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臉、長皺紋還直言不用修圖 這位50歲的國際影後憑啥底氣這麼足?

“不要把我的皺紋修平,那是好不容易才長出來的”這一定是2020年女演員最有態度的發言瞭。

在第33屆金雞獎的開幕論壇首秀上,詠梅的這番話備受矚目和熱議。

她再次談到“40+女演員”現狀時,分享瞭自己的故事,每次看到工作人員把自己的臉修的閃閃發光,她都拒絕讓工作人員為自己修圖,直言:皺紋好不容易長出來。

接著詠梅又說道“我已經跟我的皺紋和解瞭,現在我不僅不會對皺紋感到緊張,反而覺得有些驕傲。年齡不是我的敵人,我的故事寫在我的臉上。而這張臉,就是對時間最真實的一種致敬。”

被網友誇贊“詠梅老師真的是溫柔又颯爽!”、“光聽她說話就很舒服”。

對於女明星而言“外貌焦慮”似乎是最在意的話題,很多人為瞭維持所謂的“少女感”硬是把一張有故事的臉P成瞭毫無瑕疵的“嬰兒肌”。

這一席發言贏得瞭臺下的陣陣掌聲,每一句都值得細細回味,這樣一位有閱歷、有實力又態度的女演員誰能不愛呢。

01

從配角到國際影後

她“叛逆”的始終很自我

在《地久天長》獲獎之前很多人對詠梅並不熟悉,都隻是覺得她很臉熟,《地久天長》之後詠梅多瞭一個響亮的頭銜–中國內地第一位獲得柏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的女演員。

雖然有影後頭銜加身但詠梅和很多演員不同,她並不是科班出身,大學畢業後她曾在一傢公司中過著朝九晚五的白領生活,後來去到著名主持人許戈輝的工作室去做兼職,也正巧當年電視劇《牧雲的男人》在尋找女主角,許戈輝覺得詠梅的氣質和符合劇中的女主角,於是把她推薦給瞭導演,就這樣詠梅踏進瞭娛樂圈的大門。

剛入行的那些年詠梅一直在跑龍套,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一直反響平平,直到2004年的一部《中國式離婚》才讓她真正嘗到瞭走紅的滋味,她飾演的單親媽媽肖莉讓人印象深刻。

從這之後找詠梅拍戲的人也越來越多,眼看著就要名利雙收的時候,詠梅卻突然選擇瞭及時止損,這在外界看來似乎不可思議,她將手機設置成呼叫轉移,與外界切斷瞭聯系,她不想被名利所困擾,隻因父親說過一句話“人最可怕的是被欲望帶著跑”。

她想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裡,時刻保持清醒狀態。

出道25年詠梅也演過無數大大小小的角色,和她合作的男演員也各個都是影帝級的實力派,但她卻從來沒有大紅大紫過,她根本不在乎自己紅不紅,就像她進娛樂圈並不是為瞭名利來的一樣,這個女演員真的很不同。

雖然身材名利場,但詠梅卻保持著自己的初心,用時間和實力來證明自己。

有人說2019年是詠梅之年,這麼多年的沉浮終於讓這顆金子開始發光瞭,在《地久天長》中的精湛表演讓她將銀熊獎杯收入囊中,成為柏林電影節史上第三位華人影後。還拿下瞭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女主角。

《地久天長》是詠梅人生中第一部擔任女主角的影片,她將一個失獨母親絕望、痛心疾首用很收斂且真實的演技表達出來,沒有突如其來的情緒大爆發,而是精準的將人物刻進瞭觀眾的心理。

在熱劇《小歡喜》中她飾演的“季媽媽”如白月光一般,又讓更多人認識瞭這個氣質如蘭的好演員。

《地久天長》之後有記者問詠梅,會不會有壓力怕大傢以後對你的期望值更高?她說道:“別人的預期我左右不瞭的,或者他預期,我要讓他預期,這都是我左右不瞭的事情,我就做我自己的事情,完成我自己對自己的希望和期許,這是我能做到的。別人的看法或意見、要求,我盡量不去讓它成為對我的幹擾。”

她就是這麼一個十分“自我”的人,在“知天命”的年紀她淡定、從容、始終有自己的原則和堅持,依然從容的走好每一步,比大紅大紫接多少個劇本更讓人感到踏實。

同樣身在名利場,有人追名逐利,有人卻隻想找到自己的價值,顯然詠梅是屬於後者的。

02

站的高也依舊平凡

她的生活一直在做減法

詠梅的長相在女演員中並不算是出挑的,甚至有些偏離大眾的審美,但在她的身上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與世無爭的氣質。

在拿到影後之後各種大片的邀約也不斷,接連著解鎖瞭多本大刊拍攝,大片中各種風格的變換,也讓詠梅開啟瞭自己的時尚之路。

不用刻意的凹造型,就隨便的站在那,舉手投訴之間就有一種歲月沉淀的美感,氣質拿捏的毫不費力。

也可以近乎素顏本真的狀態出鏡,舒適自然,呈現最真實的自己,就如同詩中對她名字的描繪:“俏也不爭春,隻把春來報。”

一身利落西裝的她又能化身職場大女主,自帶氣場~

用溫潤寧靜的氣質來形容她再合適不過、她總是給人淡雅舒服、淡然的靜好與大氣之美。

對於別人說她有氣質,詠梅是這樣回應的“別人都說我有氣質,其實我覺得氣質就是你自信,你放松。”

雖然已經成為萬丈光芒於一身的影後,但在私下裡詠梅依舊十分低調,你很少會看到她華服出街,休閑又舒服的裝扮簡單素雅,十分接地氣。

日子也依舊過的簡單又平凡、健身做瑜伽、買菜做飯、這就不得不提到詠梅的老公欒樹,當年黑豹樂隊的鍵盤手,你可能想不到如此不緊不慢的詠梅,也曾經為搖滾瘋狂。

當年她去聽黑豹的演出,還參加瞭MV女主角的試鏡,結果被選中瞭。也許就是命運的安排,詠梅愛上瞭欒樹的歌也愛上瞭這個男人,搖滾圈才子和娛樂圈女演員的結合,兩人相戀26年,零緋聞,很少吵架,讓這段感情成為一段佳話。

“很多女孩很羨慕我,覺得我過得很開心,老公對你那麼好,我說這個‘好’不是要來的,你不給他,他不會給你,一定是相互的。”

婚後的欒樹也不再做搖滾青年,他創辦瞭馬術學校,這樣的生活也正是詠梅想要的,她現在的放松和自信,也來自於欒樹的理解與寬慰,好的愛情果然是會讓人變得更加柔軟。

03

打破“少女審美”的束縛

她的堅韌有著強大的力量

從《中國式離婚》再到《天長地久》、《小歡喜》詠梅帶給觀眾的遠不止戲中的角色這麼簡單,正如在金雞獎的這番發言,她並不是第一次針對“少女審美”發聲。

在女明星們紛紛都在追求少女感,影視作品中也用瞭大量的濾鏡來給演員做加持,甚至上瞭年紀的女演員們也都在為瞭一句“歲月不敗美人”而紛紛維護自己形象的時候,詠梅的發言無疑是一股清流。

她的一句“我不介意演老,但我拒絕演少女”,堅定又有力量。

對於女演員來說要面臨市場的殘酷篩選,女演員們也要盡力讓自己看起來更有少女感也是一種被動的選擇,宋丹丹曾在節目中說道:

“演員這個職業特別殘忍,因為你是被挑選的,人傢沒人來找你,你就是沒活幹,因為我做瞭37年的演員,我大概從三十四歲開始,就沒有人找我演戲瞭。”

在任何階段女性都應該學會欣賞自己不同的美,被“少女審美”禁錮的女演員們也是時候該醒醒瞭。

在好萊塢公益短片《永遠不要害怕變老》中對於“老去”的看法。“就算我今年52歲,穿上這條裙子同樣光彩耀人”!不要害怕老去,擁抱歲月沉淀出的最好的自己!

湯唯曾拍過一組無底妝寫真,沒有瞭妝容和濾鏡,臉上的斑點、黑眼圈、皺紋依稀可見,但卻依舊讓人覺得充滿自信美。

影後惠英紅也曾在TVB演配角和各種媽媽角色,也一度因為沒戲拍,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以及傢人的離世而患上抑鬱癥,最終還是憑借著自己堅強的毅力扛瞭過去,如今再奪兩座金像獎影後。

演員譚卓聊到年齡焦慮的問題直言:

“好像到瞭中年是一種見不得人的事兒,然後我必須要變成小女孩兒,那應該是這個樣子嗎?這也太遺憾瞭! 長大瞭變得有魅力、擁有瞭更多的財富經驗,這是一個羞恥的事嗎?”簡直太不值得一提瞭。

你的年齡中藏著你的閱歷、這也是你在這個階段的魅力所在,別讓年齡成為女性的一道坎,感謝歲月賦予我們的每一面,擁有直面自我的勇氣,才是真正的歲月不敗美人吧。


編輯:vi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