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爽不爽

作者 | 溫棠

鄭爽作為“熱搜小公主”,一句評論就能收獲一個熱搜。

11月19日,#鄭爽為殺妻焚妻受害者發聲#就引起7.2億閱讀和5.2萬討論。她在該案報道下留言:

粉絲認為這是鄭爽直率的體現,而且這也不是她第一次為社會事件發聲瞭,包括杭州女子被丈夫分屍案、男子在泰國謀殺孕妻、在新冠疫情中鄭爽向醫護人員鼓勵等。不過,也有人認為鄭爽的發言毫無邏輯、情商低、“爽言爽語”又一次惹人尷尬等。

鄭爽為杭州失蹤女子發聲

此前,在綜藝節目《我們戀愛吧》中,鄭爽作為嘉賓,她的點評被網友罵“做作”“思路清奇”“爽子又來尷尬瞭”“鄭爽別說話”“看這節目路轉黑”。光看節目,鄭爽在裡面確實說話耿直,有些想法也顯得與眾不同,但也不至像網友說得那麼不堪,她的“招黑”體質可見一斑。

鄭爽也確實是個話題女王:素顏不敬業、直播翻車、太過“放飛自我”、被前任在微博懟、十年換臉四次、小號罵人、當眾抽煙等……從出道至今就話題不斷,幾段戀愛也談得轟轟烈烈,三天兩頭就上熱搜,這讓她保持流量,也讓她不斷被黑。

有人喜歡她的率真,有人說她是“作精”。作為“90後四小花旦”之一,這個1991年出生的女孩,到底“招惹”瞭誰?

一“夜”成名

2009年,18歲的鄭爽因為出演偶像劇《一起來看流星雨》而走紅。那時候的她,清純可愛,帶著點嬰兒肥,紮著側馬尾,一臉的青春。這部劇雖然評分不高,可是顏值高,銀幕情侶鄭爽和張翰一炮而紅。

鄭爽在電視劇《一起來看流星雨》中飾演楚雨蕁

鄭爽來自沈陽的一個普通傢庭,母親是普通職員,父親經商,她從小就開始學習鋼琴、長笛、舞蹈等,充實、也足夠緊繃。鄭爽4歲的時候就登臺表演瞭,5歲開始出演一些電視劇,12歲獨自去成都學習藝術,14歲入選“沈陽市電影小明星”……

仿佛註定要走進演藝圈、吃這口飯,鄭爽16歲就被母親拉去表演系考場“長見識”,沒想到同時被中戲、北影、上戲錄取,這讓她成為瞭北京電影學院07級表演系本科班年齡最小的學生,自此離鄉背井獨自開啟大學生涯。

鄭爽北電七十周年校慶采訪

也許是自小在又被寵愛又嚴格的教育下長大,鄭爽一直說自己是個不自信的人。在大學裡,她覺得自己過得很壓抑,身邊的人各個都很優秀,這讓她不是很自信,而這種不自信一直持續到現在。在演完《夏至未至》的一次采訪中,她坦言:“青春的成長很疼。”這部電視劇讓她再經歷瞭一次隻此一次的颯爽又疼痛的青春。

雖然總是“爽言爽語”,但鄭爽自覺私底下是個內向、安靜的人,又帶著點獅子座的倔強,剛進入這個行業覺得“不合時宜”,但既然成為瞭演員,就要面對公眾、要讓大傢喜歡。

2012年,鄭爽憑借個人首部電影《畫壁》榮獲“香港電影導演協會年度新演員”金獎和“第3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人獎提名。此外,她更是獲得“華語電影最近十年來熒幕上最美仙女”。於是她也有瞭“小仙女”這個稱號,在電影中飾演仙女牡丹的她,相較於原來的娃娃臉,多瞭幾分清瘦,更多瞭一些靈動。

鄭爽在電影《畫壁》中飾演牡丹

鄭爽有顏有流量,雖然出演的電影和電視劇評分都不高,但作為偶像,憑著《太平公主秘史》《寂寞空庭春欲晚》《微微一笑很傾城》《古劍奇譚》《流淌的美好時光》等劇,贏得瞭很多年輕粉絲的喜愛。

不過,人紅是非多,鄭爽初期最轟動的是非,是因為2013年在《古劍奇譚》的電視劇上坦承自己和張翰因為《一起來看流星雨》相識相知相戀,因為“不想再隱瞞”。另外,她還公開承認自己整容,因為“自己想改變一下”。

女明星整容不是新鮮事,但如此大方承認整容的女明星卻不多。鄭爽已經很美瞭,卻仍舊對自己不自信,就像她曾說過“我覺得自己看著還行”,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滿城風雨。但也許,鄭爽“放飛自我”的第一步,從這裡開始。

鄭爽在采訪中大方承認整容

接下來的2014年,鄭爽在“第二屆上海電視節”上單方面宣佈和張翰分手,5年的愛情長跑結束瞭。作為明星,這讓兩邊的粉絲開始互撕,作為一個女孩,18歲的那場流星雨終於看完瞭。

失敗的戀情

回顧鄭爽的一些專訪,其實“爽言爽語”很早就有“端倪”瞭。她不是一個很會說話的女明星,哪怕是宣傳,也說得“不溜”,這反而讓她顯得很真誠。不過,這樣的真誠在20歲出頭顯得青澀,隨著她和粉絲們的成長,這種青澀慢慢變得“不妥帖”。

人都要被迫長大,鄭爽仿佛還是一個執拗的孩子,慢慢顯現出她“晚到的叛逆期”。

2015年,鄭爽與原創歌手胡彥斌相愛,但7個月後兩人便宣告分手。2017年鄭爽出版《鄭爽的書》中說“這是唯一讓我想寫進書裡的人,關於愛情的人。”談到與胡彥斌分手的原因“不是不愛,而是愛……讓人疲憊。”而她在“腦袋裡能想到的100件小事,都是我和你”:

氣得胡彥斌連發三條微博:“東北女人挺好的,我搞不定東北女人,‘請’不要提瞭。”“都多少時間瞭,動不動就把前任拿出來遛一遛……”“起床就做好瞭被你們網絡暴力的準備……要知道自己的影響力,說話前思考一下,悠著點,別老給人機會‘蹭熱度’。”

2018年,鄭爽與《這!就是鐵甲》的總監張恒戀愛,2019年兩人加上鄭爽的爸爸,還一起上瞭真人秀《女兒們的戀愛》。在節目裡,鄭爽是任性的,但同時也是貼心的,兩人雖然吵吵鬧鬧,但看上去彼此是相愛的。

鄭爽說上節目就是為瞭讓大傢知道,張恒是什麼樣的人,因為他也同樣飽受非議。她覺得張恒是個特別負責的人,也深知自己是個“trouble”,謝謝張恒給她安全感、接著她。

鄭爽和張恒參加《女兒們的戀愛》

不過,這段高調的戀情也並未長遠,2019年底兩人就宣佈分手。

2019到2020年間,鄭爽的戲拍得少瞭,參加真人秀節目卻越來越多,但她在節目中不管講什麼話,都會成為眾矢之的、都會產生話題、都會帶來熱搜。

回到2015年鄭爽參加的第一個真人秀《花兒與少年》,鄭爽在采訪中說,自己是個不擅於處理自己與外界、與別人關系的人,所以希望通過節目讓自己成長,雖然也因為節目招來罵聲,但缺點被人指出來才會成長。

鄭爽參加《花兒與少年》第二季

這一罵就罵瞭很久,至於鄭爽,也許她“已經成長瞭”或“正在成長”。從她和張恒的相處中可以看出,28歲的她還是個“小朋友”——仍舊不太自信、不會說話、任性、獨立、強勢、軟弱的小朋友。

但娛樂圈沒有太多時間讓女孩“長大”。

斷章取義的網絡暴力

即便娛樂圈是殘酷的、網絡是暴力的,這也是一個明星“必須”承受的。不過,無論那些擁護著愛豆的粉絲,還是惡言相向的網友,這樣的“必須”對一個人也是苛刻的。

對粉絲而言,他們喜歡的是那個在熒幕上清純可人、清新靚麗的鄭爽,如果“長大”的鄭爽沒有符合他們的期待,這種期待落空後,就會成為一股反噬的力量。

鄭爽在《夏至未至》中飾演立夏

對鄭爽來說,以前害怕自己講錯話,怕自己被討厭,於是對演員來說,不講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可以成為大傢都喜歡的人。但是,不講話就是大傢幻想中的樣子,不能有自己的性格。可是,憋太久,就會想要表達自己,想讓別人瞭解她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因為感覺不到自己瞭。”

即便面對一如既往喜歡她的粉絲,鄭爽也會覺得自己不怎麼樣,還是有人氣,有人擁護著她,而這種擁護反而讓她感到沒安全感——因為她想讓大傢看到自己的缺點,希望不要去掩蓋那些缺點,“掩蓋是一件特別累的事。”

其實,鄭爽是矛盾的。一方面,她不希望太在乎別人對她的評價、想要做自己;另一方面,她又受不瞭別人不喜歡她,而且在娛樂圈不是說做自己就能做自己的。

在這種掙紮和拉扯中,我們看到瞭那個節目中的鄭爽、那個不斷上熱搜的鄭爽。

《我們戀愛吧》

2019年在《女兒們的戀愛》中還沉浸在愛情中的鄭爽,很諷刺也很無奈地,在2020年成為《我們戀愛吧》的嘉賓。如果把兩檔節目放在一起看,可以看到兩個處於不同狀態、截然不同的鄭爽。

她在《女兒們的戀愛》中會和男友一直說話,渾身長著刺但也有溫柔“情商高”的一面,她雖任性但也不會計較那些儀式性的東西,她生氣後很快就會恢復,她願意為愛付出……

而在《我們戀愛吧》中卻表現出不同的樣子。她說自己不喜歡男生太油太黏、不願意看別人談戀愛的階段、不喜歡平時擺著的人、好奇男生的思維……“不會說話”、“情商低”的鄭爽確實看上去和其他人“格格不入”,但她其實一直都承認也強調過這一點,她曾經在脫口秀上自嘲:

“有人管我說話,叫爽言爽語,就是我自己說瞭很爽,你們很無語。”

她不是不自知。

有時候網絡上的截圖和文章,其實都太過斷章取義瞭,於是本身就處於旋渦中心的鄭爽,被越來越往黑洞的中心卷去。也許自嘲、素顏錄視頻、在直播間發脾氣等行為,是她在抵抗這個黑洞,但作為一個“還在長大的小朋友”“流量女明星”,這些行為還是顯得幼稚瞭些。

鄭爽生日直播

張紹剛曾很恰當地評價過鄭爽:“太在乎讓自己束手束腳,不在乎變得肆無忌憚,怎麼在中間區域,要找到這個平衡,同時做自己。不光對演員,對普通人也是。”

下一個熱搜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來,也不知道是好是壞。被喚作“爽子”的鄭爽,會在流量中茁壯成長,還是在流量中節節敗退?

    編輯 | 董可馨

排版 | 翁   傑

更多推薦

熱文

圍觀

故事

商城

雜志

滑動查看更多

南風窗新媒體 出品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

歡迎分享至 朋友圈

投稿、投簡歷:[email protected]

廣告、商務合作:

 nfcnewmedia

『2021年·愈日歷』治愈上線

隨心所·愈  點擊購買

記得星標!點點在看讓理性的聲音傳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