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沒有韋小寶,鰲拜還是會死得很慘

最近新版《鹿鼎記》熱播,口碑創下金庸武俠劇新低,劇中的“鰲府”也鬧瞭笑話。很多中國人知道鰲拜,恐怕都是通過《鹿鼎記》的小說或電視劇。

金庸給鰲拜安排的戲份不多,他第一次出場逼迫康熙殺蘇克薩哈,韋小寶現身救駕;第二次出場遭遇康熙、韋小寶和小太監們暗算,身中兩刀;第三次出場就被韋小寶殺死在瞭康親王府。

如果沒有鰲拜,韋小寶得不到康熙信任,也當不上天地會青木堂的香主,整個《鹿鼎記》就不存在瞭。

相比之下,鰲拜在真實歷史上的名聲好像並不大,除“康熙智擒鰲拜”的故事外,我們對他幾乎一無所知。那麼,鰲拜一生究竟做過什麼,又產生瞭多大影響呢?

✎作者 | 楊津濤

✎編輯 | 程遲


成為托孤重臣

順治十八年正月初七,福臨病逝於養心殿,同時其遺詔被公佈出來。

遺詔分為兩部分,前半部分是“罪己”,列舉瞭順治即位以來,背離祖制、重用漢官、窮奢極欲等十四項大罪,其核心是“不能仰法太祖、太宗謨烈”“且漸習漢俗”;後半部分是傳位,立玄燁為皇太子,並命“內大臣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鰲拜為輔臣”,讓他們“保翊沖主,佐理政務”。

 

如王戎笙在《順治遺詔與清初權力鬥爭》一文中分析的那樣,順治因患天花病重,臨終前處於持續高燒,甚至不省人事狀態,不可能還有精力仔細思考身後的政治安排。因此,最終敲定遺詔內容的人,大概率不是順治自己,而是其母孝莊太後。

 

孝莊太後為順治指定繼承人,並命外姓大臣輔政的舉措,開瞭滿洲立國以來的先河,成功實現兩個目標,一是保證瞭皇權的平穩過渡;二是排除瞭宗室諸王貝勒對皇位的威脅。孝莊選擇的輔政大臣,也都忠實可靠——鰲拜等四人全部來自皇帝親掌的“上三旗”,此前都曾與多爾袞做過鬥爭,一向深受順治信任,讓他們暫時代行皇權,確實相對安全。

 

《孝莊秘史》中的孝莊。圖/豆瓣

其中,鰲拜姓瓜爾佳氏,出身滿洲鑲黃旗的功勛世傢,伯父費英東、父親衛齊、堂兄圖賴等都是開國名將。當初多爾袞在皇太極去世後意圖自立,鰲拜與索尼一起“首言當立皇子”,推動瞭順治即位。

此外,鰲拜在攻克皮島、平滅張獻忠等戰役中表現英勇,屢立大功,順治被提拔為議政大臣、領侍衛內大臣(正一品),封二等公。

 

四大輔臣中,鰲拜雖然位列末尾,但他依仗過去的功勛,“意氣凌轢,人多憚之”,逐漸成為輔政集團的核心人物。其他幾人,索尼年老體衰,較少幹預政事;遏必隆性格懦弱,遇事附和鰲拜;唯有蘇克薩哈論事時敢於堅持己見,常常與鰲拜發生沖突。

 

鰲拜畫像。圖/維基百科

輔政初期,四大輔臣協同一致,針對順治遺詔“罪己”的主要內容——過度漢化,推行瞭一系列旨在“率循祖制,咸復舊章”的措施,包括廢除順治設立的“十三衙門”、內閣、翰林院,重置內務府、內三院(內秘書院、內國史院、內弘文院等);增加滿洲官員數量等。同時,著名的“江南奏銷案”、“哭廟案”、“明史案”等,都有打擊漢人精英的意圖在內。

 

此外,四大輔臣在經濟、軍事、外交等方面的政策,美國漢學傢安熙龍在《馬上治天下:鰲拜輔政時期的滿人政治》一書做瞭詳細研究。鰲拜等人緩和瞭清初以來的經濟危機,同時繼續鎮壓南明和農民軍的殘餘勢力;外交上維持與周邊國傢的朝貢關系,並嚴厲打擊荷蘭、葡萄牙在中國沿海的貿易行動,為康熙打造瞭一個相對安定的環境。

《馬上治天下》

[美] 安照龍 著

陳晨 譯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2020-1

 

君臣矛盾激化

從順治十八年到康熙五年,鰲拜集團處於形成中,加之康熙年紀尚小,無論是四大輔臣內部,還是鰲拜與康熙之間,都大致能保持和睦。

 

這種局面在康熙五年正月被鰲拜打破,他舊事重提——順治初年,八旗按照左右翼排序分配北京周邊土地。多爾袞依仗權勢,將本應劃撥鑲黃旗“左翼之首”的土地,給瞭自己的正白旗;鑲黃旗被安排到“右翼之末”的位置。鰲拜要求正白旗交回原屬鑲黃旗的土地。

 

多爾袞。圖/維基百科

鰲拜此舉牽涉眾多州縣,影響數十萬人生計,戶部尚書蘇納海、直隸總督朱昌祚、直隸巡撫王登聯上書反對。鰲拜為強推換地,迫使康熙同意,處死瞭蘇納海等三人。

 

更大的沖突起始於康熙六年,當年有大臣上書,稱先帝順治十四歲親政,而皇上也已到相同年齡,應當親政瞭。隨後,索尼等趁機聯名上書,奏請康熙親政。孝莊認為“帝尚幼沖”,讓索尼等繼續佐理政務“一二年”。這意味著,康熙宣佈親政後,輔政集團將繼續存在。

 

康熙親政詔書

輔政集團內部的權力結構,這時也發生變化。隨著首席輔政大臣索尼去世,蘇克薩哈成為鰲拜專權路上的最後障礙。蘇克薩哈自知處境危險,上書“乞守先帝陵寢”,康熙或許是想留蘇克薩哈幫他對抗鰲拜,或許真的不懂蘇克薩哈為何突然“撂挑子”,於是下旨詢問。

鰲拜抓住機會,污蔑蘇克薩哈心存“怨望,不欲歸政”,稱他以退為進,要挾皇帝授予更高的地位和權力。接著,鰲拜一口氣給蘇克薩哈羅織瞭二十四項大罪,意欲誅其滿門。

 

按照《清世祖實錄》的說法,康熙“知鰲拜等怨蘇克薩哈數與之爭是非,積以成仇”,反對誅殺蘇克薩哈。鰲拜“攘臂上前,強奏累日”(此即《鹿鼎記》中鰲拜出場那一幕),康熙才被迫同意判處蘇克薩哈絞刑。安熙龍則認為,以上內容很可能是後來偽造,因為鰲拜對蘇克薩哈的指控並非全部不實,殺掉蘇克薩哈同樣有助於康熙收束皇權。

 

無論如何,到瞭此時,康熙與鰲拜間再無任何緩沖空間,直接交鋒變得必不可免。

鰲拜走向巔峰  

蘇克薩哈被殺後的兩年,鰲拜及其集團都走向瞭巔峰。鰲拜被晉升為一等公,加太師銜;其子納穆福承襲二等功,加太子少師銜;其侄訥爾都得娶公主,受封和碩額駙。

 

另外,《馬上治天下》一書統計,鰲拜的主要追隨者包括“大學士一人、學士一人、部院尚書四人、侍郎三人、巡撫兩人、都統八人、副都統兩人、滿洲將軍三人、領侍衛內大臣三人”,其核心人物除鰲拜、遏必隆外,還有大學士班佈爾善、戶部尚書馬爾賽等。

 

鰲拜為將這些親信安插到重要崗位上,不惜屢屢違制。康熙七年,戶部已有滿漢尚書各一人,鰲拜引用順治初年先例,強命馬爾賽為第三位尚書;同年,鰲拜沒有向已經親政的康熙請示,就以濟世賢能為名,讓他當瞭工部尚書。

在康熙後來公佈的鰲拜罪證中,不少都與結黨有關。如說鰲拜與班佈爾善、馬爾賽等人“結成奸黨。一切政事,先於私傢議定,然後施行。又將部院啟奏官員,帶往私門商酌”,意即這個小集團公然破壞朝廷體制,竟在鰲拜傢中處理國傢大事。又說鰲拜“倚仗小團夥,紊亂國政,舉薦自己所喜者,陷害自己所惡者”,說明鰲拜曾大范圍打擊異己。

 

對這個時期的鰲拜,法國傳教士白晉後來在《康熙傳》中有過準確描述,“一位最有實力的大臣濫用職權,污蔑皇室,無視最高各部,朝中沒有人敢反對他”。

傳教士白晉的《中國現狀圖像》裡對清代文官和武官的描繪。

圖/維基百科

唯一公開表示不滿的是一位漢人官僚,名叫熊賜履。康熙六年,他上書批評輔政時期的多項政策,造成百姓生活困苦。鰲拜怒道:“是劾我也”,要求給熊賜履治罪。康熙說:“彼自陳國傢事,何預汝等耶”,保護瞭熊賜履。康熙七年,熊賜履第二次上書,更是直言“天下治亂系宰相”,康熙為照顧鰲拜情緒,不得不以“妄奏沽名”的名義,暫時降瞭他的職。

 

在鰲拜集團大肆擴張的同時,康熙身邊也聚集起瞭一批新貴。如安熙龍所說,皇帝集團“將親王傑書確立為代言人,權威在太皇太後處,政治、軍事權力則在索額圖、明珠及其侍衛同盟處”,同時“在漢族官員群體中找到瞭許多盟友”。康熙具備瞭向鰲拜一擊的實力。

撲朔迷離的一擊 

在鰲拜一方,他們並不是沒想過完全歸政給康熙。從鰲拜、遏必隆的口供看,他們在半年內至少四次意圖遞交辭呈,又四次放棄。

鰲拜供稱,“我曾先寫辭本送與遏必隆看過,遏必隆又寫一本送與我看。我說前兩次本內曾有此言,欲將我本內之言減去。其本未曾具題。我將我的本改減送看。遏必隆又繕減略一本送來我看。我說依此本甚好……”鰲拜顯然知道,輔政的最後期限已到,可他始終下不瞭交權決心,以至等來宮中被擒的一幕。

 

康熙設計擒拿鰲拜的故事,在中國稱得上傢喻戶曉,可《清史稿》上隻有寥寥數語,“上久悉鰲拜專橫亂政,特慮其力多難制,乃選侍衛、拜唐阿年少有力者為撲擊之戲。是日,鰲拜入見,即令侍衛等掊而縶之。”

宗室昭梿在《嘯亭雜錄》裡補充瞭一些不知真偽的細節,說康熙行動前,先是密會索額圖,又召見眾侍衛,“因面問曰:‘汝等皆朕股肱耆舊,然則畏朕歟,抑畏拜也?’眾曰:‘獨畏皇上。’帝因諭鰲拜諸過惡,立命擒之。”

 

《嘯亭雜錄》

 昭梿 

中華書局

1980

此事之所以沒有留下更多資料,很可能是因為,在清廷和康熙都看來,所謂“智擒鰲拜”不值得大書特書。姚念慈在《康熙初年四大輔臣芻議》(收入《定鼎中原之路:從皇太極入關到玄燁親政》一書)中給出的解釋是,康熙本有能力通過明詔,免去鰲拜、遏必隆的輔政權力,隻是因為讓他們繼續輔政“一二年”的旨意來自孝莊,而孝莊遲遲不提罷去輔臣之事,康熙既不能公然違拗有恩於自己的孝莊,隻得采取政變式的非常手段。

 

康熙口諭定鰲拜十二條罪狀,後來康親王傑書主持審理,罪名增至三十條。這些大罪集中於鰲拜“欺君擅權”,竟至“禦前呵叱部院大臣,攔截章奏,藐視皇上”,傑書奏請鰲拜“革職、立斬,其親子、兄弟亦應斬,妻並孫為奴,傢產籍沒”,康熙念及鰲拜過往的功勛,表示“不忍加誅”,改判“籍沒傢產,仍行拘禁”。遏必隆被定下十二條大罪,也僅是免官奪爵。

 

康熙戎裝圖。圖/維基百科

鰲拜集團的其他成員,隻有九人被處絞刑,包括上面提及的班佈爾善、濟世,以及鰲拜的弟弟穆裡瑪、塞本得,侄子訥莫等。其他大多數附從者大都被康熙赦免。

 

相比於蘇克薩哈幾乎滅門的懲罰,康熙對鰲拜的處置可謂寬仁。這一方面是因為,康熙不想在主政之初,就大開殺戒,讓朝野內外人心惶惶;另一方面恐怕是康熙自知,鰲拜輔政期間雖偶有不臣之舉,但沒有不臣之心和不臣之力。因此,鰲拜一死,其子納穆福就被釋放;到康熙五十二年,鰲拜還被追賜為一等男,由後人襲爵,恢復瞭滿洲貴族身份。

 

現在看來,鰲拜確實算不上真正的權臣,他的權力來自孝莊太後及順治遺詔,而不是自己逐步攫取;不多的黨羽分散各處,且沒有掌握軍權,以至自己突然被捕後,族人、下屬毫無還手之力。

對於那些真正的權臣來說,權力都是可以父死子繼、兄終弟及的。比如,北魏孝莊帝元子攸在筵席上殺死權臣爾朱榮,後者的侄子爾朱兆立刻起兵,殺死元子攸,另立他人為帝;東魏權臣高澄被仆人暗殺後,其弟高洋馬上繼承大權,並建立瞭北齊。

 

因此,鰲拜充其量隻能算是一個“偽權臣”,他舍不得從天而降的權力,註定以悲劇收場。

參考資料:1、《清聖祖實錄》,臺灣華文書局,1964年。2、《清史稿》,中華書局,1998年。3、【法】白晉等:《康熙帝傳——外國人筆下的清宮秘聞》,珠海出版社,1995年。4、孟昭信:《康熙帝》,吉林文史出版社,1993年。5、姚念慈:《評清世祖遺詔》《康熙初年四大輔臣芻議》,收入《定鼎中原之路:從皇太極入關到玄燁親政》,三聯書店,2018年。6、楊珍:《鰲拜罪案史料辯證》,收入《清前期宮廷政治釋疑》,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8年。7、【美】安熙龍:《馬上治天下:鰲拜輔政時期的滿人政治(1661-1669)》,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20年。8、王戎笙:《順治遺詔與清初權力鬥爭》,收入《清史論叢 1994》,遼寧古籍出版社1994年。9、周遠廉、趙世瑜:《論鰲拜輔政》,《民族研究》1984年第6期。


新周刊·硬核讀書會“冬日閱讀計劃”開始瞭,社科、文藝、科普博物、心理/教育、歷史五份書單,五種態度,一起用閱讀好書的方式告別2020。
我們為大傢準備瞭冬日閱讀大禮包
點擊圖片,進入書單
社科書單,屬於你的寶藏書單

文藝書單,文青不再是貶義詞
博物書單,通往神奇世界的奇妙大門
讀書好禮(一)
點擊上圖,進入原文留言評論(字數不限),說說你最想讀哪本書?我們將抽取點贊數最高的兩人,每人送:價值200元當當購書券一張。

讀書好禮(二)
同時我們將評選出3篇最佳書評,獲獎者將得到價值500元的當當購書券一張。
隻要你點擊上圖,進入原文留言提交你的書評,就可參與評選。
*書評投稿格式:【書評】+書名+你的書評500字左右+你的姓名/筆名及微信號
11月“冬日閱讀計劃”更多優秀書單及讀書好禮,請關註硬核讀書會】公眾號。

點【在看】,和朋友分享冬日閱讀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