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太效应中,电竞场馆运营是否有破局之路?

电竞场馆打开发展大门的钥匙,也许就藏在腾讯V-Station和它背后的力量当中。

 

作者:二闹

图片:来自网络

 

今年年初,电竞行业知名数据公司Newzoo发布了《2020全球电竞市场报告》,根据Newzoo预测,到2020年结束,全球电竞观众数量将达到4.95亿,与此同时,中国仍然是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预计行业收入将达到3.85亿美元。现在快到年底了,事实证明Newzoo的预测并没有偏离。

 

在疫情影响中,全球性的电竞赛事由于无法完美转接线上场景,导致疫情防控效果最为显著的中国地区成为举办全球赛事的唯一独苗,在过去近三个月中,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和平精英国际冠军杯相继在中国上海举办,观众数量均刷新历史新高。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两场国际性赛事对线下观众实施了限流,但是赛事举办场馆外围仍然聚集了大量的粉丝观众进行围观打卡,这让两个赛事举办场馆也成了电竞文化新地标。

 

S10总决赛的举办场馆“白瓷碗”上海浦东足球场是中超俱乐部上海上港的新主场,是全国软硬件设施最顶尖的专业体育场馆之一,而PEC的举办场馆上海东方体育场则成了全国首个5G电竞场馆,这些传统体育场馆由于电竞赛事的落地,也迎来了新的生命力。当然,这只是电竞场馆成为行业热门词汇的一个缩影。

 

笔者采访了一位传统体育场馆运营工作人员刘一飞,他表示:“电竞的概念火起来之后,我们运营的多个场馆中也引入了电竞赛事或者相关活动,反响很好,从政府到观众都很满意。”

 

正如前文所说,电竞赛事落地的落地为传统体育场馆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在这些场馆运营者眼中,体育场馆作为体育活动的载体或者说硬件设备,要靠各类赛事、活动作为内容来帮助场馆“续命”,而电竞赛事不仅资源相对丰富,而且更加能够吸引年轻人群的目光,因此,场馆运营方也希望电竞赛事多多益善。

 

近几年来,LPL、KPL等国内顶级电竞联赛都在往城市化方向发展,最典型的表现便是主客场制的建立。在这些赛事地域化的趋势下,各地的电竞场馆便成了电竞赛事运转的“必需品”。当然,除了落地到大型场馆的赛事以外,依托着电竞行业的热度,各类中小型电竞场馆也越来越多。种种现象似乎表明,电竞场馆也迎来了一个“红利期”。

 

热门背后的冷思考 

 

电竞行业的发展、电竞赛事对场馆资源越来越高的需求似乎都反映了曾经的传统体育场馆迎来了一次转型、升级的机会,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在全国范围内,由于大量传统体育场馆是由地方政府所管辖,事业单位朝九晚五的工作加上年龄阶层对电竞行业的偏见,导致电竞赛事普遍走入传统体育场馆仍然存在着不小的阻力。

 

“中国人均体育用地才刚刚突破两平方米,场馆利用率的问题如果放到电竞行业中,问题将会更加严峻。”刘一飞表示。

 

显然,传统行业与电竞之间的隔阂加上本就不平衡的场馆资源配比,让电竞场馆的发展产生了一些畸形,这种现象其实相当常见,比如国家层面、国际层面的顶级电竞赛事往往都集中在少数几个大型场馆中举行,比如上文提到的东方体育场,还有经常举办国际电竞赛事的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

 

除了顶级赛事所需要的大型场馆,联赛等规模较小的电竞赛事又集中落地在一些联盟主场当中,而这些联盟主场无一例外,都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当中,场馆资源在城市中的配比并不平衡也导致了赛事资源的失衡,这其实严重影响着电竞行业的下沉道路。

 

而且这些场馆目前也存在着不小的运营难点,由于目前的传统电竞场馆职能完全集中在办赛上,只要赛事出现空缺,那么场馆运营就会变成一个负增长点,因为它们不像传统场馆那样,除了举办电竞赛事以外,还有其他的体育、娱乐活动能够支撑场馆运营成本。

 

另外,随着电竞行业热度走高,一些二三线城市也的第三方电竞场馆也逐渐建设运营起来,这对行业来说是幸运也是不幸的。幸运的地方在于,二三线城市的电竞人群有了线下的聚集地,这对电竞形成一种大众化的文化能够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不幸的是,由于电竞行业资源严重向头部城市倾斜,这些场馆的生存十分艰难。

 

某三线城市电竞场馆运营方向笔者介绍:“类似LPL主场场馆,每年运营加租金成本大约在一千万甚至两千万左右,我们这种小型场馆的成本虽然没有这些场馆那么高,但一场比赛下来,如果没有政府补贴只靠自负盈亏,那也是赔钱的。有时候我们做电竞赛事,还要自己买观众,这跟电竞文化发达的城市有云泥之别。”

 

顶级场馆只服务于顶级赛事、中腰部场馆虽然有相配套的赛事资源,但仍集中在头部城市且商业变现存在短板、底部场馆既缺少赛事资源又同样存在商业化困局,电竞场馆中的马太效应已经十分明显。更重要的是,目前的电竞场馆都将注意力集中在赛事本身,缺少相配套的周边服务设施,这对电竞行业依托线下场馆进行电竞文化的培养来说相当困难。

 

正如上文的电竞场馆运营方所说:“比赛之外的,才能算是电竞文化软实力。”

 

马太效应中,电竞场馆运营是否有破局之路?

 

提起电竞场馆,行业内外首先想到的总是赛事,但其实抛开赛事,电竞场馆在内容上还有相当大的发展空间。

2018年的时候,中央主管部门提出希望腾讯可以向大众化普及电竞内容,除了线上内容,可以有一个“一站式”电竞文化体验区,同时,腾讯电竞与地方政府沟通中发现,各地政府希望电竞成为打造城市新名片的重要内容,因此腾讯电竞开启了”腾讯电竞体验馆“项目。这种新的线下体验场馆为电竞场馆的未来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思考,这种展览形式的电竞场馆,或者说体验式的电竞内容与我们认知中的电竞场馆有着深入结合的可能。

 

从开馆之日,腾讯V-Station电竞体验馆就吸引了不少电竞爱好者扎堆,各种体验项目前都大排长龙,而这些炫酷科幻的体验项目,都得益于腾讯V-Station电竞体验馆的幕后制作团队黑弓Blackbow。除了腾讯V-Station电竞体验馆,今年英雄联盟S10全球总决赛中的视觉呈现也由其打造。

 

黑弓Blackbow创始人王志鸥表示:“在技术没有达到如今这个水平之前,大家对电竞的理解就是看比赛,而现在这种艺术科技的玩法,一是给电竞内容创造了一种新的表达方式,二是能够通过各种视觉呈现装置,让属于职业选手的体验转变成能被普通人群、电竞爱好者所感受的体验。将这些内容置入电竞场馆中,能够带给观众除了比赛以外的丰富体验内容。”

 

这种全新的体验内容,有助于加强观众对电竞场馆的粘性。更重要的是,电竞与高科技的视觉呈现技术本身就有着较高的契合度,电竞本身就是一个虚拟与现实产生关系的行业,本身就携带着高科技的基因,在电竞场馆中大规模使用数字艺术科技,其实受众更乐于接受,这其实对于未来电竞场馆的运营方式是一个启发。

 

另外,类似腾讯V-Station电竞体验馆中的内容,也完全不受电竞赛事周期的影响。上文提到了,目前的电竞场馆运营受限于电竞赛事的举办周期,在赛事以外,场馆缺少常态化的商业变现内容,而,类似腾讯V-Station这种电竞博物馆的呈现方式却可以打破电竞赛事本身的时间局限性,转变成传统电竞场馆的常态化服务,为场馆提供更加稳定的营收能力。

 

除此之外,在上文提到过的二三线城市小场馆中,这种艺术科技是否有用武之地呢?

 

“实际上,通过艺术科技手段展现的互动是会模块化的。打个比方,你哪怕是在一个小小的吧台,或者是你只要有一个墙面,都可以依靠模块化的手段去呈现,这也是创意的魅力所在。”王志鸥表示。

 

这也意味着,这种能够帮助电竞场馆丰富内容维度、提高变现能力的技术完全可以跟随电竞场馆的地域化发展进行对症下药。当然,这种技术还需要依靠电竞赛事资源的持续下沉才能对小场馆起到作用,不过,有了黑弓和腾讯V-Station的启发,电竞场馆未来的发展道路已经逐渐明朗。

 

这些高科技的视觉呈现技术能够通过与电竞场馆进行深度绑定,依托电竞场馆这一线下场景,为更多的电竞爱好者、或者对电竞存在偏见的家长、人群带来更多的影响,改观社会对电竞行业的态度。

 

“我们也希望把更多的电竞内容打造成文化产品,以多种元素的互相渗透将线下的体验效果与营销力度放大,让它的体验形式更加多样。借由数字科技手段,打破次元的界限,不仅要这些体验由线上延伸至线下,更要将其扩展到情感的维度,为大众带来独一无二的感受。”这也是黑弓的未来部署。

 

最近正在海口举办的TGC腾讯数字文创节中,黑弓将敦煌文化与游戏人物进行了结合,并通过高科技视觉呈现手段带到了大众眼前,通过科技艺术将传统文化与游戏内容进行全新的表达,这其中还有更深的价值可挖。

 

将传统文化与游戏、电竞内容相结合、通过技术手段呈现成体验、表演、歌舞剧等形式,其实对电竞场馆目前所急需的“内容”是一个极大程度的补充,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系列的“加工”,电竞场馆的地域属性、文化属性能够迎来质变。在电竞游戏内容成为文化旅游产品之后,那么这些内容的载体–电竞场馆便会成为城市文旅的新地标,电竞文化内容能在城市落地,形成当地的文化标签和打卡地,向大众展示和普及电竞的正向价值。这样看来,无论是从商业角度还是电竞文化软实力角度来看,这可能都是行业发展的“最优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