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ja Rubik裸登波蘭VOGUE封面,性感凌厲的背後原來有如此深意

這不快年末瞭,各大雜志們也開始鉚勁沖業務瞭,都積極地策劃準備宣發閉年刊12月刊。雖然目前所出的閉年刊都各有千秋,但我印象最深的是波蘭版VOGUE。自傢超模Anja Rubik登封,以強勢凌厲的態度表達對的意見,帶有人文關懷又不失美感。

這一期封面是在波蘭通過史上最嚴格的反墮胎法案的情況下誕生的,總共三封面,紅白色調呼應波蘭國旗色彩,封面人物的姿態則是當前國情下女性們的反應。

波蘭版《VOGUE》12月刊

第一封身體被紅綢束縛,象征著被禁錮的生育權利,束縛身體的紅綢從一代又一代被壓迫的女性身上吸血,才會那麼鮮艷。並且紅綢呈向前延展的姿態,如不采取行動,每個人都有可能被束縛壓榨。

臉頰上紅色的閃電標志既與紅綢呼應,又象征著女權運動,捍衛波蘭女性的權益。盡管紅色的光能量是最弱的,但匯聚在一起終究會成為蘊含巨大能量的閃電,帶來革命性的變革。

波蘭版《VOGUE》12月刊

第二封則是全裸,手持彩煙棒,紅色的煙霧開始彌漫,女權意識開始蘇醒,象征反抗的革命已然打響。

作為女性主義者,Anja一直為女性權益發聲,“我想表現出抗議和力量,在這張封面裡我赤裸著。在男權制度下,女性的身體被性化、被羞辱、被視為錯誤和不雅的東西。因此,裸體成為女性革命的一個象征。目前在波蘭,政府計劃剝奪婦女的生育權利和決定自己的生活和身體的權利。”

每個人都有自己身體的自主權,生育與否是女性個人的意願,不應被不理解女性、不瞭解生育痛苦、不負責撫養教育的人所裹挾強迫。

波蘭版《VOGUE》12月刊

第三封煙霧上升,捍衛女性權益的戰爭上升到瞭與之平視甚至仰視的地步,女性的力量被看見,女性的訴求被正式,女性的權益被捍衛。除瞭作為封面模特,本期封面也是由Anja親自掌鏡拍攝,創意、美感、關懷、態度兼具,這才是VOGUE應有的樣子。

時尚的確需要美,但不僅僅是美,在傳遞美的同時還應包含人文訴求與關懷。前有VOGUE Italia關註戰爭、傢暴、石油污染,現有VOGUE Poland為女性權益發聲,相信在將來也會有時尚雜志為弱勢群體、為更好的社會等發聲。

看完層(胡)層(亂)遞(鬼)進(扯)的封面解讀 ,想必各位必然對策劃出鏡這封的女人感興趣(不感興趣也得感興趣),這就來扒拉一下這位姐。

Anja Rubik

Anja Rubik(中文音譯大概是阿尼亞 茹比克),一般叫她安公子、老安(後稱老安)、安佳佳,因為外形氣質非常姬但又是個直女(曾和Sasha Knezevic有過一段短暫的婚姻)所以也有人叫她“安宇直”。

來自東歐小國波蘭,從業經歷並不復雜,9歲那年看瞭George Michael的《Too Funky》的MV後便想當模特,早期也做一些模特的兼職工作,高中畢業後去瞭巴黎,在巴黎參加模特大賽時被模特經紀公司Next Management相中,之後正式踏上職業道路。

2010年進入MDC Money Girls的榜單,2012年進入Industry Icons的榜單。

能進入尚未變野的MDC的Industry Icons榜單(即使是現在HF方面Icons榜的含金量也不低),成績也還是非常不錯的。早年外形氣質還沒有現在這麼中性酷炫,可塑性相對更強的時候摸到的牌子還挺多,優雅柔和的、簡潔精幹的、金屬搖滾的、華麗性感的……各種風格的品牌都有。

2005年老安的模特事業開始起飛,幾乎每年都有大牌廣告和雜志封面,紅到瞭現在也是非常難得。

GUCCI

YSL

FENDI

Bottega Veneta

<<  左右滑動查看更多  >>

品牌跨度非常廣,從奢侈品Gucci、YSL、Valentino、Armani、Chanel(眼鏡線)、Lanvin、Bottega Veneta、Fendi、Balmain、Oscar De La Renta…

Michael Kors

Tommy Hilfiger

Furla

<<  左右滑動查看更多  >>

再到輕奢Michael Kors、Furla、Tommy Hilfiger…

H&M

Zara

還有平價的H&M、Zara、GAP,從一線大牌到18線小牌都有廣告,並且許多一線大牌都是多季廣告加身。

鞋履方面也非常不錯,Jimmy Choo過瞭十幾年還能再拿廣告也是很難得。

親媽Giuseppe Zanotti更是給瞭九季廣告,可喜可賀。

現在的老安就是行走的YSL廣告牌,拿下的六季廣告中有一半以上都是YSL現任創意總監Anthony Vaccarello在位時期拿到的。

老安和Anthony Vaccarello

老安也是Anthony的繆斯之一,在Anthony還沒加入YSL時,老安就為他的同名品牌走秀。

2012年還穿著Anthony設計的裙子參加瞭Met Gala。性感凌厲的剪裁設計和老安非常適配,Anthony也因此一炮而紅,之後老安還拿下瞭同名品牌兩季廣告。

能進入Money Girls(也稱錢榜)榜單商業自然也不弱,香水廣告合約就不少。模特收入的大頭基本來自香水彩妝護膚品等商業性合約,HF看似光鮮亮麗其實報酬並不多。畢竟買大牌的香水彩妝護膚品的人肯定比成衣高定的人多,大牌也基本靠彩妝香水配飾等副線來養活成衣高定線。

所以能進入錢榜的模特基本都有大的商業合同傍身,老安的香水廣告成績就非常驚人,而且有的品牌還摸到瞭不止一款香水。

YSL

Estee Lauder

FENDI

Elie Saab

<<  左右滑動查看更多  >>

YSL、Elie Saab、Fendi、Trussardi、Estee Lauder、Armani、Salvatore Ferragamo、DKNY、GAP等。

還有親媽之一Chloé的香水,香水女王無疑。

而且自己還有一款自己參與調香的同名香水“Original by Anja Rubik”。

彩妝護膚品也不差,Armani、Dior、YSL雅詩蘭黛的彩妝護膚品都有摸到,波蘭富婆實錘。

2009維密秀

HF商業兩手抓自然少不瞭維密,2009-2011年走瞭維密秀,09年第一次走便給瞭小閉。雖然整體氣質和維密不搭,但還好分到的look相對適合她,待遇也挺好。

2010維密秀

2011維密秀

10和11年還給瞭翅膀。

夢龍廣告

就連熱衷請超模拍廣告的夢龍(對沒錯就是那個雪糕牌子)也請來老安拍廣告,但總覺得甜膩膩的粉色和老安過於酷帥凌厲的外形氣質不搭(狗頭保命)。

雜志方面相對弱一點,目前一共38封VOGUE,四大隻拿下瞭意版和法版,其他版本德國親媽給瞭8封。

《VOGUE》Poland 創刊

作為波蘭二姐,老傢版VOGUE也很重視,2018年創刊老安和波蘭一姐Malgosia Bela阿姨一起登封。

除瞭模特,老安也在不斷延展自己的職業領域,發起“sexedpoland”推動性解放;為LGBTQ群體發聲;參與推動平權運動;關註公共衛生、氣候與海洋生態環境……用自己的公共影響力來推動建設更好的社會。

這一次VOGUE Poland的策劃雖然隻是她社會活動的冰山一角,但卻不難看出她對女性群體的關懷和對平權運動的積極。

這讓我想起瞭最近的張桂梅校長事件,督促激勵每個女孩子學習,送她們走出大山,讓她們的人生有更多選擇,而不是一輩子偏安一隅,被迫接受所謂的“正常”人生軌跡。

還有最近華東政法大學發起,各大高校紛紛響應的“衛生巾互助盒”事件,反對“月經羞恥”,女性之間互相幫助的出發點很好,但采取的方式有待商榷。

還有前些天被曝出來的方洋洋被虐待致死骨灰還被拿去配瞭冥婚,生前死後都被操縱,何其淒慘!

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女德”、“女性標桿”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瞭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非原文,有部分改動)女性的權益不斷被傷害,至今都無法做到男女平等,前兩天的熱搜“疫情或使全球女性地位倒退25年”看瞭更是令人心如刀割。

每位女性都是獨立的個體,不用依附於男性而生存;每位女性都有其特殊價值,不用通過生育或是外界其他所謂的標準來體現;每位女性都有獨立思考、為自己人生做出選擇並負責的權利,不用被迫接受所謂的世俗安排;每位女性都有反抗的權利,不用忍受或者遮掩粉飾不公、傷害女性權益的行為條款。女性的付出不應被無視,女性的訴求不應被漠視,女性的價值不應被輕視,女性的合法權益更不應被剝奪破壞。

雖然目前還存在許多不公現象,但好在越來越多的女性思想上開始覺醒,開始為捍衛自己的權益而鬥爭,開始團結起來共同鬥爭,也許方法不夠成熟,但在跌跌撞撞中我們也取得瞭一些成果。“願被壓迫的女性都擺脫冷氣,隻是向上走,不要聽自暴自棄者的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裡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 即使面對著巨大的外部阻攔,隻要我們願意並且付諸行動,有效合理安排,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現狀總會改善。

Better late than never.隻要我們願意去捍衛自己的合法利益,扭轉不公平現象,永遠不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