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披露西部戰區空軍王牌部隊新動向! 錘煉臨機召喚打擊

東方網·演兵場11月30日報道:昨日,央視國防頻道《軍事報道》節目來到瞭位於西北軍事戰略要地的空軍某基地,報道瞭西部戰區空軍某航空旅正在進行的近距空中支援訓練。從報道的相關細節來看,雖然戰機機身敏感部分都打瞭碼,但從出鏡的飛行員來推斷,這支部隊正是大名鼎鼎的王牌部隊——駐紮在賀蘭山下的“賀蘭飛獅”。

空地協同能力強!臨機召喚打擊成日常

圖片說明:戰機精確摧毀預定目標 央視

訓練場上,與地面引導員確認打擊目標的方位坐標後,飛行員隨即駕駛重型戰機前往,並精確摧毀預定目標。據《軍事報道》披露,這種臨機召喚打擊,作為體系集成訓練的一部分,每個月都會在這支部隊定期開展。

圖片說明:飛行員頭盔上的飛獅標志 八一電視截圖

一年來,基地充分利用資源和力量集成優勢,組織所屬航空兵、雷達兵、防空兵、電抗兵、通信兵和部分陸軍、火箭軍兵力,每季開展實案化課題演練,每月組織體系集成訓練。雖然這種空地協同戰術我們常常在美國電影中看到,但真要做起來可並不容易。

圖片說明:“賀蘭飛獅” 駐訓在高原地區 央視

地面前進引導員通過無線電傳遞信息,引導空中火力對地面目標進行精確打擊,而在跟地面引導員取得聯系之前,執行打擊任務的飛行員對目標的方位坐標和海拔高度等信息完全是一無所知的。這套戰術極具實戰意義,由於地面部隊一般更接近轟炸目標,目標判別和瞄準往往要比空中飛機準確,由地面部隊負責具體指向攻擊目標,能有效提升空中力量的支援攻擊效能。

如今,地面部隊呼叫空中支援,近年來已經成為瞭解放軍部隊積極拓展作戰能力邊界的一種實踐。破解兵種之間“練無隊友、打無對手、協作無條件”的難題,走出瞭常態化體系練兵的路子,相關的例子數不數勝:例如“空軍新聞”曾披露一場相關訓練,空軍飛行員駕駛殲-10攜500公斤炸彈千裡突擊,然後通過位於一線的空降兵戰士激光指引精準命中目標。

資料圖:空軍戰鬥機實施火力打擊 央視截圖

再比如今年8月7日央視《正午國防軍事》就報道瞭陸軍第76集團軍某合成旅近日在海拔4300米的雪域高原組織裝甲、炮兵、防空兵、陸軍航空兵、空軍航空兵等要素展開聯合實彈演練。其中,就出現瞭空軍戰鬥機使用火箭彈實施火力打擊的畫面。

資料圖:2015年6月9日期《解放軍報》 截圖

而這種變化,僅僅是在五年時間內發生的,據演兵場梳理發現,這種陸軍和空軍航空兵的聯合作戰訓練,最早可以追述到在2015年“跨越-2015·朱日和”演習。《解放軍報》在2015年6月9日的第二版,進行瞭相關報道。報道指出,此次演習創新陸空協同模式,空軍派出的目標引導員嵌入演習雙方陸軍戰鬥群參與進攻突擊,戰鬥中召喚牽引空中火力打擊,使陸空協同作戰覆蓋戰術層面。

“賀蘭飛獅,神炮傳人”駐守在西北的王牌部隊

隸屬西部戰區的“賀蘭飛獅”曾兩次入朝作戰,取得瞭擊落敵機18架、擊傷4架的彪炳戰功,期間湧現出一批戰鬥英雄,令敵軍聞風喪膽。新時代下,該部隊新一代官兵在中巴聯訓、高原駐訓等方面再創輝煌,開創空軍三代機首次擊落高慢小目標歷史,並湧現出一批空軍“空戰優秀飛行員”……

圖片說明:2020年11月11日期《解放軍報》 截圖

作為一支王牌部隊,2020年11月11日期的《解放軍報》曾濃墨重彩地介紹瞭這支部隊。1961年,二中隊飛行員鮑壽根以30發炮彈命中15發的成績,打破瞭由他創造的空軍空靶射擊最高紀錄。在他的影響帶領下,1964年,全中隊有9名飛行員獲評“一級射擊能手”,空軍分別授予飛行二中隊“神炮中隊”榮譽稱號、鮑壽根“空中神炮手”榮譽稱號。

資料圖:旅史館墻壁上,“神炮中隊”戰 旗靜靜懸掛著

至今,“賀蘭飛獅,神炮傳人”依舊是這支英雄部隊的座右銘。從傢喻戶曉的“神炮中隊”到擁抱時代的“賀蘭飛獅”,一支新時代的空中王牌部隊換羽新生!2019年,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儀式上,“神炮中隊”戰旗作為戰旗方隊全軍百面戰旗之一,光榮接受瞭黨和人民的檢閱。

資料圖:蘇-27UBK和殲-11BS混編使用

不過,由於駐地在我國內陸腹地,這支王牌部隊在新型戰鬥機換裝上,明顯晚於駐守邊境要沖的其他王牌部隊。在公開報道中,經常看到該旅混編使用蘇-27UBK、殲-11及殲-11BS戰鬥機,這些戰鬥機基本都是別人淘汰下來的二手、三手貨。

圖片說明:八一電視截圖(註:這架殲-7不是該部隊的飛機)

在中國軍網八一電視《我們在戰位報告丨飛行,男子漢去飛行!》報道中,該旅飛行三大隊大隊長李鵬講述這種戰機混編方式對日常戰備訓練帶來的困難。他坦言,“從去年7月份開始,我們承擔瞭空軍三代機集中改裝這一項任務,新飛行員來瞭以後要面臨兩種機型、同時準備、同時上機,對他們來講,對於我們大隊,包括對旅裡來講都是一種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