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庸生:在川渝地區播種共產主義星火

童庸生(左二)與吳玉章(左一)、楊闇公(右一)等人合影

大革命時期,川渝最早的共產黨人童庸生,在川渝革命的道路上烙下瞭深深的印記,播下星星之火。1926年10月7日,中國共產黨《中央政治通訊》撰文評價:“四川現在負責的吳(玉章)、楊(闇公)、童(庸生)三同學,均忠實有活動能力”“川省現時是最好工作之地,四川工作同志刻苦奮鬥的精神,更為別省所不及者”。文中指的童,就是當時重慶巴縣的童庸生。

奮勇當先傳播馬列主義

童庸生,又名童魯,1899年出生於一個地主傢庭,天資聰慧,勤奮好學。童庸生的青年時代,正是中國社會面臨大變革的時代。四川省內一些進步刊物開始登載研究俄國十月革命,宣傳馬克思主義和介紹聯共的文章。譬如:少年中國學會成都分會李劼人等創辦的《星期日周刊》雜志,就曾發表過《俄國革命後的覺悟》《社會主義勞動問題》等文章。當時少年中國學會成員陳愚生等回四川創辦《新蜀報》,積極宣傳馬列主義。馬列主義的廣泛傳播,使童庸生如黑暗中見到瞭光明,於是,他如饑似渴地學習馬列主義理論,並學以致用指導革命實踐活動,成為四川地區的第一批馬列主義信仰者。

為瞭進一步追求革命真理,探索中國救國救民的道路,童庸生於1919年毅然到成都高等師范學堂求學。隨著新文化運動的蓬勃發展,馬列主義的深入傳播,四川一批思想進步的有志青年,開始投入瞭共產主義的革命實踐活動。

1919年春夏間,四川馬列主義運動的先驅之一王右木從日本學成回川,並於1920年受聘到成都高師任教。王右木約集革命青年,組織起瞭馬克思主義讀書會,童庸生是讀書會的主要成員。讀書會每周集會一次、討論一次,由王右木主講馬克思主義,宣傳馬克思主義的剩餘價值論和階級鬥爭學說。在王右木的引導和教育幫助下,童庸生迅速成長,成為初具共產主義覺悟,決心獻身革命的知識分子。他和袁詩堯一起擔任馬克思主義讀書會的負責人,常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說,揭露當時社會的黑暗和反動,極力宣傳五四運動的新思想,成為瞭四川新文化運動的骨幹。

1921年11月,為瞭適應革命形勢發展的需要,王右木在傳播馬列主義的基礎上,從讀書會中選拔部分骨幹,建立瞭“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成都支部”。童庸生、鐘善輔等為四川第一批團員。當時的四川支部必須報經中央批準,直屬團中央領導,由王右木任書記。童庸生與吳玉章、惲代英、王右木、楊闇公等一道,以成都高師為基地,積極開展革命活動,深入宣傳馬列主義,使高師充滿著革命生機,成為進步勢力的革命大本營。他們還組織學生深入工廠,組織工會,發動罷工,深入農村,發動群眾,組織農會。在此期間,童庸生表現出瞭很高的宣傳和組織才能,為四川團組織的建立和發展作出瞭重要貢獻。

1922年上半年,為瞭抗議軍閥侵占學校教育經費,成都各校學生舉行大遊行,以“四川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名義發表宣言,號召全川師生員工團結起來,維護教育事業,改革教育進而改造社會,開展平民與軍閥的鬥爭。童庸生、王右木在高師校園召開萬人大會,揭露軍閥們侵占教育經費的種種事實,群情激憤,會後組織請願團、講演團,遊行大隊。這次革命的抗議活動,得到川渝等地學生的紛紛響應,終於迫使省議會形成瞭通過學生代表的提案,答應不再侵占教育經費,鬥爭取得初步成果。

傾心盡力促成黨團統一

童庸生舊居

1923年初,童庸生從成都高師畢業後,回到傢鄉重慶巴縣,受聘到巴縣國民師范學校任教。他在重慶青年學生中積極從事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宣傳,開展社會主義青年團的組織發展工作。童庸生等人利用暑假期間,組織青年學習革命理論,培養學運骨幹,先後發展瞭朗明欽、蒲建民等女師學生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經過童庸生的努力,在重慶川東師范,巴縣中學等七八所學校中建立瞭團支部。團支部建立後,每周召開一次團支部會議,學習黨中央和團中央的指示,交流經驗,研究工作,佈置任務。童庸生無論工作多忙都必須參加,他指導各支部工作,領導廣大團員積極開展革命鬥爭。

童庸生還與楊闇公、羅世文等組織起瞭“平民學社”和“馬克思主義研究會”,他們帶領各校的宣傳隊出去演講,童庸生經常親自登臺講演。為瞭推動團的工作不斷前進,童庸生十分註重理論研究,經常總結工作中的經驗教訓,常給進步報刊撰文,進一步擴大宣傳力度。譬如,他曾先後在毛澤東主辦的《政治周報》和惲代英等主辦的《中國青年》上發表文章,介紹四川“平民學校”的情況和宣傳革命理論,在革命的實踐中,他已成為四川和重慶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優秀領導人之一。

童庸生具有革命傢的寬闊胸懷,顧全大局,以革命利益為重。1924年1月12日,成都一些馬克思主義信仰者和一部分社會主義青年團員召開瞭YC團成立會議(YC,吳玉章稱為青年共產黨),當時童庸生雖不在成都,但由於他與楊闇公、吳玉章的密切來往,因此他為YC團的創始人和領導人之一。在從事革命實踐中,童庸生逐步認識到,既然已經有瞭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的中國共產黨,那麼,YC團就沒有獨立存在的必要。因此,他同楊闇公、吳玉章決定脫離YC團而加入中國共產黨,為瞭保證川渝的馬克思主義力量統一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他親自說服YC團成員從大局出發,放棄錯誤要求,並全力支持楊闇公去上海找中共中央匯報。

楊闇公赴滬前,童庸生通過惲代英向黨、團中央推薦瞭楊闇公。通過接洽匯報,中央同意按中共黨章規定,YC團成員由本人自願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和共青團。楊闇公返渝後,童庸生與他緊密配合,使YC團部分成員實現瞭政治上和思想上的轉變。包括楊闇公、吳玉章在內,加入瞭中國共產黨,從而全川的馬列主義力量統一起來,為四川黨的組織建立和發展創造瞭良好的條件。

堅信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1925年初,共產主義青年團重慶地委熱烈響應孫中山先生的號召,組織和領導瞭“重慶國民會議促成會運動”,爭取“實現平民政治,使無產階級掌握政權”。經過同國民黨右派的艱苦鬥爭,終於在1月成立瞭“重慶國民會議促成會”。2月27日,召開群眾大會,到會的有110多個群眾團體,共14000餘人,大會選舉童庸生、鄧懋修、鄒進賢、霍步青、范直士等十人出任四川代表,於同年3月赴北京參加“國民會議促成會議”。會議期間,童庸生以四川代表身份在大會上作瞭長篇演說,影響很大。其間,童庸生介紹吳玉章加入中國共產黨組織,之後與楊闇公等組建重慶地方黨組織的成立。童庸生在北京期間,還參加瞭“五·九”國恥紀念會。童庸生以中共黨員的身份,積極熱情地參加瞭北京黨團組織的活動。他曾對朱敬之說:“隻有參加共產黨才有意義,隻有走這條道路才能救中國。”之後,他還介紹瞭朱敬之加入瞭中國共產黨。童庸生等人回到重慶後,積極向重慶人民傳達匯報“國民會議促成會議”大會盛況。

8月下旬,“重慶國民外交後援會”設立特別講演場,童庸生經常與楊闇公、吳玉章在此講演,傳播共產主義星火,激勵國民起來革命。

1926年1月,經國民黨四川臨時執行委員會的推選,童庸生同吳玉章、鄧懋修等七人參加瞭國民黨在廣州召開的第二次代表大會,會上,童庸生對國民黨革命的性質、任務等提出瞭自己獨到的見解。

1926年2月,為適應革命形勢發展的需要,中共重慶地方執行委員會成立,代行省委職權,童庸生任中共重慶地委委員兼團地委書記,繼續做他熱愛的青年工作,在中共重慶地委的籌建過程中,童庸生做瞭大量的宣傳和組織工作。

1926年秋,為瞭支援北伐,中共中央指示重慶地委對四川軍閥采取“前打後拖”的辦法,不讓其順江東下進攻北伐軍,還派劉伯承、朱德、陳毅等到四川,協助重慶地委開展武裝起義。重慶地委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發動瞭以順慶(今南充)、瀘州為中心的武裝起義,以瓦解四川軍閥的力量,聲援配合全國的革命鬥爭。童庸生是順瀘起義的組織者和領導者之一,他曾親自作為特派員去中央匯報起義的準備情況,親擬書面文字報告中央,以利中央能及時瞭解四川情況,進而作出正確指示,助推武裝起義。

劉伯承在1956年給四川省委書記李大章的信中說:“我於1926年在四川擔任順瀘起義總指揮時,童庸生同志任黨代表。這個同志是一個對革命忠誠,熱情洋溢,善於作宣傳鼓動的好同志!”

順瀘起義失敗之後,童庸生潛行出川,由中國共產黨保送到蘇聯紅軍大學學習。1930年回國,同行的有羅世文等人,他們從上海乘船返回川渝,船到九江靠岸時,童庸生被國民黨特務盯上,無法脫身,不幸被捕,同年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

作者:吳銘 蔣偉 胡平原

編輯:

鮑傢樹 孫靖琪

文史e傢原創內容,如需轉載,請聯絡我們獲取版權。

除瞭帶給您優質黔貨

更希望我們能帶您

去瞭解貴州深山裡的故事

敬請關註

博愛扶貧雲商城

那傢網/蘇寧易購

黔貨出山,我們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