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衛東掃貨後被套,高管15天套現4700萬即離職,新三板意外躥出個網紅

華夏時報記者 王兆寰 北京報道

作為新三板首批精選層的公司,貝特瑞 (835185.OC)無疑成為網紅公司,不僅其居於新能源電池行業龍頭地位,作為上市公司中國寶安(000009.SZ)的子公司身份,貝特瑞在掛牌之時就備受關註,而三季度知名私募大佬葛衛東的進場更是為其投資價值做瞭背書。

不過,值得註意的是,公司三季度業績持續下跌,令機構投資者大跌眼鏡並直呼超出預期,公司股價自7月底大幅沖高後回落,11月27日,貝特瑞股價收於44.21元,自精選層開市累計下跌兩成多。

更為離奇的是,公司前董事及元老級高管嶽敏,在精選層登陸一個月後宣佈減持計劃,隨後,15天內快速減持套現4762萬元,期間股價下跌9%,並火線離職,其時間精準把控的近乎完美。

嶽敏的操作到底為哪般?不看好未來的公司發展?減持套現股價下跌,投資者的損失誰來買單?監管層要不要管?

11月27日,精選層轉板制度落地。有市場人士指出,精選層公司都會積極爭取轉板機會,精選層也將迎來新一輪利好,相關估值也會進一步修復。

業績下滑超預期

可以看到,貝特瑞進入精選層後,受到瞭機構投資者的極大關註,不僅是券商、私募行業研究員,就連新三板的投資群裡都在討論著這隻名字聽起來有意思的股票。

據悉,公司是一傢以技術創新為引領,以技術領先、產品及產業鏈佈局完善、國際與國內主流客戶並重為特色,以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和正極材料為核心產品,行業地位突出的新能源材料研發與制造商。其主要產品包括天然石墨負極材料、人造石墨負極材料、 矽基等新型負極材料、磷酸鐵鋰正極材料與高鎳三元正極材料(NCA、NCM811)等鋰離子電池正負極材料。

不過,該公司發佈的三季度報告卻令人大跌眼鏡,遠低於市場預期。2020前三季度,公司的營業收入為26. 95億元,同比下降16.81%;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為2.16億元,同比下降44.06%。其中,第三季度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同比下跌54.22%。

公司業績如此難看,二級市場的股價也一路下滑。公司於7月27日登陸精選層,4天之後,股價創出新高67.11元,隨後股價一路下跌,9月11日公司股價為40元,創4月份以來新低。11月27日,貝特瑞股價收於44.21元。

對於公司為何在登陸精選層後,業績如此變臉,投資者高位買入虧損嚴重等相關問題,《華夏時報》記者致電公司,並發送相關書面采訪函,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以公告為準。

公司三季報顯示,2020年1至9月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凈利潤同比下降44.06%,主要原因系市場及匯率影響,部分產品銷售價格下降,產品綜合毛利率下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呈上升趨勢,導致財務費用中從匯兌收益轉為匯兌損失。

高管火速套現離職

在進入精選層後一個月,貝特瑞公告稱,股東嶽敏,時任公司副董事長,進入精選層前取得1924 萬股,持股比例為4.0136%,因個人資金需要計劃減持公司股份不超過0.21%。

11月2日,公司公告稱,嶽敏減值計劃執行完畢,於10月15日至10月30日之間,以競價方式累計減持100萬股,總金額4762萬元,當前持續比例為3.80%。同時宣佈,嶽敏從公司離職,不再擔任公司其它職務。

青波資本董事長習青青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公司核心技術高管人員套現離場的事是持比較負面的評價,算是公司基本面的減分項。嶽敏是公司總工程師,貝特瑞的重要技術都是在他的帶領下研發出來的。

不過,對於貝特瑞這樣行業龍頭的企業實際影響可能不大,技術已經沉淀到企業本身,但是核心技術高管套現離場不是什麼好事。

習青青認為,可以確定的是,套現的原因應該不是財務型計劃套現,因為現在貝特瑞對標同行業上市公司競爭對手的整體估值水平很低,在這個時間節點選擇套現並不是很好的選擇。

據一位接近貝特瑞的知情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透露,嶽敏的套現是個人的原因,他在2018年就已經辭去公司總理經職務。嶽敏的減持是個人的一個需要,目前他已經成立瞭自己的新公司,減持的股份比例並不大。

據天眼查顯示,嶽敏具有實際控制權的公司12傢,任職的公司22傢,包括以“研一”為系列名字的公司。其中,深圳市研一新材料有限責任公司於2019年1月成立,嶽敏持股58.79%,任董事長、總經理;深圳市研一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於2020年8月13日成立,福建研一氟化學有限公司於2020年8月3日成立,嶽敏分別任執行董事、總經理和經理、執行董事。

如此精準的減持套現?是否違規?

一位資深新三板市場人士向記者表示,掛牌公司股東的減持如果是合法合規減持,監管層也是無法幹預並采取相應的監管措施的。

葛衛東掃貨被套

新三板的發展伴隨著精選層的推出,再次備受市場關註,私募大佬更是不例外。

貝特瑞的三季報顯示,在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出現瞭知名私募大佬葛衛東的身影,其在三季度買入公司827萬股,持股比例為1.73%。

在市場分析人士看來,葛衛東的投資意味著對公司業績的看好。不過,有意思的是,大佬的加盟似乎沒有對公司的股價形成強有力的護駕。

習青青分析指出,二級市場大佬已經將精選層納入二級市場交易范圍,也直接證明瞭精選層的流動性足以支撐二級市場機構資金交易量,導致大額資金進入精選層市場。

葛衛東買入貝特瑞說明機構大佬對價值投資的邏輯,更看重企業長期價值,不太看重是否轉板或在哪個板塊交易的,把精選層等同於上市公司股票。

“公司的財務數據著實難看,比我們的預期低很多。”一位重倉貝特瑞的私募人士向記者直言,“不過,長期來看公司具有投資價值。短期受業績影響,擔心行業競爭力,所以股價出現大幅下滑。”

來自安信證券的報告顯示,公司深耕負極20餘年,系全球負極龍頭,連續8年全球第一。公司擁有國內技術最為領先的技術團隊,從事天然石墨與鋰電池材料研究與經營管理工作20餘年。自2013年起公司的負極材料出貨量已經連續8年位列全球第一,同時,作為國內最早量產矽基負極材料的企業之一,公司2019年矽基負極材料出貨量國內領先。

根據GGII統計,2017年和2018年公司分別占據瞭全球鋰電池負極材料市場約16.56%和16.05%的份額,是全球最大的鋰離子電池負極材料廠商,根據鑫欏資訊,2019年貝特瑞占比全球出貨15.5%,再次蟬聯全球第一;目前公司采取“大客戶戰略”,覆蓋全球動力電池龍頭;且充分計提壞賬準備,有效消除此前不良客戶帶來的不利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