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學CMF報告:2021年GDP預計增長8.1%

點擊藍字關註魔鬼經濟學,看更多好玩的實用的經濟學

11月28日,由中國人民大學國傢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主辦的“中國宏觀經濟論壇”(簡稱CMF),在京發佈其2020-2021年度報告。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代表課題組發佈報告,報告預計四季度GDP增速達到5.9%,2020年全年經濟增速為2.3%。由於經濟的持續復蘇和基數因素,預計2021年各類宏觀參數將全面反彈,全年GDP增速有望達到8.1%,並呈現出明顯的前高後低態勢,從一季度11.4%的增速降至四季度的5.4%。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註意到,CMF的2021年經濟數據預測模型中,對2021年主要宏觀政策假定包括,赤字率為3%,人民幣兌美元平均匯率為6.6。

受新冠肺炎疫情沖擊,2020年我國經濟走過跌宕起伏的一年。一季度經濟大幅下挫6.8%,隨著疫情防控顯效以及全域范圍復工復產工作的推進,前期積壓的需求在逐步釋放,加之超常規的疫情對沖政策的出臺,二季度我國經濟恢復到3.2%的增長,三季度經濟增速走高至4.9%,四季度經濟增速有望繼續回升。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2020年經濟運行充滿瞭不確定性,這種不確定性的基調仍將延續到2021年。比如疫情進入下半場,對不同行業的影響依然會存在較大差異。再比如,2020年各國為應對疫情出臺的大規模刺激政策,2021年是否要退出、如何退出等,也成為新的不確定因素。

另外,2021年我國將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諸如擴內需、要素市場化改革、“卡脖子”項目攻關等有望進一步推進,經濟平穩增長的基礎可能更為紮實。

四季度經濟有望增長5.9%

從11月經濟運行表現來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長6.9%,服務業生產指數增長7.4%,這兩項指標均已超過去年的“正常水平”,11月當月經濟增速在7%左右。

四季度我國經濟增速仍將穩步向上修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註意到,市場機構對四季度經濟增速研判分歧較大,有分析認為四季度經濟增速在5.2%-5.5%,有認為四季度經濟增速在6%左右,甚至超過6%。

人民大學CMF課題組預計四季度經濟增長5.9%,2020年全年經濟增長2.3%,為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實現正增長的經濟體。

尤值一提的是,得益於我國較早控制住疫情,以及穩定可靠的供應鏈產業鏈,我國工業部門為世界各國提供瞭大量防疫和宅經濟物資,也承接瞭部分海外轉移過來的訂單生產需求,在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的背景下,2020年我國出口逆勢上揚。

不過,當前經濟復蘇動力邊際上有弱化的趨勢。三季度經濟增長4.9%,環比增長2.7%。2.7%的季度環比增速,相較二季度的11.7%,已經出現明顯回調,比過去五年正常狀態下的環比增速(1%-1.7%之間)高1個多百分點。另外,10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雖在穩步恢復,但尚未回歸正常水平,環比增速甚至低於去年同期。

CMF課題組認為,在消費水平還沒有回歸正常增長之際,消費的邊際改善幅度已經降至正常水平之下。終端消費需求不足,已成為制約企業擴大生產和投資的的突出因素。

2021年同比增速雖高,

實則運行仍然艱難?

“不能把2020年和2021年割裂來看,2020年很多經濟運行的邏輯,將在2021年出現不對稱的表現。當前經濟復蘇遠沒有到常態化水平,經濟復蘇的核心力量依然來自於超常規的疫情紓困政策。2021年中國經濟將出現8%左右的高增長,會出現同比增長很好,但實際運行依然艱難的局面”,劉元春表示。

這意味著,微觀市場主體對經濟運行的直觀感受,與宏觀數據的表現,可能發生很大背離。

CMF課題組報告預判,2021年由於經濟的持續復蘇和基數因素,各類宏觀參數將全面反彈,全年GDP實際增速預計達到8.1%,並呈現出嚴重的“前高後低”的運行態勢。

比如,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逐漸消退,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存在不確定性因素。

CMF課題組認為,疫苗研制成功及其運用,將在大概率上決定2021年全球疫情將逐步得到控制,全球經濟有望穩步復蘇,中國經濟發展的外部環境依然復雜。這意味著:

1.疫情進入到下半場,世界防疫物資需求、“宅經濟”需求逐步下降。

2.疫情得到控制後,各國供應能力將恢復,供求缺口將快速收窄。

3.各國若將產業鏈安全問題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逆全球化可能進一步惡化。

4.中美貿易沖突、貿易協定落實情況等,將重返議事日程,成為各方關註的核心。

CMF報告預判,2021年中國以美元計價出口額的增速將小幅回落,同比增長0.6%,較2020年下降1.8個百分點。

超常規政策如何退出?

劉元春表示,當前經濟復蘇遠未達到常態化水平,經濟運行仍然有不穩定、不均衡、不確定等特點,這決定瞭擴張性的宏觀政策,不宜大幅度轉向,但政策的邊際調整必須啟動。

為瞭對沖疫情負面影響,2020年宏觀政策給出瞭特殊時期的特殊舉措,最顯著的莫過於更為積極的財政政策,包括赤字率3.6%以上,赤字規模3.76萬億元(較上年增長1萬億元),發行1萬億抗疫特別國債,3.75萬億元地方專項債(較上年增加1.6萬億元)。

CMF課題組測算2021年名義GDP增速在9%左右,這會帶來9%左右的財政收入增速,明年財政支出規模超過2020年是有支撐的。同時財政擴張程度會明顯回收,建議2021年取消抗疫特別國債,下調專項債的規模。

“貨幣政策雖然在三季度已經做出邊際調整,但是今年經濟實際增速可能在2.3%,前三季度M2增長瞭10.9%,社會融資存量增速達到13.5%,這仍然是個超常規的數量政策。2021年需要有所調整”,劉雲春指出。

CMF課題組預計,2021年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總額的增速將有所回落,與名義GDP增速(9%左右)大致匹配。預計M2增速將穩定在10.2%左右,社會融資存量增速回落到10.1%。

前期寬松政策的退出,並非易事。

中銀國際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長曹遠征在論壇上表示,當前全球疫情還在蔓延,2021年疫情是否能控制得住,還有待觀察。當前全球主要經濟體仍處於抗疫政策下,利率維持很低的水平,中國利率為正,這導致全球資本流入中國境內,推動人民幣的升值。2021年中國貨幣政策如果過早退出,利差過大的話,會加劇國際資本流動,貨幣當局是否要穩匯率,是一大挑戰。

除瞭面對來自外部的挑戰,宏觀政策還需要應對內部經濟脆弱性帶來的壓力。

前期寬松政策,有其代價。為瞭應對疫情沖擊,財政、貨幣政策都更為寬松,這帶來2020年我國整體債務規模的攀升——金融風險被推後,也存在加劇積累的可能。

CMF課題組表示,2020年底宏觀杠桿率預計達到286%,較去年提高32.2個百分點。當前中國宏觀經濟尚未擺脫疫情影響,各類微觀主體績效還在恢復中。隨著償債高峰期的到來,在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過程中,可能出現違約風險的集中暴露。11月債券市場出現的地方國有企業債券違約事件,引發市場動蕩和風險定價重估,金融條件收緊,進一步加大企業債券發行困難和信貸融資成本。前期超常規疫情救助與經濟紓困政策必將在2021年陸續推出,貨幣政策常態化也是大勢所趨,這必然帶來金融條件的收緊和名義利率的上升。這需要有前瞻性的應對舉措,金融信貸政策的退出要保持相對平緩的節奏,加強市場溝通和預期引導。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