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領證,卻聽說男朋友在老傢結過婚…

隱秘的婚史。

文 |南都周刊記者 敖瑾 編輯 |楊文瑾 

李瑩在快要步入婚姻殿堂的當口,聽到瞭來自男朋友同鄉的“忠告”:這個男的在鄉下結過婚,還有小孩。

沉浸在愛情中的李瑩如遭當頭棒喝,她從未聽男友提過他有婚史的事情。李瑩立即與男友當面對質,但男友矢口否認。

不放心的李瑩決定自己去調查。她跑到當地的民政局,希望查詢未婚夫的婚姻記錄,但民政局給出的答復讓她失望。“民政局說不能查個人婚史,也不負責審核這個,總之意思就是說,結婚雙方應該是互相瞭解的,兩個人是自願結婚,民政局就給登記。”

無奈之下,李瑩隻能自己驅車到男友的傢鄉,做瞭一回“私傢偵探”。“偵查結果”是,男友雖然沒有登記領證過,但和別的女性擺過喜酒,且雙方確實育有子女,男友至今仍會定期回鄉“看望妻兒”。

李瑩的婚事,就此終止。

事情發生在十多年前,但最近一樁關於嚴打以“結婚”為手段過戶京牌的新聞,重新勾起瞭李瑩對這件事的回憶。

新聞裡稱,截至今年11月6日,北京警方抓獲124人,他們以結婚為手段騙取、買賣北京市小客車指標,有人因此兩年多結離婚28次,涉嫌買賣國傢機關公文罪。

李瑩不明白,為什麼結婚離婚28次的人還能成功結婚登記?“像我之前,結婚前到民政局查對方婚史也不讓,他們這種結婚記錄有異常的還能不停結婚,這不是說明民政局自己也不清楚公民的婚姻記錄嗎?”

沒結婚想查對方婚史?民政局不同意

帶著李瑩的疑問,記者聯系瞭廣深兩地的民政局:結論是,民政局確實不會向公民提供他人的婚姻登記信息。

“婚姻信息屬於個人隱私,所以個人無法查詢他人的婚姻信息,隻有本人可以查詢本人的婚姻信息,或者您可以通過法院、人民檢察院或者公安部門,為確認當事人的婚姻關系,持這些單位的介紹信,就可以查閱當事人的婚姻登記檔案。”深圳福田區的工作人員這樣回復關於查詢潛在結婚對象婚姻信息的請求。

另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若雙方目前存在婚姻關系,那麼一方可以查詢另一方的婚姻信息。但要是想查沒有配偶關系的他人的婚姻信息,就不可以瞭。”

廣州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則建議,如果確實有需要查男/女朋友的婚姻記錄,“可以讓他/她拿著身份證去戶籍所在地的婚姻登記處查自己的婚姻情況,你陪著一起去,就可以看到他/她的婚姻記錄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瞭。”

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婚姻繼承與財富傳承部主任律師易美玲介紹,目前國內的個人婚姻登記狀況,包括婚姻登記的檔案,一般存在兩個地方,一個是婚姻登記機構,另外一個是當地存放婚姻登記信息的檔案館,而目前它們都沒有任何公開渠道,可供公民個人去查詢婚姻信息。“2006年頒佈瞭《婚姻登記檔案管理辦法》,規定瞭婚姻檔案查詢的幾種具體情形,其中是不包括普通老百姓去查別人婚姻登記情況的。”

現有法律從隱私的角度保密婚姻信息,但易美玲認為,個人婚姻信息作為隱私,具有相對性。

北京傢理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易軼也表示,具體的婚姻信息,如結婚年限、配偶情況等,屬於個人隱私,但婚姻狀態,應當可供查詢,“因為這樣可以避免很多騙婚行為的產生。”

易軼認為,個人的婚姻狀態可以與身份證進行聯動,通過使用個人身份證號或者利害關系人的申請,進行查詢。“就像我們的房屋登記信息系統一樣。”但易軼坦言,利害關系人在法律上很難界定。

易美玲表達瞭相似的看法,“民政局要依法依規辦事,情侶尚未建立婚姻關系,民政局也無法判斷雙方是否會真正進入婚姻,也就沒有義務告知相關人士的婚姻信息。就情侶雙方而言,還是應當自己履行如實告知的義務。”

但現實是,當事人有意隱瞞過往婚史的事件不在少數。

查婚史,隻能找“私傢偵探”?

在知乎上搜索“如何查詢一個人的婚史”,類似的問題下有各種各樣數量不少的回答。這些回答大多不會指向一個明確靠譜的查詢途徑,更多的是在訴說過往被有意隱瞞婚史的對象欺騙的經歷。

劉玥就曾經是這樣一名受害者,“被已婚渣男騙瞭兩年,明明受傷的是自己,還要背上第三者罵名,最後還是托人調查才知道真相。對方一開始還抵賴,最後還是承認瞭。”

劉玥告訴記者,是花錢請“私傢偵探”查到對方婚姻信息的。根據劉玥提供的微信號,記者聯系上瞭私傢偵探“蔣班長”。

“蔣班長”稱,隻需要提供被調查人的身份證號碼,就能查到其婚姻信息,查詢結果兩天內出。“因為人傢查詢也要先申請,批準後才能查到,”單次查詢費用1500元,“這個錢三份分,我們公司隻分到300塊錢,剩下的內部申請的和審批的各拿一份。”

“蔣班長”稱,除瞭港澳臺,通過他,全國各地的婚姻登記信息都可以查到。“因為我們的權限高,可以看到全國的婚姻登記信息,有些權限低的就隻能看到省內的,而且權限低的在系統上查詢會留有痕跡,正常情況下,內部人士都不會幫忙查的。”

當記者有點懷疑查詢到的信息的真實性時,“蔣班長”稱,到時可以調取需查詢人士的照片等身份信息,“可以不用交全款,先交一部分錢,我會把部分信息馬賽克處理給到你,你可以核實後再交齊費用,如果確實對方已婚,還可以再付費,我們幫你調取對方伴侶名下的電話。”

由於“蔣班長”拒絕透露他的內部渠道是哪個地方的婚姻登記部門,記者致電瞭“蔣班長”所在地廣西桂林某區的婚姻登記處,接線工作人員表示“蔣班長”所說的這種內部查詢“是不允許的”,且“我們目前可以看到的是本省的婚姻登記信息,外省辦理的婚姻登記,要在處理婚姻登記過程時打開系統,才能看到。如果是2004年之前辦理的結婚登記手續,則無論是本省的還是外省的都看不到,因為系統在2004年才開始使用。我們平時都無法進入全國的婚姻登記信息系統,隻有辦理手續的過程中才能進入,一旦進入也會留下登錄瀏覽的痕跡,所以我們不會隨便進入那個系統。”

“蔣班長”表示,每個月能接到20多單查詢需求,“有時挺多的,太多已婚隱瞞的瞭,很多女性被迫當瞭第三者。找我查的最後90%都是查到對方已婚,其實很多人在生活中已經早有察覺,隻是沒有證據。”

領證時需“自證”未婚

婚前不允許查婚史,一般人也不想費勁找私傢偵探,那麼雙方到民政局領結婚證時,是否就可以完全知曉對方的婚姻狀況瞭?

根據民政部網站上公佈的結婚登記受理條件和應當出具的證件,結婚登記雙方需要滿足年齡要求、符合自願原則、沒有血親關系、沒有醫學認定的不應結婚疾病、親自前往結婚登記機關結婚。內地居民領證時除瞭需要出具本人的戶口簿、身份證外,還需要有本人無配偶以及與對方當事人沒有直系血親和三代以內旁系血親關系的簽字聲明。

上述廣西桂林婚姻登記處的工作人員表示,辦理結婚領證手續時,他們會進入全國的婚姻登記信息系統,看到當事人的婚姻狀態,有異常會提醒。

張藍11月剛剛在深圳福田婚姻登記處辦理瞭結婚登記,她覺得整個過程非常快捷。“隻需要準備傢庭戶口本原件、集體戶首頁復印件、身份證和照片,然後填兩份表格,就能領到結婚證瞭。”

記者現場向深圳福田結婚登記處進一步咨詢,怎麼證明自己無配偶和無血親關系,對方表示“在結婚登記現場就有表格。”至於如何確定對方確實處於未婚狀態,現場工作人員表示,“這些表格上要填婚姻狀態,需要本人簽字,這都是要付法律責任的。”

記者隨後又咨詢瞭福田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工作人員表示,要審核所有材料都通過才可以辦理結婚證,都要查婚姻信息,也會通過婚姻信息管理系統進行查看。
易軼對婚姻登記過程進一步解釋說,在婚姻登記的實際操作中,行政登記機關隻是做一個形式審查,比如說結婚登記所需證件的完備性,而非進行一個實質內容的審查,目前全國信息聯網不完善、存在歷史遺留的現實情況,也限制瞭登記機關進行這方面審查的條件。
“客觀原因造成瞭行政登記機關可能無法獲知一個人完整的婚姻登記信息。在以往沒有進行網上聯網登記的情況下,婚姻登記機構根本沒有辦法去查詢一個人的婚姻狀態。甚至我們接手的案子中,有些已婚當事人的戶口本上,依然寫的是未婚,他不需要更改他的婚姻狀態,就可以進行再次登記。所以其實還是信息聯通不夠便捷,造成現在的客觀條件讓一些人可以鉆空子,出現重婚罪的登記狀態。”易軼說。
婚姻登記系統全國聯網尚不完善
也即是說,即便“私傢偵探”手眼通天,即便領證現場會查詢婚姻狀況,最後獲悉的結果也可能不是事實的全部。
這是因為婚姻登記信息系統全國聯網目前尚不完善。

早在2012年6月底,全國已實現婚姻登記信息聯網目標,彼時民政部已初步建立中央級婚姻登記數據中心,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已建立省級婚姻登記工作網絡平臺和數據中心,各地婚姻登記機關實現瞭在線婚姻登記和婚姻登記信息全國聯網審查。
但從民政局工作人員的回應中可以看到,這個系統在實務操作過程中,可能存在紕漏。
廣州民政局的工作人員表示,“我們現在用的是廣東省的系統,但是各地自己辦的結婚離婚記錄有沒有上傳到系統,我們這邊不掌握具體的情況。我們隻能說,我們自己廣州市的系統啟用以來辦理的結婚登記的都會傳到系統上去,但其他地方怎樣,我們不瞭解。”

深圳南山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工作人員甚至在記者電話咨詢時表示,“因為全國也沒有聯網,(婚姻登記)系統上面有什麼信息就看什麼,也不大準確的。”

而在婚姻登記記錄的問題上,還涉及到一個紙質檔案的問題。“民政局沒法掌握完整的婚姻登記記錄,這屬於歷史遺留問題,因為之前有些是紙質的婚姻登記,如果一個人在一個地方進行瞭紙質婚姻登記,然後又跑到另外一個地方登記結婚,那麼這個新地方的婚姻登記機構,就缺乏一個途徑去核實這個人過去在別的地方,是否存在過婚姻登記記錄。”易美玲表示。
近年來,各地民政部門也已經在著手對紙質婚姻登記的系統補錄,確保婚姻登記數據的準確性和完整性。北京市民政局就跟檔案局簽訂瞭信息共享協議,取得瞭婚姻登記歷史檔案電子目錄377.8萬條,以期完成解放以來所有婚姻登記歷史檔案的補錄任務。
而對於擬結婚人士婚姻記錄出現反復結婚、離婚的情況,廣州民政局工作人員表示,隻要過往婚姻記錄合法,那麼結婚離婚的頻次,都屬於其個人行為,婚姻登記機構對其再辦理結婚,不會做出幹預。“我們隻審核在登記結婚時,當事人是否處在一個未婚的狀態,符合婚姻登記的條件,就可以結婚。”
婚前如何保障個人權益?

隨著目前各地之間網絡聯通和婚姻登記信息全國上網的不斷完善,易軼也註意到,重復登記結婚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少。“我們現在接手的案子中,這種兩次登記結婚的重婚狀態越來越少。現實生活中比較常見的是一次登記婚和一次事實婚,這種類型的重婚狀態會比較常見。”
如果一個人有心隱瞞過往的婚戀記錄,那麼對於即將與之步入婚姻的另一半,又該如何保障自己的權益呢?
易軼提供瞭一種間接查詢對方婚姻狀態的方法:“可以委托律師去查對方的戶籍信息,在戶籍信息上看他/她是已婚還是未婚的狀態。”
易美玲則建議,目前雖然無法從公開渠道獲知對方的婚史,但人們仍然可以通過其他渠道,側面瞭解結婚對象的大致信息,比如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查詢結婚對象有沒有涉及官司,是否存在欠債情況,還可以在失信執行人的黑名單上查詢對方是否有對外有債務。
“這屬於從保護財產角度,查詢對方有沒有不誠實不守信用、或者有欠債還不起的狀況,這是保護自己利益的一種方式,另外還可以通過與對方簽署婚前財產協議,最大程度保障自己的財產安全。”
易軼則期待,未來能有更加完善的信息公開制度,保障即將步入婚姻人士的權利。“通過律師去調取個人的戶籍狀態,雖然提供瞭一種間接查詢的辦法,但如果這個人的婚姻狀態一直沒有進行調整更改,那我們調取的信息也不是最準確的。所以在實務中,還是期待民政部門能夠出臺相應的法律和法規,完善信息公開制度,將公民的個人婚姻狀態作為一個可公開查詢的范圍,我覺得這才是一個最根本的有效平抑騙婚現象的手段。”
2019年初,民政部社會事務司曾就冒用他人身份信息騙取婚姻登記的問題回應媒體稱,民政部將加快推動全國婚姻登記信息系統升級改造,加快與法院、外交部、公安等部門的信息共享,推動現存婚姻登記歷史檔案數據補錄,完善婚姻登記信息數據庫,積極采取措施,減少重婚、騙婚現象的發生。
(應采訪對象要求,文中李瑩、劉玥、張藍為化名)

來源|南都周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