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法等15國運回存在美國的黃金,中國也要召回存在美國的黃金?

“宏觀經濟學之父”凱恩斯認為,黃金作為市場最後需求時的儲備金,還沒有任何其它更好的東西可以替代它;而近300年前,物理學傢牛頓在擔任英國鑄幣局局長期間更是提出金本位制,要求國傢以黃金儲備為基礎發行貨幣,正如,劉邦的大戰略傢陳平所稱,其它任何的東西人們都可以拒絕,但沒人可以拒絕黃金,這其實已經說出瞭黃金的價值內涵,一是人們願意接受,二是具有貨幣價值功能。

要知道,在貴金屬貨幣時代,貨幣是因為有價值而流通,但在信用紙幣時代,紙鈔是因為流通才有價值。但是,目前發行的貨幣幾乎都不是錨定貴金屬來發行的,所以,從這一點來說,凱恩斯主義隻是特殊經濟時期的止疼藥,長期服用自然具有成癮性,在美元與黃金分手後,目前的美元就是這樣的貨幣,以至於,現在的美元再也無法找回往日美金的光芒,按當前黃金計價的美元價值僅相當於48年前的2.87%。

德意志銀行在上周表示,在過去的31周內,美國已經向市場投放達超17.2萬億的基礎貨幣流動性和各種經濟刺激方案來彌補系統的脆弱性,很明顯,新冠病毒在美國的持續蔓延將加快美國的印鈔放水速度,然而,現代貨幣理論並不是萬能藥,這也決定瞭美元價值被不斷稀釋。

這一點,從全球各貨幣當局減持美債以置換黃金及新興市場和歐洲國傢運回存在海外黃金的新消息中也可以說明問題,世界黃金協會在11月發佈的報告進一步顯示,超過20%的央行計劃在未來一年內繼續增持,而2019年這一比例僅為8%,對此,美國金融網站Zerohedge稱,很明顯,大國正在為美元喪失貨幣地位而提前做準備,一旦全球經濟從病毒危機中恢復,料將削弱美元的價值。

最新進展是,據俄媒RT上周援引專傢伊利吉茲.拜穆拉托的觀點認為,各國將不可避免地啟用加密數字貨幣或由黃金支持的數字貨幣,用主權加密貨幣的方式而去美元化,已成為全球貨幣的一大趨勢。緊接著,俄羅斯當局正在研究建立一個由黃金支持的加密數字貨幣的提案,緊接著,歐洲央行高級官員表示,由歐洲央行支持的繞開SWIFT的數字貨幣可行性也有望在幾個月內取得新進展。

這背後正間接的說明全球主要國傢已經開始讓本幣和黃金發揮更大作用,因為黃金依然在全球貨幣和金融系統中發揮著信任錨的作用,對沖美元敞口風險和經濟衰退,並將納入新的國際貨幣體系,更重要的是,當全球市場真正需要解決美國不斷高企的債務風險時,金融貨幣市場中的重置現象料將會發生,到時可能會將與黃金或由黃金支持的數字貨幣掛鉤。

與此同時,包括新興市場和歐洲國傢在內的多國也正在掀起運回存在美國和英國等海外金庫的黃金的潮流,事實上,這種行為早在2009年就已經開始,觸發全球中央銀行加速增持和遣返黃金的原因正是2008年美國發生金融風暴後,各國央行開始重新囤積黃金。與此同時,不少央行(特別是歐元區)也想起來儲存在美國的黃金,以至現在德國財政部都不知道現在從美國收回黃金已經成成為瞭一個熱門話題。

當時,德國央行在2017年8月宣佈,自2013年以來,已經將紐約和巴黎兩地總共約743噸黃金轉移回國,但值得一提的是,德國從紐約地下金庫中拿回的並非是自己的箱子,盡管美國展示給世界的,還是將黃金還給瞭德國央行,然而,出於種種原因,德國央行對運回海外黃金的諸多細節一直諱莫如深。

不過,據彭博社報道稱,德國央行對他們的遣返感到非常自豪,並希望向世界炫耀這些運回來的黃金,所以他們還在2019年4月舉行一場六個多月之久的黃金展覽,並將德國央行擁有的金條和金幣公之於眾。

但是,現在情況卻發生瞭變化,據RT數周前稱,當德國要求審查該國存在美聯儲地下金庫餘下的1236噸黃金時,卻被美聯儲以“意圖不明和威脅金融安全”為由正式阻止和拒絕瞭。

也就是說,美國拒絕瞭其多年的經濟盟友德國提出的運回全部黃金的要求,但德國卻堅持一定要在今年年底前運回全部黃金,顯然,已進入倒計時瞭,對此,Zerohedge稱,德國或正在升級對黃金的爭奪,不僅於此,另一件德國經濟不重視美元的事還是發生瞭。

德國央行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德國央行在近幾個月以來突然增加瞭9萬盎司(約2.8噸)黃金儲備,這是自1998年以來,德國央行在21年間首次增加黃金儲備,盡管數量並不大,但卻被許多分析師解讀為,德國經濟或正在遠離美元,並增加補充黃金等非美元貨幣儲備的一個信號,目前,在德國的外匯儲備中,黃金儲備占比約70%,目前,德國黃金儲備增至1.0834億盎司(約3370噸)。

而美聯儲再次以安全為由拒絕瞭德國運回或審查黃金的請求後,由此也引起中外媒體的猜測。

同時,最近,BWC中文網在近幾周以來也陸續刊登瞭一些關於黃金儲備的文章,發現朋友們對中國是否也有黃金存在美聯儲也非常關心,而作為最早提及中國存在美國600噸黃金的媒體之一,這個猜測在《國際金融報》的一篇《美國“私吞”瞭多少黃金》的報道中得到瞭印證。

該報道稱,有60多個國傢和組織將部分或大部分的黃金,存在美聯儲銀行的地下金庫裡,其中,有專傢呼籲,中國曾有600噸黃金儲備運到美國。

一些經濟人士向我們解釋瞭我們為何不需要把存在美國的黃金運回來的原因,因為,目前,這部分黃金隻占到3萬多億美元外儲很小的一部分,且中國大量持有美債等資產,在面對美國金融方面的博弈能力已經上升瞭很多,且這些黃金所有權是非常清晰的,美聯儲也無權拒絕所屬國查看自己的黃金儲備,所以不是特別需要拿回來自己保管。

但值得一提的是,盡管美國官方數據顯示,現在其黃金儲備為8133噸,但機構一直在懷疑,這有可能隻是個會計手法而已,比如,最令人疑惑的是,德國央行既然決定將黃金運回國?為何要分階段進行?還給予美國7年寬限?甚至連IMF前總裁卡恩2011年於美國涉嫌犯事被捕,似乎也與美國的金庫疑團扯上關系,對此,俄媒更指出,因為卡恩掌握瞭美國黃金被失蹤的實質證據,他是被美國陷害的。

美國官方黃金儲備分佈

事實上,BWC中文網財經團隊更註意到,從1950年至今,存放在紐約金庫中的各國黃金就一直沒有被審計過,這一切讓美聯儲的黃金迷局疑雲四起,這從近十年以來,德國、荷蘭、比利時、瑞士、委內瑞拉、羅馬尼亞、奧地利、俄羅斯、斯洛伐克、意大利、澳大利亞、法國、匈牙利等13個國已從美國等多地陸續運回或宣佈運回瞭部分本國黃金儲備及計劃要提前將黃金運回國的浪潮中就能觀察到。

據土耳其媒體數周前報道稱,土耳其決定把儲藏在美國的所有黃金運回本土,事實上,土耳其是第14個宣佈要運回黃金的國傢,而就在二個月前,波蘭意外宣佈在去年11月進行瞭一項絕密行動,把8000根金條從美聯儲和英格蘭銀行等海外金庫運回國(請參考圖由波蘭央行官員發佈的社交網絡消息),但目前仍有123.6噸黃金留在英格蘭銀行和美聯儲,緊接著,波蘭官員表示,已經在安排計劃將這些黃金全部運回,這也意味著波蘭成為第15個正式把部分存在海外黃金運回的國傢,這是最新進展。

然而,恰在此時,我們也註意到,也同時出現越來越多談及金本位的消息,甚至連美國議員在最近也提出要讓美聯儲退回金本位制,但實際上,我們看到的並不是支持貨幣當局恢復金本位制,而是以此來表達對現有以美元為儲備貨幣流通邏輯下的無奈和擔憂,以及對黃金恒定價值賦予的貨幣屬性的肯定。

最新進展是,荷蘭也在稍早前宣佈將很快將其黃金的大部分轉移至該央行現金中心,並明確表示贊同金本位制,這些都在表明,曾經無比強大的美元,再次失去信任的標簽,上一次是48年前美元與黃金脫鉤後。

與此同時,中國也在國際黃金市場上再次打破沉默發出新信號,據世界黃金協會二周前公佈的數據,自今年以來,人民幣黃金較大部分的資產更具有保值功能,在此期間人民幣黃金上漲瞭3.45%,而全球范圍內的其它各類資產均出現瞭大幅度的下調。

另據上期所在11月28日提供給BWC中文網記者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0月末,人民幣黃金期貨累計成交4306萬手,成交金額達17.1萬億元;按成交總量計,位居全球同類期貨期權品種第二位。

另外,中國首個貴金屬期權人民幣黃金期權自去年12月正式掛牌以來,也累計成交139.71萬手,呈現出市場成交持倉規模正在穩步擴大,人民幣定價功能初步顯現,提升服務中國實體經濟的廣度和深度,此舉表明投資者已逐步開始使用黃金期權作為對沖價格風險的工具。

同時,截止10月,中國的黃金儲備也自2018年12月來出現連續10個月增長約106噸至1948噸,並進一步提升包括黃金期權在內的重點品種的國際定價權影響力,一位追蹤貴金屬近30年的分析師表示,作為全球經濟戰略性動作的一部分,中國行業機構打破沉默發出黃金信號及擴大人民幣黃金定價權的新行動表明,希望增強人民幣的黃金定價權影響力和提高中國在國際黃金市場中的占有率,這將使中國在黃金與GDP的比率方面與美國和歐盟相當,並將為中國、俄羅斯、歐洲及部分新興市場的黃金聯合升值提供新的交易場所和道路。

對此,美國《貨幣戰爭》一書的作者,Jim Rickards進一步解釋稱,由黃金支持的數字貨幣或數字黃金錢包的發展將削弱美元的主導地位,且比大多數人預期得更快結束,同時,美聯儲更是無權拒絕或阻止包括中國、德國在內的各國投資者運回屬於自己的黃金,正是在這些背景下,一件意外事情突然發生。

據ZeroHedge在日前的跟進報道中稱,金本位制的捍衛者,美國眾議員亞歷克斯·穆尼三周前再次向美國財政部提出瞭一項審核黃金儲備透明度法案(HR2559)的提案,要求對黃金進行公開透明審計,緊接著,穆尼同時還向美聯儲的提交瞭一項新提案,試圖將貨幣體系恢復到金本位制,將黃金價值註入美元的發行系統中。

我們註意到,這也是近50年以來,美國首次有議員提出對美國的黃金儲備進行審計和第一次叫停目前美元錨定美債擴張規模發行體系的提案,雖然我們目前還沒看到這二項提案有否得到回復的最新消息,但在多國打破沉默及全球去美元中心化的背景下,該官員發起提案的本身意義就值得重視。(完)