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婆婆,想說愛你不容易


作者:開河來源:歐麥媽媽(ID:oumaimon)

01

清晨,我哭著從夢裡醒來,渾身都在顫抖。夢裡,戴著面具的婆婆擋住瞭我的去路,一步步逼我後退,眼前的肅寧離我越來越遠。

肅寧看著哭醒的我問怎麼瞭,我隻輕描淡寫地說做瞭噩夢。如果我說出夢裡的情景,肅寧必定又會責怪我對婆婆抱有偏見,因為在他的眼裡,婆婆做得相當完美。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得益於婆婆的精湛演技,她總是當著肅寧時一個樣,而單獨面對我時又一個樣。

晚上,看著電視裡播的川劇“變臉”,看著那一張張臉譜的變換,我想到瞭婆婆。人們總是好奇,那一張張色彩斑斕的臉譜究竟是怎樣被變來變去的?結婚這一年來,我對婆婆也生出瞭同樣的疑問。

肅寧上初中那年,婆婆和公公因為長年爭吵,最終離瞭婚。之後,婆婆一個人帶著肅寧生活,再沒有結婚。認識肅寧的時候,我剛到這個南方城市不到一年,“漂泊”成瞭我在這個城市的身份屬性。

剛剛戀愛時,肅寧就跟我說這些年婆婆帶他走過的艱難歲月。每次說起,肅寧的眼睛總是充滿瞭憐憫和哀傷,我依偎在他的懷裡,想象著那個慈祥又命運坎坷的母親。

和肅寧交往瞭半年之後,他帶我去見瞭婆婆第一面。婆婆雖然沒有我想象中溫暖,卻也熱情,但那禮節一樣的熱情卻像屏障,隔在她和我之間。到結婚前,我們又見過幾次面,但每次婆婆都是熱情卻有距離,那是一種隻有我能感受出來的氣息。

肅寧對我很好,在我們交往瞭一年之後,他當著婆婆的面跟我商量結婚的事。肅寧說,結婚後我們暫時先跟婆婆住,等單位的房子蓋好之後就遞交申請。我點頭同意瞭。

婚後,我們和婆婆一起住在一套50多平方米的房子裡。白天我和肅寧上班,下班回傢後, 3個人一起坐下來吃飯、看電視、聊天,日子過得倒也平和。

婚後,肅寧出差去北京,第二天就返回。肅寧走的當天晚上,下班回傢的我發現婆婆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廚房忙碌,而是坐在客廳裡看電視。雖然有些奇怪,但進門後我還是高興地跟她打著招呼。“中午還剩不少菜,你要餓瞭就熱熱吃吧,我還不太餓。”婆婆一邊看著電視,一邊扔給我這些平靜的話。

婆婆的態度讓我有著隱隱的不快,我不知道究竟發生瞭什麼,但考慮到我和肅寧剛剛結婚隻好壓壓心裡的火氣。如果現在婆媳之間就有瞭矛盾,接下去的生活該怎麼繼續?那晚,我勉強對付瞭幾口飯。

吃完晚飯,我一邊陪婆婆看電視,一邊陪她說話。但婆婆似乎並不領情,除瞭簡單的回應之外,隻是專註地看電視。

然而,第二天肅寧回來之後,婆婆竟然又恢復瞭“熱情”,她甚至當著肅寧的面主動跟我搭訕、問我菜是不是合口。晚上,我躺在肅寧的臂彎說起婆婆的異常,想問問是不是自己哪裡做得不好。但肅寧卻說:“媽其實對你挺好,以後盡量不要耍小性子,免得讓媽傷心啊。”

想著婆婆一路走來的不易,想著肅寧的孝順,我點點頭,在肅寧的臂彎裡沉沉睡去……

02

原本以為,婆婆的“那一次”隻是偶爾,可後來我發現事情並不是那樣簡單。

有一天,我在傢裡休息,便早早起來做早餐。正炒菜的時候,一個同事因為急事給我打電話,我便讓婆婆幫忙照看一下鍋裡的菜,然後叮囑她菜已經放過鹽瞭。等我放下電話的時候,婆婆已經把菜端上瞭桌。

吃飯的時候,我先夾瞭一口菜,誰知剛入口,我的舌頭就被澀澀的咸味給蜇瞭一下,趕忙把菜吐瞭出來,然後無心地說瞭一句:“媽,菜怎麼這麼咸,我不是跟您說已經放過鹽瞭嗎?”

我剛說完就發現婆婆的臉色有些不對,這才意識到自己失口瞭。肅寧看瞭看婆婆,然後開始指責我:“咸就咸瞭,媽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肅寧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打圓場,便低著頭沒再作聲。誰知,婆婆竟然當著肅寧的面掉起眼淚來。

“媽,你別難受瞭,都怪曉莉不懂事。”肅寧一邊哄著婆婆,一邊狠狠瞪瞭我一眼。看婆婆哭得那麼傷心,我也仿佛犯下瞭天大的錯誤,心中不免生出愧疚:“媽,都怪我不好……”

“不怪你,確實是我沒註意聽,才又多放瞭鹽。”婆婆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很大度地說瞭一句,似乎沒有半點兒指責我的意思,這讓我更加愧疚起來。我偷偷地看瞭看哭紅瞭眼睛的婆婆,覺得她是那麼親切。

簡單吃瞭點早餐之後,肅寧出門上班去瞭,在將門關上的一剎那,我突然發現婆婆變瞭臉色,不再是剛才那副楚楚可憐的表情,而是怒氣騰騰。

“媽,吃個蘋果吧。”我還在為自己剛才的言行愧疚,希望能彌補對婆婆的傷害。“你還是留著自己吃吧!”婆婆看也沒看我,轉身去瞭衛生間,我拿著蘋果愣愣地站在那兒。

婆婆從衛生間出來後,坐在沙發上看起瞭電視。我討好地坐在她身邊問:“媽,你還在生我的氣嗎?”“我哪敢生你的氣啊!”婆婆看著我,眼裡像是有無數把小刀子,然後“啪”地把電視遙控器往桌子上一摔,起身去瞭自己的臥室,再沒有出來。

肅寧快下班的時候,我開始去廚房準備晚飯,誰知一天沒有出臥室的婆婆竟然也來到廚房忙活起來,卻並不和我說話。肅寧進屋後,看到我和婆婆一起在廚房做飯,以為早上的事情已經煙消雲散。而婆婆也開始親熱地跟我說話:“曉莉,把那個藍色的盤子拿來;曉莉,先把這個端走吧……”

看著婆婆瞬間的變化,我仿佛明白瞭一切,這個“變臉”婆婆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瞭給肅寧看。

晚上,我躺在床上再次和肅寧說起白天發生的一切,但肅寧似乎更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勸我:“我看媽對你挺好的,不要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看問題,好嗎?”肅寧一邊說,一邊輕輕摟住瞭我,我知道肅寧是愛我的,隻是他暫時被婆婆蒙蔽瞭雙眼。

那天之後,我告訴自己,為瞭肅寧,我要盡量學著忍耐,學會慢慢適應“變臉”婆婆。

 

03

4個月後,單位的傢屬樓蓋好瞭,而肅寧也順利地申請到瞭一套房子。因為經濟的緣故,我們隻要瞭一套70平方米的小兩居。婆婆並沒有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她說自己還習慣住在那套老房子裡。這時,我已經懷孕3個月瞭。

不用天天和婆婆相處,彼此的摩擦也就少瞭許多。我懷孕5個月的時候,母親大老遠地從老傢跑來照顧我,一直到我生下悠悠,這期間婆婆也隻是象征性地來照顧我一下,而且每次都是肅寧在傢的時候。5個月後,悠悠出生瞭,肅寧欣喜萬分,他常常摟著女兒不舍得放手。

悠悠快3個月大的時候,母親回瞭老傢。母親走後,婆婆當著肅寧的面說要過來幫我照顧悠悠,雖然知道這是她不得已說出的話,但我心裡還是充滿瞭感激。休產假的那段時間,前來“照顧”悠悠的婆婆就暫時住在我們的新房裡。

有一天,悠悠一大早就醒來瞭,然後在我懷裡哭個不停,婆婆聽到悠悠的哭聲後趕忙跑過來要抱她出去,說是怕打攪我休息。我不好推辭,就讓她抱走瞭悠悠,可躺下後卻怎麼也睡不著。

婆婆抱悠悠回來的時候,肅寧已經上班去瞭,而我正在給悠悠洗衣服。原本以為婆婆會陪著悠悠一起玩,可等我洗完衣服之後,卻發現悠悠一個人躺在小床上雙手亂舞。我抱起她,發現她身下已經濕成瞭一片。

我趕忙給悠悠換瞭尿佈,然後去找婆婆,卻看到她正呼呼地睡著。看著眼前的情景,一股怒氣湧上心頭:在肅寧的面前,婆婆總是那麼善於表現、甚至是表演,可她又真正為我做過什麼?想著這些,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流瞭出來。

晚上,我把白天發生的一切告訴肅寧,可他卻半信半疑地說瞭句:“是嗎?”然後轉身在衣櫃裡找衣服。我從肅寧的眼睛裡讀到瞭一絲煩躁,我想,可能他認為每次都是我百般挑剔和無中生有。

我真想把婆婆的“另一面”給錄下來,好讓肅寧親眼見一見他所信任的母親的所作所為,但那樣的話我和婆婆必然撕破臉皮,而我和肅寧的婚姻也將面臨著崩潰。

我感到越來越痛苦,不知道這樣的忍耐自己還能堅持多久。每次想到婆婆,我都會想到她那張隨時變換的面孔,想到那張面孔背後隱藏的險惡用心。我真怕她會像噩夢裡那樣,將我和肅寧隔開,讓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

專傢點評

謝際春(心理咨詢師)

兒媳自覺非常委屈,但從婆婆的角度來說,也未必有什麼險惡居心,可能是婆婆願意照顧兒子,但不認為一定要照顧兒媳。

她與兒媳非親非故,大體做到禮貌周全已屬不易。更何況兒媳也並沒有打算把婆婆當親生母親孝順,那她又怎能期待婆婆像照顧親生女兒一樣對待自己?

如果兒媳能放下對婆婆的不合理期待以及假想敵人的預設,換個角度想想:你吃的每一頓她做的飯,哪怕是她為瞭兒子才做的飯;她幫你帶孩子,哪怕隻有10分鐘,這些不都是額外之善嗎?

智慧的媳婦,不會在背後跟丈夫講婆婆的壞話,而是要當著丈夫的面,對婆婆為你們做的事表示感謝。這樣的話,婆婆可能會越做越好,而丈夫也不必再為婆媳關系而煩惱瞭。


來源:歐麥媽媽,婚姻與傢庭雜志社出品的情感故事號,兩天一篇原創故事,給你最溫暖的陪伴。

編輯、排版:王雲峰

審核:李津


投稿微信:[email protected]

轉載及商務微信:jiaodanhong003

小婚傢還為你準備瞭更多好文章哦,點點看↙↙↙

01. 好的婚姻,藏在一個“舒”字裡

02. 趙薇新作《聽見她說》催淚爆表,道出瞭多少女性的心聲



本文圖片來源網絡,我們尊重著作權所有人的合法權益,如涉及版權爭議,請著作權人告知我方刪除,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