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瞭賀聰,還有誰能把ZARA穿出上萬效果?

衣靠人裝,半點不假。

賣著High Street的衣服,請的卻都是頂級超模,ZARA在為自己“包裝”這方面真的還沒輸過誰。
最新的秋冬型錄大片就請來瞭安公子Anja Rubik,Grace Hartzel,Freja Beha Erichsen、賀聰等一票赫赫有名的“熟面孔”坐陣。
Anja Rubik
Freja Beha Erichsen
幾百塊的衣服一上她們的身瞬間視覺觀感直飚上萬,怎麼看都是買不起的樣子。
Grace Hartzel
賀聰
不同衣裝的特點被超模們深度挖掘並無限放大,簡約中又有耐人尋味的魅力,妥妥的是超強的業務能力沒錯瞭。

Anja Rubik

去年戛納電影節上,ALL BLACK真空西裝造型亮相的Anja Rubik雅痞又摩登,略帶頹廢的煙熏妝容更添瞭點魅惑,成為瞭不少人心中“朱砂痣”一樣的存在。

哪怕隻是隨便回個眸都能大殺四方,性感的高級范兒信手拈來,呈現出瞭一場“行走的廣告大片”。
2019 戛納電影節
“戛納第一帥”、“安公子”這些中性化的名頭配上Anja Rubik一點都不違和,清冷的氣質與刀削般立體的面部輪廓構造出鋒利又溫柔的獨特美感,眼睛中的桀驁不馴寫滿瞭清醒和自信,有著極為堅韌的力量。
ZARA 2020 SS
1983年出生於波蘭的小城市,因為偶然在錄像帶上看到的模特畫面而對這個職業深深著迷。於是高中畢業的Anja Rubik帶著夢想前往巴黎,走向瞭自己職業道路的開端。

Anja Rubik童年
從2000年首次登上國際時裝周T臺的“新人模特”到現在享譽國際的“超模”,Anja Rubik在20年的從業時間裡幾乎收獲瞭“大滿貫”般的成就。
2006年成為Chloé最鐘愛的模特,連續多個季度擔任其代言人;2008年被評為世界頂尖超模TOP50中的第9位;2011年成為YSL創意總監Anthony Vaccarello的靈感繆斯,就連老佛爺都對她愛不釋手。
Chloé 2015-2016 FW
Anja & 老佛爺
如今,安公子被評為2000年以來世界上最棒的超模之一,幾乎解鎖瞭所有藍血品牌的代言,並以年薪350萬美元入選福佈斯最吸金的超模榜單。
Christian Dior 2011 SS
Saint Laurent 2020 Le Smoking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安公子也是ZARA的固定合作模特,今年的秋冬系列的lookbook中就頻頻出現她的身影。
ZARA 2020 FW
在安公子的演繹下,飄帶設計、亮片裝飾加上充滿迪斯科風的漆皮褲和迷你裙很有八十年代的復古韻味,張揚狂野的讓整個秋冬季都跟著“燥”起來瞭。

Freja Beha Erichsen

一頭利落的金色短發,加上高挑瘦削的身材,“F王子”的稱呼名不虛傳。
Freja冷峻而神秘的特質讓人過目不忘,隱隱透出的不羈和瀟灑更是形成瞭自己獨特的風格。

ZARA極簡風和Freja的疊加組合分分鐘讓藝術與高級感翻倍。針織衫、襯衫和牛仔這種基礎款單品在F王子的身上硬是被穿出瞭冷傲的宮廷范。

最特別的是,F王子歐美的氣質與中國風元素不僅一點不違和,反而在兩極碰撞下更多瞭分優雅。

雌雄莫辨,閑適自得,Freja是模特圈的“常青樹”,但哪怕在“名利場”中行走十幾年,從容而冷靜的態度卻從未改變。
選角總監James Scully曾形容F王子,“她是完美且復古的衣架子,帶著1980年代雌雄同體的非凡氣質”。而“The Queen of Cool”是Freja最初成名時外界給她的評價。
Prada 2020 Resort
Versase 2019 SS
白T、牛仔褲和黑皮靴是Freja十幾年間街拍中最常見的造型,是當時“五彩繽紛”時尚界特立獨行的符號,F王子開啟瞭個人風格極強的全新風潮。

因為特質契合,Saint Laurent對Freja情有獨鐘,從廣告大片到品牌走秀都一定要邀請她,創造瞭無數經典的合作。
Saint Laurent 2019 Winter
Saint Laurent 2011 FW
今年品牌的秋冬系列廣告Freja同樣沒有缺席。大面積的復古亮色好像打翻瞭調色盤,讓一向隨性的F王子呈現出難得悅動熱烈的一面。
Saint Laurent 2020 Winter
Prada 2020 假日系列廣告大片中也有Freja的出鏡,攝影師Steven Meisel用黑白光影重現普拉達電影美學,將Freja的純凈冷冽烘托到極致。
Prada 2021 Resort

Grace Hartzel

相比於超模界的“老將”安公子和F王子,Grace Hartzel顯得資歷淺瞭不少。
雖然是個95後的少女,但卻已經是Valentino、Elie Saab、Marc Jacobs等大牌秀場中的常客。長相甜美到很像標準的女團成員,是個十足的古靈精怪小仙女。
Chloé 2019 FW
Christian Dior 2018 SS
少女甜美風的長相並沒有影響Grace對時尚大片的塑造,換一個造型就換一種氣質,哪怕隻是眼神的流轉都能讓人感覺到超強氣場的威懾力。
2014年Saint Laurent PSYCH ROCK系列的廣告激發出瞭她血統中的印第安特質,誇張的配飾加上皮質流蘇,狂野率性,仿佛走進瞭原始的熱帶叢林。
Saint Laurent 2014 PSYCH ROCK Collection
2016年菲拉格慕香水系列的代言又變身貴族名媛,湖藍色的眼睛迷離中亦有不同世俗的叛逆。
Salvatore Ferragamo 2016 Signorina系列
今年Grace也接連拿下瞭不少廣告。ZARA春夏系列和秋冬系列的型錄中都有出鏡。
春夏系列的居傢系列慵懶的魅力max,極為簡單的ONE PIECE單品也能穿出不一樣的時尚感。
ZARA 2020 SS
秋冬的這幾套也都極美。走路帶風的刺繡長外套和柔軟好搭的polo衛衣,舒適中也彰顯著自己的態度。

賀聰

在ZARA眾多的超模中,當然也少不瞭國模的身影。

賀聰小仙女的這組look以雅致的藍色紋理為背景,木耳邊、天鵝絨、V領和格紋外套打造出濃濃的復古法式風情。

褲裝颯爽、裙裝柔美、皮衣幹練,百變都市女郎輪番上場。

2020年算得上是賀聰收獲滿滿的一年。在今年疫情下的春夏時裝周上以13場秀的總成績位居國模榜單的第一位,其中不乏CHANEL、Versace、Fendi等大牌。
左:Versace 右:Fendi 2020 SS
除此之外,還拿下瞭CHANEL的2020秋冬系列成衣廣告,解鎖瞭自己模特生涯中又一個新的裡程。
CHANEL 2020 FW
Dior彩妝和Burberry也紛紛遞來橄欖枝,不愧是這幾年新生代超模中實力滿格輸出的“時尚寵兒”。
Christian Dior 2020 Backstage Beauty
Burberry 2020  賀歲廣告
繁忙的工作之餘,賀聰偶爾也會切換到度假模式,時不時就會分享下自己的私服街拍,貢獻瞭不少的穿搭模版。

T臺上叱吒風雲,T臺下俏皮可愛,“秀霸”的反差萌魅力任誰也無法抵抗吧。

超模們的魅力又有誰能扛得住呢?明知道穿不出她們的高級感,COCO還是有想pick同款的沖動,怎麼肥事?!

圖片來源

Ins / 新浪微博

時尚COSMO原創內容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獲取版權


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別忘瞭點個贊哦~

點點在看

想pick誰的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