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寧德時代聲明“我們不造車!”

華夏時報記者 翟亞男 北京報道

不久前的一則消息,讓外界對寧德和華為造車有瞭各種新的想象和解讀。11月14日,長安汽車董事長朱華榮在央視《第一發佈》上宣佈,長安汽車將攜手華為、寧德時代聯合打造一個全新高端智能汽車品牌,並且宣佈未來五年將推出105款車型,其中包括23款新能源車。這一消息被外界第一時間解讀為華為和寧德即將參與造車。

然而事情並非如此,很快上述兩傢分別表態“絕不造車”,由此引發的各種想象瞬間化為泡影。作為汽車智能系統提供商和汽車電池供應商領域的龍頭企業,華為和寧德似乎更明白術業有專攻的道理。兩傢企業在汽車領域有很多合作夥伴,與長安的合作也是一次謀求共贏的助攻。

“造車”非我本行也非本意

11月25日,華為內部網站心聲社區刊出瞭一份名為《關於智能汽車部件業務管理的決議》的內部文件,文件重申:華為不造整車,而是聚焦ICT技術,幫助車企造好車,成為智能網聯汽車的增量部件提供商。該文件獲得瞭任正非的簽發,同時在文末強調“以後誰再建言造車,幹擾公司,可調離崗位,另外尋找崗位”。在官宣不造車的同時,華為也對組織架構進行瞭調整,對智能汽車業務全面調整。華為目前擁有四大BG:運營商BG、企業BG、消費者BG和Cloud&AI產品與服務BG以及一個BU,即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

“華為現在的策略是要通過自己的核心技術積累,對外進行賦能,才能把整個產業鏈做起來。這時候他特別需要合作夥伴的支持,而不是所謂的“吃獨食”。如果有人一直在講自己造車,將對華為和其他很多車企的合作會構成很大的負面沖擊,如果這些車企有所擔心,華為整個策略的推進都會受到影響。”達睿咨詢創始人、首席分析師馬繼華認為,“華為的汽車業務進行整合以後,對於未來跟車企深入合作有很大好處。以前華為隻集中於車輛集成方面,主要給汽車廠商提供技術,一旦跟消費者業務相結合,就是把汽車當成一個大手機來做,可以發揮它在終端應用開發方面的經驗,通過汽車作為終端,跟終端最終的用戶構成連接,產業價值比以前要大得多。”

其實,華為的意思已很明確,就是要告訴合作夥伴,華為隻做增量部件提供商,而不是親自出手,車還是車企的,雖然跟消費者做瞭連接,但是不會和車企搶客戶。

也就在25日同一天,有關寧德時代造車的消息紛紛見諸報端,記者聯系到寧德相關負責人,該人士明確表示“寧德時代沒有造車的計劃”。作為全球新能源動力電池的老大,寧德早早地打開瞭與一流汽車企業、上下遊重要零部件供應商、技術公司、國際知名汽車企業的合作大門,以圈住自己的市場份額。顯然,寧德時代不是一個被動選手,在自己擅長的領域還是更願意主動出擊,尋求共同合作。

由此看,寧德這一次更看重的也許是和華為的聯手。寧德時代在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系統、儲能系統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有一定的話語權,可以為全球新能源應用提供一流解決方案,是全球領先的動力電池系統提供商;華為則在ICT(信息與通信)基礎設施和智能終端方面是全球領先的提供商。顯而易見,寧德時代能夠幫助華為推進汽車電動化,而華為則可以幫助寧德時代進一步牢固自己的行業地位,同時二者又能夠將汽車行業推向電動化與智能化轉型升級。“但造車並非兩傢的本行,踏入一個自己的非專業領域,不是嘗試那麼簡單,可能會摔不少跟頭。從造車新勢力的表現看,其耗費的資金,更是像填一個無底洞。這顯然並不符合華為和寧德目前的戰略目標,所以這是一個很靠後的選項。”有業內人士表示。

跨界造車的渾水不好趟

近日,發改委下發瞭《關於開展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產及項目情況調查的通知》。《通知》指出,為響應國務院《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年)》關於“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夯實地方主體責任,遏制盲目上馬新能源汽車整車制造項目等亂象”的要求,國傢發改委產業發展司擬於近期開展新能源汽車投資項目調查工作。《通知》特別指出,要求各地詳細報告部分跨界造車企業自2017年以來在當地的汽車投資項目情況,包括土地占用、建設內容、項目進展、完成投資等。

華為和寧德作為行業龍頭企業,對政策的敏感性不言而喻。雖然《通知》與兩傢並無關系,但從長遠看,跨界造車已開始收口。在行業內,華為和寧德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無論從政策層面看,還是市場環境看,二者都不會去趟跨界造車的渾水。

“華為一直強調其在汽車方面的定位是智能網聯汽車的增量部件提供商,未來互聯網+出行將發展成一個超級大市場,作為科技型公司,華為2020年研發投入達到瞭200億美元規模,其入局智能網聯汽車領域有著天然市場敏銳性與技術優勢。”中關村新型電池技術創新聯盟秘書長、電池百人會理事長於清教表示,“我一直堅信,以華為為代表的,能堅持隻做實業、並且舍得真正在研發上進行持續投入的中國企業,在創新尖端的產品及系統解決方案領域,必將占據重要的地位。”於清教說。在業內看來,華為正在成為下一個博世,作為全球第一大汽車技術供應商,博世以其創新尖端的產品及系統解決方案聞名於世,在汽車零部件各個方面的研發及生產水平均都居於世界領先地位,汽車技術是博世最大的業務部門。

寧德的想法也是如此。從今年寧德的一系列動作看,其一直在深耕自己的本行。2020年2月,寧德時代計劃募資200億元,其中30億元用於“電化學儲能前沿技術儲備研發項目”。4月,寧德時代又與易事特合資成立新公司,發力儲能業務。此外,還先後與國傢電網旗下國網綜能合資成立瞭新疆國網時代和福建國網時代兩傢公司,主營儲能業務。縱觀寧德時代的儲能朋友圈,友商隊伍已經越來越大,包括美國Powin Energy、日本Next Energy and Resources、國網綜合能源、星雲電子、科士達、易事特等。

10月28日寧德時代披露的《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公司Q3實現營業收入127億元,同比增長0.8%,實現凈利潤14.2億元,同比增長4.24%。隱藏在該份報告中的亮點是,寧德時代不止繼第二季度凈利正增長後單一季度凈利繼續正增長,更是在計提資產和信用減值準備總額達10.14億元後,所取得的成績。也就是說,如果寧德時代三季度沒有進行10.14億元的計提損失,其前三季度凈利潤將同比增長25.78%,第三季度將同比增長77.69%,環比增長102.5%。從目前已知數據看,9月寧德時代的全球電池裝機量全球第一已是大概率的事,並且1至9月的全球電池裝機量,寧德時代也有機會重回第一。也就是說,而2020年寧德時代將實現全球電池裝機量四連冠。

三年入行、五年懂行、十年成王,華為和寧德深諳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