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買東西就算不消費?別太天真瞭


消費主義永遠在。/《一個購物狂的自白》

無論世事變化、滄海桑田,有一件事情永遠無法改變,那就是消費主義永遠纏繞著我們,捆得我們喘不過氣,直到丁紅的故事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才讓我們稍微喘一口氣。

收入中產,卻幾乎每天吃剩飯、翻垃圾箱、幾年不購物、一年生產的塑料垃圾裝不滿一個咖啡罐,你相信世界上存在著這麼一種人嗎?

 

剛從雙十一買買買的戰場上“廝殺”過來,正在摩拳擦掌備戰雙十二的我們或許不相信。如果真的有,那這個人一定是瘋瞭。

 

事實上,世界上還真的存在著這麼一群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不消費主義者。

 

前段時間,故事FM分享瞭中國的一個“不消費主義者”丁紅的故事。

 

丁紅,39歲,出生在貴州的一個小山村,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存錢,35歲留學新西蘭,不租房、不購物,靠著挖野菜、翻垃圾箱,維持自己的“極簡生活”。

 

她的經歷在普通人看來,或許太過於不可思議、離經叛道。“不消費主義”這個陌生的詞匯,也借由她的經歷,彈跳進我們的視線之中。

 丁紅在菲律賓旅行時的自拍照。

丁紅是個勇士,

但還不算是個“不消費主義者”

 

當今世界,“主義”一詞已被濫用到令人發指的地步。凡是政經文史哲,隻要稍微有點東西,就能被冠上“主義”一詞。

 

身處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之中,更受中國人情社會與面子文化的浸染,我們很難想象一個人能完全抵擋住消費主義的誘惑,將自己的生活過得如同武俠電影裡的掃地僧一般。

 

丁紅是如何成為一個“不消費主義者”的?

 

從故事FM和她個人微信公眾號“卑賤的人類”中,我們可以瞥見她的“不消費主義生存手冊”。

 

在國內工作時,她連續6年沒有租房,整副身傢隻有一個背包,工作日把背包塞在辦公室桌子底下,吃住都在公司。就這樣,她省下瞭租房這一最大的花銷。

紅姐在美國大峽谷。

 

吃穿住行上,她也過著乞丐般的生活。

 

外表上,她素面朝天,幾乎從不買新衣服,朋友如果有不要的舊衣服,她就向她們要來穿。靠這種方式,她能穿到很多名牌,有時候“撿”的衣服多瞭,還能捐一些出去。

 

吃飯問題就更加簡單。朋友、同事、領導,身邊的一切人,都能成為她的“飯票”。隻要他們出去吃飯,丁紅都會問問有沒有剩飯剩菜,如果有,就給自己打包回來。

 

就這樣,即便她生活在北京、上海這樣高消費的大都市,每月花銷卻很難超過500塊。

 

到新西蘭留學後,她擺脫瞭人類贊助下的不消費主義生活,轉而向大自然尋找饋贈。蘑菇、蒜薹、韭菜、雞毛菜……這些野菜都能在新西蘭的野外采到。

 

有時候,她還會去翻農場的垃圾箱,新西蘭的蔬菜價值十分昂貴,農場隻賣品相完整的蔬菜,垃圾箱裡琳瑯滿目,每次去,她都能裝回滿滿幾大袋子。

丁紅的微博,記錄著她的覓食痕跡。/@MANTIS紅

 

如果我們隻看到這裡,她的種種不消費行為,很可能會被歸類為“摳門”。豆瓣摳門小組裡的數十萬忠實會員,也會紛紛表示不服。

 

但與後者相比,丁紅的不消費行為又有著更加復雜的理念支撐和精神支柱。

 

那就是“不消費主義”。

 

不消費主義者,顧名思義,就是反對消費主義、最大程度地避免消費的一群人。他們對於身邊的現代生活方式持完全的否定和抵制態度。

他們拾荒、分享物資、不購物,堅決宣傳和支持環保,是環保主義者的中堅力量,甚至被認為是最極端的環保主義者。

不消費主義者海德瑪麗曾說:對一些人來說,我的存在是一種挑釁;但是對另外一些人來說,我的存在是一個答案。

 

在丁紅對於自己“不消費主義生活”的敘述中,她的快樂、成就感和靈魂上的自由不斷從文字中迸發出來,根本不會讓人聯想到摳門一詞。

 

但如果細究,其實丁紅並不能算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不消費主義者”。

 

與其說“不消費”,還不如說,她追求的是高性價比、有意義的消費。

 

她鐘愛美食和全球旅遊。在吃住上省下來的錢,丁紅用來吃遍京城好吃的餐廳、聽喜歡歌手的演唱會。穿著一雙拖鞋,她就能走遍N個國傢。

 

丁紅的“不消費”,更像是日本三浦展所提出的“第四消費”,即重視共享的消費。

 

她並沒有脫離資本主義為我們打造的“消費社會”,但她所傳播的“不消費文化”,卻可以讓很多帶貨大V警惕,她的灑脫和堅毅,更讓常人無法企及。

當我們徹底脫離消費體系,還剩多少價值?/unsplash

從寶馬女孩到拼單名媛,

我們永遠擺脫不瞭消費主義

 

“我寧願坐在寶馬車裡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笑。”若幹年前,在一檔相親節目上,一位女嘉賓對一位熱愛騎自行車的無業男嘉賓說出這句話。

 

“一哭一笑”之間的強烈反差,在點燃網絡輿論的同時,仿佛也向世界無情宣告出這屆年輕人對於消費主義、拜金主義的極端信仰。

 

同時期的火爆電視劇《蝸居》,郭海藻和宋思明的婚外情,仿佛也在印證著這種“寶馬論”。

兩人的婚外情,最後不得善終。/《蝸居》

 

小四導演緊隨其上,2013年,《小時代》上映,電影將上海塑造成一座紙醉金迷、物欲沉淪的魔幻都市。

導演鏡頭從金錢帝國的塔尖緩緩推向四位帶著憧憬、迷茫眼神的女主人公,觀眾由此想象並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過上有錢人的生活。

《小時代》映射瞭一代人的精神面貌。

 

這樣的消費憧憬從未離我們而去,隻不過在不同時期,演化成不同的表現形式。

 

《小時代》上映一個月後,日本雜物管理咨詢師山下英子將她“斷舍離”的人生觀念帶給中國的讀者。

 

所謂斷舍離,就是“斷絕不需要的東西,舍棄多餘的廢物,脫離對物品的執著”。通過對物品的整理,我們能重新審視物品和自己的關系,整理內心的混沌,走向清明。

 

在斷舍離概念的推動下,極簡主義生活方式也慢慢被很多國人普及效仿。

 

大張偉曾在《生活相對論》這檔綜藝節目中和一位“極簡大師”共同生活,他的傢中可以說是“傢徒四壁”,隻有最簡單的櫃子和桌椅。他也從不用電子設備,一切生活怎麼簡單怎麼來。

極簡主義者的傢裡,不需要沙發。/《生活相對論》

但在現代人源源不斷的欲望面前,這樣的極簡生活顯然沒有普適性,結果或許隻是助長瞭很多快時尚品牌的生長。當消費者們穿上優衣庫、ZARA的衣服,他們已經擁有瞭環保和時尚的雙重加冕。

 

在《小時代》上映和《斷舍離》國內出版的同一年,還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發生:國內泡面銷量大跌。有專傢認為,這是消費升級、走上新臺階的信號。

 

2018年,泡面市場回暖,榨菜和二鍋頭銷量上升,又引發公眾對於消費是否降級的討論。

 

2019年春節期間,一篇文章《26歲,月薪一萬,吃不起車厘子》在全網瘋傳,車厘子自由成為打工人對於物價上漲、工資走低的苦悶調侃。

 

此後,榴蓮、奶茶、口紅……我們身邊一切能夠衡量購買力的小物件,都可以與“自由”組合,變為新的經濟衡量標尺。

車厘子自由暫時無法實現,那就先實現奶茶自由吧。/《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越來越多的人樂於承認自己“精致窮”,盡管工資不高、存款貧窮,但還是要維持精致的生活,活得像個真正的中產。

 

年輕人一方面可以為瞭喜歡的奢侈品剁手,另一方面又能因為搶到某寶九塊九包郵欣喜不已。

 

消費成為年輕人在ctrl+C和ctrl+V的機械重復。我們推著西西弗斯的購物車,不斷向著消費主義的巔峰攀登,在欲望籠罩的穹頂之下,試圖尋找到一丁點有關於自己的痕跡。

消費的當下是快樂,消費過後便是無盡的空虛。

疫情之後,報復性消費還是報復性存錢,似乎成為一個永遠無法有定論的話題。

 

上個月的上海拼單名媛事件,更戳破瞭我們對於消費主義的最後一絲虛假偽裝。

一群社會地位和經濟條件都平平的普通人,通過拼單和購買淘寶展示位,在朋友圈偽裝成假名媛和假富二代,以此展示自己並不曾擁有的上流生活。

TVB把拼單名媛寫進瞭電視劇。/《愛·回傢之開心速遞》 

但微博博主@汪有卻說:“這是無產階級對資本主義和消費主義的一次成功嘲諷。”資本傢造出一大堆概念圍獵我們的錢包,“你背瞭這個包/去瞭這個酒店/用瞭這個精華,你就是獨立女性/中產階級/精致青年。我憑什麼要服從你的規則,我為什麼不可以解構你的規則。”

 

想法十分美好,可惜沒有進一步形成個什麼“主義”。

 

當年那個寧可坐在寶馬車上哭、也不願坐在自行車上笑的女孩,如今再面對一臺寶馬的選擇,或許已經不屑一顧,畢竟這年頭,寶馬也不算什麼貴重東西瞭。

 

那些推崇快時尚、精致窮的都市上班族,或許早已偷偷潛入豆瓣摳門小組,默默學習省錢寶典。

“摳門”人丁興旺。/豆瓣

 

拼單名媛和淘寶展示位男孩有沒有在茫茫人海中看對眼,互相撕開對方的假面,陷入柏拉圖式的愛情海中無法自拔,也未可知。

 

但無論世事變化、滄海桑田,有一件事情永遠無法改變,那就是消費主義永遠纏繞著我們,捆得我們喘不過氣,直到丁紅的故事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才讓我們稍微喘一口氣。

 

消費定義一切,

這才是這個世界的真相

 

消費主義害得我們有多慘?不到傾傢蕩產、露宿街頭的那一天,我們或許永遠都不知道。

 

《穿普拉達的女王》裡,安妮·海瑟薇從一個時尚小白,一步步成為自如遊走於時尚圈的名媛,但交際圈的變動也讓她失去瞭男友和朋友的愛。

消費行為會改變一個人的氣質。/《穿普拉達的女王》

 

《三十而已》中,櫃姐王漫妮為瞭參加遊輪上的船長晚宴,寧願刷一萬八的信用卡去升艙,隻為瞭有一個接觸上流社會的機會。

全職太太顧佳為瞭孩子入學和丈夫的生意,千方百計買到一個幾十萬的限量款愛馬仕鉑金包,隻為能在富太太圈裡抬得起頭。

它不僅是包,更是富太圈敲門磚,是武器。/《三十而已》

 

宮部美雪的小說《火車》中,女主人公彰子因為信用卡負債累累,四處逃亡,最終犯下殺人罪孽,人生如火車一般駛入黑洞。

 

消費主義就像一條毒蛇,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就纏上你,並且讓我們自以為獲得快樂和自由。

 

在消費主義的話術中,女人的衣櫃裡永遠缺一件衣服,男人的鞋櫃裡永遠缺一雙鞋;千金難買心頭愛,萬金難買我喜歡;為瞭喜歡的包包和衣服,刷爆信用卡又如何。

 

我們時刻處在讓·鮑德裡亞所說的“消費社會”之中。

 

在消費社會中,沒有所謂的自由平等,我們全都處於消費的奴役之下。“消費面前人人平等”,這句話的意思就是,隻要你和其他人一樣都消費瞭,你們就看似平等瞭。

 

更可悲的是,在《瞭不起的蓋茨比》《最愛女人購物狂》等以往的影視劇中,我們尚且能看到社會對於消費主義的警惕和反思。可如今,年輕人已經完全沉溺在消費主義的染缸裡,不再尋求任何突破和反抗。

線下不買,線上也可以買。/《最愛女人購物狂》

 

豆瓣摳門小組裡的那幾十萬組員,每天用各種稀奇古怪的理由摳門,但他們對於消費主義的反抗,更像是一個春天小姐對高富帥的欲拒還迎。

 

丁紅的不消費主義行為方式,在中國踐行也有很大的準入門檻。

 

你需要有一大堆有錢、有閑的朋友,他們願意把自己的舊衣服、剩飯打包給你。你還需要有一個強大的精神世界,抵禦外界對你持續不斷的消費邀約。

 

即便這些條件都具備,但你生存的城市或許還沒準備好。

近年來,由於城市建設需要,國內菜市場不斷被拆遷,你可能根本找不到一傢附近的菜市場讓你去撿爛菜葉子。租房平臺不斷暴雷,你想要當沙發客,或許也沒地方去。

 

消費定義著一切,也在被外界的一切定義著。這才是這個殘酷世界的真相。我們人類的一生,註定要和消費主義不斷糾纏。

 

明確自己想要什麼,才是緩解現代人焦慮和不安全感的終極藥方。

 

但在各種滿減、優惠券的夾擊下,要想明確自己想要什麼,又談何容易呢?

[1]不消費主義者生存手冊:吃剩飯、翻垃圾桶,我就是不購物故事FM

[2]寡人的采訪文字完整版》丁紅

[3]MANTIS大卸八塊【3】Freegans的生活理念》丁紅

[4]《從“車厘子自由”到“買買買自由”,是什麼樣的自由?》南州觀察傢

[5]“女人一定要舍得為自己花錢”丨這種消費觀把我們害得有多慘?》心理公開課

[6]《“拼單名媛”如一道芒刺,戳穿瞭消費主義的虛偽》新京報書評周刊

[7]《消費降沒降,我自己最有發言權》烏頭白

[8]《報復性消費會錘爆你的蛋》 北戴河桃罐頭廠電影修士會

[9]《看瞭李佳琦的催命直播,我覺得反消費主義就是個笑話》跳海大院

[10]https://weibo.com/6324424056/Ju7AAtjse?type=comment#_rnd1606645105855

✎作者 | 趙皖西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廣告合作請聯系微信號:xzk96818微信更改推送規則點擊【在看】和【星標】

在每一篇推送裡,與新周刊及時相遇

推 薦 閱 讀

點 擊 圖 片 即 可 閱 讀 全 文

我們臥底瞭一個網絡寫手群

千字3元不如要飯


人人喊打的陰婚

其實就在你熟悉的愛情故事裡

無傢可依的孤寡者,被意定監護搭救瞭

告別馬拉多納,在這該死的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