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個娛樂圈美女都能活成林青霞

給大傢講一講最近幾天姐的樂趣:守在大美女林青霞的微博下面,看她跟粉絲互動。

這個事情好笑在哪裡呢,好笑就好笑在,原來大美女也是有七情六欲,也會暴躁發言的。

你知道我們一直默認一個潛規則:美女是會受到上天優待的人兒,尤其是林青霞這樣級別的美女,生活應該跟我們這樣的普通人有別。

事實也是如此,你看她雖然也有過感情糾紛——可是糾紛的對象是誰啊,秦漢跟秦祥林啊,隨便拿出一個來就秒殺一條街好嗎!

姐以前寫過林青霞的故事,復習可以戳→_→不管離沒離,林青霞又攪亂瞭一池陳年八卦水

當時她有傳言離婚,但是林青霞是典型的老式明星,不發言,不辯白,沉默以對——以她的江湖地位,也確實有這樣的底氣,但說到底,大傢對美女的期待總是更高,不希望看到她的生活有一點點的不完美。

其實現在回頭看,有離婚傳聞後的林青霞,姐反而會更愛一點——因為活得更自我瞭。

她不再隻滿足於做一個大眾眼中的“美女”,而是一個上綜藝、寫作、出書、以及在微博上隨意發言的有趣文藝“女青年”——可能這才是真正的她,隻是到瞭現在,她敢於讓大傢看到真實的自己。

從這個角度來說,林青霞的人生才稱得上是圓滿,美貌,事業,愛情,全都有;生活有過低谷也攀上過高峰,如今塵埃落定,終於可以隨心而動——娛樂圈最不缺的,就是美女;林青霞的美貌,我們不能武斷地說“無可匹敵”,可是有多少人能有她這樣的經歷和勇氣,又可以在最後有這樣的圓融。

要達到這一點,有時候不僅僅是要靠天賦和努力,還需要有命運的眷顧和運氣加持——不然紅顏薄命,這個詞,怎麼來的?

人類的命運確實無常。有人可以拿到一手爛牌,但咬牙一步一步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比如我們之前寫過的蔡少芬→_→蔡少芬的“人生贏傢”得來的好不容易啊;

也有人雖有美貌加持,也奮力掙紮,卻最終隻能在命運之手的撥弄下,隨波逐流。

比如,陳寶蓮。

這個名字,小一點的孩子可能已經不知道瞭——如今去網上搜她的代表作,你會發現除瞭星爺的那一部《國產凌凌漆》,她在裡面演一個出鏡不多但美艷動人的女特務外,其他的,都是從名字開始就曖昧不明的香艷之作。

沒錯,一直到2002年,她選擇從樓上一躍而下離開這個世界,跟陳寶蓮這個名字牢牢綁定在一起的,依舊是“艷星”這個標簽。

這個曾經被閱人無數的富商盛贊“清水洗把臉挽個頭發就美艷動人”的美人,最終選擇將自己的生命終結在29歲那一年。究其起因,也要從12歲,她初到香港開始說起。

陳寶蓮用半輩子想擺脫的“艷星”身份,是她的媽媽給的。

雖然在香港走紅,但陳寶蓮其實是上海人,1973年出生,原名趙靜。

她的父親是一名博物館畫師。四歲時父母離異,陳寶蓮被判給母親劉小儀撫養,父親從此再也沒有出現過。

劉小儀很漂亮,追求者眾,離婚後就把女兒交給自己的母親撫養,轉身去瞭香港。

那是上個世紀80年代,內地能夠去香港打拼的,大多還是有點傢底的。

陳寶蓮的外婆是上影的老演員汪漪,1942年從上海復旦大學退學去學戲劇,代表作有電影《太太萬歲》。

外公劉慶謙,藝名穆宏,出演過《南征北戰》中的敵司令、《霧海夜航》中的船長、《渡江偵察記》中的參謀長、《南島風雲》中的事務長等——陳寶蓮的卓越外貌,就此可以看出端倪。

在上海,陳寶蓮和外婆一直共同生活到12歲,母親再次出面,把她接到瞭香港。

到香港做什麼?賺錢還債。

是的,和蔡少芬的母親一樣,陳寶蓮的媽媽劉小儀也因為賭博,欠下瞭巨額債務。

那個時候,香港的娛樂事業發展得如日中天,港姐亞姐選美轟轟烈烈,走性感道路的女星也是紅得肉眼可見,比如之前寫過的葉玉卿。為瞭替母還債,陳寶蓮15歲開始兼職模特,17歲的時候,劉小儀替她報名參加瞭亞姐選美。

她參加的是1990年的亞姐選美,公認史上是非最多的一屆,什麼後臺開撕,撒癢癢粉、剪衣服……各種電視劇狗血情節大上演。

最終,那一年的亞姐冠軍是吳綺莉,就是日後和成龍有糾葛的“小龍女”的母親。

而17歲的陳寶蓮,盡管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成熟許多,美艷動人,依舊落選。

選美的這條路斷瞭。劉小儀轉頭又替她安排瞭另一條路。

拍三級片。

那個時候陳寶蓮17歲,未成年,不能簽拍三級片的合約,於是劉小儀以法定監護人的身份,在合同上代為簽名。

陳寶蓮是什麼反應?看完劇本的她一度崩潰,大哭,怒吼,要和母親斷絕關系。但是已經簽下的合同白紙黑字,以她的財力和背景根本沒有違約的可能。

到瞭片場,陳寶蓮嚎啕大哭。

一開始導演和工作人員還願意哄哄她,到後面就直接發火:“合同你已經簽瞭,走不瞭瞭,你必須拍。”

站在工作人員的立場上,這是他們的工作,但站在陳寶蓮的立場上,她孤立無援,要以十七歲的血肉之軀,一個人對抗全世界。

她束手無策,哭著拍完瞭這部脫戲。

和她演對手戲的是曹查理,一代三級片男星,也算見慣世情冷暖,說起當年的陳寶蓮依舊不忍:“寶蓮為瞭傢庭沒辦法才脫衣服的,她第一次拍片,就是跟我拍,什麼人都不能碰她的,一碰她就走瞭,隻有我可以碰。當時跟她說得很清楚,拍到幾點,幾個鏡頭,答應瞭導演就開機,想清楚以後再拍。錢你已經收瞭,合同你已經簽瞭,你走不瞭瞭,你必須拍。她就哭啊,但沒辦法,也隻能拍。”

這就是1990年的《五月櫻唇》。這部戲拍完,陳寶蓮也再沒有回頭路可走瞭。

她的母親也不給她任何反悔的機會。當時陳寶蓮拍一部戲的片酬是十萬港幣。劉小儀大受鼓舞,光是1993年一年,就一口氣替女兒簽瞭十部片約,一年內拍完。

密集的工作量,加上脫得大膽徹底,不到二十歲,陳寶蓮已成為“三級片女王”。

隻是這樣紅起來的滋味,和葉玉卿、翁虹或者李麗珍是完全不同的。有些女星是在自己做好心理建設的前提下,以脫求名,“犧牲一些,換取另一些”,即便如此也要承受相當大的心理壓力。而當時隻有十幾歲的陳寶蓮,完全是另一種心態。她是被逼走上這條路,事業上越“成功”,她的心理壓力隻會越大。

多年後她回憶起這段經歷,字字泣血:“我做的都不是一般18歲女孩所做的、甚至是不該做的,也不是其他人可以承受的事……”

幾乎是順理成章的,她開始向外尋找感情慰藉。

可是十多歲的三級片女星,能找到的又是怎樣戀愛對象呢?

交第一個男友時陳寶蓮17歲,對方19歲,很快分手。之後是1993年,陳寶蓮20歲,拍攝《劍奴之血契約》,認識瞭莫少聰。

是的,就是和洪欣有過一段孽緣的那個莫少聰。

兩人迅速熱戀。然而莫少聰私下和前女友打得火熱,陳寶蓮憤而分手。

這個前女友,也是個熟人,上山詩鈉——曹查理的外甥女,張智霖的表姐,張國榮、張曼玉、王菲的摯友。

是的,香港娛樂圈,就是這麼小。

1995年,陳寶蓮又與曾經入獄的影星黃子揚拍拖,這段感情很快無疾而終。

幾段戀愛雖然分分合合,也不算傷筋動骨,直到她認識瞭大自己33歲的黃任中。

回頭來看,這是她人生中的另一個劫數。

 

黃任中是誰?

黃任中身傢數十億。在和陳寶蓮的緋聞之前,他最出名的,是“醜”跟“色”。

醜是真醜。李敖向來言語刻薄,幹脆就叫他“三大醜男之首”。“色”也是真“色”,他生平最愛風流,曾經公開發話:“我一生就有四大愛好,美女、美酒、跑車和豪宅。”

他一輩子也算是身體力行這句話瞭——他年入56億,就會拿出20億來泡妞,結過四次婚,傢裡同時住過10個女人,有過近百名女友,發話“沒女人吃不下飯”。

他對美女一向極有鑒賞力,見到陳寶蓮也不禁驚為天人,立刻展開追求。傳統的追求手段自然不必說,更重要的是,他給瞭陳寶蓮一個承諾:“我會動用一切資源,助你擺脫艷星歷史,成為一個真正的演員。”

這才是一擊即中的真正秘密。陳寶蓮徹底淪陷。

一開始黃任中對陳寶蓮也是相當迷戀的。畢竟她美,又有名,還愛他。兩人以“契爹”“契女”相稱。黃任中不惜和第四任妻子離婚,和陳寶蓮同居,但同時又公開表示兩人曾同床五十餘次,但沒有發生關系。

他也曾把陳寶蓮寫進自己的遺產承繼人名單中——不過這份名單一直在時時變動,全看黃任中當時的心情。

但對陳寶蓮來說,黃任中幾乎就是她人生的全部希望。尤其是1994年,她得以在《國產凌凌漆》中出演配角,這更讓她對黃任中愛到入骨。

這是她出道以來第一次出演不是三級片的電影,第一次出演一個正經的角色——不用脫,不用露。

這部片子中,大傢能看到顏值巔峰時期的陳寶蓮。跟男主星爺和女主袁詠儀相比,陳寶蓮的演技自然談不上多麼爐火純青,但是她高挑,美艷,饒是無情也動人,自有一番魅力。因為這部電影,現在也有人叫她“星女郎”。

實際上,陳寶蓮和真正的“星女郎”,差的又何止是一個出演的機會。

這本是陳寶蓮轉型的最大機會。這一步走好,她可能就是下一個葉玉卿,甚至舒淇。然而命運有時就是這麼捉弄人。拍完這部戲,陳寶蓮因身體原因被迫休養半年,等半年後再回到娛樂圈,機會早已飛逝不在,等待她的,又是一部一部的三級片約。

打擊不止這一個。她視為救命稻草的黃任中,此時也有瞭新的目標。

對黃任中這樣的花花公子來說,陳寶蓮不過是他獵艷名單中的尋常一位。他既然敢公開放話自命風流,就不會在乎道德或者輿論壓力。但對陳寶蓮來說,黃任中變心的傷害,幾乎摧毀瞭她的整個世界。

一直以來承受的壓力、生活的諸番不如意,甚至於畸形的母女關系……陳寶蓮開始展現出一個情緒不穩定的女人失戀後的瘋狂和失控:她曾在出席首映禮時突然情緒失控,用剪刀自殘身體;曾經跑去找黃任中並在對方面前服藥,隻是黃任中無動於衷;她還曾打罵黃任中的其他女人、嗑藥、在黃傢門口脫衣大鬧……

黃任中大概也沒想到,本以為是見慣風月的艷星,竟然對他如此癡情。當年的“契女”如今成瞭甩不脫的濕手面粉。他曾經試圖用錢解決問題,給陳寶蓮一筆錢,讓她去遊學。但陳寶蓮花完錢後,又來找他……如此分分合合,一直糾纏瞭將近十年。

這期間,陳寶蓮的精神狀況每況愈下,極為不穩定。她沉迷嗑藥、上街買珠寶不給錢、在王力宏演唱會上毆打歌迷、聲稱傢裡有鬼放火燒掉自己的房子等等,同時還不斷地自殘,手臂和大腿佈滿淤痕。香港媒體評出“四大癲王”,她就是其中一個。

更可惜的是,因為陳寶蓮會說上海話,當年侯孝賢導演《海上花》時曾想過找她出演,卻因為她的身體情況,最終放棄。

她也曾嘗試重新開始,包括和黃任中斷絕關系,交新男友,改名趙瑄文再度打拼事業,皈依佛門……然而最終還是忍不住要去找黃任中。

也許在她心目中,黃任中永遠是那個給過她溫暖和希望的人。 

2001年,陳寶蓮突然被爆出未婚先孕。當時交往的男友否認是他的孩子,生父是誰,沒有人知道。

2002年6月23日,她在泰國誕下兒子,隨後帶其到上海定居。

本已不穩定的精神狀態,加上產後的激素變化,讓她的情緒愈加崩潰。鄰居說她不會帶孩子,經常雙手躺捧著嬰兒。保姆曾經發現她坐在窗前,把她拉瞭回來。然而2002年7月31日夜幕時分,她終於從24層高樓縱身躍下,香消玉殞。

據目擊者說,她全身慘不忍睹,剖腹產的傷口縫線都裂開。

這一年,她29歲。

陳寶蓮去世的消息傳到外婆汪漪耳中,77歲的老人急怒攻心,當場中風。

她的葬禮在龍華殯儀館舉行,母親劉小儀哭得死去活來——多年來,劉小儀一直被人指責把女兒推進火坑,對此她曾辯解“很後悔”,又發誓“從未將女兒當作搖錢樹,出道至今所賺的錢都由女兒自己分配,每個月隻有五千塊供傢用。除瞭錢之外,感情事也甚少過問。”

隻是有目共睹的是,陳寶蓮出道以後,曾經債務纏身的劉小儀住上瞭豪宅,開起瞭豪車。

女兒死後,劉小儀告訴記者,“因為陳寶蓮近年來很少工作,所以經濟狀況不算太好,在她懷孕期間,還是我幫她度過難關!”但她同時表示,自己經濟狀況不好,無力撫養陳寶蓮的孩子,希望孩子真正的父親出現。

而傳說中的孩子生父則始終不肯露面,隻表示可以先做親子鑒定,確定是自己的孩子,才會撫養。

好在多年來,陳寶蓮在娛樂圈一直以重義氣著稱,隻要是朋友要她幫忙,她二話不說,不計戲份與角色,拿不到片酬也無所謂。因此,她去世後,多位藝人趕來送別,也願意為她的孩子提供關心和幫助。

最後收養這個孩子的,是王菲的經紀人邱黎寬“寬姐”。

在離世前,陳寶蓮曾經留下一封遺書,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她惦念的,依舊是她最愛的黃任中:

“媽咪請替我打電話給少爺(黃任中),告訴他,寶蓮去瞭,要好好保重身體,寶蓮臨死仍一直愛他。我不允許任何人詆毀他。代我向曾志偉、梁傢輝、黃百鳴與陳百祥說再見!有些事情是朋友可以幫上忙的,有些事情卻是朋友幫不上的。”

 

兩年後,也就是2004年2月10日,64歲的黃任中離世。

此前,早在2000年,風流半世的黃任中生意遭遇危機,身價暴跌,官司纏身,身邊簇擁的美女開始一一離去。往日的那些紅顏知己,沒有一個人來送他最後一程,隻有幹女兒小潘潘。

不知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有沒有再想起當年對他愛到癲狂的陳寶蓮。

關於香港女星的系列,自己戳⬇️⬇️

這樣的宮心計,以後怕是看不到瞭

她承受的惡,也確實太多

誰不是咬著牙一步步殺出一條歲月靜好的路

脫掉的衣服穿回來瞭,但豪門守不住瞭

是嘲笑?還是暗暗羨慕她成為“人生贏傢”

想和拆姐互動?

關註拆姐的新浪微博:@娛樂拆穿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