彎道變賽道,新能源為何超車這麼容易?

前幾日新能源板塊的大漲,讓小鵬市值一躍攀升至全球第十,擠掉瞭本田。

更有意思的是,前十名裡還有倆中國車企:比亞迪和蔚來。

資本的意志自然不是傻帽的,甚至是相對前衛的,但這種表達對很多老牌兒車企來說卻是挺憋屈,內燃機時代近一個世紀打下的江山,不及造車新勢力三天的資本拉升,這就好比你辛辛苦苦一路推上瞭對面高地,結果被對方打野偷瞭塔,不忿之情溢於言表。

此時我們再回顧當年新能源被提上日程,電動化成為四化之一,隻能說監管層的手眼高明得一絕。

此時或許要說那句話:大人,時代變瞭。

當電池供應從三元鋰傾斜到磷酸鐵鋰,當寧德時代成為行業龍頭,當比亞迪漢迅速走紅……中國的新能源其實已經將曾經用於超過的彎道變成瞭發展的主賽道,這一點頗有解放軍”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戰術的影子。

那麼,憑什麼內燃機一個多世紀搭建的戲臺子,不及新能源的幾年發力?

第一點,肯定是市場的意志。

長期關註資本市場的人,一定會發現這樣一個有趣現象:新能源板塊總是跟在各種炒作熱點的背後如影隨形,時不時就會爆發一波。這一點從寧德時代的股價K線就能看到,周期越長,這一公司股價的上升通道展現得越明顯。

其實,這是資本對於市場監管層意志的充分解讀。一方面,中國經濟在全球市場的權重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國傢市場可以比擬,2020全年預計1.9%的增長是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經濟貢獻程度決定市場的話語權,中國汽車市場搞新能源,全球車企都要電動化。

另一方面,我們市場對於新能源有持續性的Buff投入。在支持力度上,新能源補貼政策在此次疫情打擊之下再次興起,國傢財務部已於日前發佈《財政部關於提前下達2021年節能減排補助資金預算(第一批)的通知》,據附件顯示,2021年共安排新能源汽車補貼375.8529億元,同時特斯拉這頭狼被國傢引入市場也是倒逼挖掘中國品牌競爭力;在監管層面上,此前相關部門通報新能源產品檢驗情況,包括吉利這種頭部企業在內的多數產品都出現不合格現象,可見監管力度之大;在資本引流上,對於外資的利用僅僅是一部分,P2P的清零則進一步限制瞭上遊資本的濫用,本土新能源造車往後更依賴於自身造血和價值回歸。

這也是第二點,由市場意志決定的資本意志。

特斯拉崛起之前,本土曾經出現過一批狂熱的造車潮,今天的蔚來和小鵬都是那個時期的產物。被視為”開山鼻祖”的造車新勢力是樂視汽車,幾頁PPT就能拿到百億資金的時代,是資本的濫用行為,也是金融杠桿危機最大的時候。

而11月27日,銀保監會首席律師劉福壽在某一活動上透露,互聯網金融風險已經大幅下降,今年11月中旬,全國實際運營的P2P機構已經完全歸零,中大型企業債務風險有序化解,房地產金融化、泡沫化勢頭得到瞭有效遏制,地方債務隱形風險得到瞭控制。

可以看出,伴隨著國傢金融機構的長期有力監管,市場上的資本活動必將更加規范,投資行為也必將謹慎,而外國市場低利率和負利率的出現,也倒逼外資主動將資本引入中國市場,並長期投資以對沖風險,換句話說,監管層也是從一定程度上將未來走向和競爭形態交給瞭汽車市場本身。

今後資本自不會盲目席卷造車業,回歸價值投資和有效投資必將成為主流。而本身造車業就是一個投資回報周期長的產業,疊加電動化、智能化時代的科技屬性,被視為科技這一大主題的先鋒角色。

因此,資本必將對好的標的企業投資,將回報風險降到最低,車市馬太效應也將持續。在本土造車梯隊中,傳統龍頭車企自然是最先被標的的,比如回歸科創板的吉利在宣佈隻募資200億的時候,很多機構和投資者都吐槽其募資規模太少;而蔚來、小鵬這樣的企業由於缺乏前期資本積累,勢必會更多運用市場上的資金,加之其區別於傳統造車的模式和運營新業態,也會長期成為資本在新能源板塊投資的香餑餑。

第三點,將其稱為全球的意志也不為過。

正如前文所說,一方面全球經濟向中國看齊,另一方面新能源在科技領域又充當先鋒官的角色。中國當下正在大力扶植科技領域的發展,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傢發展的戰略支撐”,這一意志之堅定,前所未有。

為什麼?

因為當下有且僅有科技的突破發展才能再次創造經濟長期上行的動能。科技不發展,就不能形成新業態,增長自然也無從提及,單純靠已有的經濟規模進行循環輸出,隻不過是零和博弈的遊戲,隻有科技的突破才能帶來新的經濟增長點。

新能源充當先鋒官的角色,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這一門類的科技突破門檻相對較低。老實講,當下新能源電池等技術並未實現質的突破,但是其創造的消費新動能已經顯而易見,同時帶動下遊產業鏈的生機迸發,從這一點上看,實施全新運營模式的造車新勢力其實有頗多值得借鑒之處,這也是資本青睞於特斯拉的原因之一。

總的來說,新能源今天已經不是汽車市場自身的事情,它關乎於整個經濟的新增長、新動能,雖然對於科技突破的預期猶如一道算命題,但是此時默默佈局無疑是最正確的事情。待到有一日科技出現質的突破,全球車企市值的前十榜又豈會隻有三傢中國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