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矛頭直指以色列,中東將發生什麼?

伊朗國防事業在2020年一首一尾經歷瞭兩次重大損失。1月3日,美軍空襲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導致在場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下屬“聖城旅”指揮官蘇萊馬尼身亡。11月27日下午,伊朗高級核物理學傢法克裡紮德在伊朗首都被暗殺。蘇萊馬尼之死曾使得海灣上空一時間戰雲密佈,伊朗重要核物理學傢法克裡紮德遇害後,中東又將會經歷什麼?

△法克裡紮德是伊朗最資深的核科學傢之一

伊朗將矛頭直指以色列

誓言展開報復行動

暗殺事件發生後,伊朗外交部長紮裡夫幾乎是在第一時間指責以色列特工組織“摩薩德”策劃並實施瞭暗殺行動,伊朗軍政高層隨後也紛紛發聲。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慰問信要求對事件進行徹查並對肇事者和幕後指揮者予以嚴懲。總統魯哈尼則表示,伊朗國防部將繼續加大投入,通過有效部署來填補法克裡紮德去世留下的空白。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總司令侯賽因·薩拉米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革命衛隊已經將對肇事者的嚴厲報復提上日程。

與此同時,伊朗民眾在首都德黑蘭發起遊行示威活動,民眾情緒激昂,喊著諸如“沒有談判,沒有投降,隻有繼續與美國抗爭”的口號。

“挺伊者”高調表態 

“反伊者”保持沉默

經年未決的伊核問題如今已成為中東地區重要又敏感的核心問題之一,特別是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之後,各方的不同態度使得“挺伊”和“反伊”兩大陣營愈發凸顯,雙方在暗殺事件之後的態度也顯得截然不同。

黎巴嫩真主黨對事件表示強烈譴責,強調將與伊朗和伊朗人民站在一起。巴勒斯坦民族權利機構沒有表態,但包括哈馬斯、巴解組織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人陣)和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在內的多個派別均表示應嚴懲兇手,其中一些派別更將矛頭直指以色列。同伊朗關系非常緊密的也門胡塞武裝也將暗殺行動描述為“以以色列為首的邪惡軸心國計劃的恐怖行動”。

相比而言,以色列和沙特這兩個與伊朗水火不容的地區大國官方則顯得非常安靜。世界各地的以色列使領館及猶太人社區在事件發生後悄無聲息地加強瞭安保措施,而在沙特,除瞭媒體對事件的報道之外,唯一引人註意的可能就是社交媒體上部分政治人士近乎幸災樂禍的“慶祝”。

△有媒體報道稱以色列在實施暗殺行動前曾與美國和沙特溝通,但美沙均未回應相關報道。

值得一提的是,卡塔爾方面的言辭頗值得玩味,卡塔爾副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28日同伊朗外長紮裡夫通電話時表示,卡塔爾強烈譴責在伊朗制造爆炸以及暗殺科學傢的行為,並稱這種行為是“對於人權明顯的侵犯”,同時也呼籲各方保持克制為懸而未決的問題找到根本解決辦法。

在2017年沙特等國突然同卡塔爾斷交後,伊朗和土耳其在第一時間力挺卡塔爾,因此一方面,卡塔爾是美國在中東的堅定盟友;另一方面,卡塔爾又同伊朗結成共同對抗沙特的盟友。在2020年初,伊朗誤判擊落烏克蘭客機後,迅速傳出卡塔爾為伊朗買單支付被誤擊客機的賠償,報答當年“恩情”的消息,從這次其謹慎溫和的表態也可以看出,卡塔爾既表達瞭對伊朗的支持,又不想太激進,得罪以色列和以色列身後的美國,再度將自己卷入旋渦的中心。

△伊朗擊落烏克蘭客機後,消息顯示卡塔爾國王塔米姆向伊朗提供30億美元用於賠償傢屬。圖為2020年1月,卡塔爾國傢元首訪問伊朗期間與伊朗總統一同檢閱士兵。

伊朗或謹慎選擇報復目標與時機

沙特官方表態的謹慎不難理解。蘇萊馬尼1月遇襲身亡後,美軍在伊拉克境內的軍事基地多次遭遇火箭彈襲擊,而2019年9月,沙特東部石油設施遇襲也證明其防空能力有所欠缺。此次伊朗核專傢遇襲後,與伊朗一水之隔的海灣阿拉伯國傢境內的美軍基地不免被伊朗列入報復目標之內,其中就包括美國海軍第五艦隊司令部所在地的巴林和美軍今年4月剛剛進駐的沙特蘇爾坦親王軍事基地,在這樣的形勢下沙特自然不想進一步激怒伊朗。

事實上,就連以色列國土也在伊朗導彈的射程之中,而伊斯蘭革命衛隊也可以為黎巴嫩和巴勒斯坦境內的民兵武裝襲擊以色列提供支持,但選擇報復目標和時機對於伊朗來說,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以色列在過去的幾個月當中與多個阿拉伯國傢實現外交關系正常化,與沙特建立外交關系的傳聞也甚囂塵上,盡管沙特方面否認瞭有關王儲與以色列總理會面的傳聞,但將伊朗視為共同敵人的兩國增加彼此接觸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一旦有風吹草動,在特朗普尚未移交總統權力之前,沙以“反伊聯盟”的組建進程勢必進一步加快,因此不少分析預測,伊朗有可能將把報復行動推遲到1月20日之後。

△美軍在海灣阿拉伯國傢至少設有八個軍事基地

暗殺事件為美國重返伊核協議增加困難

與以色列和沙特之間的關系固然重要,但對於伊朗來說,與美國之間達成伊核協議來取消對自身的封鎖才是頭等大事。美國候任總統拜登曾多次強調在上任後將致力於恢復參與國際協議。在國內政治經濟動蕩的背景下,伊朗也希望能與新一屆美國政府“化幹戈為玉帛”,而不是進一步激化沖突。就在兩周前,伊朗外交部長紮裡夫曾表態稱,如果美方取消對伊制裁,伊朗願意重新全面履行伊核協議。但一切都因為暗殺事件而改變。

如果說法克裡紮徳之死對伊朗核計劃的實質性影響有限,但即便伊朗高層想再向美國釋放善意,也會忌憚再度高漲的反美情緒,甚至伊朗國內強硬派也有可能在2021年的總統選舉中重新獲勝掌權。

無論是誰策劃瞭暗殺行動,都將徹底打亂美伊兩國關系緩和的步調。這個時候,最能夠延緩伊朗核計劃的,或許還是一份行之有效的核協議。

新聞鏈接——

以色列高官稱“毫不知情”

據路透社消息,當地時間周六以色列內閣部長哈紮比表示,對於是誰殺死伊朗頂尖核科學傢法克裡紮德,他“毫不知情”。

路透社報道截圖

哈紮比說:“誰做的這件事我毫不知情,我什麼也沒說並不是因為我對此負有責任,而是我真的不知道。”

來源:央視新聞、環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