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保監會曹宇:構建新發展格局下的有效金融監管體系

11月28日,2020中國金融學會學術年會暨中國金融論壇年會在北京召開。就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進一步完善金融監管體系,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曹宇發表瞭以“構建新發展格局下的有效金融監管體系”為主題的演講。

曹宇表示,銀保監會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不斷提高監管專業化水平,監管能力建設取得長足進展。一是持續鞏固監管法治建設;二是嚴格開展監管執法;三是針對薄弱環節采取有效措施。如,2017年以來,共處罰銀行保險機構10865傢次、責任人員13823人次,罰沒金額合計87.37億元,超過前十年總和;取消任職資格767人,禁止從業766人,監管的嚴肅性和權威性深入人心。

主動塑造符合新發展格局的金融監管理念

他認為,“在新發展格局下,金融監管者肩負著新的使命任務,需要不斷探索新形勢下的監管理念和方法,持之以恒提升監管有效性,形成監管與市場的良性互動和正向激勵。”

首先,要尊重金融規律。堅持把防范金融風險作為首要目標;堅持把服務實體經濟作為根本任務;堅持把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作為重要使命。

其次,要保持監管定力。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國內外環境發生深刻變化,金融監管應立足於我國金融業分業經營、分業監管的基本格局,樹立底線思維,保持戰略定力。一是要堅持專業專註的定力。二是要堅持依法監管的定力。依法監管是監管者的履職邊界和行為準繩,也是監管權威的來源和基礎。我們要始終保持監管規則透明度,維護監管尺度一致性,無論對中資還是外資機構、國有還是民營機構,均一視同仁,適用一致監管標準。

第三,要釋放機構活力。目前,我國金融供給不平衡、不充分,與金融需求多層次、多樣化的矛盾,仍然比較突出,激發金融機構市場活力、推動金融業高質量發展同樣重要。

曹宇指出,一方面,處理好加強監管與支持創新的關系。始終將是否有利於支持實體經濟、是否有利於防范金融風險、是否有利於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這“三個有利於”原則,作為衡量金融創新合理性的基本標準,堅決打擊偏離實體經濟需求、危害金融穩定、侵害消費者權益的“偽創新”“亂創新”行為。另一方面,處理好大型機構與中小機構的關系。關註不同類型機構在自身資源稟賦、業務生態、市場定位、發展戰略等方面的差異和特色,做實分類監管和差異化監管,努力營造各類金融機構錯位發展、優勢互補、細化分工、有序競爭的良性金融共生環境,滿足多層次、多元化的金融需求。

不斷改進監管方法

在新發展格局下,金融業和監管者共同面臨著新的形勢和任務。銀保監會將堅守原則底線,加強現代監管體系建設,改進監管方式方法,提升監管效能。

一是不斷強化機構監管。法人機構是金融業務的基本載體,也是金融風險的初始源頭,更是防范金融風險的第一責任人和第一道防線。目前,我國已確立瞭以機構監管為主的監管運行體系,為我國金融業長期穩健運行奠定瞭堅實的基礎。我們要利用好、發展好這一基本經驗,以機構監管為核心,以完善法人治理結構為抓手,以市場準入、非現場監管和現場檢查為軸線,強化金融機構資本監管、流動性監管和償付能力監管,實現對法人機構的多維度、深層次、全周期監管。

二是實現風險全覆蓋監管。隨著綜合經營的不斷探索,跨行業、跨市場的交叉性金融風險日益突出,“監管真空”和“監管重疊”交織存在。在機構監管基礎上,要更加註重功能監管與機構監管的有機結合,織密監管矩陣,拓寬監管視野,延伸監管鏈條,穿透識別風險本質,做到機構、業務和風險監管全覆蓋。

三是大力推進協同監管。目前,我國金融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約8%,金融業已融入社會運行各個方面,單純依靠金融管理部門難以實現監管目標。要在金融委的統一指揮下,強化監管部門與宏觀管理部門之間、金融部門與其他部門之間的工作協同,既各司其職、各盡其責,又協同聯動,緊密溝通。要更加註重宏觀審慎監管、微觀審慎監管、行為監管的協調效率,形成跨市場、跨行業風險防線;更加註重金融政策、產業政策、財政政策的優化組合,形成政策措施合力;更加註重發揮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形成金融風險防控的全國“一盤棋”。

最後,改進和加強金融監管,離不開監管機構自身建設。銀保監會全系統共有2.8萬名監管人員,負責4800餘傢銀行保險機構、338萬億元金融資產的監管工作,在新發展格局下任重道遠。一方面,我們要持續加強監管隊伍建設,深入貫徹落實“忠、專、實”要求,弘揚“恪盡職守、敢於監管、精於監管、嚴格問責”精神,不斷壯大專業專註的監管鐵軍。另一方面,要積極探索監管科技應用,通過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提升數字監管、科技監管、智能監管能力。

內容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 邊萬莉

編輯:冀曉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