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9個好朋友,8個已經離婚,還剩1個在強撐,背後教訓令人心痛……

作者 |  劉娜  圖 | ins
來源 | 閑時花開(ID:xsha369)

●●●

可可姐導讀:

婚姻,不是理論,而是細節。生活,不是書本,而是冷暖。

我在經常接受咨詢的微信上,收到一個讀者的傾訴:

她是老國企大院裡長大的孩子,自幼就有一幫玩得特別好的朋友,有男生也有女生。 原來的老國企,就像一個膠囊社會,小到孩子們買零食的小賣部,大到幼兒園、小學中學和醫院,要什麼有什麼,可謂一應俱全。 所以,大院裡的時光,承載瞭她和朋友們的共同回憶: 「我們這幫同齡的孩子,加上我,總共十六個人,從穿開襠褲流大鼻涕開始一起玩兒,直到十七八歲,有的進廠當瞭工人,有的考上瞭大學,有的做瞭生意,還有的出瞭國。」 她說,生於一九八五、八六、八七年的這幫發小,如今都已人到中年,飄散在國內外各地,全部到齊,相見一面,確實很難。 今年,因為疫情,讓大傢都體味到瞭生命無常和人生短暫。 8月份,在自幼就被稱為「孩子王」的那個發小的張羅下,一塊兒長大的15個人(另一個被困在瞭美國),終於湊在一起,到破敗不堪的老國企傢屬院旁的飯店裡,聚瞭一場。
一開始,大傢都還有說有笑,談往事憶當年,後來越喝越高,都原形畢露,不再設防。 有個發小,突然淚流滿面地說:「幹杯!為我恢復自由身!」 大傢一問,才知道,這個女生打瞭兩年離婚官司,終於把渣男前夫趕出瞭傢門。 大傢正在唏噓,另一個也猛灌一口酒:「沒有通知各位,哥們兒去年也離婚瞭,隻是為瞭孩子,離婚不離傢!」 「真的假的?」眾人問。 「誰騙人誰是孫子。」那哥們兒說。 她說,這哥們兒話音一落,剩下的那幫人,就像犯罪分子看見同夥交代瞭實情,不得不投降一樣,一個個兒撂瞭大實話:

 

「其實我在辦離婚手續。」
「我離婚3年瞭,假裝很幸福。」
「我離婚後又再婚,生瞭二胎,剛滿2歲。」
「我結婚第二年就離婚瞭,因為我不能喜歡異性,抱歉騙瞭大傢這麼久……」

 

說完這些,大傢沉默瞭好一陣兒,面面相覷,然後吆喝著「幹杯幹杯」,咕咚咕咚喝下去,桌上的幾個女生先哭瞭,女生哭完,男生也哭瞭,還有幾個人頭頂頭慟哭。
這可真真應瞭北島那句: 那時我們有夢,關於文學,關於愛情,關於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們深夜飲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夢破碎的聲音。

給我傾訴的這個女讀者,也哭瞭。 她邊哭邊想,這離婚的8個人,竟然都來自「10人幫」——他們10個,小時候住在前後兩棟樓上,玩得最好,關系最鐵,如今8個都離婚瞭。 聚餐結束後,大傢分成小組,有的去唱歌,有的去打牌,有的去看老校區。 她小學時的女同桌,非拉著她去廠區旁的水庫邊兒散步——這個女孩子特別能幹,做電子商務,生瞭一兒一女,如今定居省會。
「我沒有大傢勇敢。」女同桌看著煙波浩渺的水庫,對她說,「你們都覺得我過得挺好的吧,其實,都是假的。我老公5年前就出軌瞭,我以為自己能原諒他,結果直到現在,我想起這事兒,還想把他殺瞭……」 她不知怎麼安慰女同學,隻好拍拍她的後背說:「其實,我的婚姻也一地雞毛,大傢都一樣。」 從那次聚餐到現在,已經過去兩個多月瞭,她說,一想起當天大傢喝酒流淚的樣子,還有這麼多人離婚,她還像做夢一樣: 大傢都怎麼瞭?
怎麼都離婚瞭呢?
婚姻的意義何在?

錢鐘書先生說:
婚姻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
在婚姻這座城裡,進進出出,其實一直是人生的常態,所以也不必大驚小怪。
隻不過,當這種常態,濃縮到一個人的圈子裡,比如像這位女讀者的發小圈,或者我們自己的同事圈、朋友圈時,會讓人有種「身邊人都離婚瞭」的錯覺,然後生出無限感慨。
我接情感熱線、做情感專欄10多年,見過不少在愛恨情仇中跋涉的人們,也聽瞭太多分分合合的故事。 我想表達的一種認知是:結婚和離婚,無所謂好壞,都是一種選擇。 而婚姻生活,本質上是我們個人見識、行為、情緒、人格和價值的投射。 因為我們是不同的個體,所以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套現成的通用法則,保證你在婚姻中,一定不會離婚,或一定能幸福。 但,婚姻中,仍有一些共性的誤區,是可以探討的。 這些誤區,就是婚姻中最容易掉進去的坑。
我總結瞭下面6條,願你們能避開。

沒想清楚就結婚
那你死定瞭

100個傾訴婚姻不幸的人,90個人在一開始就沒想清楚,剩下的10個以為自己想清楚瞭,事實證明也高估瞭自己。 

「年齡大瞭,父母催得急,我也沒想清楚,就結瞭婚。」 「失戀瞭,最愛的人不愛我瞭,正好遇見他,沒多想就結婚瞭。」 「工作不穩定,也沒有房子,一個人在這座城市裡漂泊,特別需要一個伴兒,沒有看清他是怎樣的人,就稀裡糊塗結瞭婚。」

被人言裹挾,被失戀折磨,被金錢逼迫。 甚至,僅僅是,別人都結婚瞭,那我也結吧。
很多婚姻之所以不幸,在第一步就輸定。 不清楚自己想要怎樣的生活,看不到牽手的這個人有什麼優劣,更不明白這段婚姻的結合,會給今後的人生,帶來怎樣正反兩面的結果。 然後,步入婚姻後,面對一地雞毛,開始抱怨自己眼瞎,指責對方壞貨,真相呢? 真相是:你自己親手種下瞭一片荊棘,它怎麼可能開出一片百合?!

比離婚冷靜期更重要的,是結婚冷靜期。 年少時,我們都會看得不夠清,不夠遠,不夠明白,但在婚姻這件大事兒上,還是要多給自己一點時間,去問問: 「我喜歡對方什麼?對方喜歡我什麼?我的缺點和劣勢是什麼,對方的毛病和問題是什麼? 我們生活在一起,這些問題如果擴大,會導致怎樣的後果?我能不能承受這些後果,並有能力和信心把它們一點點修成正果?」 問一問自己。 雖然,愛情是奢侈品,但迷迷糊糊的婚姻,一定是消耗品。 不要等自己被掏空瞭,才明白婚姻是一場因果。

總想改變對方
註定是要失望的

夫妻之間的一切矛盾,歸根結底,是權力鬥爭:

 

「你愛我的話,就會聽我的。」 「你必須按照我說的做,否則就是看不起我。」 「我認為是對的,你不聽就是錯。」 「真是夠瞭,你怎麼是這樣一個人呢,嫁(娶)你,真是倒八輩子黴瞭!」 「你如果再犯一次這樣錯,我就死給你看(或者我就殺瞭你)!」

但凡種種,都是控制和綁架: 用語言的強勢,打擊對方,試圖讓伴侶臣服於我們。
用情感的勒索,恐嚇對方,試圖讓愛人威懾於我們。 隻是,我們可以馴服一條狗,但無法馴服一個人,除非他(她)心甘情願地主動改變。 而一切陽奉陰違的改變,都預示著更大的災難。 

那麼,我們為什麼總愛控制伴侶呢? 控制,本質是一種自處低下的難堪—— 我們知道自己弱,又不願承認,就用貌似強勢的叫囂,來遮掩這種難堪。 這種弱,可能是心理上的缺愛,也可能是經濟上的無能,還可能是自己內心潛伏太深的焦慮和挫敗。 所以,根治弱的辦法,並非是改變對方,而是強大自己。 當我們強大瞭自己,不管是用花衣裳和好食物給自己愛,還是掙很多錢滿足安全感,抑或僅僅是學會平和瞭情緒,不慌不忙地做事,我們都會發現: 伴侶還是那個伴侶,而我們看他忽然順眼瞭很多。 為什麼? 當我們自己不再兵荒馬亂,我們的歲月才能靜好平安。 所有關系,都是從我們內心出發,向外延伸的一條線。
而親密關系這條線,最能照見我們內心是穩妥,還是不安。

愛說宏大理論的人
回傢請閉嘴

有一個讀者曾問我:「你經常看書寫文,會拿書上或寫的那一套,要求丈夫和孩子嗎?」 我一臉問號?
不要吧,我又不想當神經病,回到傢中,我隻想當個不讓傢人討厭的普通人兒。 婚姻,不是理論,而是細節。生活,不是書本,而是冷暖。 懂得那麼多道理,也過不好這一生,就是因為沒有切身地投入到傢庭角角落落的建設中,以隨和平靜的心態,看煙火升騰,護橘燈長明。 一個動不動就和傢人談這主義那理論的人,是非常不討人喜歡的。 因為,傢最是一個充滿人情味的地方,不是學術論壇,更不是誰贏瞭誰就光榮。

和愛說宏大理論的人,一樣讓人討厭的,還有特別愛說遠大理想的人: 「我要創業,我要投資,我要當老板,我要掙大錢,我要讓你們過上好日子。」 然後,大話都說瞭,理想都落空瞭,傢裡連房貸都還不上瞭,那個討厭的傢夥還在一屁股債中做著“我要發大財”的千秋大夢。 等被債主踹醒,他(她)還揉著惺忪的眼睛:「我有什麼錯,都是上天待我太薄!」 其實,不是上天待他薄,而是他從來沒想過對傢人負責。 踏實,靠譜,不裝腔作勢,不好高騖遠,不攀比虛榮,不賣弄才華,不天天把好臉色都給外人,臭脾氣都給傢人,不做黃粱一夢而負起責任讓傢人夜夜好夢。 這,就是最好的伴侶。

愛詆毀伴侶的人
都在詛咒自己

結婚20年的一個姐姐,和我分享自己的幸福秘訣,隻說瞭一條:「像維護自己一樣,維護伴侶。」 她說,她從來不袒護孩子,但特別袒護丈夫: 自己的父親母親、兄弟姐妹,無論是誰在背後偷偷說丈夫的壞話,她都要第一時間站出來替丈夫辯護。 更不要說,那些八竿子打不著的外人。 就因為這,她還和愛笑話別人的親哥哥大吵瞭一架,從此後,傢族裡再也沒人敢欺負她丈夫。 也正因為她這,她婆傢人也從不敢難為她:因為感受到她的在乎,丈夫也像她一樣「護犢子」。

夫妻關系>親子關系>原生傢庭>其他人際關系。
這是每個已婚人士都要知道的排序。 夫妻關系永遠是第一位的,因為它是你們小傢的定海神針,也藏著你這一生的轉運秘籍: 父母會老去消逝,孩子會成傢立業,兄弟姊妹最後都各自為傢。 惟有身邊這個不夠完美的愛人,才會陪你走完一生。

你所有的忍辱負重
都在給自己找病

我曾寫過一篇文說:「中國女性最重的病,就是忍辱負重。」 從婆傢的傢長裡短,到娘傢的大小事務,從孩子的作業學習,到傢中的裝修傢務,都是你一個人幹。 時間長瞭,你不是身體出問題,就是情緒生大病。 
更要命的,是另一種女性:
大小事兒都讓她幹瞭,幹完後她又指責男人什麼也不幹。
結果,活兒也幹瞭,惡人也當瞭,傢裡還整天雞犬不寧。 好女人,要學會堅定不移地甩包袱——這個理論同樣適應於被壓榨的男性。

堅定而溫和地用言語和行動,告訴你的伴侶: 這個傢不是你一個人的,孩子不是你一個人的,所有大小麻煩都不是你一個人的,他必須分擔。 這分擔,可以是金錢上的投入——雇人來做,也可以是他自己接手,分工合作。
當然,你也要給對方時間和耐心,讓他從零開始學,從不會做到慢慢會做,在鼓勵和肯定中,讓他擔起該負的職責。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女性,最大困境,並非傢庭和事業兼顧,而是自己活成瞭一隻隊伍,而隊友懶得像豬。 婚姻中,忍辱負重不是美德。
不懂得深愛自己的人,本質上也沒法很好地愛傢人,因為她內心有著太多苦,能量也是停滯的。
別當這樣的人。

怎麼樣都是可以的
但你要對自己的情緒負責

除瞭從婚姻生活的細節處,生出的苔蘚般的瑣碎問題,婚姻中還會面對一些毒瘤樣的癥狀:

 

「他頻繁出軌,我要不要離婚?」 「他傢暴瞭我,我要不要離開他?」 「他賭博上癮,輸掉瞭100多萬,我能不能離開他?」 「她貪慕虛榮,借下瞭很多網貸,我能不能丟下她不管?」

 

恕我直言,這些問題,都不是一句「能」或「不能」來回答的。 它們背後,是能力的彰顯:賺錢力,訣別力,和選擇力。 這三種能力,綜合為離婚力。 你有錢,夠狠心,選擇後,不管今後過得好壞,都不會後悔,那還囉嗦什麼?保存證據,聘請律師,運用法律,打響這離婚保衛戰。 你沒錢,性格軟弱,做事瞻前顧後,一邊抱怨人渣一邊想念他的好,一邊說離婚一邊又暖床,一邊說堅決離開一邊又覺得離婚瞭更不幸,那還離什麼婚? 在能力面前,一切願望都不值得一提,包括離婚。
越智慧的人,越不勸別人結婚,也不勸別人離婚,因為這裡面除瞭緣分和時運,歸根結蒂,是一種能力。 話又說回來:有能力的人,畢竟是少數的。大多數人,不得不隱忍地活著。 但是,那些長夜痛哭的人,被婚姻氣出病患的人,因婚姻而自傷和傷人的人,也在用事實訴說: 夫妻之間,我們可以不把那些出軌的、傢暴的、沾染惡習的伴侶的過錯,攬到自己身上。
但我們最難過的一關,是因為他們的這些惡行,對我們心理和精神的挑戰。 所以,心理學上有句話說: 你不必為別人的行為負責,但你要為別人的行為給你帶來的糟糕情緒負責。 怎麼才算對我們情緒負責? 看見它的眼淚和委屈,傾聽它的心聲和訴說,明白它的來處和去處,懂得它的吶喊和呼籲,安放它的恐慌和不安。 然後,跟著它的指引,做出內心深處那個忠實於自己的選擇: 離開,還是留下? 斷舍,還是忍耐? 活成別人的期待,還是活出自己的熱愛? 鉆進完美的套子裡,還是走在醉人的風花中?
選擇一條,踏入其中,並不再留戀另一條路上的風景,這就是最好的人生。

文章的最後,很想和所有親愛的朋友們,分享一個我和好朋友的對話。 她離婚瞭,如今一個人獨自堅強著。 「你後悔離婚嗎?」 「不後悔。但如果再選擇一次,我不會再離婚,而是從一開始,就保持足夠的獨立和清醒。 關於愛和性,關於錢和傢,關於婚姻和人生,關於殘缺和完整,關於自愛和深情。」 謹以此文,獻給所有婚戀中的人們。
這不是一篇輕松的文字,感謝你們看到最後。 點個“在看”,願你們在愛和被愛中,擁有成熟的人格,擁抱幸福的人生。

-END-

作者:劉娜,80後老女孩,心理咨詢師,情感專欄作者,原創爆文寫手,能寫親情愛情故事,會寫親子教育熱點,被讀者稱為能文藝也理性的女中年,敢柔情也死磕的傻大妞。公眾號:閑時花開(ID:xsha369)。可讀經授權發佈本文,轉載請聯系作者。

你若喜歡,點個“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