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鵬:15年間投瞭上千創業者,我發現能成CEO是這樣…

沈南鵬,中國頂級投資人。是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夥人,也是攜程旅行網和如傢連鎖酒店創始人,並帶領兩傢公司成功赴美上市。紅杉資本中國基金投資瞭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如阿裡、京東、美團、360、字節跳動、拼多多等,沈南鵬因此有“中國投資教父”之稱。 下文整理自沈南鵬公開演講及專訪,主要關於沈南鵬在實踐過程中對投資人與企業傢的思考及建議。 



01團隊的致勝之道 我做創業者的時候,有兩個心得:
首先,要相信自己,要相信自己的商業模式是正確的。是能走出來的,如果你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你根本沒有機會去說服站在桌子另外一面的投資人。

第二個,你要做世界上可能的每一分努力。你知道在你桌子的另一邊人隻有3%的機會投你,但你要當成“100%有機會他投我”的心態來說服對方,但是你的每一分努力是不能放棄的。 投資這個行業有一點非常重要,叫做合夥人文化。在那個投資決策裡面,是沒有boss的,也不應該有boss,不管他是合夥人還是他剛加入紅杉一周的經理,他們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觀點,都可以同時被challenge,隻有這樣一種文化才能在一個基金裡面,做出最好的決策。 15年前紅杉中國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隻有兩三位合夥人,團隊成員也隻有十幾個。那個時候強調兩點:第一個是專業化;第二個是給創業者賦能。當時主要聚焦在風險投資領域。 15年間,我們演變瞭很多。首先從投資階段來講,是一個全站式的投資。我們有種子基金,有風投基金,有成長期投資,有並購投資,一直到一級半、二級市場。全站式打法給我們帶來瞭巨大的協同效應。 最早的時候,我們十幾個成員,一半以上是投資團隊。現在我們有將近兩百個員工,大部分屬於職能部門,就是給被投企業提供賦能的團隊,從人力資源、IT到媒體公關等等。你如果沒有這樣一些職能部門,所謂的賦能就流於空談。你隻有真正地投入,才能給被投企業提供實實在在的幫助。 拿什麼來比喻我們整個團隊的協同模式呢?我感覺就像是一個交響樂團,需要各個樂器演奏者的完美配合。

能夠讓團隊協同起來真正成為One Team,這是致勝之道。 當年在做思科、甲骨文、谷歌的時候,感覺我們可能已經到瞭最好的頂峰瞭,那麼我認為,這個時候才是對“最好的投資是下一個投資”的最好詮釋。任何一個成績,可能你需要慶祝一下,但很快你就會進入下一個挑戰。

隻有做到最好,你才有機會跟最好的創業者同伴而行,那麼你在一路上看到的,是別人沒有看到店的商業風景。 

02投資對象的判斷標準 我們15年來沒有改變這個標準。說起來很簡單,就是三點,但具體做起來的時候,會發現每一點都很難判斷。 首先是對創業者的判斷。成功的、偉大的公司背後一定有一個鮮活的優秀創業者的面孔。當一傢公司已經成為行業巨頭的時候,給出判斷容易。但如何能夠在早期,比如說在種子期和A輪,就判斷出他是下一位王興或者張一鳴,這永遠是一門藝術,很難拿數字去量化。 第二是行業的規模有多大。成功的企業都非常有“企圖心”,但關鍵是它得在一個“好”的行業裡,隻有天空才是它的限制。應該關註那些具有巨大發展空間的行業。十幾年以前,我們開始研究中國的電商,那時候就意識到這會是一個超大行業,但有些行業可能我們在早期未必有這個直覺。有些行業是在快速演變中,所以要有一定的想象力和超前思維。 第三還是商業模式。有些商業模式天然地容易形成競爭壁壘,很快就把一些後來者擋在外面,從而成功獲取更大的市場份額。但有些則容易同質化,比如傳統的制造業,一個鮮明的特征就是技術壁壘比較低,你能起量我也能起量,最後就變成價格的競爭。

 03長期主義 長期主義說起來很容易,但是做起來很難。有這麼幾點心得: 首先,長期主義的另一面是你能抵禦短期的誘惑,而人性往往讓你去尋找短期的利益。今天很多行業很熱,不加選擇進行投資的話,短期也能夠賺錢,那你做不做?有所為,有所不為,這對投資人和企業傢都是很重要的選擇。 第二,Intellectual honesty(理智誠實)很重要,但首先要做到“honesty”,要誠實地去面對自己投資的成敗。你對已經投資的企業往往會有一種偏愛,有些負面的信息會被忽略,而且往往有些信息和你的感性認知是不一樣的。

作為投資人來講,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實事求是,不要忽悠創業者。當忽悠的動作成為一種習慣,到後來就是在忽悠自己瞭。另外,投資決策如果能夠按照事實和數據說話,就能夠得出一個更優的分析,這樣的理性分析能夠讓你堅持長期主義。 

04新生代企業傢的共通性 什麼是好的創業方向?

做什麼事情確實是很重要的事情,這是第一選擇。最理想情況下,第一,你喜歡這件事,這是最重要的;第二,是你對這件喜歡的事情,本身有足夠大的空間。 我認識張一鳴的時候,心裡也是打瞭個盹。因為他要做的事情具有巨大的風險,沒有人做過,他想通過互聯網把新聞、故事、圖片聚集在一起,根據每個人的不同喜好推給你。 但是張一鳴認為這樣的產品有他的空間。 但是我犯瞭一個巨大的錯誤,我在他第一次融資的時候,我沒投。我當時做瞭很多審慎的調查工作,作為投資人很理性,我們去拜訪瞭很多他的競爭對手。所有的大公司都要做這個產品,新浪、搜狐、小米、騰訊都要做,所以我們合夥人討論以後,感覺這個市場競爭太激烈瞭,張一鳴一傢小公司,沒有機會。 我們作為投資人,有時候就是太聰明瞭,做瞭太多理性的思考。所以在他A輪融資的時候,我放棄瞭。而他在後來的九個月裡,證明瞭我們是錯的。 我認為王興、張一鳴、黃崢等新生代企業傢,有很多共通性。 第一,他們極其的專註,極其的市場化驅動,都是從某一個產品聚焦,然後在這個產品裡面做到極致完美。可能他們到一定規模會延展,但顯然首先是要把一個產品做到極致,然後擁有一個非常市場化的團隊。 第二,他們其實長期主義的實踐者,而且非常有進取心、企圖心。你有多大的心,有多大的抱負,就能夠成就一個多大的事業。 第三,他們尊重商業規則,同時,在某種程度上又重塑瞭很多行業的規則。這是非常令人欽佩的。 最後一點,盡管有些公司今天還沒有走出國門,生意還在國內市場范圍以內。但我們認為,今天非常成功的企業傢,都是具有國際視野的,他的國際視野幫助他在很多商業決策上,提供瞭最後的決策判斷。 

05企業傢精神 彼得·德魯克曾經闡述過“創造性模仿”的企業戰略。回頭看,我們會發現攜程、百度、騰訊、阿裡巴巴和同時期的一批企業,都是這一戰略的受益者。這其中隱藏著最根本的企業傢精神:洞察以及創新。 1999年,我們創辦攜程網的時候,Expedia在美國已經相當成功,但沒人能夠想到攜程從事的酒店、機票預訂行業在中國改革開放的紅利下,在時代大潮中被催生出如此龐大的市場規模。早期我們從呼叫中心入手,做瞭一系列創新與改良,並堅守3年才等來盈虧平衡點。2017年,攜程的市值一度達到300億美元,甚至將當年的對標企業Expedia都甩在身後。 2005年我們創立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的時候,就非常看好中國的長期發展潛力。雖然市場有起有落,但我們始終相信創業與創新對中國來說至關重要。許多我們投資的企業,如美團點評、今日頭條、唯品會、大疆創新、貝達藥業、華大基因、中通快遞、蔚來汽車等等,都已是其所在領域的創新典范,長期活躍在中國經濟舞臺的中心,有些公司甚至呈現出領導世界產業格局的實力與潛力。 創新也可以視為實踐企業傢精神的一種工具,它的驅動力在很多時候源自市場結構的變化與人群的認知變化,這往往是在潛移默化中出現的市場機遇。 真正卓越的企業往往是另辟蹊徑,創造出一種全新的商業模式和技術模式,打造和定義一個全新的行業。“第一性原理”既是優秀科學傢研究方法論的共同特征,也是成功企業傢思考和處理問題的方法論,馬斯克將“第一性原理”闡述得很清楚,那樣的思維路徑往往是科學和商業創造性的根源。 參考資料:

【1】沈南鵬:偉大時代的企業傢精神,亞佈力中國企業傢論壇,2018-2
【2】李小加對話沈南鵬,第五屆香港金融科技周,紅杉匯,2020-11【3】《科學前沿與顛覆性技術》,第三屆世界頂尖科學傢論壇,2020-10
【4】創刊35周年《何問西東》,“商業向上”,中國企業傢,2020【5】沈南鵬對話郎平,《打造冠軍之心》,跨界大咖說,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