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开沅论张謇

张謇

张謇不是革命家,然而却与辛亥革命发生密切联系。

1895年,正是在甲午中日战争之后,中国有3个人做出自己一生最重要的抉择:康有为选择变法,孙中山选择革命,而张謇却选择实业与教育。三者的终极目标都是救国,或许可以称之为殊途同归。
但是在19世纪末年,这3个人的知名度却差异很大。孙中山尚未被国人真正认识,在许多人心目中无非是一个犯上作乱的逃亡者。张謇虽然以大魁天下赢得广泛仰羡,并且以“状元办厂”的壮举感动了中国,但与戊戌变法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一度由皇帝亲自主持的“百日维新”与“六君子”的血洒菜市,那才是中国的最大感动,康有为也就因此成为中外瞩目的头号热点人物。
然而随着变法夭折与逃亡海外,以及日趋保守与保皇党内部的纷争,康有为在国内的影响明显淡出。而张謇则凭借兴办新式实业与教育的成功,逐渐取代了康、梁的聚焦位置。张謇虽说不愿做官,但并非不关心政治。他既然进入商界,为了市场的发育与稳定,必然更加关心政治局势的变化。同时也已具备足够的条件参与政治,状元称号、翰林职衔,加上大生资本集团业主,构成他新的社会身份——绅商,并且俨然成为东南地区的绅商领袖人物。他拥有充沛的人脉资源,主要是与两江、湖广等督抚的密切交往,还有前此10余年与清流、帝党的深厚情谊。
1900年“东南互保”的促成,不仅维护了东南政局与市场的稳定,而且也大大提高了张謇在全国的声望。张謇是历史的幸运儿,庚子(1900)对戊戌(1898)的反动,没有对这个变法同路人造成损害,他不仅隐于市(场)而且兴于市(场)。及至清朝政府迫于形势而不得不宣布预备立宪,康梁仍然作为通缉要犯被拒于国门之外,张謇、汤寿潜、郑孝胥等遂通过预备立宪公会以及各地商会、地方自治团体,连续发动三次全国规模的国会请愿运动。国内立宪派的工作比较扎实,他们进行了多方面的宣传教育与社会动员,立宪的呼声至少在中上层人士中已经引起强烈反应,从而成为当时主要新闻媒体的热点话题。
但是,他们要求的立宪仍然是君主立宪,掌控中央政府实权的皇室集团并未真正接受他们苦口婆心的反复劝说,辛亥革命的爆发终于使君主立宪的梦想流于幻灭。张謇在政治上偏于保守,曾经劝说地方督抚镇压革命,但终于理性面对现实,迅速顺应潮流接受了民主共和。
张謇参与了上海“惜阴堂”内有关“南北议和”与“民国肇建”的系列密议,但绝对不是随机应变的投机政客。他从1903年访问日本起,就已经认定立宪优于专制,而且决心推动国内的民主法制与地方自治。他反对革命的手段,但不反对革命的目标,并且利用革命时机推进自己所主张的政治体制改革。诚然,他拥袁排孙,曾经对袁世凯的转向共和寄予莫大希望,起先是以在野之身为之“拾遗补缺”,“二次革命”结束未久,他又由在野合作进入在朝合作,就任所谓“名流内阁”的工商总长。他一上任就勤奋地从事制订法令、草拟计划、改良推广等项工作,企图从各方面为民族经济发展创造条件。
1925年春天,孙中山逝世,南通举办追悼大会,张謇演讲的结语是:“若孙中山者,我总认为在历史上确有可以纪念之价值。其个人不贪财聚富,不自讳短处,亦确可以矜式人民。”
1926年夏天,张謇自己也离开人世,但却留下一个号称全国模范县的南通。

作者简介

章开沅,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华中师范大学荣誉资深教授,2018年12月获颁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

作者:章开沅

编辑:

王富聪 孙靖琪

文史e家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版权。


除了带给您优质黔货

更希望我们能带您

去了解贵州深山里的故事

敬请关注


博爱扶贫云商城

那家网/苏宁易购

黔货出山,我们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