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車談:Model S行駛時天窗脫落 特斯拉不想背鍋?

要點速讀:

1、廣州車展開幕 智能化成為焦點
2、小鵬汽車宣佈將引用激光雷達技術 3、特斯拉高速行駛時天窗突然脫落4、華晨宣佈破產 拜騰被列為執行人5、車企一切OTA升級需向國傢備案6、吉利/沃爾沃/戴姆勒合作研發混合動力系統

廣州車展開幕 展車減少但人流不減

♦ 事件回顧:

      11月20日,今年壓軸的綜合性大型車展——第十八屆廣州國際汽車展覽會正式拉開帷幕,展車總數達到980輛,包括全球首發車38輛,其中跨國公司首發車9輛、概念車20輛、新能源車142輛,其中國外企業展車60輛。

♦ 詳情解碼:

  人們都說車展是汽車行業發展的風向標,這一點不假。受全球疫情形勢和車企經營受阻影響,參展的車企越來越少。無論在早前的2020成都車展,還是北京車展,以及廣州車展上都表露無遺。

  這裡可以拿出一組數據證實:

  正如數字所反映的,首發車、概念車幾乎都在同比下降,唯獨新能源車參展數量仍在增長。更有意思的是,國際品牌活躍度越來越高,近一年密集式投放新能源車,縮短瞭與自主品牌在數量規模上的差距。

  在今年廣州車展上,我們可以見到大眾、豐田、寶馬、奔馳等都帶來瞭比較重磅的新能源車,比如在現場宣佈上市的寶馬iX3、以及大眾ID.4 CROZZ、豐田的威蘭達雙擎E+/RAV4榮放雙擎E+、C-HR雙擎/奕澤雙擎、現代名圖EV等。

  純電、插電、混動新車目不暇給,但整體而言合資品牌都並不算驚艷,寶馬iX3隻是油改電版的X3,豐田的威蘭達雙擎E+隻是過渡性的產品,並非具有革命性。

  相反,自主品牌的表現更為激進,特別是純電車型基本到已經達到500km水平,而且智能化程度也比較高。

  比如說,榮威MARVEL R集成5G智能駕駛、R PILOT 3.0自動駕駛輔助等功能,還能實現虛擬實景智能輔助、聲控智駕、車傢互聯、整車OTA等智能座艙功能。另外,廣汽新能源Aion Y、新寶駿Electric Robot等概念車都能達到瞭L3、L4級別的自動駕駛。

  一向以自動駕駛立命的新造車企代表小鵬汽車更在車展上表示將在明年推出搭載激光雷達的自動駕駛架構……

  中國品牌汽車之所以能如火如荼地推進智能化,一定程度是一批科技互聯網公司的技術背書。比如,在今年廣州車展,科大訊飛就發佈瞭“飛魚OS MATE 2021”、“飛魚智能主力MM 2021”、“飛魚智雲1.0”三大車聯網產品,能提供語音交互、聲音管理、人臉識別等技術。

  再比如吉利旗下的億咖通科技展示瞭恒芯E01智能座艙芯片,零跑汽車母公司大華則帶來瞭自動駕駛“凌芯01″。

  除瞭以上這些科技公司外,其實還有千千萬萬傢相關企業在推動著汽車智能化的發展進程,即使沒來到展臺上,也不被普通消費者所熟知,比如激光雷達的速騰聚創、禾賽科技,自動駕駛芯片的地平線、高精度地圖的百度、四維圖新、高德……

  不同於以往傳統燃油車時代,汽車產業向電池、數據、軟件等智能技術方面轉移,智電汽車市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著。如果真有中國“彎道超車”的一天,我想少不瞭車展出現或沒出現的自主品牌以及供應商的功勞。

小鵬汽車將應用激光雷達技術 竟引起罵戰?

♦ 事件回顧:

     在2020年廣州車展上,小鵬汽車宣佈將從2021年生產的量產車型開始升級其自動駕駛軟件和硬件系統,在下一代自動駕駛架構上將采用激光雷達技術,將提高車輛的高精度目標識別性能。

♦ 詳情解碼:

  消息很快引起大洋彼岸的特斯拉CEO馬斯克註意,在推特評論說“他們有特斯拉的舊版軟件,而沒有我們最新的神經網絡計算機”。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隔空回懟稱:“明年開始,在中國的自動駕駛你要有思想準備被我們打得找不著東,至於國際,我們會相遇的。”火藥味甚濃。

  特斯拉與小鵬汽車的恩怨可追溯到2019年,特斯拉起訴從自傢公司跳槽到小鵬汽車的高級工程師曹光植,其涉嫌將特斯拉的數據庫、Autopilot和神經網絡源代碼庫盜取,並在任職小鵬汽車期間通過多個設備訪問源代碼文件。

  目前,事件還處於各執一詞的階段,還有待美國加州政府作出裁定。這把的“火”還沒澆滅,雙方如今因為激光雷達的問題激發瞭矛盾。

  要知道馬斯克一直堅持不用激光雷達,視覺配合算法就能達到完美的自動駕駛狀態。所以在他眼裡,激光雷達是個愚蠢的解決方案,誰依賴激光雷達誰就完蛋”。

  說“完蛋”有些過瞭,沒錯,激光雷達相對較貴,還有一些缺點,比如懼怕霧霾煙塵天氣、無法分辨特征類型、沒有顏色和圖案……但是也不能忽視激光雷達的好處:高精度、高分辨率、對光照不敏感、直接獲得障礙物的距離/方位。

  如今激光雷達已經成為許多L4/L5級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標配,進而大幅度提高安全性,畢竟屆時是要將人的生命安危交付給人工智能。

  而且激光雷達目前成本已經下探到千元級別,意味著以後會有越來越多量產車搭載激光雷達。所以現在大傢都在摸索的時候,來討論到底用不用激光雷達,誰也沒法百之一百肯定,至少等到小鵬相關量產車問世才好比較那種方案更加成熟可行。

特斯拉高速行駛時天窗脫落 秒變敞篷車

♦ 事件回顧:

      11月22日,一條特斯拉Model S高速行駛時天窗突然脫落的視頻在網絡上流傳,當時玻璃天窗毫無征兆地脫落順勢飛起,險些砸中後者。而這一過程正好被後者的行車記錄儀拍下。

♦ 詳情解碼:

  當天,特斯拉官方立即發出回應,表示該車輛曾在第三方鈑噴中心進行過車頂玻璃的更換,事件原因正做進一步調查。

  雖然官方積極處理問題,但顯然吃瓜群眾並不買賬,有人認為“第三方也是特斯拉授權的”,有的調侃“這放在高速就是意外殺手瞭”……言下之意特斯拉很難帥鍋,一連串的質量問題早已讓特斯拉的形象有些崩塌瞭。

  其實早在今年10月特斯拉也在美國發生過類似天窗脫落問題:美國一名特斯拉車主發文,稱其在提走Model Y回傢的高速路上,一開始聽到嘈雜的風聲,不久後全景天窗突然整體脫落。車主還透露,提車後他們就已經註意到瞭一些較小的裝配問題,比如“間隙不均勻,都是一些眾所周知的問題。

  根據美國J.D.Power發佈的2020年新車質量調查報告顯示,特斯拉新車質量排名中表現最差,每100輛特斯拉新車就會出現約250個質量相關的問題。因此,特斯拉在30多個汽車品牌中排名墊底。

  另外,自動駕駛功能也發生過多起交通意外,如Autopilot系統失靈撞上貨車等。

  雖然安全、質量問題都有引起馬斯克的註意,但即使用戶基數不斷擴大,這些根本性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若特斯拉要顛覆燃油車,碾壓豐田們,質量、安全、品質這些問題是它必須跨越的坎。

華晨正式破產重整

♦ 事件回顧:

      11月20日,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債權人對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華晨汽車)的重整申請,這也就意味著,華晨汽車將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但不影響旗下上市公司及與寶馬、雷諾等合資公司。

♦ 詳情解碼:

  11月23日,華晨中國發佈公告稱,收到中國證監會的書面通知。中國證監會已就華晨汽車涉嫌違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規對其展開調查。

  事實上,早在今年年初,華晨汽車就露出破產的端倪。今年5月27日,遼寧交投就以0.01美元(約合人民幣0.07元)/股的價格,購入華晨中國3.96%的股本;7月14日,再次購入4億股,股本占總數的7.93%。

  今年8月開始,華晨汽車先後經歷債券股市暴雷、資產遭凍結,被媒體曝出負債總額高達1200多億元,銀行不得不成立債務委員會追債。當時針對華晨的債務危機,遼寧國資委已經成立瞭專項處理小組,並正在制定相關的改革方案。然而等來的卻是破產重整。

  作為曾經是社會主義的第一股,也是東北工業經濟的杠把子,華晨落得如此結局無疑是令人唏噓,但它早已輝煌不再。近些年來,華晨一直依靠著華晨寶馬這一合資項目來養活自己。

  今年上半年,華晨寶馬共賣出26.2萬輛新車,而華晨華頌不足千輛,中華僅為3000輛,金杯僅為8000輛。其中,中華的在售車型僅有中華V3、中華V6和中華V7。

  從利潤來看,華晨中國今年上半年利潤為40.45億元,其中華晨寶馬為其貢獻利潤43.8億元,相比去年增加8.3億元。換句話說,如果沒有寶馬的“進貢”,華晨將會虧損3億元左右。

  自主板塊的日漸萎靡是華晨汽車走向破產的根源。在祁玉民時代,盡管精心佈局瞭SUV、轎車兩大產品線,但都避不開的“高開低走”尷尬局面。一來,過於消費寶馬,但沒有消化寶馬的技術。二來,長期以低價降維打擊,產品質量問題層出,折算瞭品牌想象。

  而這段時間恰恰是吉利、長安、奇瑞爆發逆轉的時期,華晨開始表現得越來越乏力。更別談如今汽車電動化、智能化兩大趨勢,華晨有何種作為。

  在整體形勢不利的當下,華晨破產也隻是一個縮影罷瞭,除瞭華晨集團外,眾泰、力帆也進入破產重整程序。而曾經紅極一時的拜騰汽車關聯公司也在近期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累計執行總金額為221.63萬元。

一切汽車的OTA升級需向國傢有關部門備案

♦ 事件回顧:

     11月25日,國傢市場監管總局辦公廳發佈瞭一則《關於進一步加強汽車遠程升級(OTA)技術召回監管的通知》,規范OTA技術在汽車中的應用,規定主要有:車企對車輛OTA升級時向市場監管總局備案;車企要使用OTA消除車輛缺陷、實施召回的,也要備案;當車輛發生被入侵、遠程控制等安全事故時,必須立即展開調查分析,並向總局報告結果。

♦ 詳情解碼:

  有數據統計,截止2019年,中國市場因軟件問題召回的車輛多達683萬輛,召回次數為213次,其中79%的車輛選擇瞭用OTA進行召回。

  隨著智能網聯技術在汽車上的不斷滲透,因為軟件問題而召回汽車的次數不斷上升。但不少具備OTA能力的車企為瞭節省成本和時間,會采用OTA優化問題。特別一些造車新勢力的思維會與智能手機一樣,讓產品先上架,然後不斷通過修補漏洞來解決產品的問題。

  譬如,在10月22日理想ONE車主在青島高速追尾貨車後,理想汽車在幾天後推送瞭V1.4.18(內測版)的OTA,主要是新增瞭側前方貨車並線時的報警功能。

  但實際上,據我們分析,這起青島事故是因為理想ONE軟硬件都不完善的結果。

  硬件方面,理想的輔助駕駛解決方案由1 顆前置單目攝像頭、4 顆環視攝像頭、1顆前置毫米波雷達、12顆博世超聲波傳感器、Mobileye EyeQ4 視覺感知處理芯片組成,這放在一些標榜自動駕駛的智能汽車並不冗餘。

  毫米波雷達作為高速探測移動物體的核心工具,理想ONE僅有一個,頻率為77GHz。而Mobileye EyeQ4芯片隻能接入52º攝像頭,識別障礙物的速度、寬度的能力較弱。

  軟件方面,我們實測若前車以極慢的速度(20km/h)突然變道,理想ONE也沒有立即作出任何減速或剎車反應。直到前車完全進入車道時,才啟動AEB緊急制動。

  顯然,理想ONE在使用ADAS時就具有先天不足,如今通過OTA為車主增加瞭側前方貨車並線的提醒,也隻是治標不治本。

  類似的案例不勝枚舉,OTA逐漸成為車企優化軟件問題和召回車輛的常見方式。有的車企還能通過更高級的FOTA(即固件升級),對懸掛、轉向、制動、車身控制、ADAS輔助駕駛等系統進行更新,代表車企是特斯拉。

  對此,國傢市場監管總局缺陷產品管理中心汽車部主任肖凌雲指出,“雖然我們鼓勵企業用OTA的方式實施召回,但不能用OTA的方式逃避召回,或者替代召回。OTA隻是召回的一種技術服務方式,不等同於召回,更不能代替召回。且不管企業是以OTA作為召回措施還是技術服務活動,都要履行備案的義務。”

  所以,國傢這次對OTA升級的統一規范監管,就將有望杜絕一些廠傢企圖用OTA,掩蓋應當進行的召回。

吉利/沃爾沃/戴姆勒合作研發混動系統

♦ 事件回顧:

      近日,戴姆勒股份公司、吉利控股集團和沃爾沃汽車內燃機部門擬就一款用於下一代混動車型技術的高效動力系統展開合作。通過這一合作,合作方將打造規模效應、提高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預計合作領域將包括工程研發、采購、產業化及效率舉措等。

♦ 詳情解碼:

  近日,戴姆勒股份公司、吉利控股集團和沃爾沃汽車內燃機部門擬就一款用於下一代混動車型技術的高效動力系統展開合作。通過這一合作,合作方將打造規模效應、提高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預計合作領域將包括工程研發、采購、產業化及效率舉措等。

  該動力系統將於合作方在歐洲和中國的發動機工廠生產,也將有可能從中國出口海外。

  自吉利入股戴姆勒以來,雙方的合作似乎並沒有一刻停下來:尋求更廣泛的合作機會來占領技術制高點。自此,雙方合作包括高端共享出行(“耀出行”)、高端電動智能汽車品牌smart、低空出行、混合動力系統。

  早在今年初,外界就有消息傳出戴姆勒與沃爾沃正在考慮合作研發內燃機,以削減研發成本,如今隻不過是官宣多瞭沃爾沃汽車母公司吉利集團。

  幕後最大贏無疑正是吉利,2010收購沃爾沃汽車後,吉利踏上瞭快車道,雙方合作打造瞭現在最核心的技術——CMA架構。如今,吉利身邊又多一個“美人——戴姆勒,各取所需,而且將重心指向混合動力系統。

  值得註意的是,今年發佈的新版雙積分政策首次提出瞭“低油耗乘用車”概念並明確瞭積分核算的優惠細則,混動車的市場地位也將會被抬高,因此戴姆勒和吉利的合作無疑躺在風口之上。(文:太平洋汽車網 曾惠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