癲覆性創新:催動市場的力也催動你的年華

經濟觀察網 周迪倫/文 11月27日,周五,是一個“大金融日”:

國證銀行指數當日上漲2.28%,“宇宙行”工商銀行的表現更是平地驚雷,單日暴漲5.89%,成交額高達48.79億元,是前一日成交額的近五倍,“重炮轟擊”之下,股價一舉站上所有均線,可謂“大纛招展、正氣浩然”。另一隻大行股,建設銀行,亦暴漲4.3%,放量成交21.79億元。次新股廈門銀行則尾盤漲停;

證券公司指數上漲2.17%,板塊龍頭中信證券漲幅2.32%,長江證券暴漲6.11%,湘財股份則上漲5.19%;國證地產指數上漲1.92%,萬科A漲幅2.17%,保利地產漲幅3.02%。

更具標志性意義的是,在當周內,上證50指數突破瞭2015年6月份的壓制性點位,創出瞭2008年3月份以來12年半的新高。當然,上證50指數的當前點位3498.66與其在2007年10月16日創出的歷史峰值4772.93點相比,尚有1270多點的距離,想創出歷史新高尚需時日。

但是,如果換一個角度看就會發現,另一個跨市場藍籌股指數“中證100”早在今年7月7日就突破瞭2015年6月份的高點4807.69點,它的當前點位是5136.26點。不過,這個點位與其2007年10月份上一輪大牛市的歷史高點6172.28相比,仍有1000多點的距離。

當然,從全市場來看,最核心的跨市場藍籌股指數“國證A50”的走勢堪稱“最為流暢”:早在2017年11月2日就嘗試突破瞭它在2015年6月份的高點6243.86點,並且在今年7月6日更是進一步突破瞭它在2007年10月份的歷史高點7321.27,它當前的最新點位則是8261.35點。

從2014年3月21日的階段性低點2658.6算起,到現在的8261.35點,在六年多的時間裡,國證A50指數的漲幅高達210%,這當然是很可觀的。

國證A50指數的基本情況如下:

也就是說,在行業分佈上,其主要的權重行業依次為:主要消費,權重22.58%;金融,權重22.02%;可選消費,權重17.12%;醫藥衛生,權重10.38%;信息技術,權重8.6%;工業,權重7.91%;原材料,權重3.66%;房地產,權重3.11%。

可以看出,消費在其中占瞭最大的權重,主要消費和可選消費相加之後,權重接近40%;金融地產合計權重則約為25%;醫藥衛生和信息技術合計則約為19%。

其最新的前十大樣本股依次為:貴州茅臺,權重9.86%;中國平安,權重8.42%;招商銀行,權重6%;五糧液,權重5.5%;美的集團,權重4.85%;恒瑞醫藥,權重3.86%;格力電器,權重3.58%;立訊精密,2.95%;伊利股份,權重2.88%;寧德時代,2.57%。

如果把國證A50指數和市場上最主流的基準指數滬深300指數相比的話,滬深300指數的行業權重分佈如下:

在行業分佈上,HS300指數的主要的權重行業依次為:金融地產,權重32.76%;主要消費,15.08%;工業,權重11.78%;可選消費,11.31%;信息技術,權重9.19%;醫藥衛生,權重7.98%;原材料,6.71%。

可以看出,金融地產在其中占瞭最大的權重,主要消費和可選消費合計後約為26.4%;醫藥衛生和信息技術合計後則約為17%。

HS300指數最新的前十大樣本股依次為:中國平安,權重5.49%;貴州茅臺,權重4.92%;五糧液,權重2.87%;招商銀行,權重2.66%;美的集團,權重2.42%;恒瑞醫藥,權重1.82%;格力電器,權重1.81%;興業銀行,權重1.45%;中信證券,權重1.44%;伊利股份,權重1.31%。

同樣從2014年3月21日的階段性低點2077.76算起,到現在的4980.77點,在六年多的時間裡,HS300指數的漲幅為140%,表現大幅落後於國證A50指數。

“你看,這就是滬深300嚴重跑輸國證50的原因,行業權重有問題,過於依賴金融地產,周期性太明顯。國證50早就屢創新高瞭,滬深300不僅仍未突破2007年的高點,甚至離2015年的高點到現在也還差400點呢!”張一帆拿起面前的茶盅,輕輕抿瞭一口,沒想到還是被燙瞭一下:“你如果以後發被動型的產品,建議你就釘這個國證A50指數,事實證明它的整體表現是很有競爭力的。”

在張一帆對面斜歪在沙發上的人叫方溪揚,是廣州一傢投資公司的創始人和董事長,公司業務既包括PE投資也包括股票二級市場投資。

“我都懷疑你是指數公司派來的。”方溪揚開瞭一句玩笑,顯然並不十分認同張一帆的此種說法,“所謂收益率,某種程度上是一個時間段取值問題,比如這個國證A50吧,貴州茅臺單隻股票的權重就接近10%,茅臺加平安加招行,三隻股票的權重就是25%瞭,如果茅臺股價突然崩瞭怎麼辦?”

“茅臺的前復權價格,在2014年初的時候,最低隻有34.42元,前些天最高到1828元,這是漲瞭多少倍?漲瞭有50多倍吧?龍頭消費股,就算是真的能穿越經濟周期,但它能穿越市場的情緒周期嗎?畢竟也高位盤整瞭好幾個月瞭,萬一掉頭往下摔起來可怎麼辦?”說到這裡,方溪揚忽然把身體從沙發上掰正瞭起來:“在茅臺橫盤的這幾個多月裡,順周期的股票不是都正在起來嗎?”

張一帆當然知道,在過去的這幾個月裡,大概除瞭白酒和新能源車這兩個板塊以外,前期強勢的科技信息板塊和醫療醫藥板塊都在經歷一輪明顯的回調,板塊整體下跌幅度已在20%左右,板塊內明星個股更是“閃崩”不斷:

比如芯片概念股匯頂科技,公司是一傢基於芯片設計和軟件開發的整體應用解決方案提供商,也是目前安卓陣營應用最廣的生物識別解決方案供應商,專註於芯片的設計研發,已經擁有生物識別、人機交互和IoT三大產品線,其戰略發展目標是成長為一傢綜合型的IC設計公司,圍繞“物理感知、信息處理、無線傳輸、安全”四大領域構建IC設計和產品技術的綜合平臺。

從7月9日到11月27日,匯頂科技的股價從272元/每股跌至168元/每股,期間跌幅近40%。而且,它真正的前期高點在2月25日,當日創出的最高價格是387元/每股,若以此計算,其跌幅已經高達56%;

比如另一傢芯片概念股兆易創新,公司主要業務為閃存芯片及其衍生產品、微控制器產品、傳感器模塊和動態隨機存取存儲器(DRAM)的研發、技術支持和銷售,其產品廣泛應用於手機、平板電腦等手持移動終端、消費類電子產品、物聯網終端、個人電腦及周邊,以及通信設備、醫療設備、辦公設備、汽車電子及工業控制設備等領域。

從7月14日到11月27日,兆易創新的股價從295元/每股跌至元203元/每股,期間跌幅超過30%;

比如疫苗概念股海利生物,公司是上海市第一傢在境內上市、集研發、生產、銷售、服務於一體的專業化獸用生物制品生產企業,主要產品包括畜用和禽用疫苗,以豬用疫苗為主,基本涵蓋瞭豬用所涉及的全部疫苗品種,產品結構完善,具備全方位服務的產品基礎和能力,在國內獸用生物制品行業中處於領先地位,目前則一方面夯實主業基礎,另一方面也在積極實施“動保+人保”的雙輪驅動戰略,試圖突破現有子行業限制。

從8月3日到11月27日,海利生物的股價從54元/每股一路跌至14元/每股,期間跌幅高達74%;

比如另一隻疫苗概念股華蘭生物,公司業務主要從事血液制品、疫苗、基因工程產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業務包括血液制品業務、疫苗制品、創新藥和生物類似藥研發、生產等,是中國血液制品行業中血漿綜合利用率較高、品種較多、規格較全的企業之一。

從8月4日到11月27日,華蘭生物的股價從76元/每股跌至41元/每股,期間跌幅達46%。

如果觀察ETF的話,感受會更加直接:半導體ETF(512480)的價格,在7月14日是2.724元,而11月26日的最新價格則是2.152元;芯片ETF(159995)的價格,在7月13日是1.531元,而11月26日的最新價格則是1.2元;生物醫藥ETF(512290)的價格,在8月4日是2.503元,而在11月26日的最新價格則已是1.815元。

在科技信息類股票及醫療醫藥類股票陷入調整的同時,鏡子的另一面,則是順周期股票的復蘇:從6月底到現在,除瞭房地產類股票漲幅尚較小之外,保險、銀行、證券、鋼鐵、煤炭、有色、電力、交運等大周期類板塊都已經悄然取得瞭20%-30%的漲幅——

比如寶鋼股份,從4.6元/每股漲到瞭6.65元/每股,期間漲幅高達45%;

比如中國神華,從14.3元/每股漲到瞭19.3元/每股,期間漲幅高達35%;

比如中國鋁業,從2.74元/每股漲到瞭4.07元/每股,期間漲幅接近50%;

比如國投電力,從7.55元/每股漲到瞭9.72元/每股,期間漲幅約為29%。

“中字頭大周期股、資源股看起來都睡醒瞭,這當然和宏觀經濟穩定復蘇有關。”方溪揚的聲音聽起來還是懶洋洋的:“尤其周五工商銀行的大漲,是很難得的,要知道,工行的總市值一萬九千億,流通市值一萬四千億,考慮到中央匯金和財政部持有瞭大部分股份,工行的自由流通市值大概在五六千億的級別,這種股票沒什麼人敢這樣暴力拉升的。”

“以前這樣的事兒,容易發生在建設銀行身上,因為建行主要的籌碼都在香港市場,在A股這邊兒,建行的流通市值隻有六百多億,自由流通市值就更少,拉起來就更容易些。”方溪揚喝瞭一口茶,繼續發表他的感想:

“周五銀行股這麼一弄,招商銀行、平安銀行、寧波銀行這些生力軍都創出瞭歷史新高,工行和建行等這些體制內大佬也都用實際行動明確表瞭態,甚至連興業銀行這種第三種勢力也舉手同意,創出瞭歷史新高,那其它人還能有什麼意見嗎?不管是腿腳快的還是腿腳慢的,慢慢都會跟上來的,你說是吧?”

聽方溪揚不緊不慢地這麼一說,張一帆呵呵直樂:“好像還真是這麼個理兒,況且中國平安距離創出歷史新高也隻差一毛多錢瞭。”

“老物種在復活。”方溪揚端起茶壺,將兩人面前的茶盅滿上,又兀自說瞭一句:“恐龍從火山灰裡站瞭起來,晃瞭晃身體,忽然覺得餓瞭。”

“啥意思?”張一帆哈哈大笑:“你不是號稱隻關註三個賽道嗎?消費、科技、醫療。難道你現在的倉位已經換成順周期啦?”

方溪揚不置可否,卻說:“最近平臺公司的三季報你都看瞭吧?”

主要公司的三季報,張一帆當然都還是瀏覽過的,大概如下:

[小米集團]——11月24日,小米集團在香港發佈瞭三季報:

2020年第三季度,小米集團總收入為人民幣722億元,同比增長34.5%;經調整凈利潤為人民幣41億元,同比增長18.9%;季度總收入及經調整凈利潤均創下單季歷史新高。公告稱,小米集團報告期內持續推進“手機×AIoT”戰略,取得顯著成效,當季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達到4660萬臺,同比增長45.3%,在全球前五大手機廠商中同比增速最高,市場占有率亦升至第3名,為13.5%;境外業務持續強勢增長,境外市場收入也創下單季歷史新高,達到人民幣398億元,同比增長52.1%;同時,當季在中國大陸市場的智能手機出貨量同比增長18.9%,在前五大廠商中唯一取得正增長;

截至2020年9月30日,AIoT平臺已鏈接的IoT設備(不包括智能手機及筆記本電腦)數量達到2.895億臺,同比增長35.8%;人工智能助理“小愛同學”的月活用戶在9月份達到7840萬,同比增長35.5%;第三季度,充分發揮“手機×AIoT”戰略的用戶基礎及渠道優勢,IoT與生活消費產品部分的收入達人民幣181億元,同比增長16.1%;當季智能電視業務繼續保持行業領先,全球出貨量達310萬臺,小米電視在中國大陸出貨量連續第七個季度穩居第一,全球電視出貨量穩居前五;當季繼續豐富產品組合,在眾多IoT產品品類保持領先,包括智能門鎖、空氣凈化器、掃地機器人、TWS耳機、手環等,及新推出的小米曲面顯示器34英寸、米傢互聯網直驅洗烘一體機10KG、米傢智能蒸烤箱、小米真無線藍牙耳機Air 2 Pro等;

在高端市場方面,作為智能電視的引領者,在本季推出瞭小米電視大師系列的多款旗艦產品,繼8月推出全球首款量產的透明電視小米透明電視之後,隨即在9月相繼發佈瞭小米電視大師 82英寸和小米電視大師82英寸至尊紀念版;其中小米電視大師82英寸售價人民幣9999元起,小米電視大師82英寸至尊紀念版將Mini LED高端背光技術帶入大眾市場,售價人民幣49999元起。  

[騰訊控股]——11月12日,騰訊控股在香港發佈瞭三季報:

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第三季度,公司收入為人民幣1254.47 億元,同比增長29%;毛利為566.47億元,同比增長33%;經營盈利439.53億元,同比增長70%;期內盈利388.99億元,同比增長85%;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盈利為385.43億元,同比增長89%;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下,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盈利為323.03億元,同比增長32%;

如按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撇除若幹一次性及/或非現金項目的影響,以反映核心業務的表現,則為:經營盈利為人民幣381.16億元,同比增長34%,經營利潤率由去年同期的29%上升至30%; 

期內盈利為人民幣333.25億元,同比增長33%,凈利潤率由去年同期的26%上升至27%;期內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盈利為人民幣323.03億元,同比增長32%;

期末總現金為人民幣2658.92億元(390.44 億美元); 

從前三季看,公司收入為3483.95億元,同比增長28%;毛利為1626.51億元,同比增長34%;經營盈利為1205.24億元,同比增長34%;期內盈利為1007.56億元,同比增長37%;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盈利為1005.45億元,同比增長40%;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下,公司權益持有人應占盈利為895.35億元,同比增長30%;

分業務看,增值服務業務方面,2020年第三季的收入同比增長38%至人民幣698.02億元。其中,網絡遊戲收入增長45%,至人民幣 414.22 億元;智能手機遊戲收入總額(包括歸屬於社交網絡業務的智能手機遊戲收入)及個人電腦客戶端遊戲收入分別為人民幣391.73億元及人民幣 116.31億元;社交網絡收入則增長29%,至人民幣283.80 億元,該項增長反映來自虎牙直播服務、視頻會員服務及音樂會員服務等數字內容服務以及遊戲虛擬道具銷售的收入貢獻;

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業務方面,2020年第三季的收入同比增長24%,至人民幣332.55億元;該項增長主要來自商業支付及理財平臺的收入增長,而企業服務收入的增長放緩,原因是疫情對線下項目交付及新合同簽訂的後續影響,以及若幹IaaS合同的非經常性調整所致。

網絡廣告業務業務方面, 2020年第三季的收入同比增長16%,至人民幣213.51億元;該項增長受益於公司基於算法的廣告投放解決方案被更廣泛地采用,同時來自教育、互聯網服務及電子商務平臺等行業需求的快速增長,以及房地產與汽車等行業需求的復蘇;其中,社交及其他廣告收入增長21%,至人民幣177.52 億元,該項增長主要因微信朋友圈的庫存增加及eCPM上升;媒體廣告收入下降1%,至人民幣35.99億元,與過往季度相比降幅有所放緩。

[阿裡巴巴]——11月5日,阿裡巴巴集團發佈2020年9月份季度業績:

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季度,即“2021財年第二季度”或“本季度”,集團收入同比增長30%,至人民幣1550.59億元,主要由中國市場核心商業及雲計算業務的強勁收入增長所驅動;本季度,核心商業收入同比增長29%至1309.22億元,中國零售商業收入同比增長26%至954.70億元;雲計算業務季度收入同比增長60%,至148.99億元;

集團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勇表示:“我們對於為客戶創造價值的堅定投入,充分體現在核心商業的穩健表現及阿裡雲的強勁增長之中。我們會繼續聚焦於內需、雲計算和大數據、全球化這三大長期增長引擎,從而更有效地把握消費者不斷變化的需求,以及阿裡巴巴數字經濟體內各業務加速數字化所帶來的機會。”  

由於去年9月份季度取得螞蟻集團33%股份時確認的一次性重大收益,以及與螞蟻集團相關並授予集團員工的股權激勵費用上升,造成本季度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滑。若不考慮該一次性收益,股權激勵費用及其他若幹項目,非公認會計準則凈利潤同比增長44%至470.88億元;經調整EBITDA(一項非公認會計準則財務指標)同比增長28%至475.25億元;非公認會計準則攤薄每股美國存托股收益同比增長37%至17.97元;非公認會計準則自由現金流為405.40億元;

2020年9月,集團的中國零售市場移動月活躍用戶達8.81億,為中國最大的消費者平臺;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的12個月,集團的中國零售市場年度活躍消費者達到7.57億,單季凈增長1,500萬;

天貓線上已付實物商品交易額(GMV)在2020年9月份季度同比增長21%,期內,快速消費品仍然是天貓增長最快的品類,主要由食品和飲料、保健、美容和個人護理領域強勁推動;此外,天貓服飾的增長速度已經恢復到較新冠疫情爆發前更高的水平;在2020年9月份季度中,淘寶線上已付實物GMV同比增長百分之十幾;

由於市場對進口商品、新品、個性化或限量版產品的需求不斷增長,天貓國際已付GMV在本季度同比增長37%;截至2020年9月30日,平臺的線上品牌和商傢數量以兩位數的比率同比增長;

淘寶直播成為瞭商傢、品牌、網絡紅人(KOL)和阿裡巴巴各業務,如聚劃算,與用戶及客戶進行互動的重要營銷和分銷方式;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的12個月,淘寶直播產生的GMV超過3500億元;

淘寶特價版是集團針對價格敏感消費者而推出的版本,同時也是集團在欠發達地區獲取新用戶和消費者的關鍵驅動因素;期內,集團聚焦於增加淘寶特價版的差異化供給和個性化產品,包括引入來自產業帶工廠及1688.com批發平臺的商傢;淘寶特價版於2020年3月推出新版本以來實現瞭強勁增長,月活躍用戶在2020年9月超過7,000萬;

新零售方面,集團於10月投資約36億美元獲得高鑫零售有限公司(“高鑫零售”)的控股權;截至2020年9月30日,集團在中國自營盒馬門店222傢,在過去的12個月,盒馬的年度活躍消費者超過2600萬;

菜鳥網絡的季度收入同比增長73%,至82.26億元,主要由於集團快速發展的跨境及全球零售商業業務帶來的單均收入上升和已履約訂單量增長;

雲計算業務季度收入同比增長60%,至148.99億元,主要受到來自互聯網、金融及零售業的客戶收入增長所推動;截至2020年9月30日,約60% 的A股上市公司都是阿裡雲的客戶,於2020年9月,它們的平均消費額同比增長45%;

跨境及全球零售商業方面,季度收入同比增長30%,至77.89億元,本季度,Lazada持續在買傢及賣傢數量錄得強勁增長,主要受惠於東南亞市場加速數字化,即使多個市場仍在應付新一輪新冠疫情,截至2020年9月底止季度,Lazada的單量同比增加100%;

跨境及全球批發商業方面,季度收入同比增長44%,至35.10億元,主要由於來自Alibaba.com的付費會員數量增加,以及與跨境業務相關的增值服務收入增長;

本地生活服務方面,季度收入同比增長29%,至88.39億元;受新冠疫情影響,中國餐飲服務業數字化需求依然強勁;餓瞭麼通過提供數字技術解決方案和其他增值服務,吸引瞭高質量的商傢,並添加瞭具吸引力的內容,在9月份季度,餓瞭麼的日均付費會員數量同比增長瞭45%;

數字媒體及娛樂方面,季度收入同比增長8%,至80.66億元;於9月底止季度,優酷日均付費用戶同比增長45%;本季度內,數字媒體及娛樂的經調整EBITA虧損同比進一步收窄;

創新業務及其他方面,季度收入同比增長10%,至11.72億元;於2020年10月1日,即中國國慶黃金周假期的首日,高德錄得創紀錄的日活躍設備用量,達到1.5億臺。

[中國平安]——10月28日,中國平安發佈瞭2020年第三季度報告:

2020年前三季度,集團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030.41 億元,同比下降20.5%,但下降幅度較上半年有所收窄;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營運利潤仍同比增長4.5%,至1086.92 億元;基本每股營運收益為6.15 元,同比增長5.1%;年化營運ROE為20.9%,同比下降2.0個百分點;

個人客戶經營方面,在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下,個人客戶規模仍持續增長;截至2020年9月30日,平安個人客戶數超2.14億,較年初增長7.0%,其中37.4%的個人客戶同時持有多傢子公司合同;客均合同數2.71 個,較年初增長2.7%;2020年前三季度新增客戶2853萬,同比增長2.5%,其中34.8%來自集團互聯網用戶;

團體綜合金融業務價值貢獻提升,前三季度,團體業務綜合金融融資規模同比增長149.8%,對公渠道綜合金融保費規模同比增長 113.4%;壽險及健康險業務營運利潤穩定增長,前三季度,壽險及健康險業務實現營運利潤 754.46 億元,同比增長 9.2%;產險業務穩健增長,前三季度,平安產險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 2,194.90 億元,同比增長 11.5%;

作為中國最大的汽車工具類 APP,截至2020年9 月末,“平安好車主”APP註冊用戶數突破1.17 億,較年初增長 26.5%;

銀行業務經營保持穩定,風險抵補能力進一步增強,前三季度減值損失前營業利潤833.13億元,

同比增長16.2%;凈利潤達 223.98 億元,同比下降 5.2%,但降幅較上半年有所改善;截至 2020 年9月末,撥備覆蓋率218.29%,較年初上升35.17個百分點;

保險資金投資組合方面,資產配置持續優化,資產負債久期匹配不斷改善;截至2020年9月30日,保險資金投資組合規模3.54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0.3%;前三季度,保險資金投資組合年化凈投資收益率4.5%,年化總投資收益率5.2%;

資產管理業務方面,前三季度資產管理業務實現凈利潤為92.60億元,同比增長2.6%,增幅較低;截至2020年9月末,平安信托受托資產管理規模達4102.41億元,前三季度信托業務實現凈利潤22.42億元,同比下降7.6%;前三季度,平安證券實現凈利潤24.87億元,同比增長 40.3%;

科技業務方面,2020年前三季度,科技業務總收入(科技業務板塊下的各科技公司營業收入的直接加總,未考慮持股比例的影響)為650.28億元,同比增長8.3%;

平安好醫生以人工智能輔助的自有醫療團隊為核心,同時整合線下醫療健康服務網絡,為用戶提供線上線下一體化的醫療健康服務,目前已建立近兩千人的優秀自有醫療團隊,目標是打造未來中國規模最大、模式最領先、競爭壁壘最堅實的互聯網醫療服務平臺;平安醫保科技則致力於成為全方位賦能醫療生態圈的智慧科技公司,以智慧醫保系統為核心,打造智慧醫保一體化平臺;

陸金所控股作為中國領先的科技賦能個人金融服務平臺,截至2020年9月末,其管理貸款餘額較年初增長15.9%,至5357.88億元;當前,陸金所控股促成的貸款30天以上逾期率較第二季度的峰值明顯改善,已恢復至疫情前水平;在線上財富管理領域,截至2020年9月末,陸金所控股客戶資產規模較年初增長9.1%至3,782.78億元;

金融壹賬通作為中國領先的面向金融機構的商業科技雲服務平臺,通過提供基於雲端設計的科技解決方案,將金融服務行業經驗與科技融合,為金融機構提供端到端的科技應用和業務服務,賦能金融機構實現數字化轉型;

汽車之傢則是中國領先的汽車互聯網服務平臺,致力於建立以數據和技術為核心的汽車生態圈,圍繞整個汽車生命周期,為汽車消費者提供豐富的產品及服務;在數據業務領域,汽車之傢致力於打通研發、營銷、轉化各環節,全面賦能主機廠和經銷商;

平安智慧城市業務圍繞“優政、興業、惠民”三大主題,以科技賦能城市發展,提供一攬子智能城市綜合解決方案;目前,平安智慧城市業務已經佈局政務、生活、交通、醫療、教育等眾多板塊,並已在國內143個城市和多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傢及地區落地推廣;

中國平安以科技引領業務變革,將持續深化“金融+科技”、“金融+生態” 戰略,加快科技賦能業務,抓住金融及醫療等行業新的機遇,為股東、客戶、社會創造價值。

[華為控股]——10月23日,華為在深圳發佈瞭2020年三季度經營業績:

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銷售收入6,713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9.9%,凈利潤率8.0%;2020年前三季度業務經營結果基本符合預期;

在全球面對新冠疫情的嚴峻挑戰下,華為全球化的供應鏈體系同時面臨巨大的外部壓力,給公司的生產、運營帶來瞭不少的困難;華為會盡最大努力尋找解決方案,努力生存和向前發展,致力履行與客戶和供應商的義務;下一階段將充分利用華為在AI、雲、5G、計算等ICT技術的能力,聯合夥伴提供場景化解決方案、發展行業應用,釋放5G網絡紅利,幫助企業實現商業成功,幫助政府實現興業、惠民、善政的目標;

ICT已成為現代社會發展的基石,也是加速社會、經濟和環境可持續增長和發展的主要驅動力;ICT產業的健康快速發展,離不開全球產業鏈的開放合作和互信;面對復雜的外部環境,華為將繼續和全球夥伴緊密合作,以創新的ICT技術持續為客戶創造價值,助力全球科技抗疫、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

……

在張一帆看來,當前的社會經濟之現實大趨勢,用一句話就可以概括瞭:建立在“大數據+雲計算”基礎之上的“萬物智能互聯”。

而且,所有的人和所有的公司,似乎都沒有可能在這個“大趨勢”之外生存。或者說,我們隻能迎接、擁抱、投身於這個趨勢,而不能抗拒、排斥、遠離這個趨勢。“TO BE OR NOT TO BE”,別無選擇。

對此,方溪揚顯然是十分贊同的,他也認為,中國最頂級的公司其實都在做同一件事:用科技能力突破產業邊界。

“第三季度,小米、騰訊、阿裡都在高速增長,華為面臨的形勢最為嚴峻,壓力也最大,但最壞的時刻也正在過去,平安的保險業務受到疫情的沖擊也比較大,但它在科技方面的佈局其實很不錯,隻是給外界的感覺有點兒散,集團的估值就比較難以推起來。”方溪揚說,“我自己是比較偏愛小米的,因為雷軍從一開始就很明確‘萬物互聯’的戰略方向,然後把中國的制造能力嫁接在這個戰略方向上,隻要持續用力,效果就很明顯。”

“你不會手上有小米的股票吧?”張一帆微笑著問瞭一句。

“還真有。”方溪揚把手裡的茶盅稍稍舉起,做瞭一個要和張一帆碰杯的動作,然後一飲而盡:“我們確實持有小米集團的股票,我剛才在手機上查瞭一下交易備忘,倉位也不是太大,具體數量就不說瞭,但買入的時間是去年11月12號的上午,從那時候到現在就沒有交易過瞭。”

張一帆在手機上把小米集團的K線圖拉瞭出來,簡單看瞭兩眼就開始驚呼:“牛逼呀!”

小米集團是在2018年7月9日在港股掛牌上市,開盤價格16.6元港幣,隨後在數日內沖高至22.2元,然後就開始瞭陰跌模式,“抵抗式下跌”一路持續瞭一年多,到瞭2019年9月份的時候,小米的股價已經跌到最低8.28元瞭,“完美腰斬”。在方溪揚買入小米的前一天,小米的股價依然在暴跌:當天大跌瞭3.39%,成交超過10個億。

“你買進的價格大概是8.6元左右,小米的最新價格是26元,也是一年時間,你大概已經賺瞭兩倍瞭,這一單確實牛逼,有啥‘獲獎感言’嗎?”張一帆問。

“其實我的思路也很簡單。”方溪揚倒也不謙虛,依舊慢悠悠地表達他的投資邏輯:“買賣股票的時候,我很少看它具體的每股價格,沒什麼意義。我喜歡關註它總市值的變化,比如小米吧,它剛上市的時候,我覺得它的總市值在3000億以下就是可以長線買的,但它上市之後,短時間市值就逼近瞭5000億,顯然就不能買瞭。再加上我對新上市的熱門股本來就很警惕,就不急著買瞭。但到它跌到8塊多錢的時候,總市值就隻有2000億瞭,對我來講顯然機會就來瞭。”

“至於為什麼在單日暴跌之後第二天的上午買,這就純粹是一個經驗之上的交易習慣瞭,對我而言可能隻是一個本能動作,更具體的就不好說瞭。”說到這裡,方溪揚頓瞭一頓:“更重要的還是我剛才講的‘市值坐標’,至於到底是八塊六買的還是八塊八買的,又有什麼區別呢,完全可以忽略。”

這幾句話說得張一帆頻頻點頭,由衷地表示贊賞:“沒想到你這位經濟學和經濟法的雙料博士,從證券律師轉型做資產管理,竟然這麼快就找到感覺瞭,規模也上來瞭。”

“甘苦自知呀。”方溪揚的臉上絲毫沒有得意的神色:“我做這個行業其實也已經八年瞭,勉強算是站穩瞭腳跟吧,但離自己的期望值還是差很遠,也會經常反思自己的投資能力,甚至懷疑自己的投資能力,覺得自己其實不適合幹這行。”

不自覺地,方溪揚開始瞭他的職業感慨:“最近幾年,你會發現‘投資判斷前置’的問題越來越嚴重瞭,你必須要把自己的投資判斷前置前置再前置,把自己下註的時間提前提前再提前,不然就很容易被擠出去。或者說,你要在自己還沒有看清楚的時候就下註,因為真等你覺得自己好像看清楚瞭的時候,機會已經沒有瞭。”

“你看現在市場上有多少人都在亂下註,我不覺得他們都把產業和企業看清楚瞭,他們很可能是在‘盲投’,用大筆的資金去盲投。沒有大賽道就找小賽道,沒有小賽道就假象出一條小賽道,然後就迫不及待地在這條假想出來的賽道上去投一個假想的種子選手。這種遊戲你要不要玩兒?不玩兒的話沒有存在感,玩兒的話沒有安全感。”方溪揚邊說邊搖頭。

杯中茶已經從熟普換成生普,口感凜冽。方溪揚端起茶盅喝瞭一口:“你說咋辦?!”

“情況其實也沒有這麼嚴重,投資不就是這樣嗎,隻有比大多數人更早地發現機會,才能賺到大錢,這是一個永恒的要求,也是一個行業宿命。至於如何對一傢早期公司進行估值定價,就更具有玄學意味瞭。”張一帆哈哈大笑,也隻能這樣接過方溪揚的話茬瞭。

在張一帆看來,市場上出現的這些看似紛亂無序的投資情狀,其實可以用更簡單的一句話來概括:“存量市場選龍頭,增量市場選行業”。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類似芯片和新能源車這種“滿市場亂漲”的情狀就可以理解瞭。

當然,從二級市場估值的角度,張一帆對方溪揚的這頓牢騷也是深有體會的。比如,可以看一看A股市場上股價最高的那些公司名單:

第一,貴州茅臺:無論是總市值還是每股價格,貴州茅臺都是名副其實的“A股第一股”,這個大傢都知道。其最新股價為1737.9元人民幣,總市值2.18萬億元;

第二,石頭科技:最新股價781.86元,總市值521億元;

這是一傢小米生態鏈公司,小米也是其重要股東,公司主營業務為智能清潔機器人等智能硬件的設計、研發、生產(以委托加工生產方式實現)和銷售,其主要產品為小米定制品牌“米傢智能掃地機器人”、“米傢手持無線吸塵器”,以及自有品牌“石頭智能掃地機器人”、“石頭手持吸塵器”和“小瓦智能掃地機器人”;

從上半年情況來看,公司與小米通訊的關聯交易金額約為2.44億元,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13.75%。當然,石頭科技也表態,已顯著加大自有品牌業務拓展,與小米關聯交易占比將逐步降低;

根據其公告,前三季公司營業收入約為29.8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9億元;

第三,卓勝微:最新股價537.6元,總市值967.7億元;

這是一傢芯片概念公司,江蘇省重點高新技術企業,業務專註於射頻集成電路領域的研究、開發與銷售,主要向市場提供射頻開關、射頻低噪聲放大器、射頻濾波器等射頻前端分立器件及各類模組的應用解決方案,同時還對外提供低功耗藍牙微控制器芯片;公司產品當前主要應用於智能手機等移動智能終端以及智能傢居、可穿戴設備等電子產品,公司產品正逐步擴展到更多樣化的終端市場和客戶,覆蓋通信基站、汽車電子等應用領域;公司堅持自主研發核心技術,已成為射頻前端細分領域國產芯片的領先企業;

前三季度,其營業收入約為19.72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7.175億元,兩者同比分別增長100.27%及122.37%;

第四、愛美客:最新股價516元,總市值620億元;

這是一傢醫美概念公司,是國內生物醫用軟組織修復材料領域的創新型領先企業;公司立足於生物醫用材料的研發和轉化,致力於重組蛋白和多肽等生物醫藥的開發,已成功實現註射類透明質酸鈉系列產品及聚對二氧環己酮面部埋植線的產業化,並建立瞭醫用幾丁糖、聚乳酸等生物醫用材料的產品技術轉化平臺,產品臨床應用涵蓋醫療美容、外科修復以及代謝疾病治療等領域;公司是首傢取得國傢藥監局批準用於面部軟組織修復的註射用透明質酸鈉醫療器械產品註冊證書的國內企業;公司以市場需求為導向、技術研發為核心、銷售渠道為支撐,通過豐富產品品種滿足消費者多樣化的需求。

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約為4.64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9億元,兩者同比增長分別為17.4%及31.83%;

第五,邁為股份:最新股價510.54元,總市值265.5億元;

這是是一傢光伏產業鏈公司,是一傢集機械設計、電氣研制、軟件算法開發、精密制造裝配於一體的高端設備制造商,其主要業務是智能制造裝備的設計、研發、生產與銷售;公司主營產品為太陽能電池絲網印刷生產線成套設備,主要應用於光伏產業鏈的中遊電池片生產環節,包括核心設備全自動太陽能電池絲網印刷機和自動上片機、紅外線幹燥爐等生產線配套設備;公司所提供的主導產品太陽能電池絲網印刷生產線成套設備打破瞭絲網印刷設備領域進口壟斷的格局,改變瞭我國太陽能電池絲網印刷設備主要依賴進口的局面;公司在保持絲網印刷技術優勢的基礎上,積極拓展新領域,相繼進入光伏激光設備、OLED面板激光設備、HJT電池設備等;

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約為16.15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74億元,兩者同比增長分別為57.99%及49.47%;

第六,康華生物:最新股價459元,總市值275.4億元;

這是一傢綜合性研究、開發、經營一體化的疫苗生產企業,同時也是國內首傢生產人二倍體細胞狂犬病疫苗的疫苗企業;公司目前已上市銷售的產品有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體細胞)和ACYW135群腦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其中凍幹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體細胞)為公司核心產品;

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約為8.25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3.44億元,兩者同比增長分別為180.37%及288.47%;

第七,思瑞浦:最新股價411.9元,總市值329.5億元;

這是一傢專註於模擬集成電路產品研發和銷售的集成電路設計企業;自成立以來,公司始終堅持研發高性能、高質量和高可靠性的模擬集成電路產品,目前已擁有超過900款可供銷售的產品型號;公司產品以信號鏈模擬芯片為主,並逐漸向電源管理模擬芯片拓展,其應用范圍涵蓋信息通訊、工業控制、監控安全、醫療健康、儀器儀表和傢用電器等眾多領域;公司的模擬芯片產品已進入眾多知名客戶的供應鏈體系,比如中興、海康威視、哈曼、科大訊飛等;尤其在信號鏈模擬芯片領域,公司技術水平傑出,是少數實現通信系統模擬芯片技術突破的本土企業之一,滿足瞭先進通信系統中部分關鍵芯片“自主、安全、可控”的要求,已成為全球 5G 基站中模擬集成電路產品的供應商之一;

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約為4.55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1.63為億元,兩者同比增長分別為145.17%及285.22%;

第八,康希諾:最新股價374.21元,總市值926億元;

公司是一傢致力於研發、生產和銷售符合中國及國際標準的創新型疫苗企業;公司推進瞭一系列創新疫苗的研發,研發管線涵蓋預防埃博拉病毒病、腦膜炎、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百白破、肺炎、結核病、帶狀皰疹等多個臨床需求量較大的疫苗品種;公司核心產品聚焦於腦膜炎、百白破、肺炎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四大領域;公司正逐步開展針對預防埃博拉病毒病、腦膜炎、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百白破、肺炎、結核病、帶狀皰疹等13個適應癥的16 種創新疫苗產品的研發;

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約為567萬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1.76億元,兩者同比增長分別為194.02%及88.17%;

第九,吉比特:最新股價366.69元,總市值263.5億元;

公司是一傢專業從事網絡遊戲創意策劃、研發制作及商業化運營的國傢級重點軟件企業;作為一傢網絡遊戲研發和運營商,公司致力於塑造內容健康向上、具有較高文化藝術品位與娛樂體驗的精品原創網絡遊戲;自2004年成立以來,公司深耕遊戲市場,產品結構日益豐富,成功研發出《問道》、《問道外傳》、《鬥仙》 等多款立足於中華傳統文化的客戶端遊戲;順應行業研運一體化的發展趨勢,公司立足自主創新、自主研發並積極向產業鏈下遊延伸網絡遊戲運營業務;目前公司已運營瞭《問道手遊》《不思議迷宮》《地下城堡 2:黑暗覺醒(安卓版)》《異化之地》《奇葩戰鬥傢》 《貪婪洞窟 2》《伊洛納》《失落城堡》《末日希望(Fury Survivor)》《匠木》等多款遊戲;

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約為20.5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7.95億元,兩者同比增長分別為31.79%及18.62%;

第十,長春高新:最新股價349.52元,總市值1415億元;

這是一傢生物制藥概念的公司,主營業務為生物制藥及中成藥的研發、生產和銷售,輔以房地產開發、物業管理及房產租賃等業務;公司醫藥產品覆蓋創新基因工程制藥、新型疫苗、現代中藥等多個醫藥細分領域,是公司業績的主要來源;公司旗下生長激素系列產品療效確切、安全性高、品規齊全,市場占有率穩步擴大;水痘疫苗依靠產品質量、工藝優勢,在競爭日趨激烈的疫苗市場,開辟並鞏固瞭屬於自己的市場空間;公司在專註現有產品的技術升級和工藝優化的同時,在生長發育、女性健康、腫瘤預防與治療、兒童疾病治療及重點傳染病預防等領域,持續加大投入,著力培育新技術、新產品,擴大現有領域產業優勢;公司持續完善在基因工程制藥、生物疫苗、現代中藥、抗體藥物、化藥領域的深度佈局,生物類似藥、雙特異性抗體藥物、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利多卡因透皮貼劑、兒童藥平臺等項目的簽約與落地實施,標志著公司的項目儲備邁出瞭堅實步伐;

前三季度,營業收入約為64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2.6億元,兩者同比增長分別為17.55%及82.19%。

顯然,在這十傢“股價最高”的公司中,除瞭茅臺,其它基本上都可以歸入科技類企業。而且,這十傢公司估值水平都相當高:

貴州茅臺動態市盈率近50倍;石頭科技動態市盈率44倍;卓勝微動態市盈率101倍;愛美客動態市盈率高達160倍;邁為股份動態市盈率73倍;康華生物因前期經歷瞭一輪暴跌,動態市盈率已降到60倍;思瑞浦動態市盈率亦高達152倍;康希諾這由於尚處於虧損狀態,無法計算市盈率;吉比特近期股價暴跌,動態市盈率已降至25倍;長春高新近期股價也經歷瞭一輪暴跌,動態市盈率隨之降為47倍。

張一帆發現,這個“高價股”名單很有意思,順著這個名單往下拉的話,在前50名中,除瞭白酒類公司,其餘的公司基本上一概可以歸入科技類企業。比如,從第十一名到第三十名的公司名單如下:

邁瑞醫療、金山辦公、安集科技、福昕軟件、聖邦股份、柏楚電子、華峰測控、五糧液、山西汾酒、億華通、安恒信息、國盾量子、寧德時代、凱萊英、科斯科技、財富趨勢、斯達半導、心脈醫療、古井貢酒、片仔癀。

“科技能力越來越成為企業的一項基礎能力,再過幾年,恐怕就沒有‘非科技公司’瞭。”方溪揚有感而發:“前些年是互聯網+,主要解決的是通路問題和觸達問題,誕生瞭一批‘鏈接一切’的平臺巨頭,這幾年可能就是科技+,主要解決的將是產品端的問題,包括產品體驗的優化和個性化產品需求的滿足。”

“比如,拿金融科技來說吧,FinTech,熱鬧瞭十年吧已經,但其實所有的行業都需要這個過程,都要被TECH一下,比如農業科技,AgTech,醫藥科技,MedTech,等等等等。金融被TECH的早,隻是因為金融數據的可得性比較好。”方溪揚說。

“我理解你的意思。”張一帆喝瞭口茶,接著方溪揚的思路補充道:“中國經濟過去40多年來,一個基本的經驗就是,穩住存量、改革增量、邊際突破。目前的這些巨頭公司其實也全都是在這個大邏輯下成長起來的。”

方溪揚似乎對這種籠統的闡釋並沒有多少興趣:“我要說的可能更細、更具體。當然,中國經濟現在體量已經足夠大,內部生態也越來越復雜,行業產業內部的分形演變也越來越迅速,這會導致一個結果,就是經濟大趨勢下面有無數中趨勢,中趨勢下面又會衍生出無數的小趨勢,小趨勢下面依然會進一步衍生出無數的微創新。當然,這個過程同時也會產生反向互動,以微創新‘助推’大趨勢的改變。”

“你這具體個鬼。”張一帆忍不住“嘲笑”瞭他一下。

方溪揚見張一帆如此說,就順手舉瞭一個“具體”的例子:就拿茶葉這個行業來說吧——

過去這幾年,資本市場上有一種說法,“吃到肚子裡的東西漲得都很好”。比如,白酒股就不說瞭,貴州茅臺市值兩萬多億,五糧液市值一萬多億;做食用油的金龍魚,市值3600億;做醬油的海天味業,市值5200億;做礦泉水的農夫山泉,市值也接近5000億港幣;做餐飲的海底撈,市值2700億,做牛奶的伊利股份,市值2300億;做食用醋的恒順醋業,市值也有200億……

那麼,做茶的公司,市值最大有多少呢?港股上市的天福,市值是60億港幣。

為什麼中國人如此高頻接觸的一個行業,這麼多年來,都沒有產生一傢真正的行業巨頭企業呢?

油、鹽、醬、醋、茶、米、水、面、酒、奶,也算十個細分行業吧,其中鹽比較特殊,先不說它。為什麼其中的食用油、醬油、白酒、牛奶、礦泉水、甚至醋,都能產生大公司,但米、面、茶這三個東西都還沒有產生大公司呢?

聽方溪揚這麼一說,張一帆也來瞭興趣:“對啊,為什麼呀?”

“我覺得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米、面、茶這三個東西都不是真正的終端消費品,包括面條,它們都需要進一步的加工,才能真正吃到肚子裡。”方溪揚呵呵一笑:“需要燒開水‘煮’的這個環節,把消費場景給大大限制瞭,使得行業很難產生巨頭公司。很簡單,如果是自來水,當然是不宜飲用的,需要煮開後才能飲用。但礦泉水就解決瞭這個問題,可以直接開瓶即飲,極大地拓寬瞭‘水’這個商品的消費場景。”

“酒、水、奶、油、醬、醋,都解決瞭這個問題,做到瞭開瓶即用,對消費者來說,一是不需要再加工,二是小包裝便攜。做到這兩點,消費場景就打開瞭。但茶這個東西,到現在為止,在這兩點上,都是遠遠沒有突破的。”說到這裡,方溪揚輕輕搖瞭搖頭:“消費場景打不開,茶企隻靠賣茶葉和茶具,怎麼可能做大呢?”

“奶茶店挺火的。”張一帆接瞭一句。

“這當然是一個方向,提供瞭一種可能性,但還遠遠不夠。茶行業需要被大大地TECH一下,在消費端真正做到開瓶即用、包裝便攜,這個產業的空間就會被徹底打開。無論如何,茶產業都需要向消費端要附加值,行業變革的重點也在產業鏈後端,而絕不在產業鏈前端,茶企把茶樹種得再好,對整個產業都不會有什麼大的意義,消費端場景必須要發生革命。”

說到這裡,方溪揚從沙發上站起身來,走到瞭辦公室的落地窗前:不知不覺間,珠江對岸的“小蠻腰”已經亮瞭起來。

望著窗外的旖旎江景,方溪揚輕握右手,用指關節在窗玻璃上作輕敲狀——

“必須要TECH它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