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攜號轉網上搞小動作,運營商受罰

攜號轉網早已於2019年11月27日正式啟動,距今正好一年,那麼攜號轉網進行得怎麼樣瞭,影響又如何呢?


最近三大運營商都相繼公佈瞭9月份月報,從公佈的用戶數據來看,此次最大贏傢不是用戶數量最多的中國移動,而是中國電信。

綜合整個1-9月份的數據來看,在攜號轉網的影響下,中國移動總計減少瞭409.6萬用戶,中國聯通則減少瞭929.3萬用戶,唯有中國電信凈增加1292萬用戶。毫無疑問,網絡信號、更實惠的資費套餐以及更好的服務是用戶選擇攜號轉網的三大因素,哪傢做得更好用戶自然轉向哪傢。但根據用戶的反饋來看,攜號轉網仍舊沒有想象中那麼美好。

據新浪科技報道,近日,西安曹先生反映,自己到移動公司攜號轉網,發現協議被延長18年且不能銷號,引發熱議。


據悉,事件曝光後,陜西省通信管理局立案調查,經過調查後發現,由於該用戶使用的是移動靚號,有兩年的合約期,在到期之際才進行轉網,但西安移動根據本企業靚號管理辦法,自行將用戶協議期限調整為20年,整整延長瞭18年,以此提出向用戶收取違約金並限制用戶銷戶,造成用戶攜轉受阻。


隨後陜西省通信管理局發佈調查通報,認定陜西移動西安分公司行為違法,罰款5萬元並對5名負責人進行處理。


陜西省通信管理局表示,各基礎運營企業要從此案件中深刻吸取教訓,引以為戒。


此事也登上瞭微博熱搜。為此,網友表示, 現在每次有活動,辦理套餐前都要問清楚,協議期多久,多久以後可以改套餐,影不影響銷號等。


可見,運營商套路越來越多,用戶也不得不提高警戒心。



其實曹先生的糟心經歷僅是攜號轉網過程中的滄海一粟。而下列的一組數據更加能證明攜號轉網究竟有多難。


前些日,北京市消協發佈瞭“攜號轉網”服務調查報告,7成受訪者表示,在辦理“攜號轉網”的過程中曾遇到過困難和阻礙,有的消費者甚至不得不因此放棄“攜號轉網”。


至於在辦理過程中具體遇到的阻礙,媒體也作出瞭整理:


●中國聯通個別工作人員業務不夠熟練,不能清晰明瞭地向消費者介紹“攜號轉網”政策,不能熟練進行“攜號轉網”全流程服務;


●部分消費者因原套餐合約未到期,涉及違約金等原因,隻好放棄“攜號轉網”;


●在進行體驗充值操作時,中國移動工作人員提出“購買充值卡可以直接開發票,但預存話費屬於交易未完成不給開具發票”,導致消費者無法及時保護自我權益;


●中國移動個別工作人員未清晰提示退費問題,增加瞭消費者辦理“攜號轉網”的繁瑣程度;


●消費者現場辦理“攜號轉網”時,中國電信工作人員提出有主副卡升級5G合約不能現場進行取消,必須通過撥打客服電話才能取消,影響瞭消費者“攜號轉網”體驗感。


●三大運營商有關“攜號轉網”的辦理流程十分不便,必須到自營營業廳才可辦理,新購買的號碼需要走完業務生效流程才可辦理轉網。此外,受疫情影響,三大運營商均取消瞭上門寫卡服務,線上辦理功能的也未能開通。


●工作人員服務意識差。在消費者提出辦理“攜號轉網”服務時,中國移動工作人員告知消費者可直接聯系攜入方辦理,但未告知相關政策,致使消費者在不瞭解“攜號轉網”相關要求的情況下,直接到攜入方辦理,又因為不符合轉網要求被拒絕攜入,出現在攜出方與攜入方之間來回奔波的窘境。


●運營商在“攜號轉網”後的退費標準上存在差異,如中國移動規定轉網後可立即退費,但中國聯通明確轉網後次月5號出賬單後再次申請才能辦理,致使消費者參與“攜號轉網”體驗感不佳。


除瞭在實施過程中設置各種阻礙之外,運營商還推出各種福利想方設法挽留消費者,比如針對老用戶推出的獨享5G套餐折扣、查網齡送流量等。


今年是5G通信技術普及的關鍵時刻,又受到瞭疫情影響,許多持有多個號碼的用戶選擇銷戶部分號碼,加之攜號轉網的實施,運營商的競爭也越發激烈。


而前不久,第四大運營商中國廣電正式成立,這也意味著今後用戶多瞭一個5G運營商的選擇。多瞭一個選擇那麼傳統三大運營商之間的競爭也會加速,為用戶帶來更好的服務和更為低廉的資費,以及更多入網方式的選擇。

(編輯:崔麗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