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業如何服務實體經濟?銀行資金向何處去?

圖為“建行杯”第六屆中國國際“互聯網+”大學生創新創業大賽總決賽現場

這是建行連續六年獨傢冠名贊助這一大學生雙創賽事。在本次大賽上,建行不僅提供營銷服務、產融支持、賽事支持、財務支持、法律支持和後勤保障等服務支撐,還針對不同階段的創新創業項目,提供差異化的特色金融服務。

廣州派客樸食信息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是國內最早從事食物視覺識別的人工智能公司,也是本次大賽上的金獎項目之一。該公司創始人陳曉鵬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通過參賽,不僅獲得瞭建行數百萬元的授信額,還借助建行的客戶體系,有力地推進瞭市場拓展。

通過金融賦能科技,建行的實踐還在向更深處延伸。

近年來,針對初創期及成長期科創企業缺資源、缺管理、缺經驗的痛點,建行專門開辟瞭創業者港灣服務,提供包括創業孵化、信貸融資、創投服務、輔導培訓、資源對接等一系列服務,使創業者享受到全方位的指導與服務。

圖為建行創業者港灣

深圳雲天勵飛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旗下負責新商業相關業務的團隊入駐瞭深圳(科興)創業者港灣。該公司首席科學傢王孝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不僅享受到建行創業者港灣較低的租金,還通過投貸聯動獲得更大的資金支持,此外還能免費參加一系列創投服務,這令新團隊士氣倍增。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9月,建設銀行創業者港灣在全國建立孵化空間167傢,合作創投機構185傢,服務企業6840傢,其中60傢企業成功上市,已為1607傢企業提供信貸支持131億元。

隨著我國科技創新場景的不斷豐富,建行“金融科技”的內涵、形式、規模在不斷開花結果。

形成多層次的住房租賃體系

長久以來,建行一直走在我國住房金融服務的前列,“要住房,到建行”、“要買房,到建行”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自2016年開始,建行將住房租賃確立為三大戰略之一,持續投入資金開辟住房租賃業務版圖。如今,“要租房,到建行”的說法在一些地區已蔚然成風。

近年來,建設銀行通過改造城中村、舊廠房、政府直管公房,盤活城區分散商品房、回遷房,為新市民、新就業大學生、港澳青年、制造企業員工、公交司機、環衛工人等各階層人群,找到適合自己的傢,讓租房也能獲得更有品質更有尊嚴的居住條件。

廣州市海珠區官洲街道的北山村地理位置優越,距琶洲互聯網產業集聚區僅6分鐘車程,但由於短期內無法改造,村內私搭亂建現象一度十分嚴重,其整體居住條件較差。

改變這一現狀是當地政府和村民的共同心願。獲知這一情形後,建行廣東省分行聯合合作方,與村民簽訂10年期以上租賃合同,向農村房主支付穩定的租金,並將獲取的房源改造後出租。

這就是如今的北山夢享社區。自2017年11月啟動以來,夢享社區管理房源已達2100套,為近3000名“廣漂”提供瞭新傢。而且,由於建行為該項目提供瞭利率較低的資金,夢享社區25至35平方米的單間月租金僅為1800元,比周邊同類型長租公寓低瞭200-300元。

“夢享社區建起來後,管理全面升級,年輕人能租到便宜的房子,村民有錢賺,政府有稅收,治安好管理,銀行獲得瞭客源,項目改造實現瞭共贏的局面”,社區負責人滿懷信心地說到。

盤活閑置舊廠房,是建行發力住房租賃的又一好法子。

位於廣州南岸路的“建方寓”項目原址為裝飾材料舊廠房,由於存在著建築老舊、配套設施嚴重老化等安全隱患,其6500平米的廠房一直處於閑置狀態。

圖為建方寓

“分行給予廣東建方625萬元住房租賃經營貸款,貸款期限為8年,利率4.9%,建方將廢置廠房打造為254間拎包入住的青年公寓”,“建方寓”負責人介紹,“以一套20平方米單間戶型為例,新畢業大學生入住租金是1980元/套/月,對比周邊均價每月可便宜600多元,居住成本支出下降20%。”

將年久失修的直管公房改造為“環衛工人之傢”,也形成瞭新的低價租賃房源。2019年,建設銀行攜手珠江租賃公司在海珠區、荔灣區等人口密集、房源緊缺的區域,經過升級改造、品質化提升後,盤活瞭543套空置直管公房,並以市場租金的四分之一左右租給環衛工人。

環衛工人代女士有些激動地說,“我租到瞭一套29平方米的房子,每月租金總額僅580元,而同區域內30平方米的房子租金大約在2500元左右。不僅租金便宜,而且房屋戶型方正,3面有窗,比我之前租的房子好太多啦!”

圖為環衛工人之傢

通過一系列舉措,建行的住房租賃戰略正在落地生根。以廣東為例,截至今年9月末,建行廣東省分行已累計為2897傢租賃機構提供資金和平臺賦能,發佈房源221萬套,存房26.2萬套,為超過3萬個人和企業盤活瞭閑置資產,為25萬戶傢庭或個人找到瞭安居之所。

增長板補短板

金融如水,是一切生產的邏輯起點,關乎國計民生的命脈。

新時代呼喚新金融,新金融必然產生並服務於新時代。中國建設銀行董事長田國立表示,銀行屬於服務業,要聚焦社會民生痛點難點,實實在在服務國傢社會發展、回應市場需求和客戶期盼。

當前,金融業的重要使命是服務於實體經濟,支持經濟發展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

何謂重點領域?

《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中指出,“十四五”時期要堅持新發展理念,以改革創新為根本動力,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全面塑造發展新優勢。

一方面,改革開放40多年來,急速擴容的經濟規模和不斷升級的科技實力,使得整個中國都在劇烈地生長變化。科技創新正成為我國攀登經濟高地的強勁引擎和關鍵因素,科技企業與國傢意志、民族利益更加緊密地聯系在瞭一起。

另一方面,由於科創型企業的輕資本、輕資產特性,不少科創企業尤其是初創企業也面臨著缺少資金的現實難題。

這也是建行打造創業者港灣、服務科創企業的初衷。田國立表示,厚植創業、創新之群體,孕育國傢創新之力量,是贏得未來的重要基礎,每一個初創企業都是一棵亟需灌溉施養的“樹苗”。建設銀行推出創業者港灣,通過“引活水”“通渠道”“育林地”構建金融“水利工程”,呵護每一個創新創業者,支持廣大的創新創業群體長成參天大樹、綠樹成蔭。

何謂薄弱環節?

據國傢統計局11月16日公佈,1—10月份,我國商品房銷售面積133294萬平方米,同比持平;商品房銷售額131665億元,增長5.8%。這一數據顯示出:一方面,住房需求仍然大量存在,許多人群仍面臨住房難題;另一方面,我國平均房價已經邁入準萬元/平方米的門檻,房價依然高高在上,並且在不斷上漲。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北京市房地產法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趙秀池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在美好生活的指標中,住房是非常重要的一環,住有宜居是百姓之急、百姓之需”。

中共中央在十四五規劃建議中指出,租購並舉、因城施策,有效增加保障性住房供給,建設租賃住房,完善長租房政策,擴大保障性租賃住房供給。

上海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從近期的表述看,住房租賃市場的重要性日益凸顯,尤其是強調租購並舉、完善長租房政策,這將是後續住房市場改革的重要內容。

從建行的實踐來看,無論是夢享社區、還是“建方寓”,都是按照長租房的理念,通過簽訂長期合同保證項目的盈利性、可持續性,從目前的運營看,已初步實現瞭良性循環。

圖為建方寓公共服務前臺

據瞭解,以夢享社區模式為切入,建行廣東省分行已攜手合作夥伴,先後落地廣州市侖頭、寶崗、江夏、瑞寶、燕崗等項目,升級改造房源超5000套,儲備房源超3000套,為城中村“安居”開辟一條新的升級改造之路,也讓更多“廣漂人”找到瞭“傢”。

分析人士指出,人類的一切活動可歸結為生產生活兩個方面,當前我國生產的關鍵點與難點就在於科技創新,而人們生活的痛點難點主要體現在住房難題等,建行在傳統的金融業務之外,提出瞭包含服務科技創新的普惠金融、住房租賃、金融科技三大戰略,正是紮根於新時代的土壤,聚焦發展與民生的痛點難點,以金融的力量賦能社會。服務科創相當於做強增厚發展的長板,而發力住房租賃則是補短板,通過一增一補,將極大地助力我國的全面發展、高質量發展,但這也對金融企業提出瞭更高的要求。

 

與時俱進改革提升金融供給

“金融業是發展的先決要素,這種要素應該讓更多的人能夠享受到,讓最需要的人群享有,逐步實現金融均等”,中國人民大學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長貝多廣教授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因此,改革金融供給端勢在必行。

首先,金融企業需要改變金融產品供給。

以深圳納德光學申請的貸款為例,該項目是建行深圳市分行開發的“孵化雲貸”產品,不僅利率低,放貸快,而且三年到期後可以展期三年。彭華軍表示,這一產品成本低,而且隨借隨還,非常有利於企業的成長。

在住房租賃業務中,建行也開發瞭相應的產品,滿足項目個性化的運營需求。以利潤極低的環衛工人之傢直管公房為例,建設銀行旗下子公司建信住房申請300萬元住房經營貸用於軟裝配置,期限70個月,從而確保軟裝成本控制在4.5元/平方米/月的低水平內,還能保證托管企業有2—3%的微利。

第二,金融業還需在體制機制上改革升級,逐步完善金融供給端。

一位銀行業資深人士表示,“三百多年來,中國銀行業引用的是英格蘭銀行的資金流評價體系。無論是涉農企業、房地產企業抑或其他創新企業,都使用的資金流評價體系。”簡單來說,資金流評價體系的特點就是以財務報表為核心,在數據治理層面簡單粗暴。無疑,初創型科技企業在這方面較為吃虧。

為破解科技企業因財務數據方面的劣勢而產生的融資難、融資貴難題,建行進行瞭大膽探索和有效創新,針對性地提出瞭“技術流評價體系”,作為傳統“資金流”評價體系輔助判斷工具。在這樣的評價體系下,科技企業隻需憑借自有的發明專利和實用新型等核心專利作質押,就可以輕松地獲得建行貸款,降低企業融資成本。

圖普科技是一傢專註人工智能圖像識別技術的國傢級高新技術企業,已佈局互聯網融媒體圖像智能審核、新零售、泛安防三大業務,年收入達數千萬元。圖普科技財務負責人江樹香介紹,科創公司發展初期在人才和研發方面有較大的資金投入,前期盈利弱,僅從財務數據上看,很難獲得傳統的授信。“建行是首個為其提供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銀行,當時為圖普科技發放500萬元純信用貸款,幾乎與基準持平的優惠利率,為企業研發註入瞭強大動力。”

第三,金融科技是金融業的新機遇,是改革金融供給端的重要手段。

貝多廣表示,通過金融科技發展,借助人臉識別、機器學習、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術,金融要素的城鄉差別、數字鴻溝等不斷縮小,傳統金融發展面臨的成本較高、收益不足、效率和安全難以兼顧等問題逐步得到瞭解決。

圖為建行廣東省分行“5G+智能銀行”

近年來,建行已將金融科技確立為三大戰略之一,深入推進業務經營數字化、智能化、網絡化。在建行廣東省分行,通過運用金融科技手段,開發貸前調查合規智能化(AI)系統,員工渠道APP 7*18在線遠程受理審批、差別化協調綠色通道、簡化申報材料等十餘項措施,全力保障信貸投放核心效能,今年前三季度授信審批額超2萬億元,超出去年全年審批量。

田國立表示,“金融科技、數字金融不是簡單將傳統金融業務從線下搬到線上,金融是實體經濟的‘活水’,當前需要以數字技術重修金融‘水利工程’,引流灌溉實體經濟的田間阡陌,提升金融服務的直達性和公平性。”

田國立進一步表示,當前現代科技與金融的連接越發密切,推動瞭金融模式的改變,直接決定著未來金融資源的配置。同時,新時代也要求銀行機構擔當更多社會責任,以更穩健務實的作風,構築重心下沉的發展基石與紮實牢靠的風控藩籬,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刊立場。

推薦閱讀

母親自殺身亡,丈夫蕭乾自殺未遂,她說就是要比那些人都活得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