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瞭,誰又走得出《仙劍》

好劇如夢,十五年不醒。你我如是。本文授權轉載自“不值得影評”,作者徐觀

紫萱又被搬出來回憶瞭。

唐嫣主演的《燕雲臺》口碑、收視雙雙遭遇滑鐵盧。被視為白月光的紫萱,也成瞭唐嫣始終無法突破的角色。

幾乎每一年,《仙劍奇俠傳》1、3兩部的幾位主演總逃不掉一場比較,不是和別人,而是和自己最青澀時扮演的仙劍人物相比。

兩部電視劇都已結束十多年瞭,仙劍群星們各自奔向瞭新的角色、生活,可是粉絲們卻不斷重復著一些“幼稚”的儀式:盯著每一位主演的動向,比較、討論;一旦有事發生,就去胡歌的微博下刷屏,經常嘲笑胡歌“單身”。

大傢不願意散去,似乎《逍遙嘆》的旋律一起,就會再回仙劍的夢中。

仙劍,已成傳奇。如今的豆瓣上,18萬人給《仙劍奇俠傳》打下8.9的高分。

但在當年,該劇爭議並不少。它從單機遊戲改編而來,遊戲玩傢不買賬的大有人在。他們認為電視劇情節脫離遊戲,將原本的人物關系復雜化,特效也被吐槽“爛、糙、假”。

爭議聲淡去,《仙劍》故事裡最真摯的東西顯露出瞭更恒久的、打動人心的力量。

《仙劍》是一部悲劇,所有人物的命運幾乎都以殘酷的方式畫上句號,每個人在跌宕的人生際遇中,浪漫的愛與俠義中,不斷追問宿命,以求走出自己的“道”。

人物充滿無奈的宿命,在1995年遊戲面世時震撼瞭一批遊戲玩傢,10年後在電視劇播出後又打動瞭一批觀眾。很多人都在數年後試圖描繪這樣一種感覺,初看時悵然若失、隻覺難以言喻,再回頭看時,人生有所經歷,理解世事之無常後,更為觸動。

 

你選靈兒,還是月如?

如果故事停留在那一晚就好瞭。

在那晚的花燈會上,街上人群熙攘,華燈齊放,紅色蒲公英漫天飛揚,少男少女們的臉上都是幸福歡樂的面容。他們乘興而歸,對著繁星訴說理想。

李逍遙說,要做天下第一大俠,鋤強扶弱。林月如說,要讓林傢堡成為第一大幫,和臭蛋李逍遙爭第一。趙靈兒說,要讓南詔國子民永遠幸福快樂。劉晉元心懷鴻鵠之志,唐鈺志於像義父一樣保傢衛國,阿奴依然一臉天真,隻想天天開心。

“我們今日一別,讓我們十年後再相見。”

“我們一定會達成理想的。”

少年們滿懷壯志,仰天一呼。煙花絢爛熾熱,星空下笑語歡顏。

到瞭這一幕,許多彈幕說,該大結局瞭。有著上帝視角的觀眾們都瞭然,這是這幫年輕人最後的快樂時光。

他們意氣江湖,因緣相遇,但在這短短的、唯一的齊聚過後,所有人都將無可避免地走入各自的宿命,經歷愛、感受痛,最終奔向一個波瀾壯闊的悲劇結局。

打動主創團隊的也正是這種淒美。

該劇總監制徐曉方接觸遊戲後,被其中曲折淒美的故事情節吸引。他覺得,《仙劍》遊戲有著濃厚的文化底蘊,影響力很大,內容也具有很大的改編空間。“邪不壓正的主題也健康向上,男女主角之間的愛情也是典型中國式的‘發乎於情,止乎於禮’。”

情,貫穿仙劍始終。

出身漁村的李逍遙一路尋找南詔國公主、女媧後人趙靈兒,途中結識瞭林傢堡千金林月如、狀元劉晉元等人。眾人歷經奇遇冒險,經歷摯愛離合,守護瞭天下。

不僅在武力值上,少男少女們經歷瞭一場又一場打怪升級式的強化,對於愛情的理解亦是如此。

在這個虛構的仙俠世界裡,真與情無處不在。靈兒和晉元是善良、通透的性格,他們對妖不抱成見,總是示以善意與理解。而逍遙和月如篤信人妖殊途,以斬妖除魔為己任,他們代表著大多數人對於異類的不理解。

兩人從最初對狐妖蛇妖的愛情不屑,慢慢看到蛤蟆精媚娘的真心和胖富商的薄情,對妖的成見開始動搖。直到看到蝶妖彩依用自己的千年修行來換晉元十年壽命,他們深為蝶妖的深情所感動。

彩依說,沒有值得不值得,隻有願意不願意。

自古以來的志怪故事,談狐說鬼,往往意欲揭露、批判人性之中的醜惡部分。《仙劍》的幾段愛情故事也是這樣。酒劍仙感慨,世有無情人,卻有深情妖。

彩依化蝶是一個節點。此後,“宿命”的主題開始慢慢呈現。

一直以來,觀眾都對李逍遙、趙靈兒、林月如三人之間的感情糾葛爭論不休。在知乎上,問題“李逍遙更愛林月如還是更愛趙靈兒?”下有961個回答,不同角度的同類問題更數不勝數。

“靈兒派”和“月如派”,不斷從三個人的相處裡尋找逍遙更愛誰的證據,在紮心劇情裡找古早糖。

《仙劍1》劇終在15年前,粉絲們卻為她們“打架”到現在,在新時代,甚至為對方女主角貼上瞭“綠茶”、“白蓮花”的帽子,何其無辜,又何其純粹。

李逍遙曾面臨過兩次選擇題。一次是在對戰赤鬼王,李逍遙說兩個都要。他救下月如,是因為私心,不願欠月如的情,而對於靈兒他願意付出生命。那個時候,李逍遙做出瞭選擇——和靈兒生死相隨。

第二次,則是在令所有仙劍迷心痛的鎖妖塔。

這次,李逍遙給不出答案。他和月如已有海誓山盟,一起吃到老、玩到老。而偏偏在這個時候,他想起瞭一切。當李逍遙抱著靈兒不停地說要永遠在一起,靈兒問,那月如姐姐怎麼辦。

這時候,阿桑那首廣為傳唱、滄桑憂鬱的《一直很安靜》響起,鏡頭透過兩人分開的剪影才看到一旁佇立的月如。

“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我卻始終不能有姓名。”

月如隻說,我不要緊的。

表面大大咧咧的林月如內心細膩,這樣的人物設定更讓人不忍,連靈兒都心疼道,不要總是想著別人。最後,月如還是做出瞭犧牲,留下那句最令人心痛的臺詞:“真想不到,我已經這麼老瞭。”

她的選擇為三個人的感情畫下瞭最動人的句點。

制作方忠於原著精神,保留瞭主要的情節走向,保持瞭整個故事的浪漫色彩。“雖然最終的結局是一個悲劇,但是美麗的愛情會貫穿全劇。”

許多觀眾都說,正是因為結局淒美所以才造就瞭仙劍一的經典。靈兒最終死在逍遙懷裡,唐鈺和阿奴化為比翼鳥,一群故人都已不在,徒留抱著女兒憶如的李逍遙一人。

十年之約,空留回憶。

武俠,仙俠,從本質而言都在於俠字。金庸曾言,武俠小說真正的意義不在於“武”,而在於“俠”。俠是一種奉獻和忘我的精神,“是要犧牲自己利益,去幫助別人”,江湖就是這種俠客文化的產物。

同樣,仙俠的仙隻是表面,內核是對俠文化的再創造和再想象。

李逍遙從小有個去江湖闖蕩的大俠夢,對他而言,俠義是一種理想追求;劍聖對青兒說,對一切生命的大愛,保護它們、孕育它們,才是女媧之道;靈兒不顧前路兇險留下保護南詔國子民,逍遙問靈兒,非如此不可嗎,靈兒答,非如此不可。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 所有人以慘烈的犧牲贏得瞭最後的勝利,完成己道。《仙劍》之所以打動觀眾,除瞭淒美的愛情故事,更動人之處正是在於眾人這份舍生取義、護國安民的偉大理想。

 

懷念《仙劍》的什麼

近兩年,人們不斷懷念千禧年前後的電視劇。

《仙劍》誕生的2005年,同時受到熱捧的還有《京華煙雲》《亮劍》《漢武大帝》《大宋提刑官》《啞巴新娘》《小魚兒與花無缺》等經典劇。

再回望那一年,不敢相信國產電視劇的黃金期竟如此閃耀,在題材、內容上都展現出新鮮的活力。

但《仙劍》還是闖瞭出來。

2005年1月,該劇在各大地方臺陸續播出,在地方臺斬獲11.3%的平均收視率,掀起收視狂潮。3年後,在河北衛視首度上星播出,3.8%的收視率超越往常收視近130%,創下該臺開臺後的最高收視。

劇的熱播也捧紅瞭胡歌、劉亦菲、安以軒、彭於晏等一大批偶像演員。

這幫演員“平均年齡18歲”,他們的熒幕表現受到瞭觀眾的認可。

“仙劍之父”、仙劍遊戲制作者姚壯憲看後說,劉亦菲和安以軒亦是他心目中趙靈兒和林月如的完美人選。至於胡歌,更是他直接挑出來的:“我從人堆裡一眼就挑出瞭他,又高又帥,看人賊賊的。”

在當時,啟用胡歌這個新人是一個並不容易的決定。在選角之初,內部意見傾向於選擇謝霆鋒、張衛健等當紅小生。唐人影視公司老板蔡藝儂則力排眾議,主張采用新人。她認為以遊戲改編的電視劇觀眾將以互聯網觀眾為主,老演員缺乏清新感。

她賭對瞭。胡歌飾演的逍遙哥哥形象清爽帥氣,古裝扮相令人眼前一亮。當人們提到李逍遙,總能立刻想起胡歌在片頭持劍挑眉一笑,自信不羈。

豆瓣上10年前的最高贊還是誇他:“第一次看見胡歌好驚艷啊,和想象中的李逍遙一模一樣。”

一夜爆紅的胡歌,很長一段時間裡都是古裝當紅小生,他演唱的《六月的雨》等主題曲也位居KTV熱門。他繼續出演瞭《仙劍三》。觀眾喜愛胡歌,甚至流傳出“無胡歌,不仙劍”的說法。

▲《仙劍三》胡歌飾景天,一個痞帥小混混

《仙劍》的成功,也是恰好內地影視發展日益成熟的成果。主創導演李國立、吳錦源、梁勝權等人都曾在TVB電視臺工作過,唐人基於對內地市場的判斷,引入當時港臺影視制作的先進經驗,在內容制作和造星上都取得瞭成功。

此前,唐人已經與臺灣電視制作機構合作推出瞭《絕代雙驕》《天地傳說之魚美人》《天地傳說之寶蓮燈》等古裝偶像劇,紅極一時。尤其《天地傳說》系列以人妖、人神之戀為主題,相似悲劇性的敘事、出色的原聲配樂為《仙劍》的誕生積累瞭寶貴經驗。

有人形容,仙俠劇成瞭感情觀的一股清流:孤絕、救贖、英雄主義。

胡歌後來受訪時回顧《仙劍》,覺得不隻是一個包裝精良的偶像劇,“如果我們現在重新再拿回來看的話,從《仙劍》的遊戲到電視劇是有內涵的,《仙劍》的臺詞都是很有深意的。”

另外使《仙劍》成為經典的一大原因就是音樂。劇中所有主題曲與整個故事都非常貼切,隻要音樂響起,腦海中就能浮現出那些經典畫面。

如主題曲《殺破狼》,原本描繪的是擁有殺破狼命格的將軍一生漂泊、大起大落,全曲彌漫著蒼涼與悲壯感。李國立在聽完以後,看瞭歌詞覺得非常貼切,決定將其作為主題曲。其餘《六月的雨》《一直很安靜》等歌也充分引發觀眾對於人物情感的共鳴。

不得不提的,還有該劇配樂、“仙俠音樂之父”麥振鴻。

他為《仙劍》量身定制的音樂極致地放大瞭此劇或浪漫仙幻、或悲戚哀絕的氣質。搜索他的名字,無數觀眾在網絡上提問“麥振鴻經歷瞭什麼才能寫出這樣的音樂”,可見其配樂之出神入化。

為瞭配好音樂,麥振鴻從頭到尾看完每一集,甚至看到一些苦痛的劇情時,他甚至會突然留下眼淚來。正是這種感同身受,他將情感融入到音樂裡,創作出《桃花島》《莫失莫忘》《永恒的回憶》等觸動人心的作品。

有人感慨,本以為《仙劍》是仙俠劇的開端,沒想到卻已是巔峰。近年的《擇天記》《古劍奇譚》等仙俠劇口碑都不盡如人意,觀眾吐槽現在的仙俠劇隻是披著仙俠外衣談情說愛。

《仙劍》1、3都是古裝偶像劇,但主旨始終在於不懈地追求對世間蒼生的大愛。正是沿襲自遊戲的大格局和世界觀,這兩部劇也有更為豐沛的力量,使人不斷懷念。

 

各自奔前程

10月,唐嫣換上瞭一襲紫衣,多年後再扮紫萱。仙劍迷們興奮道,爺青回(爺的青春回來瞭)。但是,唐嫣已經告別紫萱11年瞭。

在節目裡,唐嫣形容紫萱是自己的“初心”,是自己最喜歡的角色。在《仙劍三》中,一場與徐長卿三生三世的絕戀,滿目憂傷、清冷驚艷的紫萱得到瞭觀眾的認可。在她所有角色裡,也很少像紫萱這樣獲得極高的觀眾緣。

無論是古裝劇裡的蕭燕燕、李未央還是現代劇裡《克拉戀人》的米朵,在這些均分不及格的劇裡,傻白甜成為唐嫣揮之不去的演技爭議。

“唐嫣都多大瞭,還在演偶像劇。”一些聽著有些刺耳的評價道出瞭她的困境:37歲的女演員仍在出演人設單一、並不討喜的少女,而觀眾不太愛看所謂的大女主戲瞭。

唐嫣曾正面回應過質疑:“從來不認為傻白甜是貶義詞,因為如果沒有這些過程中的傻白甜,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我。每一個演員都需要成長的過程。”

回應無可指摘,但似乎也沒有太大的說服力。紫萱已然是一個魔咒,時刻提醒著唐嫣,角色、表演皆不如從前。

劉亦菲也是如此。

她當然不止“《仙劍》趙靈兒”一個知名角色,但幾乎所有好角色,王語嫣、小龍女……都至少在十年前。

近十年來,劉亦菲的作品豆瓣平均分在4.5分上下,她的作品都是大制作,和最頂級的明星合作,順利進軍好萊塢,還拍攝《花木蘭》成為迪士尼公主,但她的所有作品都令人頭疼。

▲《花木蘭》劇照

眼中有光的趙靈兒,仿佛隻短暫地出現瞭一下。

 “呆若木蘭”,網友們現在如此嘲笑她。

回頭一看,十五年前趙靈兒那令人一見傾心的古裝,她的懵懂一吻,純潔超凡。一句“逍遙哥哥”,仙劍迷便沉迷多年。

還是《仙劍》好,那裡面留住的,是仙劍群星們最好的年紀,和幾乎最好的作品,之一。

但胡歌例外。

《仙劍》1熱播以後,胡歌所有的角色一度也都帶著點李逍遙的影子,俊朗的、痞痞的,靠古裝小生的扮相,光是耍帥就夠瞭。

但命運帶給胡歌一個徹底蛻變的轉折點。

2006年那次眾所周知的車禍,讓胡歌陷入臉部受傷以及助理不幸身亡的痛苦中。用瞭一年,他才恢復,回歸工作。

胡歌變瞭。《射雕英雄傳》同組拍攝的林依晨發現,在拍戲間隙,胡歌不再像以往一樣打鬧,常常發呆或者放空,“他不再是那個大漠上無憂無慮的郭靖瞭”。

▲《射雕英雄傳》劇照。這部劇拍到一半時,胡歌發生車禍,眼部受傷

《仙劍》後的十年時間,胡歌一直試圖擺脫李逍遙的光環,他想要挑戰不一樣的角色。

成也李逍遙,困也李逍遙。

直到2013年,胡歌參演賴聲川執導的話劇《如夢之夢》,一個經歷過生死的人,演繹一個探討生死的故事。胡歌的表演贏得瞭眾多導演的認可。

2015年,剛好《仙劍1》十年之後,胡歌迎來瞭真正的轉型之作。

《瑯琊榜》熱播,麒麟才子梅長蘇令胡歌一舉成為風頭最勁的電視劇男演員。

此時的胡歌,低眉淺笑,卻表現出不同尋常的自謙。甚至惶恐迷失。

“胡歌的優美之處啊,就在他的惶恐上,就是他對整個外部世界的惶恐上,這是他很富有美感的東西。好演員,好的男演員,都是敏感的,賊敏感。”《辛亥革命》導演張黎曾如此評價。

胡歌說,在演藝經歷的前十年裡,他花瞭很多力氣,一直想要證明自己是一個真正的演員。走瞭彎路,碰瞭壁,但他總是孤註一擲。於是,他再遇到瞭《南方車站的聚會》裡的周澤農,如今與王傢衛合作《繁花》,飾演男主阿寶。

▲胡歌在《南方車站的聚會》中飾演周澤農

胡歌,真的告別李逍遙瞭。

我們喜歡的“逍遙哥哥”,會是演員胡歌的經典角色,但不會是唯一的代表瞭。

在最青春最美好的年紀,這群年輕演員塑造瞭最讓觀眾難忘的一群角色。而像那短暫的花燈會一樣,年輕人們抱著理想而來,也乘著際遇而去。仙劍的故事總會結束,真實的人生不會總停留在“紅色蒲公英漫天飛舞”的那一刻。

演藝圈的沉浮是真切的。

晉元飾演者王祿江在短暫出演古裝劇後,在事業巔峰期選擇回到瞭新加坡發展,隱匿於大陸觀眾的視野裡。阿奴飾演者劉品言在《仙劍》爆紅後不久,囿於緋聞困擾短暫退出演藝圈,人氣一去不復返,令人唏噓。

從青蔥到而立,仙劍群星中有人步入瞭婚姻,也有人走出瞭婚姻,有人開創瞭事業,有人離開瞭圈子。

《仙劍》一別後,相逢不下馬,各自奔前程。他們已經散瞭。

但每一次仙劍劇組的演員裡有人結婚,胡歌都會被粉絲“催婚”,登上熱搜。十五年過去瞭,粉絲們還認為仙劍就是一個團體。

也許局中人也不曾忘。

結婚已三年的安以軒迎來瞭二胎寶寶。但不知是否有人記得,她2017年公佈婚訊時,她的官宣微博是,“要陪你吃到老、玩到老。”

《仙劍》的經典臺詞,成為瞭她的結婚誓言。

放的截圖裡,正是林月如與李逍遙情定表白的那個畫面:“約定好瞭,要一起吃到老,玩到老。”

好劇如夢,十五年不醒。你我如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