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暗殺瞭法赫裡紮德?真相隻有一個!

11月27日,伊朗頂級核物理學傢莫森·法赫裡紮德被暗殺,接連遭到炸藥爆炸與機關槍掃射,法赫裡紮德最終不治身亡,這成為瞭既今年1月蘇萊曼尼被刺殺之後,又一震驚世界的新聞。

 

▲刺殺現場 視頻截圖

法赫裡紮德遇刺,應該有如下幾種可能性:

 

一是以色列為削弱伊朗核威脅而采取的行動。

乘美國大哥權力交接之時,擅自采取行動,通過暗殺伊朗核項目靈魂人物的方式來減小伊朗核威脅。

 

以色列國小民少,又始終生活在一個強敵環伺的環境中,數次中東戰爭都讓以色列面臨亡國之危,若不是因為有美國幫忙,如今世界上恐怕早已沒瞭以色列這個國傢。

 

目前中東軍事力量最強的國傢當數以色列,再加之它又是中東唯一一個有核武器的國傢,這才讓它在中東有立足之地。

 

試想一下,假如阿拉伯國傢特別是伊朗這樣的以色列敵對國傢有瞭核武,這對以色列的威脅有多大是可以想象的。以色列國土面積25740平方公裡,人口905萬,就這點面積,當量大一點的核武,用不瞭幾枚就能抹平以色列。

 

所以以色列一直對伊朗的核項目非常忌憚。

 

二是以色列給拜登制造障礙。

 

正如上文所說,以色列必須要背靠美國才能生存,特朗普時代對以色列可以說是照顧有加,不但退出《伊核協議》,還公開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承認戈蘭高地屬於以色列,這些都對以色列極為有利。

 

但到拜登上臺後,很可能重返《伊核協議》,美國與伊朗關系走向緩和,這是以色列不願看到的。

 

於是很有可能,本次刺殺是以色列利用特朗普的最後時間,通過制造事端,以最大限度降低拜登政府與伊朗走向緩和甚至和解的可能性。

 

一個無核的伊朗、一個弱小的伊朗、一個被美國視為敵人的伊朗,才對以色列最為有利。

早年阿拉伯世界也曾迫害過猶太人,讓以色列人長期流亡。若真是以色列所為,以色列人為瞭自己國傢安全的需要所進行的活動,站在以色列的角度來說也許無可厚非,但從公義角度來說,這種“國傢恐怖主義”卻是不值得提倡。 

三是特朗普想挑事,以延長自己的總統任期

 

特朗普對本次大選的結果是很不服氣的,事實上他也輸得很冤枉。哪怕美國大選已定,哪怕他下臺已是註定,但如果在最後時刻世界發生瞭不可預料的“大事”,比如美國出現瞭不可預料的戰火,也許特朗普就能通過對法律與國會的操作,來延長自己的總統任期,雖然這種可能性很小。

 

第四種可能性,便是美國對陸權的破壞、對海權的加強

 

通過搞亂中東,就能一定程度的破壞歐亞大陸,就能讓麥金德的陸權理論無用武之地,讓馬漢的海權理論繼續輝煌,當陸權崛起被破壞,海權時代就能繼續延續。

 

海權時代誰為尊誰為霸?美國的11個超級航母艦隊告訴瞭答案。美國繼續掌控海權,就能繼續稱霸全球。

 

上述四點是法赫裡紮德被暗殺的可能性原因,就作者認為,最有可能的應該是以色列為瞭維護自身利益,對伊朗采取的行動;也有可能是上述四點原因的綜合,美國與以色列勾結下所采取的行動。

 

永遠不要小看“摩薩德”的能力,當年制造“慕尼黑大屠殺”的黑五月組織,自身是恐怖組織,但它硬是被人全球追殺,幾乎被屠戮殆盡,上演這場追殺的,正是以色列情報組織摩薩德。

 

想來伊朗也是一個非常大意的國傢,明明今年1月軍界高級將領蘇萊曼尼才被人刺殺,怎麼著也要加強一下重要人物的保護措施,但悲劇還是再次發生。

 

10年內已有5位高級核項目負責人被刺殺,他們基本都是死在上班或下班的途中,而且襲擊手段都非常簡單,不是被機車炸彈炸死,就是被摩托車槍手槍殺。

 

就法赫裡紮德來說,這麼重要的國寶級人物,號稱伊朗核項目的“靈魂人物”、伊朗未來的“核彈之父”,通過這些稱謂就可以知道他的重要性,結果他卻像普通人一樣上班下班,最多有幾個保鏢而已,那被幹掉還不是輕而易舉?

 

▲視頻截圖

看到這裡,就想起瞭早年中國窮弱時,一些科學傢深藏功與名,隱姓埋名多少年為國為傢。

 

錢學森,連其妻女都不知道他幹的什麼工作。

國傢對他的保護,也是非常小心,據說當年連錢老喝的茶葉,每一片都要檢查;

 

還有個傳聞,說是出於保護錢老的需要,將當時中國最高規格的兩輛車的其中一輛給錢老。有一次會見聶帥後,聶帥事後指示工作人員,車輛太顯眼,一看就知道乘坐的是誰,這會帶來危險。於是工作人員就換瞭個一輛跟大傢一樣的不起眼的普通車。

這些都是作者聽過的傳聞,真實性難以查證,看官們就當故事隨便看看,但從這些零碎的消息中,就可以看出我們國傢對科學傢的保護力度。

鄧稼先,隱藏自己20多年,直到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後,其傢人才從報紙上隱約察覺他幹的是什麼工作;

黃旭華,隱藏自己30多年,連其父母都不知道他去哪裡瞭,直到中國第一艘戰略核潛艇成功問世後,傢人才從報紙上一個不起眼的字眼“黃姓設計師”隱約察覺到。

還有於敏等很多科學傢… ,都是深藏自己很多年,很多直到離世時,才被公諸於眾。是他們用自己的功名深藏,換來瞭國傢的威名遠揚,用自己的無名奉獻,建設起瞭國傢的安全基石。

當忠孝兩難全的時候,他們選擇瞭忠於國傢,於是選擇瞭隱藏,除瞭項目保密的需要外,也是國傢出於對科學傢的保護。

 

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伊朗,會對自己國寶級科學傢的保護力度如此不夠。

 

也許是我們想象不到西方某些令人不恥的能力。

 

作者一直說,西方本質上隻是一夥強盜穿上瞭西裝,在如今的時代把自己打扮成文明人。

早年,西方在全球殖民,進行瞭大量屠殺;歐洲殖民者在感恩節這一天到達美洲時奄奄一息,當地人拿出自己的食物與水救活瞭他們,他們活過來後就屠殺瞭美洲人,進行殖民;

 

還有非洲黑奴的血淚史,訴說不盡。記憶非常深刻的一張照片,一位剛果父親看著被扔在地上的右手掌與左腳掌,久久凝視,痛苦而又無助,那是殖民者剛從他5歲女兒身上砍下來的,原因僅僅是這位父親當天收割的橡膠太少,殖民者對他的懲罰。

 

遠的且不去一一訴說,就說最近的一件事。

 

駐阿富汗的澳大利亞士兵,隨意屠殺阿富汗平民,有記錄的就高達39人,而屠殺他們的原因僅僅隻為讓澳士兵感受“首次擊殺體驗”。

 

▲澳大利亞國防軍總司令安格斯·坎貝爾承認瞭事件的真實性 視頻截圖

《亮劍》中曾有這樣一幕,在日本的軍營中,日本特種兵拿中國戰俘進行徒手擊殺訓練,這一幕也出現在澳軍之中,兩名14歲少年被澳軍割喉殺害。

 

澳軍隨意槍殺手無寸鐵的囚犯、平民、農民,但澳軍卻對軍犬卻保護得很好,很怕它受傷,這便是亂世之下,人命不如狗的真實體現。

 

國弱傢貧的悲哀,莫大於此。

 

伊朗,一個堂堂的國傢,卻讓不能保護自己的重要人物,讓暗殺一再上演,卻也有幾分唏噓。

 

當法赫裡紮德被刺後,伊朗官方寫信給聯合國。聯合國要是有用的話,當年的薩達姆也就不會身死瞭,伊拉克也就不會淪為人間地獄瞭。

 

伊朗民眾也進行瞭怒火熊熊的遊行示威,宣稱要“對美國開戰”,然而,弱者的憤怒註定瞭毫無意義。

 

當今世界,才過百年,世界還是那個世界,從來沒變過;人還是那幫人,他們的道德沒有本質提升,更談不上會心懷仁慈。如今世界仍然是叢林的世界,弱肉強食、落後就要挨打依然是永恒不變的道理。

 

值得慶幸的是,中國已經起身,不用再遭受百年前那煉獄之苦,這片國土的子民們,能夠安居樂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