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厚道人與他的時代。

01

厚道,現在越來越引起人們的重視瞭。

熟悉我寫作風格的讀者都知道,本人一直在諷刺那些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以及挖空心思鉆營的人,喜歡踩別人的傢夥。

正因為對他們很不屑,所以我的筆觸,經常停留在那些厚道的古人身上。

估計這一點,自己是一輩子都不會變的瞭,總是希望人們能變得慢一點,笨一點,而不是相反。

一般人厚道,已經很值得褒揚。

對身居高位的皇帝來說,能保持厚道的姿態,就更難瞭。

因為皇帝執掌著最高權力,為瞭確保自身安全和國傢正常運轉,他完全有理由不厚道。

那些歷史上“最優秀”的皇帝,你是不敢跟他們做朋友的,因為他們笑完,可能就會要你的命,毫無安全感可言。

是的,殺你沒商量。

但是,有的皇帝真的一點也不邪惡,就象鄰傢大哥一般可親。

02

宋仁宗趙禎就是這樣一個先進典型,堪稱“皇帝俱樂部”親善大使。

這哥們,出生於公元1010年,距今正好1010年。

宋代的皇傢教育裡,也有厚黑學和馭人之術,但與某些朝代相比,已經非常仁慈平和瞭。

尤其是開國皇帝趙匡胤,留下“不殺文人與諫臣”的遺訓,權力似乎變得溫柔起來。

這讓宋成為中國歷史上比較特殊的一個朝代。

宋朝皇帝,都有文藝細胞,比較註意做事的藝術,趙匡胤當年“杯酒釋兵權”就是典型一例。

用兩個字形容,就是“善良”。

在這方面,作為宋真宗的第六子(他的五個哥哥都夭折瞭)、大宋第四任董事長,趙禎做到瞭極致。

他13歲登基,一直幹瞭42年,是兩宋期間坐龍椅時間最長的皇帝。

很多人提到他的好脾氣,一定會講這樣一個故事——

當年包拯在察禦史和諫官期間,曾多次跟他當面理論,唾沫星子都飛濺到他臉上。

在別人看來,這算是龍威盡失瞭,當事人怎麼發脾氣、發神經都不為過。

事實上,仁宗的爸爸真宗、兒子英宗,都患傢族遺傳抑鬱癥,有精神病傾向。

真宗晚年,把年號都改成瞭“大中祥符”,似乎對俗世已無興趣。

……

可是仁宗不介意,他一邊微笑,一邊以衣袖擦臉,最後還還接受瞭包拯的合理化建議。

就這一點來看,仁宗之胸懷,在宋朝皇帝裡又是登峰造極瞭。

真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03

很多人在研究一個問題,為什麼宋朝能出包拯,能出歐陽修,能出晏殊,能出柳永,能出范仲淹,能出蘇軾。

很簡單,因為出瞭仁宗這樣的皇帝。

仁宗並非是非不分,相反,他的眼光很毒。

僅憑一篇策論,他就判斷蘇軾兄弟大有前途,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對皇後說,“又為子孫得太平宰相兩人”。

歷史上有“仁宗養士,三代受益”的提法。

這麼說,很貼切,完全沒毛病。

他對人才,簡直是溺愛和縱容。

有他的寬容,大宋的人才密密麻麻地生長起來,茂盛葳蕤(wēi ruí)。

像艷情詞人柳永那種人,自由散漫,膽大包天,敢於諷刺最高權力。

如果沒有一個寬容的環境,早被砍頭無數次瞭。

……

嘉祐二年的科考,號稱天下第一,出瞭無數名人。

及至後來,人才有些泛濫。

政治方面,有范仲淹、呂夷簡、杜衍、包拯、韓琦、富弼、文彥博、狄青、張方平、范鎮、呂惠卿、宋庠、曾佈、章惇、王安石……

文化方面更多,有蘇洵、蘇軾、蘇轍、曾鞏、歐陽修、柳永、晏殊、宋祁、梅堯臣、蘇舜欽、黃庭堅、張載、周敦頤、程顥、程頤、沈括、宋敏求、范祖禹……

是不是眼睛都看花瞭?

這些人,大部分人比仁宗還有名。

這正是仁宗可驕傲之處。

他完全可以仰天說一句——我願意,為這些牛人們做背景!

04

尾聲:

不可一世的清朝乾隆皇帝,號稱“十全老人”,晚年也鄭重地選出瞭自己的三大偶像。

第一個是自己的爺爺康熙,這個可以理解,他自己是隔代指定的嘛。

第二個是唐太宗李世民,老李是皇帝們的大眾偶像,這個也差不多。

第三個,是宋仁宗趙禎。

是不是很耐人尋味?

唐宋八大傢,有六位生活在仁宗時期;世界上最早的紙幣(交子)出現在仁宗朝;世界四大發明,有三項開始應用於仁宗一朝……

誰說仁宗是個面目模糊的老好人瞭?

厚道的人,總是越來越發光的。

05

附:仁宗同志二三事

1.嘉佑六年(1057年),蘇轍參加制舉科殿試,在試卷裡憤然寫道,“我聽人說,宮中美女數以千計,隻以飲酒作樂為生;皇上既不關心百姓疾苦,也不跟大臣商量治國安邦大計。”放在其它任何朝代,蘇轍肯定腦袋搬傢,但仁宗說,“朕設立科舉,本來就是要歡迎敢言之士。蘇轍隻是一個小官,敢於如此直言,應該特予功名。”最終,蘇轍與兄長蘇軾同登制舉科。

2.四川有個牛逼文人,獻詩成都知府,“把斷劍門燒棧道,西川別是一乾坤。”鼓動四川割據獨立。成都知府趕緊上報朝廷。仁宗一眼看透,說,“老秀才要官耳,不足治也。給他個小官。”

3.仁宗似乎沒什麼主見,政事無論大小,都交給廷臣公議,議出一個結果再施行。時人說仁宗“百事不會,隻會做官傢”,但也有人說,這正是仁宗“無為而治”高明之處。

4.歐陽修寫過一篇《朋黨論》,為朋黨正名,提出君子結黨之說,開北宋政黨政治雛形之理論先河,一般這都是統治者警惕的。但仁宗“終為感悟”,覺得朋黨是有存在價值的。

5.宰相夏竦死瞭,仁宗很痛惜,大方地給他賜瞭個謚號“文正”。狀元出身的劉原父很不爽,上疏質問皇帝,“謚者,有司之事,陛下奈何侵之乎?”仁宗很不好意思,最後把謚號改成瞭“文莊”。

6.仁宗有個大臣叫張知白,說話從來不避諱。有一天仁宗找他談話,說他孤單的原因是說話太直,不懂得迂回。張知白硬生生回瞭一句,“臣非孤寒,陛下才孤寒。”張知白的話戳到瞭皇帝內心的痛處,因為幾個皇子確實都夭折瞭。但仁宗沒有較真,更沒有降罪,張知白繼續做臺諫官。

7.仁宗即位三十年後,多次向某學者請教周易,開頭第一句“我總是打擾你,真的不好意思”。

 -END-

想加入古典詩詞文學交流群?

掃社長二維碼,邀您進入~

向左滑動關註 ” 古墨學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