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员驾F-16战机向大陆投诚?台当局慌了!

原以为前几天的台湾“蒋志上” “蒋正上”“呃…蒋正志”上校的驾机神秘失踪事件,又会成为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两岸坊间好事茶客的口水谈资。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的台湾,竟然如此反常的给力:11月21日晚间,台湾中时新闻紧急短讯称,本周早些时候在花莲外海坠海的失联台军F-16战机,已经搜捕到信标信号,并确立坠海位置。

虽然,对于该战机坠海位置的详细经纬坐标,台军方出于“世界(宇宙)最为先进之战机落入敌手”的忧虑,并未对外透露半字,但是根据中时新闻传回的短讯我们可以大致勾勒出该坠海地点当前的两大特征:

1、水深超过1000米。

2、洋流复杂,海况恶劣。

或许很多读者,并不知道这两项坠海地的特征究竟意味着什么。

众所周知,在当前的国际惯例划分中,500米成为了“浅海”与“深海”的水深划分线。

由此我们不难得知,按照对面儿官方的意见,此次的台F-16战机失踪事件,其性质八九不离十会被定性为一起“深海坠机事件”。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普通:在一个普通的时间里,一名普通的台空军飞行员驾驶着一架普通的战机,坠毁在了一个普通的海域里。

但是,一切真的只是看上去的那么“普通”吗?

我们且不论其他,就说台湾方面能够在短短数日(17日坠海),就能够快速锁定战机坠海这一件事上,前不久日本航空自卫队F-35A战机坠海,日本防卫省和航空自卫队在借助美军帮助下,历时两个月才最终确定坠海位置,就应该被吊起来打!

看看人家台湾军方专业素养多强:深海探测,还佐以风急浪高,复杂洋流影响电磁信号及坠机位置,短短四天便成功锁定!

这普通吗?这不普通!

当然,笔者在此并非是要影射谁谁谁“不讲武德”。

我只想说的是,如今处于找到,却又无法证明已经找到两者叠加状态之间的台军战机,正在成为名副其实的“薛定谔的F-16”。

在“强大”的专业素养支撑下,台湾军方也许真的找到了战机,但是出于军事保密和后续打捞困难的缘故,这架已经确定坠海位置的战机,或许永远也无法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于是我们又不能确定台湾军方究竟是否真的找到了战机。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此时的台湾政府抑或是台湾军方,他们需要的只是一架坠落深海的F-16。

无他,只因为这架F-16的“失踪”,有点不简单…

在此,大家不妨和戎评一起来捋一捋战机失踪的“时间线”。

11月17日晚。

18时05分,台湾空军花莲基地的一架隶属于台空军第5战术联队,机号6672的F-16A单座战机,在空军上校蒋正志的驾驶下开始了例行的夜航飞行训练。

18时07分,刚刚起飞至花莲外海的该架F-16A单座战机,突然讯号中断,连同雷达光点彻底失联。

18时25分,在多次主动联系失败和向上反映后,台防务部门指令花莲空军基地的黑鹰搜救机出海进行搜救。

当晚,在台防务部门主管严德发的亲自坐镇指挥下,包括台防务部门和海巡部门在内的各搜救部队,在海空联合下,对花莲外海奇莱鼻以北、三栈溪以南的可能坠机海域,进行了持续搜索。

然而,在累计近六十舰/机搜次的救援寻找下,台湾方面未曾发现有关失踪F-16战机的一点油星、半点相关….

飞机去哪了?

在18日晚间召开的记者说明会上,台“空军司令”熊厚基表示,在经过初步调查后认为机械故障导致这架F-16战斗机失事的可能性较低,因为事发时现场天气状况可以目视、符合训练标准,并且涉事战机的维修保养纪录没有异常。

并且,对于有台媒揣测的战机坠毁,可能是因为“外部电磁干扰”的看法,熊厚基认为,两者之间并无任何可以证实的关联…

既不大可是机械故障、也没有证据表明受到干扰,甚至搜救活动连半点战机的影子都没看到,那么突然消失的战机,自然就成为了好事者充分发挥想象的良好素材。

会不会是?

当然,在这样的传言之下,某些所谓关联的“证据”,也让人在八卦之余可谓浮想联翩。

有关某地机场之说,笔者在此暂且不论。

根据17日当天船讯网的消息,当天16点左右,一艘名为“海大号”的大陆海洋调查船出现在了台湾宜兰东方约50海里处,在持续向东南方向的移动之后,在当晚18点左右时,行驶到了花莲盐寮东方70海里处。

所以,真的是如此前岛内喧嚣热议的“投共论”吗?

事实上,与很多人脑补的“飞过海峡就安全”有所不同,此次失踪战机所处的位置,是台湾东海岸的花莲基地外海!

要从这个地方飞抵大陆有多难?

从航空线上来看,倘若蒋正志想要驾机起义的话,至少需要飞跃5个台湾军方的防空雷达区,他们分别是:

坐标,23°59’22.8″N 、121°36’49.3″E ,海拔93米的花莲作战管制中心雷达站;

坐标,24°32’16.2″N 、121°50’59.1″E,海拔797米的东澳岭报告分队雷达 站;

坐标,25°12’51.9″N 、121°33’47.2″E,海拔1076米的嵩山作战管制中心雷达站;

坐标,25°17’44.8″N 、121°32’12.8″E,海拔27米的石门管制报告中队雷达站;

坐标,26°22’31.6″N、 120°29’47.5″E,海拔158米的东引管制报告中队雷达站;

试问,在如此密集的雷达监控下,蒋正志可能躲过探测吗?

虽然,从理论上讲是可能的:在Lo-Lo-Lo模式下,这次台军失踪的F-16A单座战机空中巡逻半径,大致可以达到700千米左右,从燃油距离上讲,飞抵投诚是完全可能的。

不仅如此,由于台湾军方现役对空/海雷达普遍已经老旧,在有意识规避及全掠海超低空飞行下,完全躲过以上的5个雷达管制区,也并非没有可能!

而相当吊诡的是,此前台防务部门在记者说明会上的“最后轨迹追踪”,似乎也在说明一切:雷达数据显示失踪战机在最后20秒内,疯狂拉升进云并在云中紧急转弯,然后急坠7000呎…

这个动作,像极了掠海超低空飞行伪装“坠海”的前奏。

可能吗?

或许有点扫兴,但是在戎评看来,即便是存在这种可能,但是在综合各项之后,我却依旧认为:

至少岛内此前热议的投共论,不大可能!

为啥?

首先是投诚地点!

老实讲,但凡智商稍微正常的人,在贴海低空飞掠了几百公里之后,都不会将投诚的地点选择在海峡对面的厦门。

原因很简单,这样的选择不仅是毫无意义的绕远路,在临近海岸线拉升时,其也必然被金门地区的防空雷达捕捉!

意义在哪?

其次,所谓的大陆海洋调查船靠拢就更是无稽之谈了。

根据17日当天船讯网的消息我们可以获悉,当日18时时左右,大陆的“海大号”海洋调查船虽然确实位于花莲盐寮东方70海里处,但是同时处于该海域的,还有包括韩、日、澳等多国商船!

为啥就单单掐头去尾的强调大陆调查船?

显然,在综合了各方之后,这样一个结论不难得出:此前岛内热议的所谓台机投共论,纯属碰瓷!

那么,究竟是谁在碰瓷?

如果说要拎出谁在碰瓷的话,那么首先排除的第一人,一定是台湾的民进党当局。

原因很简单:

如今的台湾,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本去嘶吼自己“走失了一个士兵”,那个剧本,他们演不了!

相反,他们很恐惧真的有人去投诚。

这种心理,很大程度上解释了为何在18日台防务部门记者发布会上,军方发言人出于推卸责任强调“坠机可能很小”之后不到10小时,当“投共论”开始在岛内泛起时,又紧急宣称已经捕捉到了坠机信号….

这个潜台词是什么?

叽叽喳喳大吼“投共了”的岛民们听着,飞机是坠了,没有人叛逃!

因此在文章的前面,对于这架“薛定谔的F-16”,戎评为何要说不论是台湾军方抑或是台湾政府,根本就不关心能否真正的找到,他们需要的只是一架坠落深海的F-16?

匹夫已失志,胆气已尽丧,恐有人效仿而已!

所以究竟是谁在“碰瓷”?

很显然,“碰瓷者”是此刻被民进党台独政策绑架下,岛内一些仍旧保持清醒状态的台湾人民!

他们深知,台独分裂实力倘若继续一条路走到黑的话,那么一些两岸都不愿意看到的最终手段,势必是不可能避免的。

打,是决计打不过的。

这种打不过,不仅是两岸军事硬实力上可谓天壤之别的绝望,更是民进党绿营多年“独”害台湾下,台湾新一代年轻人思想精神中对民族理想和祖国归属的淡薄….

事实如此:一边是星辰大海的民族伟大复兴,一边是偏安一隅,谋“独”小确幸的享乐当下,孰胜孰负,已经明了。

和呢?

对于两岸问题的最终解决,祖国大陆在此前港澳回归、一国两制的成功模式践行下,其实一直都为台湾的未来,指明了一条康庄大道!

然而,正所谓“多情总被无情伤。”

在暗“独”、明“独”的交替施行下,岛内部分政客及既得利益者,罔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崇高理想于不顾,罔顾两岸70年来始终遵行的“一中原则”于不顾,不仅将两岸的兄弟父子之争,视为了敌我生死之争,在挟洋自重里,更是妄图分裂祖国,充当帝国主义制华扼华前沿阵地的走狗!

事实如此:如果倘若有一天真的到了同室操戈、骨肉相残的悲惨境地的话,那么也一定是对面咎由自取。

然而,并不全都是“疯狂”的。

值此,打,打不过、和,越来越远的“紧张时刻”,一些不甘成为分裂势力陪葬品的台湾民众,其实内心深处已经开始在谋划一条未来可能用得着的“求生之路”。

而这其中,“投诚”,无疑是诸多“求生选择”中的上佳选项。

因此,漏洞重重的“蒋正志驾机失踪案”,为何会被岛内舆论一边倒的认为是投了共?

因此,此前还出于责任推卸的缘故矢口否认坠机可能的台湾军方,却在第二天紧急宣布发现战机,但是却不能提供更多信息?

还是那句话:匹夫已失志,胆气已尽丧,有人想效仿,有人害怕别人效仿!

文章最后,笔者有话说

前不久,台陆军前总司令陈廷宠在陆军军官学校校友会上的一席讲话,在震彻岛内舆论之余,可谓是点醒了不少深陷迷惶的台湾民众。

不出意外,陈廷宠的此番讲话一出,当即便招致了蔡英文当局的报复。台“行政机构”负责人苏贞昌公开表示对陈廷宠的这番发言令他感到“难以置信和惋惜”、台“陆委会”也严肃表态称,“陈廷宠的发言十分不恰当,这是对台湾民众情感的伤害”,并进一步威胁到,将进一步对陈廷宠进行审查,然后决定是否断绝陈廷宠创办学校每年6000万元新台币的教育资金补助!

不过,威胁有用吗?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防一人易,难不成他民进党,还能防得了全台湾?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不仅如此,如今的民进党,甭说是防全台民众,就是人数只有区区几十万的台军,恐怕都够呛:

前几天,央视新闻披露的数字显示,自1997年以来,台军每年的“逃兵率”正节节攀升,到2004年时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2800人,逃兵人数占军队总比率竟高达0.7%,冠绝东亚!

虽然,对于如今对岸逼着士兵手写“不逃跑保证书”的蔡英文政府,每年的“逃兵”究竟有多少,央视都已经懒得去说….

但是,根据蔡英文当政以来,台湾军队32℃“高温”不出操、14℃“低温”战严寒、海军陆战队1.5米水深被淹死、室内游泳池演习蛙人两栖、打靶要撑遮阳伞、坦克都能被电线杆拱翻、整个军事基地集体溜冰嗨翻的现状来看,如今台军中盛行的“逃兵文化”,貌似已经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唉,南望王师又一年,王师还剩草莓连….

文章最后,对于那些妄图以武拒统、甘当帝国主义走狗的“废柴”们,笔者还是那句话:

岛,是跑不掉的!

腿,长在自己身上可以滚!

人,我们给你们备了两样东西,一样是子弹,一样是饺子,谁要是犯贱放着饺子不吃,觉得自己的脑壳硬的过子弹的,大可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