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去世1258年,卻依然是中國最“騷”的男人

來源:國館(ID:guoguan5000),轉載請聯系國館

如果在歷朝歷代中,選一個我最喜歡的朝代,那一定是唐朝。

大漢一朝,少瞭幾分文氣;北宋一代,又是少瞭些勇武。

唯獨在大唐,陌刀之下人馬俱碎,筆鋒之間舉世無雙。

在大唐近三百年歷史裡,從初唐走到盛唐,又從中唐走到晚唐。

讓無數人心生向往的,可能是那數十年的盛世大唐。

這是一個天下太平的時代,這是一個萬國來朝的時代,這是一個豐衣足食的時代。

提起那個時代,不能不提李白。

生在盛唐,長在盛唐,又隨著盛唐落幕,飄然離去,他是盛唐的見證者與記錄者。

在他的詩與人生裡,我們都可以看到,專屬於盛唐的大氣、肆意與鬥志昂揚。

他,稱得上是盛唐的靈魂。

生在這樣一個豐饒的時代,李白從來沒有擔心過自己的生活。

更何況,他是個富二代。

他說,自己“小時不識月,呼作白玉盤”,換做旁人,可能小時候連玉都未必見過。

在蜀中漫遊,在四海雲遊,在大山中當隱士時,也養著上千隻的奇禽異鳥。

在揚州遊學的時候,他甚至一年花瞭三十萬錢,相當於今天的幾百萬,隻為瞭接濟那些一起喝酒吟詩的落魄公子。

五花馬,

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

與爾同銷萬古愁。

價值千金的寶馬、裘衣,在李白的眼中,或許遠遠比不上與友人同飲的一杯美酒、吟的一首好詩。

到他窮困潦倒之時,李白也沒在乎過錢。

▲岑其國畫《李白登廬山記》

四十幾歲的李白,早已成傢立業,沒瞭來自傢庭的支持,

他成瞭個窮光蛋瞭。

在長安城裡,他住過最破最舊的別舍。

在全國遊歷時,他也隻能去有朋友接待的地方。

終於,他擁有瞭一生中最“高光”的時刻:成為瞭君王的近臣,奉詔寫詞。

年少時匡扶天下的夢想好像就要實現,但現實卻又給瞭他狠狠一擊。

他發現,原來在君王的眼中,他隻是個舞文弄墨的花瓶,而非出謀劃策的能臣。

原本,他可以迷戀長安城裡的紙醉金迷,安心當他的花瓶。

隻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身為唐人,怎能安於當一個花瓶呢?

沒有錢,有山有水有詩有酒有朋友,那就夠瞭。

不當官,當一個流浪的詩人,一樣可以發光發熱。

真正的唐人,就該有這樣的大氣。

▲夏亮熹《李白行吟圖》

李白一生中當過兩次官,表現得都十分“囂張”。

不到20歲的時候,李白當過一個縣令的助理。

但縣令是那種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人,在沒有人喊冤的情況下,他最愛做的事情,就是躲在後衙,與夫人雙宿雙棲。

當時,春耕將至,眼看著縣令沒有一點要過問農事的意思,李白急眼瞭。

他在縣衙前,找來瞭一個農夫,問他借瞭一頭耕牛,然後大搖大擺地牽著牛,走進瞭後衙。

他想用這種方法,暗示這個“摸魚”的縣令。

隻可惜,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李白這番好意泡水瞭。

又一次,江水漲潮,岸邊飄來瞭一具女屍。

縣令竟然第一時間不是讓人收殮屍體,而是詩興大發地吟起瞭詩。

李白對這個縣令徹底失望瞭,他便脫下瞭官帽、官服,擺在縣衙之上,飄然離去。

臨走之前,他還寫瞭一首詩諷刺這個縣令:

你連屍體都會調戲,簡直沒人性。

這種對有權者不屑一顧的態度,李白保持瞭一輩子。

在長安,他成瞭鬥酒詩百篇的李白。

有一次,甚至連君王召見他的時候,因為喝酒正在興頭上,竟然一把拒絕瞭。

來人無奈,隻能喊人把李白生生地抬進瞭宮裡。

到瞭君王面前,李白毫無收斂之意,笑瞭笑,說:

貴妃磨墨,力士脫靴,太白醉酒賦詩,一氣呵成。

君王如何,寵臣如何,貴妃又如何。

開創瞭盛唐的唐太宗李世民,容得下一個耿直的魏征。

如今再創盛世的唐明皇,當然也容得下,一個在皇宮之中放肆的李白。

李白知道這一點,唐人也都知道這一點。

真正的唐人,從來活得肆意。

▲《李白醉臥圖》

李白這一生,被打擊過無數次,但從未被擊倒。

年輕時,他帶著自己的詩文,四處找人舉薦自己,卻屢戰屢敗。

初次出擊,他收到的回復是這樣的——

這話什麼意思呢,就是你小子還不錯,但功力未深,還得多練練。

李白當然沒有放棄,而是一次又一次投出“簡歷”,但結果都是石沉大海,瞭無音訊。

換一個人,或許就認清現實,回傢繼續當富二代,順便寫上幾首喪氣的詩。

但李白呢,卻是一臉的不服輸——

他不但沒有被擊倒,反而更有鬥志瞭。

最終,他遊歷全國,打出名聲,成為名噪一時的“謫仙人”。

後來,安史之亂爆發,盛世大唐,從此走向瞭衰落。

此時的李白,已經離開長安多年瞭。

▲李白的無奈

對一個有著愛國之情的人來說,山河破碎,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對一個報國無門,壯志難酬的人來說,內心的煩憂,也似乎永無止境。

可偏偏這種時候的李白,讓人感受到的,卻不是單純的不快樂。

明明,這是一首訴說內心煩悶的詩,可讀起來,卻是讓人心潮澎湃。

李白,好像天生就是有這樣的一種能力。

生活在塵埃裡,仍能看到光明的希望。

跌落在低谷之中,仍有向上爬的勇氣。

他從不絕望,也從不放棄。

這是屬於唐人的,永遠的鬥志昂揚。

可能是因為,他身上有著獨屬於盛唐的仙氣。

一窮二白時,我們看不到李白的絲毫窘迫,他仍是過著自在生活的“謫仙人”。

上至君王,下至縣令,在李白眼裡都不過一介凡人,而他自己,是那個鬥酒詩百篇的“酒仙”、“詩仙”。

一次次的失敗,又一次次站起來,唐人從來打不死。

為什麼要先寫李白?

因為我覺得,每個中國人的心裡,都有一個李白。

它是我們學的第一首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也是植根在中國人骨子裡的那份盛唐氣息——我們的文明傳承至今,我們的文化遍及世界,我們引以為傲,也必將繼續發揚。

還是我們每個人向往的放浪形骸的生活——不為生活拘束,自由自在地追逐我們想要的未來。

李白,是盛唐的魂,也是我們每個中華文化的魂。

資料來源:

《李白:最浪漫的詩人》王子魚 崔文龍

《李白:詩中日月酒中仙》英木

*圖:圖片素材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END-

國館:用文化溫暖人心,讓好書滋養心靈,以好物點綴生活。每天8點,分享有深度的好文,品味有內涵的好書,遇見精致有品的美物。

想加入古典詩詞文學交流群?

掃社長二維碼,邀您進入~

向左滑動關註 ” 古墨學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