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取年級第一2個月後,男孩親手砍殺弒母":是誰把他逼成瞭殺人犯?

作者:妙黛
爸媽研究所(ID:mama_cn)原創首發
父母與孩子之間,能有多大的血海深仇?
11月14日,南京一所高中高三的學生李炎冰,因難以忍受母親謝蘭的說教辱罵,持刀殺死瞭母親。
一通“砍殺、捅刺”之後,直到母親不再動彈,李炎冰才轉身離開。
他淡定地換瞭一身衣服,去同學傢借宿一晚。第二天去班主任辦公室說明情況,並在辦公室打電話報警自首。

對於老師、同學來說,這樣的事情都非常突然。
因為李炎冰平時很安靜,從來沒有提起過父母的事情。謝蘭是名教師,待人也是彬彬有禮。
網傳母子的矛盾點在於李炎冰沉迷網絡遊戲,母子之間長期存在矛盾,但是具體細節沒有得到證實。
可以確定的是,謝蘭是一名陪讀媽媽,對兒子要求很嚴格,有鄰居說,經常聽到這傢的小孩挨打,孩子的壓力可能也很大。
兩個月前,李炎冰還因為在全校進步200名受到表彰。沒有人知道這200名的進步,是經歷瞭多少鞭打,也沒有人知道,這兩個月之間李炎冰的心裡經歷瞭什麼。
李炎冰所在的小區是教育資源集中區,住滿瞭陪讀的傢庭。焦慮的氣息,似乎充斥著這老舊的小區。

有一個四年級的小男孩,每天晚上都挨打。晚上十一點,還能聽見男孩的嚎叫。每天晚上帶著被打的心情睡覺,第二天再一大早去上學。
傢長到底是多“愛”孩子,才讓孩子遭受這樣的人間煉獄?
有鄰居說,這孩子未來可能也是和李炎冰同一個趨勢……
近幾年,越來越多青少年自殺、弒母的新聞發生。不同的傢庭,不同的悲劇,卻有相似的經歷。
嚴厲又打擊的父母,侮辱又控制的手段,把孩子逼到絕路。
有一個詞語叫“父母PUA”,以愛孩子的名義,打著為你好的旗號,做著否定、侮辱、諷刺的事情,從而達到控制孩子、讓孩子聽話的目的。
相比於兩性之間的PUA,父母PUA的比例高多瞭。
他們滿嘴是愛,卻滿是傷害。
“我這麼愛你,你憑什麼不聽我的”
有一種母愛的悲哀叫做:我愛你如命,你卻恨我入骨。
有時候孩子最怕的,就是這種“如命”的愛。
今年5月,青島一位女律師張靈被女兒用絲帶勒死在傢中,弒母後女孩將母親的屍體藏到行李箱,直到同事兩天聯系不上張靈,去她的傢中才發現真相。

女孩被警察帶走的時候非常淡定,不哭不鬧,在派出所正常吃飯睡覺。
“媽媽對我太嚴厲瞭,我早就想殺死她瞭”,女孩說。
這一次慘案,似乎早就蓄謀已久。

張靈對女兒嚴格到瞭強勢的地步,要求女兒必須按照她的想法發展。成績必須是前幾名,必須考上排名前幾的大學。
在生活上,離婚後禁止女兒見爸爸,女兒交往的朋友要一一調查,導致女兒被同學孤立。
孩子走到殺人弒母這一步,的確是罪大惡極。
可是,天生是愛父母的孩子,如何一點點由愛生恨,積累恨意的呢?
父母和孩子長期處於“共生”關系,兩個人共用一個靈魂軀體。孩子想要自我,就要突破“共生”,結果就是要麼“殺死”自己,要麼“殺死”父母。
網上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則帖子,網友出來租房以後,按照自己的喜好買瞭黑色床單。
媽媽就說新床單要洗洗,誰知打開一看,就引起瞭一場巨大的風波。
“你這黑色床單什麼意思,你希望我早死是不是?”
“我現在氣得發抖,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一套床單而已,竟然上升到瞭母子之情,上升到瞭生死大事。

“如果你還在乎母子之情,在乎我的感受,請放棄這些黑暗的想法。”

“我非常不喜歡你把房間弄得這麼黑暗,我已經表明立場。”
言外之意就是,我是你媽,你怎麼就不聽我的。
事情的本質根本就不是一套床單,而是父母對孩子生活的入侵,是無處不在的控制欲。
床單可以換,想要控制的心,卻很難改變。
2

“我快樂的時候,我媽就慌瞭”
有一類父母,他們不害怕孩子不好,隻害怕自己“失控”的感覺。
《少年說》中有一個女孩上臺喊話:媽媽年輕時候是選美冠軍,是校花,那我為什麼就不能胖瞭呢?
媽媽每天跟她念叨自己的“光輝事跡”,嘲諷她太胖瞭吃太多,告訴她女孩子應該身材苗條,皮膚白皙。

鏡頭切換到媽媽,的確是形象氣質佳的美女。
她還告訴女兒,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在大庭廣眾之下,還不忘繼續“督促”女兒,你看你現在才13歲,體重就多少瞭?你們大傢看看,她要不要減肥?
典型的父母PUA手段,先打擊你,再施加壓力。後面再加上一句“為你好”,流程就完美瞭。

父母的想法,是希望孩子受刺激以後奮起直追,達到自己的期待。
但是孩子的想法卻是,我就是這麼糟糕,我不值得被愛。
有些父母是“享受”孩子自我否定的,因為隻有這樣,孩子才是可控的。
如果一個孩子太放肆,太快樂瞭,如果不去打擊,那父母可能會無所適從。
我們小時候都經歷過這樣的場景,酷暑天氣,開著風扇窩在沙發裡,拿勺子挖著半個西瓜吃,看著喜歡的電視劇。
如果父母回到傢,他們會說句話是什麼——你作業寫完瞭嗎?傢裡這麼亂不知道收拾收拾啊!
有些人天然地認為,隻有吃苦是對的,享福後面就隻會遭殃。為瞭讓孩子以後更好,那就隻能讓他過得不順利一點。
實際上,這一切都來自於父母本身的匱乏感,他們自己沒有被滿足過,自然覺得孩子不被滿足沒有什麼問題。
信任孩子,那怎麼可以?
父母的匱乏感,伴隨而來的就是他們的失控感。
曾經有這樣一則新聞引起熱議,兒子打電話報警稱父親要在傢裡裝攝像頭。
父親也表示很憤怒:“我監控你什麼瞭?你有多少隱私?我是你什麼人?我不可以監控你?”

記者走訪瞭很多傢長,都表示這種方式非常奏效,孩子在攝像頭之下“很聽話”。
這樣的“聽話”是孩子屈服權威的一種掩耳盜鈴,攝像頭拍不到的內心是在怨恨父母。
父母所要的,隻是一個“不失控”的孩子。
仿佛隻有把一切安排好,孩子才能順利長大,完全不信任孩子自己的能力。
王菲的兩個女兒,按照我們普通人的標準,從小的傢庭都不算完美,離異傢庭、先天缺陷。
可王菲就是憑借一份“你想好瞭就行”的灑脫,把兩個女孩培養得氣場全開。
14歲的竇靖童,想要從北京四中退學,想要學音樂。
“你想好就行。”
16歲的竇靖童,先斬後奏紋瞭身。
“你不後悔就行”。
18歲的竇靖童,從美國伯克利音樂學校退學。
還是那句“你想好不後悔就好”。
一路的尊重與信任,現在的竇靖童彬彬有禮,完全遺傳瞭父母的音樂天賦,整個華語樂壇都在等她長大。
當然,我們普通人傢可能不敢做出如此“大膽”的事情,畢竟我們沒有天後的資源和財富。
可是,在孩子的一些其他選擇上,我們是不是可以真正信任孩子一次。
帶著父母無條件的信任,和自己的向往,孩子必然全力以赴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走出原生傢庭的輪回,需要背叛
這世上,被父母控制、PUA的孩子太多瞭。他們大多數不會像新聞中走向自殺、弒母的極端,而是會“正常”地長大。
長大後的他們,是一個看起來正常的人,也是一個難以快樂的人。
電影《春潮》中的女兒郭建波和母親紀明嵐就是一對相愛相殺的母女,郭建波未婚先孕生下孩子,祖孫三人生活在一起。
母親從來都是對郭建波惡語相向,“我從來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人,我欠你們郭傢的嗎?”。
郭建波在外面是鋒芒畢露的記者,在傢裡卻是無聲的。她盡量避免和母親爭吵,不想女兒像她小時候一樣生活。

在一起爭吵中,郭建波帶著女兒離傢出走,可很快又由於經濟原因回來瞭。
回到傢後,姥姥對外孫女說,你是沒有爸爸的,你媽媽在你三個月的時候想要打掉你,隻有姥姥是真的愛你的。
其實,她的畫外音是,現在姥姥又想PUA你瞭。

原生傢庭的輪回,就可怕在這裡。
你不想讓自己的孩子受戕害,可是你連自己都保護不瞭。
除瞭少數禽獸不如的父母之外,我們還是要和他們相處很久的。沒必要做敵人,可也沒有必要一直生活在被掌控之下。
如果說,還有路徑可以逃脫的話,那就是“背叛”父母,重建關系。
在長期親子共生的環境中,孩子對母親也產生瞭又恨又愛的情愫,分離的確不是一件困難的。
可是,為瞭自己的一生,為瞭孩子的未來,終究要忍痛分離。

不要指望他們改變,指望自己的改變更現實一些。

他們不走,我可以走。
他們不變,我可以變。
END

▶爸媽研究所(ID:mama_cn),研究1-6歲傢庭教育新知識,是媽媽的教育筆記,是爸爸的帶娃攻略,是孩子的成長能量站。轉載請聯系爸媽研究所。作者:妙黛。

▶部分配圖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