改名為趙恒,不過太子本人卻整日提心吊膽。
太宗冊立太子,大赦天下,京師之人見到太子都歡呼為“真社稷之主也”,太宗得知後很不高興,馬上召見寇準說:“四海心屬太子,欲置我何地?”皇帝尚在世,太子如此深得人心,自然為皇帝所忌,有哪個皇帝不希望權力都為自己所操控呢?況且此前在安史之亂中,就有太子李亨遙拜唐玄宗為太上皇而自立為帝之事,尤其是五代以來,子侄逼宮之事更是史不絕書,因此,太宗心中自然不痛快。幸得寇準說:“官傢擇所以付神器者,顧得社稷之主,乃萬世之福也。”太宗聽後才消氣。
至道三年(997)三月,宋太宗駕崩。趙恒在宰相呂端的幫助下,挫敗李皇後與宦官王繼恩等人另立趙元佐為帝的圖謀,順利登基,才終於擺脫瞭提心吊膽的日子。


本文摘選自《趙宋:十八帝王的傢國天下與真實人生》,遊彪著,天地出版社2020年出版,已獲出版方授權,略有刪改。
作者簡介:遊彪,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師從宋史名傢漆俠和王曾瑜。多年從事遼宋西夏金史研究,著有《宋代蔭補制度研究》《宋代寺院經濟史稿》《宋代特殊群體研究》《靖康之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