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年隊列研究數據:輕度脂肪肝增加7成死亡風險!

導語:體檢報告上的“輕度脂肪肝”,你怎麼看?

來源:Pixabay

 

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俗稱脂肪肝)是最常見的慢性肝臟疾病,約有25%的成年人深受影響。可能很多中年人甚至年輕人的體檢報告單上都曾出現過“輕度脂肪肝”這樣的警告,卻認為“無關緊要”而沒有引起重視。

 

就在近期,瑞典卡羅林斯卡學院和美國馬薩諸塞州總醫院的研究人員在研究瞭瑞典51年的隊列研究數據後報道稱,即使是輕度脂肪肝也會增加71%死亡風險,且風險與脂肪肝的嚴重程度成正比。

 

該項發表在胃腸道頂尖雜志GUT上的研究納入瞭1966-2017共51年間經病理學檢查確診為脂肪肝的10568名患者。在進行瞭為期14.2年的中位隨訪時間後,4338名NAFLD患者死亡。與對照組相比,脂肪肝患者的全因死亡率升高93%。

 

根據疾病嚴重程度,脂肪肝可以進一步分為單純脂肪變性(輕度脂肪肝)、非纖維性脂肪肝炎(NASH)、肝纖維化以及肝硬化。且隨著疾病進展,肝硬化會逐漸引起肝功能衰竭、甚至肝癌。因此,研究人員進行分層後發現上述四組不同亞組的患者死亡風險均明顯增加,分別為71%、114%、144%與279%!

 

NAFLD不同嚴重程度與累積全因死亡率隨時間的變化。Mortality in biopsy-confirmed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results from a nationwide cohort. Gut 2020;0:1-8. DOI: 10.1136/gutjnl-2020-323188.

 

此外,該研究指出,脂肪肝引起的高死亡風險主要與肝外癌癥以及肝硬化有關,而心血管疾病與肝癌相關的死亡風險增加相對較小。

 

“該研究是第一個有詳細肝臟組織學檢查的全國性隊列研究,證實瞭脂肪肝增加全因死亡率的證據,”麻省總醫院的肝臟學專傢Tracey G. Simon博士說,“這些發現有利於指導我們制定更為針對性的幹預措施,防止脂肪肝進展為肝硬化,以減少脂肪肝患者的死亡率。”

 

值得註意的是,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近年來我國脂肪肝發病率驟升。2019年,武漢大學前基礎醫學院院長李紅良教授發表在《肝臟病學》(Hepatology)雜志上的meta分析顯示,近10年來,中國的脂肪肝患者從18%躍升到29.2%,尤其是中年人、男性、西北地區、臺灣地區、人均生產總值大於10萬元的地區以及維吾爾族和回族為“重災區”。

 

中國NAFLD發病率分佈情況。Unexpected Rapid Increase in the Burden of NAFLD in China From 2008 to 2018: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Hepatology. 2019 Oct;70(4):1119-1133.  doi: 10.1002/hep.30702.

 

與高發病率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公眾對“脂肪肝”的瞭解與認知情況嚴重不足。2018年,北京大學健康科學研究院肝病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調查瞭北京市普通民眾對脂肪肝的認識程度。結果表明,僅有31.2%的北京市民瞭解“脂肪肝”這種病,且即使在高學歷的政府工作人員中,也僅有5%的人對“脂肪肝”有較為充分的認識。

參與者在調查前和調查後對NAFLD認識的分佈情況。Awareness and Knowledge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mong Office Employees in Beijing, China. Dig Dis Sci. 2019 Mar;64(3):708-717. doi: 10.1007/s10620-018-5389-5.

 

有的人看到這裡可能會感到不屑,覺得脂肪肝是一個與己無關的病,因為自己身材正常並沒有肥胖,“脂肪肝”這樣的字眼隻會出現在“胖子”的體檢報告中。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麼?

 

答案是否定的。今年5月,斯坦福大學研究團隊在Lancet子刊《柳葉刀·胃腸病學和肝病學》(The Lancet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雜志發表的一項系統分析和meta分析中,匯總瞭全球93個研究、覆蓋近1058萬人群的數據後發現,全球脂肪肝患者有40.8%為非肥胖人群,甚至有19.2%為“瘦子”。非肥胖脂肪肝的患者比例在不同國傢之間差距較大,其中,我國有44.3%的脂肪肝患者屬於該類人群。

 

在所有普通人群中(包括有或沒有脂肪肝),12.1%為非肥胖脂肪肝,5.1%為瘦子脂肪肝。非肥胖人群發生脂肪肝的風險為24.6/1000人·年。進一步分析發現,非肥胖脂肪肝和瘦子脂肪肝患者中,39.0%處於NASH,29.2%與3.2%患者已進展為肝纖維化與肝硬化階段。

 

全球各國傢和地區非肥胖脂肪肝患者占所有脂肪肝的比例。Global prevalence, incidence, and outcomes of non-obese or lea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Lancet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20 Aug;5(8):739-752. doi: 10.1016/S2468-1253(20)30077-7.

 

此外,非肥胖脂肪肝和瘦子脂肪肝患者的生存情況也不容樂觀。整體全因死亡率為12.1/1000人·年,其中肝臟相關和心血管疾病相關的死亡率分別為4.1/1000人·年與4.0/1000人·年,而新發糖尿病、心血管病和高血壓發病率更是高達12.6/1000人·年、18.7/1000人·年與56.1/1000人·年!

 

上述幾項研究結果表明,非肥胖甚至瘦子人群中也有大量的脂肪肝患者。肥胖不應成為脂肪肝篩查的唯一標準,即使是輕度脂肪肝也應該引起不同體重指數人群的關註與重視。

 

那麼,日常生活中除瞭控制攝入高脂肪食物、合理堅持運動和避免過量飲酒外,我們還能怎麼樣來預防呢?今年8月,美國著名學府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研究員發表在《自然》子刊Nature Metabolism雜志上的研究表明,過量果糖攝入是脂肪肝形成的“幕後推手”之一! 

玉米淀粉組(左)和高果糖組(右)小鼠肝臟腫瘤對比。Fructose stimulated de novo lipogenesis is promoted by inflammation. Nat Metab. 2020 Oct;2(10):1034-1045. doi: 10.1038/s42255-020-0261-2.

 

果糖是一種普遍存在於水果、蜂蜜以及一些植物中的單糖。在人們的印象中,由於果糖甜度較高、容易吸收但卻對血糖影響較小,因此是廣被推崇的“健康糖”。然而果糖真的百利無一害嗎?

 

為此,研究人員利用經基因改造的小鼠進行動物試驗,分別給予小鼠高果糖飲食和能量相同的玉米淀粉飲食。喂養10周後,高果糖組小鼠表現出瞭肝臟脂肪變性和甘油三酯水平的增加,而玉米淀粉組則沒有上述變化。喂養6個月後,高果糖組進一步出現瞭胰島素抵抗、脂肪肝和肝纖維化,甚至在12個月時,高果糖組小鼠出現的腫瘤比淀粉組大瞭3倍、腫瘤負荷高10倍!

 

Triose Kinase Controls the Lipogenic Potential of Fructose and Dietary Tolerance. Cell Metab. 2020 Oct 6;32(4):605-618.e7. doi: 10.1016/j.cmet.2020.07.018.

 

同在8月,清華大學生命學院傅肅能課題組在《細胞》子刊Cell Metabolism上發表的研究論文報道稱,果糖參與脂肪酸合成的效率要比葡萄糖高30%,並系統地揭示瞭果糖影響脂肪肝發生主要與關鍵酶三碳糖激酶TK調控脂肪合成有關。

 

在此需要特別說明的是,現在市面上五花八門的食品絕大多數都含有果糖,我們可能就在無意間攝入瞭過量的糖分。因此相對於水果含有的天然果糖,我們更需要重視的是控制來自加工食品中的果糖。就像在電影《王牌特工2》中神秘販毒組織“黃金圈”的創始人Poppy Adams所吐槽的那樣:“糖的成癮性是可卡因的8倍,致死性是5倍,但糖是合法的。”

 

來源:電影《王牌特工2》

 

綜上,雖然“脂肪肝”看似平平無奇,但它與你我隨行並有著嚴重的影響與後果。如果我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稍加註意,如有意識地減少奶茶、飲料、果汁、蛋糕等的攝入,我們或許就能離脂肪肝甚至肝癌遠一點。關鍵是,你做得到麼?

  • 顛覆!莊小威團隊發表《Cell》揭示人類染色體3D結構成像
  • 川渝兩地將共同申辦奧運會,多項研究揭秘運動對健康的益處!
  •   警惕!《柳葉刀》子刊:超14萬人研究表明身體虛弱或增加患癡呆癥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