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雙叒叕受傷瞭!

點上方藍字“天下足球”快速關註

最有情懷的足球盡在這裡

2018-19賽季升班馬阿拉維斯曾在西甲第8輪比賽中制造冷門,當時他們憑借補時階段的進球絕殺皇馬,兩年之後,原本以為可以一雪前恥的銀河戰艦再次遭遇滑鐵盧,而且主場失利+先丟兩球的尷尬成為賽後熱議的話題。

以弱勝強是競技世界裡的靚麗風景線,但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的銀河戰艦暫時隻有陰溝裡翻船的感慨。如果將兩段黑色記憶聯系起來,有一處吸引眼球的巧合:兩年前立志要扛大旗的貝爾受傷瞭,此役,被賦予同樣期望值的阿紮爾也因傷下場。

是的,受傷成瞭阿紮爾的常規出鏡方式。據統計,自加盟皇馬以來,比利時球星已經遭遇瞭9次傷病,高掛免戰牌累計253天之久 ,出勤率隻有43%,缺席的場次達到瞭36場。這一次開場僅僅28分鐘遭遇的肌肉拉傷又得延續阿紮爾的噩夢,看著阿紮爾一瘸一拐的身影,聰明絕頂的齊達內隻能向天祈禱:“我希望他隻是撞瞭一下,而不是嚴重的肌肉傷病。”

無奈,怕什麼來什麼,隨後不久《馬卡報》就證實瞭阿紮爾至少需要休戰幾周的新聞源。傷病是職業球員的天敵,惋惜和自憐的情緒容易被媒體和球迷填充著,但如此脆弱的阿紮爾慢慢地消磨瞭皇馬的熱情,或許自加盟以來皇馬7號28次出場3球和7次助攻的貢獻值中規中矩,但掛鉤1.15億英鎊的轉會費,出勤率和期望值就大打折扣。

面對阿紮爾又雙叒叕受傷的新聞,“水貨”的頭銜就這樣被扣上瞭。聽上去有點殘忍,因為效力切爾西的7年時間,比利時球星累計出場352次打進瞭110球,除瞭坐擁英超冠軍、聯賽杯冠軍、足總杯冠軍和歐聯杯冠軍,他還曾用PFA賽季最佳球員的殊榮贏得生前身後名,這也是老佛爺敢掏腰包的先決條件。

皇馬誠意滿滿的6年合約和1500萬歐元的不菲年薪匹配瞭阿紮爾在英超的威名和人氣,本是情投意合的結合卻演變為患得患失的心態, 本是強強聯合的聯姻卻變幻為“人傻錢多”的素材。上賽季阿紮爾在皇馬處子賽季中隻貢獻瞭1球和4次助攻,尤其是與曼城的歐冠淘汰賽中,健康的阿紮爾全場居然交出瞭0過人和0威脅傳球的尷尬數據,西班牙媒體毫不留情面的將他評為上賽季最失望球員,而他本人也形容為“這是一個糟糕的賽季,但我會重新證明自己。”

新賽季中,他努力兌現承諾,也想極力甩掉“水貨”的標簽,尤其是在比利時媒體披露他的身價可能達到1.6億英鎊的情況下,用實力匹配欲望是最正常的思維方式。

比如大勝韋斯卡的比賽中,世界波破門的他為新賽季西甲首秀做瞭一回暖場,這是阿紮爾時隔392天再次為皇馬破門,當選全場最佳的他被認為收復信心;比如對陣國米的歐冠比賽中,除瞭斬獲皇馬生涯的歐冠處子球,他的推進、組織、接應和吸引能力都有英超時期的風范,榮膺全場最佳也是實至名歸。

但好景不長,在近因效應的推波助瀾下,激情破門也好,華麗過人也罷,隻要一次關於阿紮爾傷病信息的風吹草動,剛剛建立的美好印象就被打回原形。想象一下貴為皇馬歷史射手王的C羅在轉會尤文圖斯後,場邊的小球迷都會手舉:“Who needs Ronaldo?”的標語,胖成球且傷成患的阿紮爾又怎會輕易逃脫球迷的唾沫星子?何況他還披著C羅留下的7號戰袍,被對比,被寄望都是放大鏡下的熱門事件。

這個世界念舊,但也很現實,當下的皇馬1-4負瓦倫西亞,1-1平比利亞雷爾,1-2負阿拉維斯,遭遇連續三輪不勝的窘境,此外拉莫斯、卡瓦哈爾均進入養傷模式瞭,齊達內坦誠:“現在的皇馬遇到瞭很多的傷病問題,這是現實,我們需要這些球員回歸。”不能說阿紮爾受傷的時間不對,隻是又觸動瞭那根弦。

病樹前頭萬木春?皇馬或許習慣瞭沒有阿紮爾的日子,但銀河戰艦可不希望甲板上站著一個“伯納烏遊客”。所以,頻繁受傷的阿紮爾又進入瞭一個與傷病鬥的循環圈,未來?這是一個沉重的話題,昔日的紮球王已近而立之年,或許,“及早回歸”反而成瞭當下皇馬最大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