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核科學傢被當街殘忍暗殺,先爆炸又掃射!伊民眾暴怒:和美國開戰!

最近很多小夥伴反映收不到報姐的推送,為瞭讓咱們不再錯過,請大傢看完文多多敲擊【點贊、在看、轉發】!

老規矩,每一天的某篇推送結尾處,藏有一個愛的福利“小彩蛋”,快行動起來找找吧! 

昨天,59歲的伊朗首席核科學傢法赫裡紮德,遇襲身亡。

他是一名物理學教授,但更重要的身份是,他是伊朗核計劃的負責人。

在伊朗國防部周五的聲明中,他們說道:

“武裝恐怖分子襲擊瞭法赫裡紮德的車輛,他是國防部研究與創新機構主管。”

而他遇襲的地點,就在首都德黑蘭附近,僅僅隻有40公裡的寬敞的主要街道上。

下午兩點半,科學傢的車輛正在這條路上正常行駛,他的保鏢也就坐在身側。

但一輛大貨車悄悄靠近,在任何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前,這輛大貨車上的炸藥直接爆炸。

爆炸的沖擊波直接迫使科學傢所在的車輛停下來,但這並不是這次刺殺的結束。

在科學傢所在車輛被迫停後,從另一輛已經埋伏已久的車中,竄出瞭五名武裝分子。

他們持槍,沖著車內掃射。

很快,現場就變得千瘡百孔——汽車的前蓋因為爆炸脫離,而擋風玻璃也被子彈擊碎,不再能夠保護到車內人員。

可以看出,這次刺殺行動相當專業。

他們的戰術十分嫻熟:爆炸恰到好處,而補槍也確保瞭暗殺成功。

雖然法赫裡紮德的安保人員和這些刺殺者產生瞭激烈的槍戰沖突,並且當場擊斃瞭3-4名武裝襲擊者。

但他們已經成功瞭。

在一段公開的視頻中可以看到,車內,科學傢已經血流不止、失去瞭意識。

直升機很快趕到,把這位嚴重受傷的科學傢迅速送到瞭最近的醫院進行搶救,然而已經太晚瞭。

幾分鐘後,醫院宣佈瞭他的死亡。

法赫裡紮德遇到暗殺,並不是第一次。

因為,他是很多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2018年,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曝光其所謂的伊朗秘密原子檔案館時,公開點名法赫裡紮德,並且說道——“記住這個名字”。 

他的身份太特殊瞭。

2014年,一名西方外交官就對路透社說道:“如果伊朗選擇核武化,那法赫裡紮德將會成為伊朗核彈之父。”

要知道,伊朗核問題,一直是全世界都重點關註的難題。

伊朗是中東地區少數幾個具備工業基礎的國傢之一,即使美國長期制裁,他們依然研制瞭眾多武器裝備(彈道導彈、巡航導彈、反艦導彈),並且也對核武器蠢蠢欲動。

伊朗在從事核技術研究,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雖然他們堅稱,其核項目用途是和平的……但誰不明白呢?

他們正在進行濃縮鈾的提煉,建設專門的核反應堆,而濃縮鈾是制造民用核電與軍用核武的關鍵材料。

而這次被暗殺的科學傢法赫裡紮德,就是這些計劃的負責人。

身居高位,手握機密,矚目而公開。

在多年前,他就曾經遭遇過暗殺——那一次,他大難不死,活瞭下來,暗殺失敗瞭。

但是,隻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一旦被這樣盯上,自然會有第二次暗殺、第三次暗殺,直到成功為止。

為什麼現在搞他?

這,可能還是和美伊關系有關……

2015年,伊朗與包括中國、美國在內的六個國傢簽署瞭《伊朗核協議》。

伊朗承諾不繼續研究核武器,而美國解除瞭對伊朗的經濟制裁。

然而,2018年,川普宣佈,美國要退出這份核協議,沒有任何回旋餘地。

就算其他國傢一直想勸美國維持核協議,但仍然沒能阻止兩邊真正撕破臉——

今年1月,美國用無人機刺殺瞭伊朗高級將軍蘇萊曼尼。

國傢二把手被刺殺,伊朗民怨沸騰,美伊對抗升級。伊朗鉚足瞭勁,發誓要報復回來。

但美國也下定瞭決心,一次次加大力度。

今年9月,美國宣佈恢復對伊朗最高級別的制裁,甚至對27個相關實體也要進行出口管制。

而上個星期,在美國大選結束後,川普還被曝想要對伊朗核設施發動導彈襲擊,阻止拜登承諾的,“上任之後將帶領美國重返伊核協議”。

即使他的顧問幕僚大驚失色,告訴他發動攻擊將引發大規模沖突,讓他按下暫停鍵,卻依然沒有放棄攻擊伊朗的想法。

而後,就發生瞭法赫裡紮德被刺殺事件。

川普連轉瞭三條關於此事的報道,兩條是以色列的資深記者,還有一條,甚至是他平時很不喜歡的紐約時報。

但出人意料的,關於這個事件,他保持瞭沉默,除瞭轉發,沒有發表一個字的評論。

以色列資深記者: 對伊朗來說,法赫裡紮德的死亡是一次的重大心理和業務層面的打擊

甚至美國的其他人,白宮,中央情報局,都拒絕置評。

CNN稱,美方官員告訴他們,美國在密切關註這件事情的後期影響,但拒絕公開發表言論,以免造成已經緊張的形勢進一步升級。

不過,盡管沒有任何組織立即宣稱對這次襲擊負責,更多的人還是相信,這件事情的主導,是以色列情報部門“摩薩德”。

伊朗國營電視臺、伊朗媒體Al-Alam,就公開指控:摩薩德謀殺瞭這位科學傢,發動瞭國傢恐怖主義。

因為多年來,法赫裡紮德一直被摩薩德通緝著。

而更重要的是,刺殺核科學傢,是以色列一直以來的行事手段。

伊朗說:“暗殺核科學傢是阻止我們進入現代科學的最激烈的對抗。”

怎麼阻止一個滿心是復仇的國傢研制大規模殺傷武器?殺死這些核科學傢,也許就能讓伊朗的核研究停滯十年。

伊朗外交大臣穆罕默德·賈瓦德·紮裡夫暗示以色列是襲擊的幕後黑手  

這是有先例的。

在德黑蘭有一座烈士紀念博物館,裡面陳列著2010年至2012年間,四名伊朗核科學傢遭到“定點清除”時乘坐的汽車。

而伊朗方面普遍認為,他們都是被以色列刺殺。

圖源: 蔣曉峰Terry

法赫裡紮德也是一樣。

伊朗總統公開指責以色列的刺殺,煽動瞭地區緊張形勢《衛報》稱,對於伊朗來說,暗殺法赫裡紮德,嚴重性與暗殺蘇萊曼尼相當。

即使美國和以色列對於伊朗來說,都是不應該招惹的硬骨頭,但伊朗革命衛隊指揮官依然發誓——

“我們將會發起報復行動。”

哈桑·魯哈尼(Hassan Rouhani)表示,伊朗肯定會在適當時機進行報復。

伊朗民眾,也都因此而憤懣不堪。

在法赫裡紮德遇難後幾小時,伊朗民眾就聚集在瞭總統官邸外,開始示威抗議。

他們高聲呼喊著向美國開戰。

“不妥協,不讓步,隻向美國開戰!”

“絕不能向美國讓步,隻有與美國戰爭。”

“沉默就是在鼓勵更多暗殺!”

蘇萊曼尼的車隊在巴格達國際機場外遭到美國無人機轟炸 

抗議者甚至呼籲驅逐監督伊朗核項目的國際核查人員。

因為他們認為,正是這些核查人員,泄露瞭法赫裡紮德的信息,讓他被暗殺死亡。

年初是蘇萊曼尼,年底是法赫裡紮德……對於伊朗人來說,這幾乎像是國恥一樣。

民眾的悲憤需要一個出口,他們想要一次報復,哪怕是以卵擊石,也想要讓對方付出代價。

但伊朗,不一定能做得到。

很難說,在看到這些泣血悲憤的時候,我們是什麼樣的想法。

作為中國人,我們當然不希望伊朗有核武器。

當初,我們推動簽訂伊朗核協議,也是為瞭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

像核武器這樣可以完全毀滅一個星球的大殺器,當然不應該被更多人所擁有。

但看著他們,我們也會想起一些……我們自己曾經經歷過的血淚和恥辱。

我們曾經也有過弱小的時候。

當年,我們自己搞兩彈一星的時候,也有很多敵人在伺機搞破壞和暗殺。

而那個時候,兩彈一星的功勛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沉默地做到瞭。

他們放棄瞭海外優渥的生活,放棄瞭花園洋車,回到瞭當時還沒有發展起來的中國。

然後,在深山沙漠之中,在地圖上不存在的小城裡,隱姓埋名瞭幾十載。

這群頂級的科學傢們,研究著驚天的事業,卻自願過著沉默的人生。

甚至連他們的傢人,都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

是為瞭絕對保密,更是為瞭自己的安全、國傢的安全。

他們付出瞭這些,就是為瞭讓我們能夠挺直腰板,在國際上能夠擁有聲音。

現在,世界仍未和平。

但我們卻已經擁有瞭自保之力,即使有沖突,也許會有經濟制裁和貿易戰,卻很難再起戰火,不會再讓硝煙再次侵蝕這片土地。

世界的叢林法則之下,唯有更強大才能保護自己。

但如果我們那個時候——沒有研制出核武器呢?這甚至讓人現在想起來,都會覺得心有餘悸。

如果我們錯過瞭那個時期,在這個數字化年代,又要付出多少精力,才能真正做到“絕對保密”?

我們,又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擁有站直身體說話的骨氣?

感謝老一輩科學傢的付出。

source:

https://edition.cnn.com/2020/11/27/middleeast/iran-top-nuclear-scientist-killed-intl/index.html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1000820

推薦閱讀▼


🔗一年一度的劍橋最美屁股大賽開打!學霸們又開始曬翹臀瞭…

🔗突發!傳奇球王馬拉多納去世,全世界心碎!2020上帝帶走瞭太多人……

🔗泰國王室後宮又開撕!廢妃復寵卻被爆1000多張不雅照,王後下的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