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名中醫”:不懂中文,卻用經方+針灸讓患者登門求治

中 醫 館 行 業 的 良 心 和 大 腦
■ 來源 | 河南中醫藥
正當國內還有人在鼓噪廢除中醫,不少中醫學碩士、博士還不會把脈看病時,一個不懂中文的德國人已摸到瞭學中醫的竅門,在德國巴伐利亞州的奧格斯堡靠開經方和針灸為人治病瞭,現在從周一到周五,門診量日均30人。這位醫生也被當地人尊稱為“德國名中醫”。

在醫療免費的德國,自願掏腰包找中醫看病,足見其醫術不錯。據統計,德國有6大教學機構每年培養120~150名中醫,已有數萬人開瞭中醫診所。

3月10日,在河南中醫藥大學三附院,這位“德國名中醫”專門向在該院坐診的全國著名經方大傢李發枝教授討教《金匱要略》學習和應用中的一些問題。12日和13日上午,他還要在李發枝坐診時觀摩學習。

1

放棄西醫,四處拜師學中醫

這位“德國名中醫”叫Dietmar,中文譯名“狄特馬”,出生於1963年,德國巴伐利亞州奧格斯堡中醫診所負責人,擅用經方和針灸治病,是德國非常有影響力的經方專傢,曾多次應邀參加國際經方會議。
狄特馬與中國文化的淵源可追溯至其童年。3歲時的一天,他坐在玩具堆中,裡面有一張中國童話故事的照片,他獨獨盯著那張照片看瞭半天。父母說他天生就跟中國有緣。
18歲的一天,狄特馬在公園裡遇到一位中國人在打詠春拳。從小便癡迷中國功夫的他,就要求拜他為師。拳師還精通針灸,略懂中醫。知道針灸治病無須開刀就有良效時,他大呼神奇,遂在練功之餘學起針灸來。
後來,狄特馬學瞭幾年西醫。實習時,他發現醫生為治病動不動就要做手術,覺得這不是他想要的,遂不顧父母反對毅然退學,全心跟隨拳師學針灸和中醫。
1992年,他成功考取德國非西醫院校畢業生可行醫的資格證Heil Praktiker,遂開診所行醫,中藥、針灸並用。
為提高針灸水平,1992年和1994年,他先後兩次到四川成都跟一名胡姓針灸專傢學習各6周時間。1998年,又到日本跟隨盲人針灸師學習。這樣,針灸技藝日益精進。
學中醫,他也很下功夫,靠英文版中醫經典書籍,一連學瞭10年,但開起中藥來,療效欠佳。如何提高療效一直是他的心病。因為中醫理論太過深奧,五運六氣,八綱六經,他根本弄不清,開藥也糊糊塗塗的。怎麼辦?

2

發現經方,獲中醫開藥竅門

2005年,狄特馬偶遇日本漢方名醫大塚敬節的學生、一位美籍中醫師,並從他那裡瞭解到經方(經典醫著中的方劑)。他發現,中醫經方講究的是方證相對應,隻要對癥,療效都挺好。在跟其學習兩個月後遂潛心研讀經方。
2007年,他開始嘗試經方與針灸結合治病,一試發現效果奇好,遂堅定瞭學經方的信心。2009年,他又赴南京中醫藥大學跟經方名傢黃煌學瞭一個月,收獲良多。後來,又結識一位重要導師——溫州經方名醫婁紹昆。
婁紹昆是經方研究大傢,善用《傷寒論》方證辨證及日本漢方治病,擅長針灸等外治法與方證辨證內治法相結合治療疑難病證,所著《中醫人生:一個老中醫的經方奇緣》一書長年暢銷。
他和婁紹昆曾在2012 年南京國際經方會議和2013 年廣州國際經方會議上相遇。當時,兩人均作為特邀專傢作報告。
出於對經方的熱愛,他於2014、2015、2016 年先後三次到婁紹昆處學習,每次都至少兩周。2014 年,狄特馬還邀請婁紹昆及其女婁莘杉(此行翻譯)一起赴德國為該國經方機構的醫生進行為期兩周的講學和臨床指導。
如今,狄特馬的診所日均有病人30人來接受TCM即傳統中醫治療。病人中,小至兩歲娃娃,老至九旬老人。這些病人,20%純用經方,80%針藥並用。來者大都是患各種疼痛的病人或在西醫院治不好的病人,也有各種慢性病甚至急性病(如流感)患者。
幾個月前全球暴發流感。在德國,四十多攝氏度高燒不退的病人不少。狄特馬的診所,兩個月裡就接診瞭這樣的病人50 多例。
其中有一個病人,先是去看瞭西醫,結果高燒反反復復,之後找到狄特馬。狄特馬先後用柴胡桂枝湯和小柴胡湯,病人很快痊愈。

3

找狄特馬看病,要提前4周預約

讓狄特馬印象深刻的是,一個臉上長出一大片肉芽的年輕人,求治於德國各大醫院6年無果,經他施以經方“葛根湯+桂枝茯苓丸”,服用10周,基本痊愈;一少兒長期咳嗽,他施以經方 “麻杏石甘湯”,僅服5次,就全好瞭……
狄特馬的診所實行預約制,門診量控制在每天30人左右。初診的病人在預約後,至少要等4周才能輪到看病;復診的病人也需要提前2~3周預約。隻有三種病人可優先看病:疼痛很厲害的病人、兒童和孕婦。
該診所針灸一次50歐元(約合人民幣389元),一般紮1~6針。開方不收費,售藥不加價。能享受免費醫療的德國人,願來這裡花錢看病,足見其療效不差。
狄特馬開的藥是從荷蘭中藥商處購買的來自中國臺灣省的復方濃縮中藥,溫水沖服即可。
西方人不習慣煎藥,卻喜歡像喝咖啡一樣沖這種中藥粉末喝。

▲狄特馬為記者問診

為一驗狄特馬醫術,記者自稱犯困、乏力、便幹,請他診治。他為記者問診、號脈、看舌苔、壓腹查體後說,這病,《傷寒論》裡有方子,遂開瞭葛根芩連湯合半夏厚樸湯。
他說,經方有100多種,他最常用、用得熟練的有五六十種。他開藥,一般以五六天為一療程,一個療程也就15~20歐元。如今,在他的帶動下,已有6個德國人潛心研究並應用經方治病瞭。

4

與《金匱要略》名傢李發枝結緣

李發枝,第四批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傢學術經驗繼承人指導老師,河南省著名中醫臨床專傢,河南中醫學院(河南中醫藥大學前身)《金匱要略》教研室主任,在《金匱要略》研究和應用上造詣很深。

狄特馬是如何與河南名醫李發枝結緣的呢?

那是在2012 年南京國際經方會議上,參會演講的狄特馬聆聽瞭李發枝關於《金匱要略》研究和應用的專題報告,印象深刻。
幾個月前,經婁莘杉的推薦,才聯系上李發枝,征得同意後,狄特馬將在學習和診療中積累的關於《金匱要略》方面的30個問題,通過電子信箱發給李發枝請教,並於近日來到河南專程討教。
10日上午,李發枝用4個小時把這30個問題逐一詳解,令他茅塞顧開。
李發枝告訴記者,狄特馬提的問題很專業,不少問題很尖銳,非深入學習所不能涉及,說明狄特馬對經方的學習應用已到很深的地步。一個不懂中文的德國人,能如此精通經方,殊為難得。

I 版權聲明本文來源“河南中醫藥”,作者/楊振東,版權歸權利人所有。· END ·
編輯|遠志    視覺|花椒-活動預告-
-相關閱讀-走出國門,海外名中醫在塞浦路斯行醫救人已30餘年
“黑求恩”:一個歪果中醫,為雲南培養三千村醫
做一個有特色的海外中醫開拓者

-商務聯系-

青黛|13418986412(微信同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