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這40歲,真是該死的好!

點擊上方藍字“青年文摘”

右上角“…”點選“設為星標”

添加★標 不再錯過推送

每天 8點 12點 20點 不見不散~

作者:震驚叔,一個有趣的人,公眾號搜索“當時我就震驚瞭”(zhenjing2012)。

或許,你見過蔡依林?

這樣說可能不太對,不如換一種問法:

或許,你見過40歲的蔡依林?

就在最近,40歲的蔡依林火瞭。

那時她正美颯酷地站在舞臺上,從容地跟粉絲拉傢常,說起自己的年齡,滿滿的自信與坦然,事後看來還有些俏皮和歡喜——

“40歲是個很棒的年紀,如果你現在還沒40歲,我跟你講40歲真的feel damn good!”

臺上儼然“四十不惑”的蔡依林閃閃發光,臺下網友忍不住評論:

是啊,20年過去瞭,蔡依林是怎麼做到,乍一看好像和從前一樣,但細看卻又完全不同呢?

一切,都要從她這一路的經歷裡找答案。

1998年,還在讀高二的蔡依林參加瞭MTV音樂臺舉辦的“新生卡位戰”大賽。

這一戰,蔡依林直接從兩萬人中脫穎而出,贏瞭江美琪和吳克群,拿下總冠軍並簽約公司出道。

那時,懵懂的蔡依林還一臉的嬰兒肥,第二年,她就發行瞭個人首支EP《Jolin 1019》。

這張專輯創造瞭40萬張的銷量,讓她收獲“最佳新人獎”。

但在爆紅之後,緊隨而來的卻是巨大的非議和排擠,人們說她小個子、單眼皮、黑黑瘦瘦、香腸嘴、村兒……

“很少有歌手像蔡依林一樣,第一張唱片就紅瞭,可是卻那麼不討人喜歡。”

18歲出道,第一張唱片就火瞭,可僅隔兩年,她就被一些創作歌手評為“十大爛歌手”。

甚至後來每出一張唱片,幾乎都會招致各種負面評價,人身攻擊更沒斷過。

有人可以不在意負面的評價,但她不行。

蔡依林從小好強,功課要第一,電玩要第一,唱歌也要第一,追求巔峰,她感覺這是與生俱來的東西,小時候開始就是如此。

那時班級裡有很多資優生坐在她旁邊,她覺得人傢的數學都好厲害,她就買很多教輔書來做。但不是所有的事都順她的意,“已經很努力、很努力,結果還是九十七分”。

“我知道我自己不是資優生,但是我還是不會放過自己。”

於是,不願放過自己的她,就跟人杠上瞭。

他們說她不好看,她就努力變美;

他們說她不時尚,她就改換造型;

他們說她實力不行,她照樣不願服輸。

她找來瞭奧運冠軍劉璇,跟著劉璇學體操,於是就有瞭《舞娘》裡的絲帶舞,“地才”演唱會的鞍馬、吊環、鋼管舞。

零基礎學體操,想要在舞臺上呈現高難度的專業表演,連續的高強度訓練,讓她在排練的時候暈倒在舞臺上。

粉絲說,她這是“自殺式表演”。

在《花蝴蝶》這張專輯中,她挑戰芭蕾舞最難的20連轉,拍MV時NG 50多次,一天內整整轉瞭差不多1000圈,才有瞭MV裡的15秒鏡頭。

可惜,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團火,路過的人隻看到瞭煙。

2006年的“唯吾獨尊”演唱會,她在舞臺上說:“一路演唱到現在,有各地不同的報紙媒體,給我很多的評價,其中一個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們說,Jolin不是天才,Jolin是地才。”

演唱會結束,貼吧裡都是各傢粉絲的惡意P圖。

出道時因為外貌不被看好,走紅後因為實力被質疑,努力後又因“地才”演唱會被惡意做成表情包群嘲,後來還出瞭鋪天蓋地的“淋言淋語”……

一把把刀子刺下去,強大如蔡依林都忍不住。

“被刺久瞭,沒有一絲傷口是騙人的。”

萬幸,她是蔡依林,她崩潰的極限,大概她自己也還沒探索到。

“最好的報復是美麗,最美的盛開是反擊。”

武裝從內而外,意味著全方位的改變,她唱愛,但不再對著鏡頭歌唱愛情。

《I’m not yours》唱女孩,《PLAY我呸》唱紙醉金迷的娛樂圈……唱別人,也唱自己。

她反省自己對形象過於嚴苛,對於外界評價過於在意,“我的字典裡沒有99分,要自己做到130分才允許別人扣分”。

這中間有一整年,她沉寂消失,隻演瞭一部反響平平的戲,這期間蔡依林看懂瞭很多事。

“演藝圈是這樣的地方,要隨時隨地面對批評。可能你今天出現在某些人的面前,不符合他們畫出來的框框。我常常會想到的是,是不是我今天做人不夠成功?”

她逐漸明白,自己喜歡演出,喜歡舞臺,“表演是我的使命”。與其步履沉重,不如卸下包袱,輕裝上陣。

年齡增加,在她身上看到的不是對身體外貌的焦慮,而是愈加成熟的思考和更開闊的視野。

《Ugly beauty》封面的香腸嘴,是她出道時就一直被詬病的外貌缺陷。

《怪美的》MV重現瞭她被當成表情包,被嘲笑造型,被judge外形的經歷。

她把《玫瑰少年》送給因舉止女性化而遭受校園霸凌致死的男生葉永志。

她也曾把這個悲劇故事搬上演唱會舞臺,警示公眾善待身邊不一樣的人。

“誰把誰的身體,變成囹圄囚禁自己。亂世總是最不缺耳語。”

以前那個萬人嘲笑的“地才”,緊繃著唱口水歌、和自己死磕的小女生,一步一步成長為放松自如,有著自己精神內核,有著豐富表達力,有著獨特審美,敢為女性發聲的“女王”。

如今對於許多人而言,“蔡依林”這三個字,足以成為一種力量。

作為一個出道20年的藝人,她依舊每天都要嚴格要求、挑戰自己——唱歌、跳舞、學英語、演雜技……日日如此,舞臺更不用說。

即使已經到瞭隨便上臺唱首歌就足夠賣座的級別和年紀,唱跳依然驚艷全場。

放松不意味著放棄。

曾有記者采訪她,說“從1999年出道至今20多年,你的大半人生一直生活在人們的目光中”,可事實上,對於她的粉絲而言,不如把話反過來說好一點。

那時年紀小,不知偶像為何物,對歌手一知半解,隻知道她踩在他們的審美點,她的歌一直好聽。

她在變,粉絲又何嘗不是?

20年前,她是“少男殺手”,他們喜歡純情小姐姐;

後來她各種殺馬特,他們到瞭中二的時候;

再後她唱“你是什麼貨色,我就是什麼臉色”,他們也叛逆瞭起來。

到現在,她依然是讓所有人羨慕的狀態:

接受自己,欣賞自己。

接受平平無奇是你,閃閃發光是你,楚楚動人是你,孜孜不倦是你,勇往直前是你,不懼流言是你,自由而無用也是你。

當一個40歲的女明星學會接納不完美的自己,她開始真正放松下來,蔡依林就隻是蔡依林。

《Ugly beauty》發行當天達成三白金銷量成就,成功打破港臺女歌手唱片銷售紀錄。面對這樣的好成績,也不過是工作室發瞭條微博,重點“和為上”。

發新專輯前後,每天不是扯點有的沒的傢常,就是曬狗,搞得粉絲忍不住調侃:

“粉絲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蔡依林出瞭新專輯,而蔡依林恨不得讓全世界知道自己養瞭狗。”

她開瞭多年來第一個沒有表演“雜技”、隻有安靜唱歌和走心聊天的演唱會。

她享受著癱在傢裡,躺在地上,什麼也不做,隻松弛而完整地休息,舒服。

曾經合作過的日本“天後級”女歌手安室奈美惠宣佈隱退的那天,蔡依林於深夜在社交網絡上寫下這樣的一段話:

“她,從女孩到女人,每次的漂亮轉身,都在激勵跌跌撞撞的我們。”

蔡依林在40歲時漂亮地轉瞭身。

而在下一個生日,或許我也會許個願:

希望40歲時的自己,脫口而出的不是“這該死的40歲”。而是能有那麼一刻,接受平平無奇是我,閃閃發光是我,楚楚動人是我,孜孜不倦是我,勇往直前是我,不懼流言是我,自由而無用也是我,更能輕松說出“I feel damn good” 。

“這40歲,真是該死的好啊!”

作者:震驚叔,一個有趣的人,公眾號搜索“當時我就震驚瞭”(zhenjing2012)。

▽ 更多推薦閱讀 ▽


那個說著“不可能打工”男子,還是成瞭網紅


瓊瑤的女人,真會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